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項目(14項)

  • 2017-04-26 10:25
  • 來源: 烏審旗委宣傳部

    1.民間文學:賀希格巴圖詩歌

    賀希格巴圖(1849-1917),烏審旗近代蒙古族民主主義詩人、歷史學家、教育啟蒙家,精通蒙、漢、藏文,清同治八年(1869)年,出任準格爾王府仕官,多次進京親眼目睹了封建王朝的黑暗和腐敗,萌發民主思想,支持錫尼喇嘛“獨貴龍”運動。後被革職回鄉,以詩歌與黑暗勢力挑戰,作品以口頭和手抄本形式廣泛傳播。賀希格巴圖詩歌傳承者對民間流傳的賀希格巴圖詩歌進行搜集整理,使《賀希格巴圖詩歌集》等很多彌足珍貴的資料得以出版,使其成為烏審旗獨樹一幟的民族文化遺産。

    旗級代表性傳承人(3人)

    策·哈斯畢力格圖,蒙古族,烏審召鎮人,賀希格巴圖課本弟子,曾耗時十幾年搜集整理和出版《賀希格巴圖詩歌集》,計80萬字,1986年獲中國蒙古文學學會優秀成果獎。

    朝魯巴特爾,蒙古族,蘇力德鎮人,賀希格巴圖的第五代嫡孫,長期悉心收藏先祖詩作和家傳書籍,為編纂和研究賀希格巴圖詩歌作品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資料。

    巴圖那順,蒙古族,蘇力德蘇木人,“哈塔斤”家族後代,熟讀賀希格巴圖詩歌作品,保存下來《賀希格巴圖家譜》等珍貴原始資料。

    2.傳統舞蹈:民間筷子舞

    《筷子舞》(薩兀哈舞)是流傳烏審旗各地的民間舞蹈之一,由《彈條舞》(細兀哈舞)演變而來。從前牧民們集體搟氈,在勞動間隙習慣手持彈毛用的彈條起舞,後來內地筷子傳入草原,便用筷子代替彈條跳舞,《筷子舞》由此産生,很快成為最受歡迎的民間舞蹈之一。

    市級代表性傳承人(2人)

    其木斯仁,女,蒙古族,圖克鎮人,傳統《筷子舞》傳承人,上世紀六十年代表鄂爾多斯市和自治區兩級赴京演出,榮獲嘉獎。

    蒲花,女,蒙古族,嘎魯圖鎮人,從民間吸收藝術營養,烏審旗烏蘭牧騎保留節目《筷子舞》主要表演者,對《筷子舞》的普及做出突出貢獻。

    旗級代表性傳承人(1人)

    巴達瑪其其格,女,蒙古族,烏審召鎮人,長期接受民間文化熏陶,汲取民族民間舞蹈營養,創作舞蹈作品數百部,曾出訪12個國家巡演,多次獲全區、全國及國際大獎,1982年創作新版《筷子舞》,引起極大轟動。

    3.傳統戲劇:嘎魯圖廟古茹都拉樂

    古茹都拉樂是查瑪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傳統戲劇藝術形式之一。古茹都拉樂,有故事情節,有完整的戲文,主要講述了貢布道爾吉和額日爾岱兩個人從原來的殺牲打獵者轉變為佛門施主的全過程,情節生動,寓意深刻,體現了揚善懲惡的永恒主題。早在十六世紀70年代烏審旗就有表演古茹都拉樂的記載,1902年嘎魯圖廟修建以後,該廟一直在表演古茹都拉樂。

    旗級代表性傳承人(2人)

    蘇日和木,蒙古族,嘎魯圖鎮人。自小表演和誦讀古茹都拉樂,精通《古茹都拉樂經文》及其他宗教典籍,宗教職稱“萬薩德”。

    熱格瓦薩布,蒙古人,嘎魯圖鎮人,7歲皈依佛門學藝,熟讀古茹都拉樂戲文和經文,收藏多部宗教典籍,宗教職稱“葛卜慧”。

    4.傳統手工制作技藝:孟克那順手工技藝

    孟克那順,蒙古族,蘇力德蘇木牧民,早年隨父傳承説唱藝術,精于民族樂器演奏和制作以及傳統美術如木雕、骨雕、銅雕、泥塑等;由他發明或改制的低音馬頭琴、電三弦、腳踏式七弦琴等,發展和豐富了蒙古族民族樂器種類;他發明的馬頭琴“三度定弦法”引起學術界高度重視。以上概括起來定名為“孟和那順手工制作技藝”,確定為烏審旗第一批旗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項目。

