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溝正名記

www.nx.xinhuanet.com   2018年12月06日 來源: 寧夏日報
 
 

  整治後的清水溝。

  入冬後的寧夏,白天越來越短,還不到晚上6時,太陽已經遁入西邊的樹影,桔紅色的光穿過蕭索的樹叢,將正在巡河的馬海鳳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晚風帶著濕氣,溫度越來越低,馬海鳳心裏卻熱乎乎的。看著一泓清水向北流去,再望一眼水渠西岸晚霞余輝裏安詳的巴浪湖村,她內心頗感欣慰。

  馬海鳳是吳忠市利通區馬蓮渠鄉巴浪湖村黨支部書記,2017年8月,她被任命為吳忠市利通區第一批村級河長。從任命的那天起,巡河成了她每周雷打不動的工作之一。溝邊哪處有垃圾,哪段有漂浮物,她都要仔細巡查,用手機拍照並作好記錄,第一時間通過“河長通APP”上傳至河長制綜合管理信息平臺。

  “經過一年的巡河監督,清水溝邊亂倒垃圾的現象沒有了,周邊的環境越來越好。”11月19日傍晚,正在清水溝畔巡河的馬海鳳一邊拍照工作,一邊笑呵呵地對記者説。眼下,她正在向上級部門積極爭取項目資金,“等項目批了,我們將對清水溝兩岸進行綠化美化,砌起護坡,鋪上步道,讓它成為村裏的一道風景線。”説這話時,馬海鳳滿目憧憬。

  2017年,隨著河長制全面推行,吳忠市利通區開始向河湖溝道污染宣戰,清水溝被定位為生態長廊、文化長廊、綠色長廊、休閒公園重點打造。一年來,這條被沿線居民戲稱為“龍須溝”的排水渠像是被徹底整了容,一天天變得水清、岸綠、景美。

  一泓清水,一代人的美好回憶

  清水溝是黃河灌區用于農田退水的一條排水渠,也是寧夏入黃13條重點排水溝之一,距今已有400多年的歷史。

  清水溝起于利通區東幹渠北岸,由南向北流經利通區高閘鎮、金積鎮、馬蓮渠鄉、巴浪湖農場等8個鄉鎮1個農場,穿過吳忠市城區至古城鎮黨家河灣村匯入黃河,全長27.27公裏,流域面積280平方公裏,沿途涉及12萬居民、15萬畝農田排水退水匯入其中。

  巡河保潔員正在清理清水溝裏的垃圾。

  在清水溝沿線居住的老一輩人的腦海中,曾經的清水溝名副其實,承載著一代人的美好回憶。

  61歲的金存剛是清水溝巴浪湖村段的巡河保潔員,他是清水溝前世今生的見證者之一。“小時候,清水溝的溝道不是很寬,流水清澈見底,魚蝦成群,夏天一到,清水溝就成了小孩子的樂園,我經常會約上村裏的小夥伴去溝裏遊泳、抓魚。”回憶起自己在清水溝畔度過的童年時光,老金的臉上難掩幸福。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村子裏大多數家庭日子過得緊巴巴,我們經常去清水溝抓魚,抓到魚後家裏也沒有多余的油來炸,我們就提來黃河水,澄清後倒進鐵鍋清燉,只放鹽,不加其他佐料,味道極其鮮美。‘河水燉河魚’説的就是用黃河水清燉黃河魚。”利通區古城鎮黨家河灣村74歲的老人吳孝説,“因為清水溝裏的水從黨家河灣村直排黃河,黃河裏的鯉魚、鯰魚、烏龜都會遊到溝裏來,一些有經驗的村民經常去溝裏網魚,有人一晚上能網七八公斤魚。”

  利通區東塔寺鄉副鄉長楊發賢説,上世紀80年代以前,清水溝主要接納漢渠、秦渠和東幹渠流域農田退水,總體水質比較好。“不僅清水溝裏有魚,兩岸的農田裏也經常見到青蛙、螃蟹和魚蝦。上小學時,我經常去農田裏捉魚,那時候最喜歡吃的就是幹炸小鯽魚。”

  污染之殤,清水溝成了“龍須溝”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清水溝上遊陸續建起造紙廠、皮革加工廠等,除了工廠,沿線還有數不清的養殖場,這些養殖場的糞便與工業廢水不經處理直排溝道。很快,清水溝變成了污水橫流、臭氣衝天的“龍須溝”,水質一度下降到劣Ⅴ類。

  “清水溝對于我這個80後來説,小時候的記憶就是一條臭水溝。”説起對清水溝的印象,土生土長的馬海鳳毫不諱言。

  馬海鳳用“河長通APP”上傳巡河情況。

  “污染最嚴重的時候,清水溝裏的水變成了黑褐色,上面還漂著一層泡沫,遠遠便能聞到刺鼻的惡臭,村民經過時都得捂著鼻子跑。”52歲的東塔寺鄉劉鹼灘村村民馬耀林居住在清水溝下遊的溝道邊,終日臭氣衝天的清水溝曾讓他苦不堪言。

