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問答丨新首相“三把火”會給英國帶來啥改變?-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7/09 22:02:05
來源:新華網

熱點問答丨新首相“三把火”會給英國帶來啥改變?

字體:

  新華社倫敦7月9日電 熱點問答 | 新首相“三把火”會給英國帶來啥改變?

  新華社記者孫曉玲

  7月5日,基爾·斯塔默在英國倫敦唐寧街10號首相府前發表講話。新華社記者李穎攝

  藉&選民不滿經濟不振、公共服務危機、非法移民增加等問題,英國工黨擊敗保守黨贏得議會下院選舉,新首相斯塔默5日正式上任。

  不到一週,英國新政府就在內政外交層面開展一系列緊鑼密鼓的操作,在促進經濟增長方面宣布改革方案、廢除非法移民遣送的“盧旺達計劃”、外交方面重拾“親歐”路線,無不顯示出求變之心。斯塔默上任的“三把火”能給英國帶來什麼改變?

  促增長減開支壓力大

  工黨此次競選以“改變”為口號,在競選綱領中提到執政後首要任務是促進經濟增長。作為英國歷史上首位女性財政大臣的蕾切爾·裏夫斯8日在上任後首次演講中將促進經濟增長定義為“國家使命”,並公布一系列改革計劃。

  裏夫斯&&,新政府將削減阻礙基礎設施和能源網建設中“繁文縟節的規劃”,以加快基礎設施建設;恢復強制性住房建設目標,拉動綠色産業和房屋建設等領域投資。她還強調,工黨將在不增加公共支出或國家債務的情況下刺激經濟增長,實施嚴格的財政紀律和公共支出政策。

  然而,新政府提出的住房建設目標很快遭到一些地方政府反對。有反對者稱,這種強制性辦法已嘗試數十年都未能成功。此外,英國商會一項調查發現,只有四分之一英國企業在最近一個季度投資有所增加,凸顯新政府在促進投資上面臨的困境。

  7月5日,在英國倫敦唐寧街10號首相府,首相基爾·斯塔默(右)與副首相兼地方發展、住房與社區大臣安傑拉·雷納交談。新華社發(英國首相府供圖)

  除住房問題外,一系列公共服務危機迫在眉睫。近年來,諾丁漢、伯明翰等重要城市的政府宣告“破産”,令地方公共服務面臨極大挑戰。英國國民保健制度、監獄等也面臨重重壓力。

  解決公共服務危機需要大量資金,而眼下英國政府已債&高築。英國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該國2023/2024財年政府赤字為國內生産總值的4.4%。新政府若實施嚴格的公共支出政策,無疑會給本已捉襟見肘的公共服務帶來更多挑戰。

  觀察人士普遍認為,新政府既要保持經濟增長,又要減少借貸,還要削減開支,解決當前公共服務危機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非法移民問題難解

  在6日舉行的首次記者招待會上,斯塔默宣布廢除前政府為處理非法移民問題所推行的“盧旺達計劃”,轉而通過打擊有組織犯罪等解決這一問題。該舉措公布後立即登上各大媒體頭條,然而能否根本解決移民問題仍是未知數。

  根據“盧旺達計劃”,凡2022年1月1日後抵英的非法移民均可能被遣送至非洲國家盧旺達。該計劃一直飽受爭議,聯合國難民署高級專員曾警告,英方此舉違反《關於難民地位公約》,“在全球開創危險先例”。

  7月4日,在英國倫敦,一輛紅色大巴經過威斯敏斯特教堂附近的一處投票站指示牌。新華社記者李穎攝

  此前工黨在競選綱領中明確提出,新政府應對非法移民的舉措是建立“邊境安全司令部”並與歐洲國家加強合作,以打擊人口販運犯罪行為。新任內政大臣伊薇特·庫珀&&,將推出新的邊境安全法案,以提高打擊人口走私犯罪團夥的能力。

  觀察人士認為,通過打擊犯罪來解決非法移民問題可能耗時較長,與歐洲國家聯手也面臨和法國等國的意見分歧。

  英國前首相托尼·布萊爾此前呼籲斯塔默就非法移民問題立即採取行動,避免法國等國右翼民粹主義浪潮帶來的風險。英國前外交官彼得·裏基茨&&,隨著法國政壇嚴重分化,在非法移民問題上與法國談判將變得更加困難和複雜。

  盟友關係迎來新考驗

  英國新政府一方面忙於應對保守黨政府在國內留下的爛攤子,一方面試圖重拾與其他歐洲國家的親密關係。

  斯塔默在競選綱領中提到,要建立新的英國-歐盟安全協議,通過加強國防和安全合作,重建與法德等歐洲主要盟友的關係。同時,重新審視“脫歐”協議部分內容,進一步加深與歐洲國家的貿易&&。外界由此認為,英國將在“後脫歐”時代重拾“親歐”路線。

  斯塔默在上任當晚就與德法領導人通電話,提出要加強經濟、移民等領域合作。新外交大臣戴維·拉米6日出訪德國,稱“現在是時候重啟我們與歐洲朋友和盟友的關係了”。拉米7日向英國《衛報》披露,工黨政府有意與歐盟簽署一份安全條約,涵蓋防務、能源、衛生、氣候變化、非法移民等多項議題。

  2023年11月22日,在英國曼徹斯特,一名乞討者坐在路邊。新華社發(喬恩·休珀攝)

  雖然英國試圖走近歐洲國家,但新一屆歐洲議會政治光譜已整體向右傾斜,歐盟新領導班子不得不擁抱保守政治。《泰晤士報》稱,當前工黨政府在歐洲的潛在盟友,如德國總理朔爾茨和法國總統馬克龍等,都在歐洲議會選舉中被削弱力量,因此斯塔默能在歐洲大陸上找到的“同行者”寥寥無幾。

  在對美關係方面,雖然英美在俄烏問題上立場較為一致,但美國大選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如果共和黨人特朗普當選總統,兩國在俄烏等問題上或將出現較大分歧,給英美盟友關係帶來新考驗。

  此外,英美在巴以問題上也存在分歧。斯塔默在競選中曾承諾,如果成為首相將承認巴勒斯坦國,並重新審視英國向以色列出售武器等問題,這明顯與美國政府立場不一致。但《泰晤士報》援引工黨消息人士的話稱,“我認為他(斯塔默)不想與白宮決裂。”

  然而,斯塔默如果不想在任職初期就與美國政府就巴以問題“劃清界限”,英議會后座議員(即普通議員)可能很快施壓他立即兌現競選承諾,承認巴勒斯坦國。因此,無論斯塔默在巴以問題上作何選擇,都將面臨不小挑戰。

【糾錯】 【責任編輯:王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