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推廣 / 正文

新時代的“賣炭翁” ——嘉燁生態公司以碳匯造林推動荒漠治理探索綠富共贏的故事
2019-07-15 20:15:04 來源: 鄂爾多斯日報
請掃碼關注
微博
Qzone

    白居易筆下的“賣炭翁”,靠砍樹燒炭賣炭養家糊口。如今,在庫布其沙漠裏,鄂爾多斯市嘉燁生態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不僅不用砍樹燒炭,反而靠種樹也能賣“碳”掙錢,而它賣的不再是炭而是“碳匯”。

    走進鄂爾多斯市嘉燁生態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碳匯林基地,放眼望去,無邊的沙地長滿了沙柳、花棒等多種灌木。去年冬天平過茬的沙柳,又頂出新的嫩枝,青綠的沙柳枝條隨風搖曳。盛夏的庫布其沙漠,迎接人們的是和風、綠樹。沒想到印象中咄咄逼人的狂躁沙漠,也能展現溫婉隨和的翩翩風度,令人始料未及。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沒有人比居住在沙漠周邊的農牧民更能體會這句話的深刻含義。

    近年來,綠色發展與生態建設已成為人們的共識。也正是出于對生態保護的深刻理解,鄂爾多斯市嘉燁生態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更是把綠色發展作為首要發展思路,從2011年開始就著手碳匯林布局。截至目前,已造林10萬多畝,將碳匯造林、荒漠治理、發展經濟、脫貧致富、減排創匯等有效融為一體,實現了生態效益、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的共贏。

    吹響進軍沙漠衝鋒號

    綠色是鄂爾多斯的底色,生態是鄂爾多斯的潛力。如何讓天更藍、地更綠,怎樣保護和建設好生態,既是企業自身發展的需要,更是維護鄂爾多斯西部生態安全的重要課題。

    嘉燁生態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從成立之日起,始終把建設和保護生態環境作為義不容辭的責任,堅持打綠色牌、走特色路,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按照先易後難、逐步推進、因地制宜、適地適樹的原則,把項目造林工作與産業發展相結合,全面推進生態建設。

    截至目前,公司已投入項目建設資金1.22億元,在項目區內投資建成沙石道路77.3公裏,深機井28眼,一管井7眼,多管井98眼等配套設施。2011年到2017年,公司種植適應本地區生長的各種樹木近5萬畝。2018年、2019年在基地實施了“螞蟻森林”項目,造林近6萬畝。幾年間,綠化荒漠10萬多畝,在昔日不毛之地庫布其沙漠中形成一片生態綠洲。

    嘉燁生態公司碳匯林基地位于杭錦旗呼和木獨鎮和伊克烏蘇蘇木境內,上世紀八十年代,這裏風沙肆虐,草原淪為“死亡之海”。許多散居在沙窩窩裏的牧民,面對因草場沙化而無處可牧的窘境,被迫改變了沿襲多年的生活方式,背井離鄉外出打工。

    2011年,嘉燁生態公司在杭錦旗庫布其沙漠承包了20萬畝沙地用于碳匯林建設,承包期50年。

    “我從小生長在這裏,每到春天這裏三、五天就會刮一次沙塵暴,交通也不方便,騎摩托車走好幾個小時才到鎮裏,買上東西再往回走還得幾個小時。放牧也很難,早上出去晚上才能回來,都是在風沙中放牧。好多牧民都離家出去打工做買賣了。”今年50歲的阿拉騰其勞是呼和木獨鎮查汗淖爾嘎查的牧民,説起曾經的環境帶來的不便,他記憶猶新。

    阿拉騰其勞全家4口人,現在養著60頭牛,去年賣了40多頭,收入10萬元左右,草場林權補貼每年8萬元左右,再加上嘉燁公司每年給的補貼24000元,現在每年收入20萬元左右。與原來相比,生活和生態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如今,和阿拉騰其勞一樣,該嘎查36戶農牧民144人人均年增收6000元。

    嘉燁生態公司的碳匯林項目,在有效吸附二氧化碳的同時,也為鄂爾多斯西部搭建起了綠色生態屏障。經過幾年的建設,項目區植被覆蓋度由原來的不足10%提高到現在的75%以上。