  東塔寺鄉二道橋村村民吳學海清晰記得,1981年9月大渠停止淌水後,清水溝漂上來一層死魚。“最大的魚足有50厘米長,看著心痛呀。”

  “當時,大家的環保意識很差,工廠、養殖廠沒有一家安裝污水處理設施。”利通區河長辦相關負責人王學軍説,很長一段時間內,清水溝流域支溝常年黑臭,嚴重影響沿線群眾生活。

  清水溝遭受污染後,最受傷的莫過于巴浪湖村的村民。

  “自從莊稼地淌了清水溝裏的污水,村裏的良田連年減産。”回想起村裏的農田因長期灌溉清水溝裏的污水而遭受污染,60歲的巴浪湖村委會主任金佔雲心痛不已。

  巴浪湖村有耕地2202畝,常住人口690戶、2694人,村民世代以農耕為生,主要種植水稻、小麥和玉米。因村子地處引黃灌區馬蓮渠係末梢段,多年來,村裏有幾個生産隊淌不上水。為解決淌水難題,1998年,村裏專門修建4座泵站抽取清水溝裏的排水灌溉農田。然而,清水溝上遊的幾家造紙廠和化工廠不斷擴大規模,大量工業污水排進清水溝,污水被抽灌進農田後,造成糧食産量逐年下降。

  金佔雲説,上世紀90年代,村裏的稻田畝産超過750公斤,小麥和玉米畝産都在350公斤以上。耕地被污染後,小麥畝産量降至150公斤左右,玉米和水稻的畝産量也分別降到150公斤和400公斤。

  經環保部門檢測,清水溝主要存在的污染物為化學需氧量、氨氮、總磷、氟化物和砷、硒、鎘,巴浪湖村土壤污染風險主要是重金屬和氟。2016年,自治區爭取到國家專項資金2424萬元,對巴浪湖村污灌耕地進行治理與修復。

  “希望通過這次治理,能讓村裏的污染耕地得到修復,畢竟土地是咱農民的命根子。”馬海鳳告訴記者,污灌耕地的治理工作已于今年11月5日全部完成。

  治管並舉,告別“黑臭”又見清澈

  “再不能讓百姓承受污染之苦了。”吳忠市河長辦主任馬少君説。

  2017年,隨著河長制的全面推行,吳忠市利通區果斷向清水溝污染亮劍。

  位于金積工業園區的寧夏昊盛紙業有限公司曾經一度存在廢水超標排放問題,為了做好“環保考卷”,企業投入1800萬元對老舊污水處理設施進行提標改造,今年5月已完成並通過環保驗收。目前,昊盛紙業廢水處理廠還承擔著園區其他幾家企業的廢水處理任務。

  在治理工業污染的同時,農村生活垃圾和城鎮生活污水治理同步進行。“今年,我們村已啟動了改廁工作,目前已經為具備修建衛生廁所條件的50戶村民完成了污水處理池建設,並安裝了除菌泵、坐便器等。”利通區古城鎮黨家河灣村黨支部書記余金説,目前,清水溝沿線農村生活垃圾和城鎮生活污水治理基本完成。

  在黨家河灣村,一座沿清水溝建設的小微公園已初具雛形,這是吳忠市實施的東南部河道生態治理清水溝景觀二期工程,建成後不僅將徹底改善清水溝的水質,還將大大改善村子周圍的生態環境。余金笑著説:“眼下村裏正計劃借機發展鄉村旅遊,吸引城裏人到村裏休閒觀光、垂釣採摘、品嘗農家飯。”

  截污、活源、治堤、清淤,新建人工濕地、實施綠化美化工程、打造城市景觀帶……一年來,清水溝幾乎每一天都在發生變化。2018年清水溝入黃水質達到地表水Ⅳ類及以上標準,水質達標率為100%。沿溝環境不斷優化,群眾切身感受到了水污染治理的成效。

  如今在清水溝畔,每天有(縣)區、鄉、村三級河長和巡河保潔員在巡河監管。沿線群眾也通過“寧夏河長”微信公眾號,對發現的問題隨時舉報投訴。

  經過一年來的整治,清水溝終于摘掉了近40年的“黑臭”帽子,又見清澈。

  11月20日中午,家住利通區郭家橋鄉清水溝村的楊有忠帶著小孫女在清水溝東岸的健身步道上散步。“清水溝治理後,兩岸種了草,栽了樹,還修了健身步道,環境確實太美了,我每天都要過來走走。”楊有忠開心地説。

  正説著,幾位老人一邊聊天一邊從步道上走過來。76歲的郭正才感慨地説:“清水溝這回美咂了,鳥鳥子(鳥兒)都回來了,好多年不見的黃河鯰魚、鯉魚也遊來了。天暖和的時候,來清水溝釣魚的人好多哩!”

  “清水溝能恢復到這個樣子太不容易了。幾十年沒做成的事,這一年多就幹成了,我現在終于知道‘清水溝’這個名字不是假的。只要我擔任河長一天,我就有責任守護著它,決不能讓‘清水溝’再丟了它的名字。”馬海鳳説。(寧夏新聞網記者 賀璐璐 楊 洲 葛 龍 文/圖)

(責任編輯: 強瑞華)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21123813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