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志榮:牧民心中的檢察官“安達”

  • 2015-08-20 09:38
  • 來源: 《包頭日報》

潘志榮(中)在達茂旗草原上與牧民親切交談。 高順華 攝

  秋草漸黃,天氣轉涼,草原上的羊肥了!

  牧民都仁撥通了潘志榮的電話:“潘哥,我這一百來只羊……”,話還沒説完,就被潘志榮的笑聲打斷:“早就給你説好了”。

  放下電話,都仁喉頭涌上一股熱熱的氣流。他知道,來年一家人的生活,又有保障了。

  他不知道的是,為了幫他把這些羊賣出去,這幾天下班後,潘志榮轉遍了百靈廟的大街小巷,一家冷庫挨著一家冷庫地去行價、講價。

  事實上,每年的這個時候,同樣的對話、同樣的場景,總是在很多牧民和潘志榮之間反復上演。

  牧民們早就已經習慣,有這麼一位檢察官“安達”可以依賴。

  “安達”,蒙語,意為兄弟。

  蒙語——

  母語最通牧民心

  2015年7月30日上午10時,一場牧民盜竊案在達茂旗法院小法庭開庭。

  庭審始終用蒙語進行,連座簽都是蒙文,讓旁聽席上很多不懂蒙語的人聽得雲裏霧裏。

  一位檢察官卻聽得仔細。公訴環節,他用一口流利的蒙語宣讀起訴書;法庭調查環節,他熟稔地運用蒙語與三個犯罪嫌疑人對話。

  審判結束,一個犯罪嫌疑人聽説公訴人是漢族人,直搖頭,“不可能,一點漢族口音都聽不出來”。

  這個漢族人,就是潘志榮。

  時間回到2006年。

  三年前的卷宗攤開在桌子上,潘志榮陷入沉思。

  潘志榮有個習慣,案子結了兩三年後,個別覺得心裏不踏實的,還要從檔案室調出來再“回味回味”。

  這是他辦過的一宗牧場盜馬盜絨案。當時,他用漢語向受害的牧民詢問,牧民也不回答,總是點頭。他心裏一直不安,也不知道自己説的,牧民都明白不?

  達茂旗12萬人口中,蒙古族有將近2萬人,主要生活在距離百靈廟鎮較遠的廣大後牧區。由于偏遠封閉,很多牧民都不會講漢語,上了年紀的老牧民甚至連聽都聽不懂。

  長期與牧民打交道的潘志榮知道,以牧民的性格來説,就是聽不懂,他們也不好意思問。達茂旗檢察院就曾經接到牧民申訴,説工作人員不尊重他們的民族習慣,説什麼都聽不懂。

  打那時起,潘志榮就跟蒙語杠上了。

  下決心學蒙語那年,潘志榮已過了不惑之年。雖然他出生在烏蘭察布市察右中旗的牧區,有一些兒時習得的口語基礎,但與專業的蒙語法律翻譯相差甚遠,加之達茂旗當地蒙語還有一些特殊口音,學起來更是難上加難。

  那一年有好幾個月的時間,達茂旗檢察院的幹警們經常看到潘志榮抱著一本卷了邊的《蒙漢詞典》翻來翻去,口中念念有詞,拉住蒙古族同事問這問那。下班後有人散步路過旗檢察院,還能看到他辦公室亮著的燈。

  “賽白努”,2個月後的又一起盜竊案中,潘志榮首次“小試牛刀”。“你們丟了多少東西,怎麼丟的”,剛開始一切還挺順利,問到兩個被害人關係的時候,“叔叔”這個詞他死活想不起來。當天晚上,他回去翻了好一陣詞典,又找到從小在滿都拉長大的蒙古族同事,終于弄清楚了“叔叔”在達茂旗蒙語和四子王旗蒙語中的不同表達。

  百煉成金。如今潘志榮的蒙語,能騙的過草原深處老牧民的耳朵。

  2011年,潘志榮查辦一起搶劫案件,犯罪嫌疑人是三個蒙古族未成年人。潘志榮開口便用帶有達茂口音的蒙語做自我介紹,整個詢問過程也用蒙語交流。這三個在偵查階段不配合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不僅毫無保留地交代了案情,還把另一起司法機關不掌握的搶劫案件也如數告訴了潘志榮。

  “有幾個漢民説咱們都是騙子,咱們去教訓教訓他們。”幾個牧民嘀嘀咕咕,飄進了正在做普法宣傳的潘志榮的耳朵裏。他急忙上前用蒙語勸告。找到牧民口中的那幾個漢民一問,原來是因為被蒙古國牧民騙了,一時氣憤才説出這樣的話。潘志榮中間一説和,幹戈化玉帛了。

  今年3月份,自治區蒙古語文翻譯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培訓班上,人們又看到了潘志榮的身影,他以53歲的高齡成為班裏年齡最大的學員。

  還有什麼比語言更能直通人心呢?通向牧民心扉的鑰匙,潘志榮找到了。

   1 2 3 4 5 下一頁  

分享:

責任編輯:李倩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71116314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