    5.傳統手工制作技藝:馬海制作工藝

    馬海是蒙古族傳統服飾之一,屬靴類。傳統的馬海用牛皮制作,現在則多用布或絨制織物縫制。馬海的制作工藝極其復雜,但掌握此項技藝的人少之又少,面臨著失傳的危險,搶救保護迫在眉睫。

    自治區級代表性傳承人(1人)

    烏雲陶格斯,女,蒙古族,蘇力德蘇木人,蒙古族民族文化傳承多面手,每年制作出售馬海十余雙。

    旗級代表性傳承人(1人)

    查幹其其格,女,蒙古族,蘇力德蘇木人,從事馬海制作60多年,至今仍然堅持制作和傳授。

    6.民俗:白神馬文化

    白神馬,自古以來與成吉思汗八白宮一起供奉,是世界上惟一能夠轉世的神馬,傳説是霍爾穆斯塔天薩爾勒神駿的化身,曾被聖主成吉思汗禪封,與成吉思汗八白宮一起受到人們的頂禮膜拜。轉世神馬的認定非常嚴格和審慎,毛色須通體粉白,不得有一點瑕疵;鬃毛須從未修剪;須雙耳對稱,兩眼烏亮,四蹄漆黑。神馬一旦被確認,便神聖不可侵犯,任何人不得騎乘、役使、鞭打和咒罵。白神馬是蒙古人力量的象徵、精神的寄托,他們心目中至高無上的神靈。

    旗級代表性傳承人(2人)

    其木格勒圖,蒙古族,嘎魯圖鎮人,1999年遵照父母囑托,在“文革”後第一匹神馬誕生地呼和淖爾主持修建神馬紀念碑,供信眾祭拜,與人合著有《成吉思汗的白神馬祭祀》一書。

    寶魯德,蒙古族,嘎魯圖鎮人,與其兄其木格勒圖一道傳承白神馬文化,2006年同家人和信眾一起在神馬誕生地呼和淖爾搭建蒙古包,供祭拜者使用。

    7.民俗:敖包祭祀文化

    敖包祭祀起源于遠古時期,是蒙古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蒙古人認為天地萬物均有靈魂,敖包祭祀就是蒙古人自然崇拜的集中表現。16世紀末,藏轉佛教傳入之後,敖包建築和祭祀儀式具有了一些佛教色彩。烏審旗是著名的“中國蒙古族敖包文化之鄉”,蒙古族群眾每年都參加各處的敖包祭祀活動,敖包祭祀早已是烏審旗經久不衰的文化現象。

    旗級代表性傳承人(3人)

    熱瓦迪,蒙古族,嘎魯圖鎮人,從父親手中接受敖包祭祀,精通敖包祭祀程序和禮儀,多次主持敖包祭祀活動,現任烏審旗薩拉烏蘇草原文化協會會長。

    巴布,蒙古族,蘇力德蘇木人,先祖章克巴代隨北元林丹汗落戶烏審,不久即建遷居烏審的察哈爾部落第一座敖包,後來成為察哈爾部共同祭拜的三大神物之一,他就是這座敖包祭祀傳承人,並正在撰寫《烏審敖包文化》一書。

    阿米巴圖,蒙古族,嘎魯圖鎮人,精通敖包祭祀文化,長期堅持敖包祭祀活動及傳授和傳承。

    8.民俗:蘇力德祭祀

    蘇力德是蒙古族的人文精神象徵,由烏審旗民眾世代守護和祭祀,並傳承到了今天。在烏審旗既有人們共同祭祀的蘇力德,也有每家每戶單獨祭祀的蘇力德,至今仍有93%的牧民在自家門前豎立著蘇力德,且從未間斷祭祀活動。烏審旗的蘇力德祭祀,群眾基礎廣泛,祭祀內容豐富,祭祀程序嚴密,已形成有別于其他地方的鮮明而奇特的蘇力德文化,曾被中國民協命名為“中國蘇力德文化之鄉”。

    旗級代表性傳承人(1人)

    熱西,蒙古族,蘇力德蘇木人,承襲家族傳統,潛心鑽研蘇力德祭祀文化,熟練掌握祭祀禮儀和誦讀經文,擔任蘇力德祭祀祭詞吟誦人。

    9.民俗:“敖倫呼日胡”文藝集會

    “敖倫呼日胡”文藝集會是烏審旗特有的現代民間文藝形式,也是繼那達慕大會之後出現的又一重要群眾性文化活動,1997年8月1日創辦,每年舉辦一次,影響日盛,成為一道民族文化風景線和標志性品牌,並開始擴展到相鄰地區。“敖倫呼日胡”文藝集會,立足民族文化土壤,堅持健康向上,突出民族性、時代性、群眾性。每次的集會,各地、各階層和各個年齡段的人紛紛自願前來參加,爭先恐後登臺表演,場面熱烈而祥和,表現出盎然向上的生機和活力。

