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3 12/ 21 19:58:54
來源:新華網

對中國經濟搞“預期綁架”難得逞

字體:

  新華社北京12月21日電(國際觀察)對中國經濟搞“預期綁架”難得逞

  新華社記者傅雲威 宿亮

  近期,某些美西方機構借所謂“首席經濟學家”“市場分析師”名義,對中國經濟展開新一輪“唱空”表演:先拉高增長預期,而後再以“不及市場預期”為由,進行“預期綁架”。

  相關機構無視中國確定的合理增長目標,脫離中國經濟基本面,滿足于“活在自我設計的經濟模型中”,對中國經濟走勢抹黑唱衰。英國學者馬丁·雅克一針見血地指出,如果以西方棱鏡觀察中國,那麼永遠無法看到中國的整體狀況,同時也無法對中國作出正確的判斷。

  先拉高後唱空,“預期綁架”是西方常見的套路

  “有增長,但增長不及預期;有成績,但效果還不及預期……”先高捧,後狠殺。這是美西方機構針對中國經濟的唱衰套路,屢見不鮮。

  近日,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前11個月經濟數據,顯示國民經濟持續回升向好。其中,今年11月,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額同比增長10.1%,比10月加快2.5個百分點,凸顯中國擴內需促消費政策持續顯效。

  然而,包括美國《華爾街日報》、路透社在內的一些西方媒體機構卻給這一數據加上了“不及預期”的標簽。

  路透社稱,數據“未達分析師預期的12.5%”。也就是説,這些機構認為,中國11月數據要比10月加快近5個百分點才算“達標”。其給出的理由是,之所以有這樣高的預期,是因為去年基數較低。

  回撥一下時間軸,就會發現,上述説辭不過是老調重彈。

  早在今年年初中國優化調整疫情防控政策時,這些機構就營造了完全相同的敘事:即中國消費市場應立即“報復性”上漲,中國經濟應持續“強勁反彈”。而二季度數據公布時,它們就四處叫嚷“中國經濟有了大麻煩”。

  分析人士認為,要求11月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額同比增長率比10月大幅提升,缺乏實證論據支撐。“相關機構提出12.5%的過高預期,更像是專門為得出‘不及預期’這一結論服務的。”澳大利亞經濟學家郭生祥説。“某些人故意篩選于中國不利的模型和統計方法,先下結論,後找論據。”

  談及美西方機構的此類套路,西班牙《起義報》網站近期刊文指出:“基于毫無根據的估計來預測中國經濟混亂的新聞,無疑帶有意識形態和宣傳偏見。”

  以偏概全,是“預期綁架”的常見做法

  “路透社對多個分析師單獨進行的調查預計,中國經濟將放緩”“彭博社對78名經濟學家的調查顯示,應下調中國2023年經濟增長預期”……

  在美西方機構頻繁出爐的報告中,時常能看到此類無具名信源。這類信源經常會被冠以專業人士的名頭,被奉為“高品質樣本”。為增加可信度,美西方機構通常還會估算不同樣本的“平均值”或“中間值”,進一步證明其“預期”的合理性。

  不同分析人士掌握資訊各異、分析工具不同、利益取向有別,對特定經濟體做出多空不一的預測非常自然。而投資者對相關機構的期待無非是,客觀平衡報道各類資訊和觀點,為受眾提供多元理性的資訊産品。

  然而,某些西方機構卻一味濫用話語霸權,封殺與其意圖相悖的觀點,刻意把“唱空中國經濟”的單一聲音,誇大為代表“市場預期”的唯一聲音,企圖以此左右市場情緒,誤導市場預期。

  除媒體和商業機構外,美西方政界更深諳“預期綁架”之道。

  不久前,美國國會眾議院“中國特設委員會”把冷戰中常用的“兵棋推演”搬到華爾街,向金融機構高管展示“假想狀態下”中國給美國經濟帶來“係統性風險”。在“兵棋推演”中,這些充斥意識形態偏見的政客斷言,中國是“風險之源”,已經“不適合投資”。

  美國國會眾議員邁克·加拉格爾近期撰文“喊話”,要求華爾街與華盛頓“統一口徑”應對“中國威脅”。

  美國康明斯公司發言人約恩·米爾斯告訴媒體:“如果説任何關于中國經濟的正面評價,你會有麻煩。”

  從唱空到做局,“預期綁架”成為牟利手段

  西方輿論的“唱空”表演,不是孤立的,往往與國際熱錢,乃至西方政治勢力緊密互動,牽涉復雜的灰色利益鏈條。

  其操作方式包括但不限于:美西方機構和媒體做“唱空”先鋒,賺取流量;國際評級機構調降信用評級水準,吸引客戶關注;國際熱錢跟進,做實質性“做空”布局,或同步操作“看空做多”的抄底買賣;政客借勢為自身謀取各種利益,增加本國參與國際事務的博弈籌碼。

  打的是輿論戰,玩的是攻心術,用的是資訊差,念的是“生意經”——幾十年來美西方相關機構把這套組合拳玩得溜熟,給自身帶來滾滾財源和戰略利益。

  1991年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在西方媒體和機構的輿論攻勢下,抵不住“預期綁架”,決定全盤西化,接受“休克療法”,肢解現行體制。然而,這一做法不僅沒能為俄羅斯扭轉經濟頹勢,反而導致物價失控,貧困率陡增,本國資産大幅貶值。那些為俄羅斯“出謀劃策”的美西方勢力及其代理人成功抄底,並一度掌控了不少俄羅斯經濟命脈。

  上世紀90年代,美國金融大鱷喬治·索羅斯做局絞殺泰銖,慣用手段正是通過媒體釋放唱衰消息。通過在“專業”媒體機構放大泰國等經濟體面臨的困難,制造市場恐慌情緒,為做空這些經濟體做鋪墊。

  今年1月,美國媒體爆料,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全國廣播公司、全國公共廣播電臺、彭博新聞社、《華盛頓郵報》等媒體巨頭的記者都接受過索羅斯資助,以便在工作中“正確抓住重點”,為其金融投機“鳴鑼開道”。

  如今,“預期管理”在美西方已經變成一樁生意。眾多從業者篤信,想要渾水摸魚,首先要把水攪渾。

  一些西方投行、機構一邊高調唱衰中國經濟和中國企業,另一邊悄悄在外匯、證券、期貨等市場做多中國概念,通過資訊不對稱獲取暴利;一些國際組織以“不及預期”作為理由,提出與中國國情脫節的“改革方案”;還有一些“經濟學家”,以唱衰中國經濟為業,通過媒體包裝炒作,沽名釣譽,出版暢銷書,雲遊四方,演講獲利……

  所謂“積羽沉舟,群輕折軸”。經濟學中有一個概念叫做“預期的自我實現”,即預期導致行為改變,而行為的改變進一步驗證了原先預期的“正確”和預期者的“高明”。而實際情況是,悲觀的預期更容易通過打壓市場信心、“金融加速器”效應等傳導至實體經濟,造成嚴重後果。

  中國經濟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個小池塘。隨著中國經濟高品質發展動能持續集聚,一個更加開放的中國正不斷創造新機遇,為世界經濟貢獻寶貴的確定性,有力提振了全球發展信心。

  得益于超大市場規模、科技創新活力、強勁發展韌性,中國頂住外部壓力,克服內部困難,防范化解風險,經濟回升向好,有效證偽了各類唱衰論調。

  在這片土地上,“預期綁架”套路難得逞。

【糾錯】 【責任編輯:谷玥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83113004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