頻道首頁 新聞時政市縣圖片視頻訪談社會專題旅遊悅讀書畫電力數據新聞微場景原創
寧夏頻道 > > 正文

一家三代人和大山的故事

2019年09月20日 10:17:16 來源: 寧夏日報

  巍巍賀蘭山,它像一道天然屏障橫亙在銀川平原的西側,阻擋著凜冽的西伯利亞寒流,將來勢洶洶的騰格裏大沙漠踩在腳下,成就了碧水藍天的塞上鳳城。在漫漫山野間,有這樣一群人,他們與大山、樹林融為一體,默默守護著這座山、這片綠。邢國軍就是這群人中的一個。

  60歲的邢國軍是寧夏賀蘭山國家自然保護區的一位護林員。在他家,有3個男人做過賀蘭山的護林員。邢國軍的父親曾把賀蘭山當作家,邢國軍又把大半輩子交給了賀蘭山。親戚的兒子,今年20來歲的趙磊退伍後也義無反顧選擇做賀蘭山的守衛者。在艱苦的工作條件下,三代人選擇堅守,這件事成了護林隊裏的美談。

  邢國軍説,兒時記憶裏,父親總是天不亮就出發,晚上很晚才回家,有時半個月不著家。“我上山去了。”他記得,這是父親每次出門前都會説的話。山就在跟前,為何要天天去?山上有什麼?他不止一次的問父親。父親回答,“山上有樹,我的工作就是要保護好每棵樹。”年幼的邢國軍聽後心裏有些難過,保護樹難道比陪伴家人更重要?

護林園邢國軍在平凡的崗位上與賀蘭山結緣。(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這個問題父親一直沒有給他答案,多年後,走在賀蘭山下的樹林裏,他感受到的是父親心底的大愛。

  1976年,邢國軍成為賀蘭山的一名護林員,與父親成為同事。早晨5時起床上班,下午六七時下班,每天走十幾公裏的山路,午餐常常用幾個饅頭充饑,一個月只能回一兩次家。上班不久,邢國軍就被護林員艱苦的工作環境“嚇”到了。山路不比寬敞大道,腳下深一腳淺一腳不説,夏天蚊子發瘋似的往人身上撲,冬天穿再厚腿腳都被凍得冰涼。每天走路巡山十幾公裏,鞋底被磨的锃亮,鞋子被走到開膠、破洞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這工作太累了,每天在山裏走來走去,有什麼意義?我要辭職!”工作沒幾個月,邢國軍對父親吼道。父親聽後並沒有説什麼,而是帶他來到樹林前,看著他們栽下的樹説:“等他們長成參天大樹,賀蘭山就綠了。”也許是受到父親的感染,邢國軍留了下來,一幹就是44年。

  還有幾個月,邢國軍就要退休了。工作的意義是什麼?這個問題,每一個護林的日子都給出了答案。護林、防火、觀察動物、觀察樹木、栽種樹木……護林員的工作雜而多,看似小事卻件件關乎整個林區。

  “前些年盜獵的人多,山上看不到幾只動物。這些年就不一樣了,動物看到人都不跑了。做護林員這麼多年,看著咱們賀蘭山上的樹越來越高,動物越來越多,生態越來越好,心裏別提多光榮。”邢國軍見證了賀蘭山的變化,歲月也丈量著邢國軍這些年在賀蘭山走過的路。

  幾年前,趙磊退伍後跟邢國軍成為同事,成為應急分隊的一名護林員。趙磊上崗前,身為舅爺爺的他囑咐道:“要麼幹好,要麼別幹,怕吃苦就別選擇做護林員,選擇做護林員,心裏一輩子就得為這片林子、這座山負責。”讓他欣慰的是,趙磊不但不怕吃苦,工作任勞任怨,還頗有他當年的樣子。

  每天清晨,邢國軍走在熟悉的山路上,看著眼前的大樹,會猜測哪棵曾是父親當年種下的。他在想,以後孩子們也許會在這條路上找他們曾經種下的樹,看他們護過的林。(記者 趙婷婷)

[責任編輯: 紀桂紅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81125018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