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中的綠色奇跡

  • 2017-05-09 10:47
  • 來源: 烏審旗委宣傳部

    ——記全國治沙標兵殷玉珍

    回憶當初種樹時的情景,殷玉珍感慨萬千,“沒想到種下的桃樹還真開了花。”

    這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地方——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烏審旗無定河鎮河南鄉爾林川村井背塘,地處毛烏素沙地腹部。

    就在這裏,誕生了一個世界聞名的綠色奇跡——井背塘一帶曾經黃沙漫天,方圓10多公裏內渺無人煙;而殷玉珍和丈夫白萬祥,20年血汗澆灌,硬是把6萬多畝貧瘠荒涼的沙地變成了生機盎然的綠洲。

    大漠中的這個綠色奇跡是怎樣創造的?在“世界防治荒漠化與幹旱日”前夕,記者來到井背塘,採訪了全國治沙標兵、共産黨員殷玉珍。

    “坐在沙梁望娘家,咋就把我往這裏嫁”

    今天的井背塘,通了路,通了電,鳥鳴獸走、瓜果飄香。只有從殷玉珍和當地人的描述中,我們才能想象出以往的荒涼景象。“要是不種這片林子,家早就給黃沙埋幾遍了。”今年42歲的殷玉珍説。

    1985年初,19歲的殷玉珍從陜北靖邊縣嫁到這裏。少女的美夢被殘酷的現實擊得粉碎——只有幾平方米的低矮地窖房,家裏只有一只羊、10多畝貧瘠的沙地。更可怕的是風沙對生存的威脅:“一望無際的大沙漠,太陽照到沙上,睜不開眼。一刮風就滿天蓋地,幾米距離只能看見人影子,看不清臉。風沙一停,就得趕快用鐵鍬把門口的沙子往外鏟。”

    這哪是過日子的地方?剛嫁過來的殷玉珍傷心絕望,7天7夜沒有吃飯,只喝點水。她甚至想過自殺。

    當地有一首信天遊這樣描寫那時的情景:“坐在沙梁望娘家,咋就把我往這裏嫁。拋一把黃沙抹一把淚, 咋就叫我活受這個罪……”

    殷玉珍盤算著要離開這個“鬼地方”。婚後不久,殷玉珍決定出走。她在前面走,沉默寡言的丈夫不攔她,只是一路跟在後面哭。善良的殷玉珍最後還是停下了腳步,兩個人都大哭起來。

    “這個地方受夠了!”他們下決心,用自己的雙手來改變生存環境。

    殷玉珍從娘家帶過來兩棵楊樹苗,種在屋旁,每天拿洗臉水、洗鍋水澆樹。有一天,她驚喜地發現樹苗泛了綠。“看到了綠色,就看到了希望。”她對記者説,“我盤算著這兩棵樹能活,再多種一些,興許就能生存,過上好光景了。”

    “寧願治沙累死,也不讓沙欺負死”

    1986年春天,白萬祥外出打工換回600株樹苗。殷玉珍和丈夫把苗子種在房子周圍,每天細心照料。“這是我們全部的希望。”殷玉珍回憶道。

    結果一春天,沙梁子移動了四五米,種下的樹苗有的壓死了,有的只露點頭頭。頭天把沙子撥開,第二天又埋了。“氣得我弄個長桿子,站在沙丘上捅老天爺。這幾年坐上飛機,才發現天高得多多了。”殷玉珍對記者説。

    後來,600棵小樹只活了100多棵。殷玉珍和丈夫嘗到了治沙造林的艱辛,也看到了更多的希望。“我認定只要能栽活一棵,就能栽活十棵、百棵、萬棵!寧願治沙累死,也不讓沙欺負死。”

    這個沙窩裏的家庭對風沙的不屈抗爭,從此開始。

    樹苗成了第一道難關。沒有錢買苗子,殷玉珍從娘家借了300塊錢,靠養豬、養羊換錢。丈夫則“誰家有苗子給誰家幹活”,到外面給人蓋房子、幹農活,拿樹苗頂工錢。運樹苗回來得翻越10公裏左右的一座座沙峰。一年春天,她和丈夫托人在河南鄉苗圃弄到5萬株樹苗,喜出望外。他們每天淩晨3點頂著星星出發,冒著風沙,人背牛馱,把樹苗運回來。上午10點多到家後,馬上得把苗子栽上。忙活一天,淩晨他們又出門運樹苗……這樣持續了近1個月,殷玉珍和丈夫才把樹苗全部拉回家栽上。