    旗級代表性傳承人(4人)

    莫·哈斯蘇都,蒙古族,嘎魯圖鎮人,“敖倫呼日胡”文藝集會傳承人之一,成功舉辦1997年至2002年“敖倫呼日胡”文藝集會,長期堅持文學創作,出版集選多部,獲中國作協“駿馬獎”、自治區文學創作“索龍嘎”獎等多次。

    布日尼,蒙古族,嘎魯圖鎮人,民族文化和歷史、文學,創作成果豐碩,“敖倫呼日胡”文藝集會創辦人之一,《敖倫呼日胡》雜志主編,

    其魯腦日布,蒙古族,嘎魯圖鎮人,“敖倫呼日胡”文藝集會重要創辦人之一,創作詩歌、散文、小説600多篇。

    烏雲畢力格,蒙古族,嘎魯圖鎮人,成功主辦第十、第十一屆“敖倫呼日胡”文藝集會,創作各類文學作品600多篇(首),詩作《禮儀禮節》選入中學語文課本和小學語文課輔。

    10.傳統音樂:鄂爾多斯短調民歌

    鄂爾多斯一向享有“歌鄉舞海”美譽,民歌傳統尤為璀璨,其中曲目最多、內容最豐富、傳唱人最多的是鄂爾多斯短調民歌,只要是鄂爾多斯人沒有人不會唱,沒有哪一天不唱歌。有人説“有十個鄂爾多斯人,其中九個是歌唱家,剩下的一個是著名歌唱家”,從一個方面揭示了鄂爾多斯民歌傳統的深入人心。鄂爾多斯民歌以其內容可分為思鄉歌曲、思念父母歌曲、歌頌英雄歌曲、歌頌駿馬歌曲、愛情歌曲、婚禮歌曲、宗教歌曲、紅色歌曲、兒童歌曲、詼諧歌曲等多種。

    自治區級代表性傳承人(1人)

    寶音額力畢格,蒙古族,嘎魯圖鎮人,年逾古稀,精于原生態鄂爾多斯民歌演唱,多次代表烏審旗參加各級民歌大賽,屢獲重要獎項,係區、市、旗三級代表性傳承人。

    市級代表性傳承人(1人)

    斯日吉熱嘎,女,蒙古族,烏審召鎮人,擅長鄂爾多斯長調民歌及敘事民歌演唱,善于曲目演繹和情感表達,多次獲獎。

    旗級代表性傳承人(3人)

    額爾德尼珠拉,女,蒙古族,嘎魯圖鎮人,年逾古稀,天生金嗓子,師承歌後烏東巴萊,1959年通過層層選拔赴京演唱,獲得殊榮,係旗級代表性傳承人,

    斯仁道爾吉(已去世),蒙古族,烏審召鎮人,出生于民間文藝世家,組織家庭成員成立了《烏仁唐乃》家庭文藝隊,經常相聚為群眾演出,並參加各類演出活動多次獲獎,內蒙古四胡學會會員。

    額爾德尼,蒙古族,烏審召鎮人,自幼喜愛音樂,潛心領悟草原之音的神奇奧妙,通過各種形式學唱民歌,走出一條獨具特色的藝術成才之路,先後在區、市、旗各級比賽中拼得獎項,尤其擅長演唱長調民歌,形成了鮮明的藝術特色。

    11.傳統手工技藝:蒙古族刺繡

    鄂爾多斯蒙古族刺繡藝術源遠流長,是一支年代久遠、流傳廣泛、種類繁多的民間藝術奇葩。鄂爾多斯蒙古人的生活中,衣服、帽靴、穹廬、馬具和各類用品無處不繡優美的圖案;鄂爾多斯傳統刺繡作品中,雲霓星辰、飛禽走獸、花鳥蝶蟲等自然萬物無一不用彩線描繪;鄂爾多斯蒙古刺繡針法,獨特、雋永、秀麗、生動,無時不體現草原民族的聰明智慧和審美情趣。但如今所存舊時作品非常少,全面掌握此門藝術的傳承人更是少之又少,亟待搶救和保護。

    區級代表性傳承人(1人)

    浪騰蘇布德,女,蒙古族,包頭市人,受先輩影響,從小苦練蒙古刺繡技藝,1997年以來制作了大量刺繡作品,多次獲獎。

    市級代表性傳承人(3人)

