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熱點問答|德國企業為啥不信“去風險”説教-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2/24 13:59:33
來源:新華網

經濟熱點問答|德國企業為啥不信“去風險”説教

字體:

  新華社北京2月24日電 題:德國企業為啥不信“去風險”説教

  新華社記者張遠

  德國梅賽德斯-賓士集團股份公司董事會主席康林松日前在發布企業季度業績時表示,歐盟加大任何針對中國的保護主義舉措力度,都將對歐洲這樣的經濟體造成破壞性影響。

  康林松的表態代表了德國以及歐洲企業界的廣泛心聲。從近期德國政府、智庫和商會發布的一係列報告和數據看,中德投資合作並未受到外界雜音影響。在美西方政客鼓噪對華“去風險”之際,德國企業繼續增加對華投資,持續布局中國市場。中國市場到底有哪些獨特吸引力?鼓噪“去風險”為何吃不開?

  1月14日,“BYD EXPLORER NO.1”(比亞迪“開拓者1號”)滾裝船抵達深圳港小漠國際物流港。1月15日,搭載5000多臺新能源車的比亞迪“開拓者1號”滾裝船舉行首航儀式,駛往歐洲的符利辛根港和不來梅哈芬港。(新華社發)

  德企加碼投資中國

  德國經濟研究所近日在其根據德國央行數據撰寫的一份報告中指出,2023年德國對華直接投資總額達到創紀錄的119億歐元,比上一年增長4.3%。根據報告,德國企業過去三年對華投資額大致相當于其2015年至2020年的投資額。此外,2023年德國對華投資佔德國海外投資總額的比重達到10.3%,為2014年以來最高水準。

  德國聯邦統計局本月中旬發布的數據也顯示,2023年德中貿易額為2531億歐元,中國連續第八年成為德國第一大貿易夥伴。

  德國經濟研究所報告的作者約爾根·馬蒂斯認為,數據表明,德國大企業仍將中國視為正在增長的龐大市場,並計劃把更多業務放在中國,以對衝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加劇帶來的風險。

  中國德國商會今年1月發布了2023/24年度德企商業信心調查報告,共有566家會員企業對調查做出了回應。根據報告,超過九成受訪企業計劃繼續扎根中國市場,過半受訪企業計劃在今後兩年增加在華投資。這份報告認為,中國“對德國經濟的意義依然是獨一無二的”。中國消費市場規模龐大、供應鏈基礎設施先進,創新能力日益強大,中國持續成為德國企業最重要的市場之一。

 2月23日,薩沙(左)與尤莉亞在家中品嘗湯圓。來自德國的奧迪一汽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的工程師薩沙和妻子約翰娜帶著女兒尤莉亞在中國慶祝元宵節。新華社記者顏麟蘊攝

  中國市場有何獨特吸引力

  分析人士指出,中德經貿往來熱絡企業合作增多,是基于産業經驗的理性選擇。中國目前在新能源汽車、綠色能源等方面展現出的創新領導力正逐步增強,同時德國在汽車、化工等傳統工業仍具優勢,雙方合作有利于共同提高産業能力。

  大眾汽車與小鵬汽車共同開發新款電動車,寶馬第六代動力電池項目在瀋陽全面動工,西門子投資加碼成都智造基地……這些都是德企看好中國未來競爭力的鮮活例證。

  2023年,德國大眾集團將德國總部以外最大的研發中心落戶合肥。大眾汽車集團(中國)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貝瑞德表示,大眾正在全面融入中國的産業生態。在充滿活力的市場環境中,高速發展是保持競爭力的關鍵。

  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教授伍慧萍認為,中國市場在德企眼中具有其他市場難覓的吸引力。她指出,烏克蘭危機升級後,德國企業經營成本明顯上升,面臨能源價格波動、勞動力市場技術工人短缺等諸多問題,投資德國本土的吸引力受到削弱。相較之下,中國生産要素齊全、供應鏈完整、有産業經驗的勞動力人口充裕,這些因素為不少德企所青睞。

 2月1日,滿載來自哈薩克斯坦1740噸菜籽油原油的X8010次中歐班列抵達西安國際港站。新華社記者李一博攝

  鼓噪“去風險”為何吃不開

  分析人士指出,市場經濟條件下,只要做生意就一定會面對和承擔風險,即經濟活動中的不確定性。“去風險”這個概念本質上是反市場經濟的。諸多數據與實例表明,德企正積極擁抱中國市場,“用腳投票”證明“去風險”“脫鉤斷鏈”不得人心。

  德國工商大會此前發布的德國海外商會聯盟全球商業期望報告認為,“去風險”會給德國海外企業造成巨大負擔,近一半的企業難以找到合適的供應商或商業夥伴。

  德意志聯邦銀行多名專家日前撰文表示,從長遠看,離開中國將給德國企業帶來顯著商業和經濟成本。德國企業將錯失中國這個“主要銷售市場”,許多供應鏈只能以犧牲效率為代價進行重組。

  德國聯邦經濟發展和對外貿易協會主席米夏埃爾·舒曼表示,眼下不少西方媒體熱衷渲染意識形態和地緣政治對抗,警示投資風險。他建議企業去中國實地考察感受,多與當地人對話,會得出不同的感受與結論。

  分析人士指出,所謂“去風險”,本質上是把經貿問題政治化、意識形態化,不僅衝擊多邊貿易體制的權威性有效性,也違背經濟規律,最終將阻礙世界經濟復蘇進程。試圖通過貿易壁壘來降低政治風險,本身就是一種風險。

【糾錯】 【責任編輯:張樵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