    種樹的過程更是艱辛。殷玉珍和丈夫起早貪黑地在沙地裏勞作,累了,就抱著臉在沙梁上休息一會兒,然後接著幹。一天,她和丈夫正在種樹,突然風沙肆虐,刮得人睜不開眼睛,兩人摸索著前進,卻找不到家。後來,幸虧聽到自家的狗叫聲,才回到家裏。

    讓殷玉珍沒想到的是,“風沙作害人就那麼厲害”。1986年,他們苦幹3個多月,挖開一條4000多米長的水渠,一場大風“刮得就留下個壕印印”。

    殷玉珍欲哭無淚。她認識到治沙造林蠻幹不成。為保證樹苗不被大風拔掉,她先用沙蒿扎柵子,把流沙固定下來,種上沙柳、羊柴、紫穗槐等沙生植物,然後才開始植樹。種樹時,盡量離沙梁遠些,讓沙子刮過來也埋不住樹。一年年,樹木成活率逐漸增加,沙地不斷增添新綠。

    “我們趕上了好時候,要繼續苦幹”

    整年整月泡在風沙裏,每年臉都被風沙打得脫幾層皮,殷玉珍的皮膚顯得粗糙,手上滿是老繭。過度的勞累,使她“落下一身零碎病”。

    即便當年懷孕期間,殷玉珍也沒誤過種樹。孩子出生的前兩天,她還在沙海中背苗條。過度勞累導致早産,兒子在她肚子裏剛滿8個月就呱呱墜地了。她給兒子起名“國林”,取為國家造林之意。

    讓殷玉珍感到欣慰的是,這些年的心血和汗水,澆灌出了充滿生機與活力的片片蔥鬱。據林業部門測量,1985年到1999年,在沒有國家任何資金支持的條件下,她和丈夫憑著自己的雙手,在毛烏素沙漠腹地植樹造林,治沙總控制面積達4萬畝;2000年之後,在國家政策支持和社會各界幫助下,他們又治沙造林2萬畝。

    林木覆蓋增加後,這裏的風沙小了很多。“以前刮風刮得怕人,臉、嘴都是裂口,躲在家裏不敢出去。”殷玉珍説,“現在好多了,刮大風只聽見嗚嗚響,沙子揚不起來了。”

    流沙固定,環境改善,為農牧業生産創造了更好的條件。現在,殷玉珍家裏養了270只羊,還養了牛。有了200多畝水澆地,種莊稼、育樹苗。40畝綠油油的樟子松已經長到一人多高,去年以來還種了80畝葡萄。

    去年,殷玉珍家的收入達到了14萬元。在結婚時住的低矮的地窖房不遠處,新蓋了一座兩層樓房。

    近幾年,殷玉珍先後獲得全國治沙標兵、全國勞動模范、全國“三八”紅旗手、中國十大女傑等榮譽稱號。她的事跡在國際上也得到了讚譽,在聯合國2005年全球千名婦女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中,殷玉珍成為我國100多名入選者中唯一一名因保護生態環境獲提名的人選。

    殷玉珍“成名”了。不過,讓她最為牽挂和歡喜的,還是那些樹。走在樹林裏,殷玉珍就像是走在她的孩子們中間。“走到哪裏看到有樹,心情就會好。到別處的林子中,也會想自己的樹長多密匝了,長多高了,這個發芽了嗎,那個開花了嗎?”

    “自治區、市裏、旗裏對生態建設重視得很,有很多優惠政策支持。市裏造林面積5000 畝以上的就有了40多戶。”殷玉珍説,“我們趕上了好時候,要繼續苦幹,讓沙地荒漠多一些綠色,給後輩兒孫留下一片綠蔭。”

分享:

責任編輯:陳禹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40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