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首頁 新聞時政市縣圖片視頻訪談社會專題旅遊悅讀書畫電力數據新聞微場景原創
寧夏頻道 > > 正文

清明一幅淋漓的水墨

2019年04月03日 11:10:09 來源: 銀川晚報

  記得有位畫家朋友曾經跟我提起過,他説二十四節氣中最堪入畫的時節當數是“清明”了。我很讚同他的説法,其實,清明本身就是一幅淋漓的水墨,亦濃亦淡,或在眼前展現,或在心底流連。

  清明,是一幅淋漓的水墨。每到清明時節,杏花帶雨而開,梨花伴露而眠,垂柳隨風而舞,浮萍逐波而行……駐足在春天的曠野,映入眼簾的是長河落日,是群山盡染,是野渡橫舟,是炊煙婀娜,伴著純樸的雞鳴、犬吠和牛哞,還有那麥苗拔節的聲音……那種美是質樸的美,原始的美,自然的美,美中還透著一股子靈性兒,承載著心靈的歸宿,承載著歲月的研磨。

  清明,是一幅淋漓的水墨。“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梨花風起正清明,遊子尋春半出城。日暮笙歌收拾去,萬株楊柳屬流鶯。”“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禦柳斜。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清明是淡雅的,淅淅瀝瀝的小雨洗去了塵世的鉛華,它不需要多少濃艷的色彩,一個牧童、一個酒家,甚至只要一抹輕煙或幾筆墨柳便可勾勒出它的輪廓。

  清明,是一幅淋漓的水墨。油畫畫的是眼中的畫,水墨畫的卻是心中的畫,心的靈動就是水墨,虛實在心,濃淡在情。濃,源自糾結,淡,出于釋懷。“南北山頭多墓田,清明祭掃各紛然。紙灰飛作白蝴蝶,淚血染成紅杜鵑。日落狐狸眠冢上,夜歸兒女笑燈前。人生有酒須當醉,一滴何曾到九泉!”清明亦是濃釅的,有時也需要濃墨重彩,因為清明節還是一個祭祀祖先、掃墓懷古的節日。

  清明,是一幅淋漓的水墨。“清明雨打濕了衣服,清明雨打濕了腳步。撐一把小傘,踏上了小路,默默地走向你的住處,野花綴滿那座土丘,多麼美麗又寂寞的小屋……”一首《清明雨》,又何嘗不是一幅經典的水墨?它打濕過我的臉,也打濕過我的心,讓我在那淒美的旋律中獨自燃起一柱心香,默默懷念起那些已經逝去卻永遠刻在風中的名字,有我們的先烈,有我們的親人,也有我們的故友。

  清明,是一幅淋漓的水墨,淡,到了極致;濃,也到了極致。清明,是一幅淋漓的水墨,當你的思緒如行雲流水般涌現,自己的心田就是一張宣紙,每個人都能揮灑出自己的情感,你可以寄托哀思,也可以訴説離愁。(徐學平 江蘇)

[責任編輯: 強瑞華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21124321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