    額仁其其格,女,蒙古族,烏審召鎮人,深受奶奶,姥姥和父母的影響我從小愛畫畫及縫縫補補,十幾歲時會繡一些簡單的刺繡品,二十幾歲開始能自理作一些刺繡成品,是他(她)們親自教會了我關于蒙古族傳統刺繡的好多方法和技巧,在這二十幾年的實踐中不斷收集經驗,提高技能,為此我專門走訪了鄂爾多斯市七個旗的民間藝人,研究鄂爾多斯傳統服飾和刺繡。

    德慶如魯瑪,女,蒙古族,圖克鎮人,德慶茹魯瑪自小酷愛服飾裁縫技藝,從十幾歲開始跟母親蘇布德學習蒙古族服裝和靴帽的裁剪、衲縫、繡花以及蒙古族男士配飾和婦女首飾的制作工藝。

    阿拉騰吉嘎蘇,女,蒙古族,蘇力德蘇木人,為蒙古族

    刺繡藝術傾注了畢生精力,取得豐碩成果,多次受到各級嘉獎。

    旗級代表性傳承人(1人)

    烏東高娃 ,女,蒙古族,1950.9.9出生,嘎魯圖鎮人,從小愛姥姥和母親的影向和指導下,開始學習針線活,1989年退休後就全身心地投入到鄂爾多斯傳統民族刺繡事業上,現在擔著蒙古族小學高年級刺繡愛好興趣小組的校外輔導員。

    12. 傳統:蒙藥鼻療術

    蒙藥鼻療術是蒙古傳統醫學外治療法之一,傳承至今已有幾千年的歷史,在蒙醫學三大經典著作《甘露四部》、《蒙藥正典》、《方海》及《中國醫學百科全書蒙醫分卷》、《內蒙古自治區蒙醫藥高等教材》中都有次療法和藥方的記載。這種醫術是蒙古高原的蒙古族及其先民們長期與疾病鬥爭的經驗積累,逐漸形成的寶貴的養身醫學財富。當代鄂爾多斯老蒙醫們在繼承傳統療法的同時改進、創新此療法,普及推廣。 這種療法的蒙藥方主要有冰片、麝香、檀香、紫檀香、蒜炭、旋復花、信筒子、丁香及在毛烏蘇沙漠獨有的某幾種藥材精配而成,用特制的器具把鼻用藥放到鼻腔內治療或緩解亞麻病(鼻炎以及並發症)的一種療術。

    13. 傳統:蒙醫羊腎外敷震腎療術

    在內蒙古自治區西部盟市流傳著傳統療術—羊腎外敷震腎術,在鄂爾多斯市西部旗區較傳承此項技術,在烏審旗基層牧區羊腎外敷震腎術一直流傳至今,並不斷創新此療法。蒙醫學三大經典著作之一《甘露四部》的《甘露之泉》部分中有有關此療法方面的記載。

    蒙醫羊腎外敷震腎療術是蒙古傳統醫學的外治方法之一,是廣大蒙古族及其他先民在長期與疾病作鬥爭的過程中積累的實踐經驗和總結,幾千年來,為蒙古民族和其他各民族的健康作出重要貢獻,至今仍是蒙醫常規的外治方法。羊腎外敷震腎療術作為蒙古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人類優秀的文化遺産。

    14. 民俗:大日如來儀軌經

    大日如來儀軌經,又稱大日如來行部毗盧遮那現證佛祈文法,是明代末藏傳佛教在北方蒙古地區不斷盛行時傳承到內蒙西部地區。陶日木廟位于鄂爾多斯市烏審旗蘇力德蘇木陶爾廟嘎查所在地,1708年創建時將該經傳承到當地。在歷史長河中,經歷過1868至1870年間的陜甘反清回民起義軍的踐踏、1943年的國民黨第26師的破壞、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左右傾錯誤,但是在寺廟僧人和廣大信眾的不懈努力下,該經和其念頌禮儀卻完整地傳承保護至今。大日如來是佛教密宗對法身佛毗盧遮那佛的稱呼。如來是佛教對佛的稱謂,即指從如實之道而來,開示真理者。毗盧遮那佛是佛教法身佛,意譯為“光明普照”、“遍一切處”、“大日”,故密教稱毗盧遮那佛為“大日如來佛”。據《菩薩心論》稱,大日如來具有五種智慧,為教化眾生,化為五方五佛:中央為毗盧遮那佛,代表法界體性智。五智中以法界體性智最為重要,即理智具足,覺道圓滿,達成佛我一致,其他四智均為轉識所生。

分享:

責任編輯:伊茹娜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875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