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了,西方走進俄烏衝突“死胡同”-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2/24 13:00:31
來源:“伍之管見”微信公眾號

兩年了,西方走進俄烏衝突“死胡同”

字體:

  距俄烏衝突爆發已過去整整兩年,衝突地區依舊硝煙彌漫,戰場內外形勢不斷風雲變幻,始終看不到戰火熄滅的跡象。

  這場牽動了全球目光的危機,越來越多以“僵局”“消耗戰”之類的字眼來概括。

  誰愈發掌握戰場主動權?誰外債累累、滿目瘡痍?誰陷入“雙輸”?

  回望兩年來危機的持續延宕、戰局演進的軌跡及各方現狀,這些問題的答案似乎越來越清晰。

PART.01

烏克蘭:悲觀情緒日益滋長

  繼2022年9月發起反攻成功收復哈爾科夫州、赫爾松等地後,烏克蘭期盼能在2023年復制成功。

  然而,躊躇半年之久的大反攻進展不如人意,俄軍牢固的防線阻斷了烏軍前進步伐,在南線切斷俄軍補給的目標也遙不可及。2023年年底以來,戰場形勢對烏愈發不利,雙方鏖戰已久的馬林卡和阿夫傑耶夫卡等東部重鎮先後被俄方拿下。

  戰場的頹勢、西方武器援助的減少和遲滯,再加上兵源匱乏,烏克蘭不得不轉入戰術防禦。

  與此同時,烏國內政治鬥爭加劇,軍需採購腐敗醜聞頻現,社會對取得勝利和奪回失地的信心大不如前。許多士兵長期在前線戰鬥,已經疲累不堪,士兵家屬甚至在基輔組織街頭抗議要求將他們輪換。

  此外,面對原武裝部隊總司令扎盧日內日益高漲的人氣,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不僅推遲了原本今年春季舉行的總統選舉,而且解除了被其視為總統選舉勁敵的扎盧日內的職務,陸續撤換一批軍隊高官。烏軍士氣不可避免受到影響,澤連斯基作為總統的合法性也遭到質疑。

  烏克蘭能否在2024年守住現有防線將取決于西方援助的多寡和快慢,以及新一輪徵兵的成效。烏克蘭稱,將著力發展本國軍工業,爭取每年生産一百萬架無人機。但這背後無疑需要財力和人力支援,如若工人被徵召到前線,那生産線上將無人可用。還要指出的是,西方給予烏克蘭的援助並不都是免費的。根據烏財政部公布的數據,2023年烏克蘭公共債務數額同比增長30.4%。

PART.02

俄羅斯:重新掌握優勢

  在特別軍事行動的初期,“閃電戰”以及防守的失敗使俄軍的實力遭到諸多詬病。但在總結經驗、調整戰略戰術之後,俄似乎逐漸掌握了戰場的節奏。

  俄軍在戰場上從“全面進攻”轉向“重點進攻”“全面防禦”以及“重點防禦”,在應對烏克蘭對其後方特別是境內目標的遠端打擊時也愈發從容。

  應指出,表面上與俄羅斯鏖戰的是烏克蘭一方,但事實上,俄面對的是整個西方從軍事、外交、經濟、輿論等方面對其發起的“混合戰”。

  除了在戰場上愈發掌握主動,俄也熬過了西方制裁,2023年俄羅斯GDP不降反增,增速超過3%,韌性十足。能源出口“向東轉”、農業産出保持穩定、軍工産業快速發展是俄經濟得以維持穩定的重要支柱。

  此外,“全球南方”的大部分國家並未加入對俄制裁和譴責行列。第二屆俄羅斯-非洲峰會的成功舉辦,俄羅斯與白俄羅斯、朝鮮、伊朗等國際夥伴更加緊密的關係也宣告了西方外交孤立的失敗。

  戰爭背景下,俄羅斯保持了政治和社會穩定。局部動員令造成的混亂局面、“瓦格納”集團創始人普裏戈任發動的“一日兵變”等事件並未如西方所願在俄引發政治危機。俄羅斯2024年總統選舉將如期舉行,現任總統普京已注冊為總統選舉候選人,其連任的概率很大。

PART.03

歐洲:無力和焦慮蔓延

  隨著烏克蘭危機延宕,其外溢效應逐步傳導到西方各國納稅人的生活中,援烏疲勞症日益凸顯。例如,歐盟取消對烏克蘭運輸企業“許可證準入制度”之後,為抗議來自烏克蘭的“不公平競爭”,波蘭卡車司機圍堵波烏邊境多個過境點長達兩個月。接受大量烏克蘭難民,承擔高昂的能源價格也令歐洲國家壓力倍增。

  2023年10月爆發的新一輪巴以衝突在一定程度上分散了西方精力,與此同時,美國國內激烈的黨爭影響援烏計劃出臺。據路透社報道,2022年2月以來,美國國會陸續批準超過1100億美元對烏援助。但共和黨人2023年初掌控眾議院後,新的援烏法案遲遲無法通過。美國大選背景下,共和黨人更是千方百計阻撓援烏,畢竟烏克蘭的勝利有可能成為拜登連任的加分項。

  西方對烏克蘭的前景逐漸轉向悲觀。德國《明鏡》雜志稱烏克蘭軍隊的處境 "令人絕望"。挪威首相斯特勒説:“去年我們認為烏克蘭會獲勝。今年,他們説俄羅斯將獲勝。”

  對烏援助的重擔似乎在從美國向歐洲轉移。年初以來,英國、德國、法國、丹麥分別與烏克蘭簽署雙邊安全協議,對烏提供援助。而且歐盟在2月初緊急同意未來四年內援烏500億歐元。但烏克蘭現在最缺的是武器彈藥,而不是錢,而歐洲的軍工産業顯然還無法滿足烏克蘭軍隊的需求。

  令歐洲更加恐慌的是,美國2024年大選結果可能將給援助烏克蘭帶來極大變數。特朗普聲稱“一旦重回白宮後將在24小時內解決烏克蘭危機”,強調不讚成向海外提供更多援助。

  即使拜登能夠連任,對烏援助也未必能夠順利推進。在美國國內,一直有人質疑對烏援助被烏高官貪污挪用,而且在澤連斯基的合法性遭到質疑的背景下,是否應該繼續援助他的政權也要打問號。

  也難怪,法國《費加羅報》一針見血指出,西方面臨烏克蘭戰爭的“死胡同”。(作者:李琰,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讀懂世界大事,請關注“伍之管見”微信公眾號。)

【糾錯】 【責任編輯:余申芳 張旭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