    “除了改變脆弱的生態外,項目最大的亮點還在于實現精準扶貧。”嘉燁生態公司創始人趙永明介紹,項目周邊的農牧民可以通過草牧場流轉享受相應的分紅,每人每年6000元。此外,公司在2011年一次性支付當地農牧民草牧場首年和後五年的土地流轉費530萬元。

    沙化治理換新顏

    庫布其,蒙古語意為“弓上的弦”。奔騰不息的黃河似弓,橫亙東西、綿延360多公裏的沙漠如弦。

    庫布其沙漠面積約1.86萬平方公裏,是離北京最近的沙漠,直線距離僅有800公裏左右。這裏曾經生態惡化,寸草不生,沙塵肆虐,被稱為“懸在首都上空的一盆沙”。

    接連幾場大雨過後,庫布其沙漠腹地蓄出大大小小的水洼,水中聳立的株株灌木看似水草一般,不時還有飛鳥掠過。

    “這個成果來之不易。剛來的時候,我們施工隊幾十號人,每天早晨帶著幹饃饃和一瓶水就出發了,一幹就是一天。到了晚上,眼睛、耳朵、鞋裏面全是沙子。”嘉燁生態公司碳匯林基地綠化隊隊長岳勇説,“除了辛苦,在沙漠腹地植樹還時常伴有危險。項目區手機沒有信號,對講機的工作范圍也只有5公裏,如果在沙漠中迷了路,十分危險。”

    在沙漠中種樹並不容易。然而經年累月打拼在大漠中的人們,最不缺的就是直面挑戰的智慧和勇氣。

    他們創新種植方法,利用“微創種植法”,先在沙漠中打井,鋪設供水管帶,再用1米長的“水鍬”在沙地中衝出一個孔洞,迅速在孔洞中插入沙柳枝條,10秒鐘左右就可以種植一株。指著旁邊一株萌出綠色嫩芽的沙柳,岳勇告訴記者,這是他們今年4月栽種的,現已基本成活。根據過往經驗,用氣流法種植的沙柳成活率可達85%。沒有成活的,他們將進行補植,直到全部成活為止。

    “生態修復、荒漠治理的最終目的是通過改變環境,讓更多的農牧民重新回到自己的家園,過上富足的生活。當看到流動沙丘固定下來,綠色沙柳慢慢長了起來,農牧民保護生態的意識也明顯增強,偷牧、放牧的現象明顯減少,我們所有的付出都化為欣慰。”趙永明説。

    碳匯林,是通過實施造林再造林和森林管理、減少毀林等活動,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並與碳匯交易結合的過程、活動或機制。開發林業碳匯,利用森林的碳匯功能減排,已成為國際社會公認的最有效最經濟的減排途徑,也是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有效途徑。

    據了解,嘉燁生態公司于2011年6月7日加入了“中國綠色碳匯基金會”,是鄂爾多斯地區首家參與碳補償、消除碳足跡的碳匯林企業。目前,公司已成為“中國綠色碳匯基金會”會員單位,並在2011年至2016年期間先後被杭錦旗林業局評為“非公有制造林先進單位”和“造林綠化先進企業”,被杭錦旗工商聯評為“工商聯副主席單位”,被市旗兩級政府評為“農牧業産業化重點龍頭企業”,2014年12月被自治區人民政府評為“林業産業化重點龍頭企業”。

    公司在生態建設的同時,不忘回饋社會、回報家鄉。先後為呼和木獨鎮新建幼兒園捐贈200萬元,為杭錦旗婦幼保健所更新醫療器械、設備捐贈30萬元,杭錦旗龍子心小學“嘉燁杯”六一兒童節讚助5.7萬元,為農牧民祭祀敖包等活動捐贈8萬多元,為杭錦旗團委組織青少年手工藝作品創意大賽讚助1.5萬元等。

    “螞蟻森林”項目助推庫布其添枝增綠

    越野車在沙漠裏一路顛簸前行,兩側沙坡上,樹苗隨風輕曳,遠處起伏的沙丘層層疊疊,浪花般綻開。

    前行不久,沙丘消失,視線豁然開朗,兩邊是被沙柳、花棒等植物覆蓋著的沙地,橫豎整齊,深深淺淺地延伸到目光盡頭。間或點綴著如鏡面一般大小不一的湖泊,引人遐想。

    “真沒想到這裏發生這麼大的變化,以前這裏是一分綠九分黃,現在是九分綠一分黃。”在嘉燁生態基地“螞蟻森林”項目區,曾任杭錦旗伊克烏蘇蘇木長、現任杭錦旗委黨校校長的楊勇發出由衷的感慨。這片沙漠他是再熟悉不過了,“這裏曾經是連片的明沙丘。”

    2018年3月,“螞蟻森林”公益合作夥伴中國綠化基金會一行就“螞蟻森林”公益項目春季造林情況到杭錦旗進行調研,並與多家生態建設企業建立合作夥伴關係。嘉燁生態公司作為“螞蟻森林”生態合作夥伴之一,負責在基地線下執行造林,依靠互聯網提速進行創新,探索、嘗試新的生態環保方式,在推動互聯網公益項目與荒漠化治理業務相結合的同時,創新用戶體驗,激發更多人從點滴做起,參與生態環境建設,助力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實現。

    據介紹,“螞蟻森林”公益造林項目是一個植樹造林的新型模式,支付寶用戶通過步行替代開車,在線繳納水電、通訊費以及網絡購票等低碳行為獲取虛擬的“綠色能量”,進而在“螞蟻森林”産品端領取虛擬樹。與之相對應,螞蟻金服集團同步捐贈資金在荒漠化地區種下一棵棵真實的樹。“你節碳,我植樹”,這是螞蟻金服集團實施的一項重大社會公益項目,通過引導公眾綠色出行,倡導低碳生活方式實現減少碳排放目的,並借助“螞蟻森林”4億多網民的影響,推動森林碳匯的理念深入人心。目前,“螞蟻森林”已成為社會關注度極高、敏感度極強的熱點項目。

    2018年4月,“螞蟻森林”項目在嘉燁生態項目基地開工建設,主要在庫布其沙漠種植梭梭、沙柳、花棒等灌木,當年種植梭梭200萬穴、沙柳140萬穴,3萬畝荒漠得到綠化。今年,種植沙柳200萬穴,花棒100萬穴。兩年治理荒漠近6萬畝。

    趙永明認為,發展碳匯林項目,需要有長遠的眼光。目前嘉燁碳匯林工程已經初具規模,生態環境也得到了明顯改善。

    “按5萬畝沙柳林計算,每3年平一次茬,生長穩定後每年為生物質發電提供約6萬噸燃料;5萬畝成活的梭梭植株根部可人工接種肉蓯蓉等名貴藥材1169萬株;到2031年,基地碳匯林凈碳匯量預計超過117萬噸二氧化碳當量。未來,國內碳交易市場成熟後,有望借助市場機制,通過碳匯交易獲取收益。在項目建設和發展中,公司將建成各種野生蔬菜、優質牧草基地,利用當地獨特的民俗文化優勢,積極發展旅遊産業,爭取打造集碳匯林建設、沙漠生態産業發展、沙漠旅遊觀光的綠色基地。”

    “螞蟻森林”項目的實施,不僅加快了庫布其沙漠的治理速度,而且對于提高沙區的植被覆蓋度、改善生態環境、防止水土流失,以及生態扶貧和改善當地農牧民生活水平具有重要意義。

    據了解,我國已有上海、深圳、北京等7家碳匯交易所,碳匯林産生的碳匯增量可進入任何一家交易所挂牌交易。國家已著手制定自願減排市場交易的相關政策。專家預測,即將出臺的政策,可能要對排碳企業實行排碳額限制,即限定企業每年的碳排放量,超定額則必須購買碳匯。

    碳匯將變成“緊俏貨”。新時代的“賣炭翁”不愁碳匯賣不出去。(

張旭 王瑋

推廣

分享:

商業合作:0471-6326605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721124759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