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3 12/ 04 16:41:32
來源:新華網

迪拜氣候大會丨發達國家應充分兌現氣候承諾

字體:

  新華社迪拜12月4日電 題:發達國家應充分兌現氣候承諾

  新華社記者郭爽 邰背平 陳夢陽

  “我們是受氣候變化影響最大的群體之一,(對未來的)信心不會來自發達國家的承諾,真的不會,因為等待他們兌現承諾似乎要‘永遠’那麼久,”國際原住民氣候變化論壇聯合主席欣杜·奧馬魯·易卜拉欣在阿聯酋迪拜參加《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以下簡稱《公約》)第二十八次締約方大會(COP28)時對新華社記者説。

  圖為2023年12月1日,在阿聯酋迪拜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舉辦場地,一名參會者路過大會標識。(新華社記者王東震攝)

  發展中國家是氣候變化問題最大的受害者,在這一問題上,發達國家負有歷史責任、法律義務和道義責任。然而,發達國家長期不兌現承諾,為履行氣候責任和義務所付出的實際行動更微乎其微,遠遠比不上他們對全球氣候造成的破壞程度。

  發達國家企圖在氣候問題上佔據道義制高點,但這取決于行動而不是空口承諾。國際社會普遍呼吁,發達國家應負責任地應對氣候變化,採取積極且務實的態度,率先減排,盡快兌現氣候資金承諾,明確適應資金翻倍路線圖。這關係到南北互信、氣候正義和人類未來。

  氣候變化的歷史責任是氣候正義的核心問題

  “我們現在看到的巨大損失與損害,是30年來發達國家在加快減排、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氣候融資方面拖拖拉拉的結果,” 德國海因裏希·伯爾基金會助理總監利亞娜·沙拉泰克説。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第6次評估報告指出,工業革命以來,全球人類活動造成的升溫有58%是1990年前排放造成;1850年至2019年,北美地區和歐洲地區的歷史累積人為二氧化碳排放量分別佔全球的23%和16%,為各區域中最高。

  英國《自然·可持續發展》雜志刊發研究顯示,全球約90%的過量碳排放源自美國等發達國家。印度氣候智庫能源、環境和水資源委員會的報告顯示,在美國、澳大利亞等高收入國家,即使是收入水準最低的10%的個人碳排放量也是印度、巴西或東盟地區最貧困的10%的個人碳排放量的6至15倍。

  然而,氣候變化帶來的大部分損失與損害卻要發展中國家來承擔,造成了嚴重的氣候不公平。據聯合國官網,目前世界上有一半人口生活在氣候“危險區”,在那裏,人死于氣候影響的可能性要遠高于其他地方。COP28主席蘇爾坦·賈比爾指出,“許多脆弱國家,特別是小島嶼發展中國家和最不發達國家,已經在經歷超出人們所能適應的氣候變化後果。”

  工業化發展導致的“氣候災難不是電影,而是我們真實的生活”,來自查德牧民社區的易卜拉欣説。她曾在2021年被美國《時代》雜志列為“下一代領袖”,是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倡導者。“在我的家鄉,4000萬人的生命、生活、生計依賴查德湖的資源。而如今,查德湖水資源已消失90%,人們不得不互相爭奪已所剩無幾的自然資源,”她説。

  發達國家氣候承諾“不值得信任”

  對遭受氣候變化影響的發展中國家而言,發達國家的承諾已不值得信任。“我們不想再聽他們説了什麼,因為發達國家2009年做出的承諾至今都沒有兌現,我們需要看到他們承諾的氣候變化賠償金真正抵達社區,”易卜拉欣説。

  根據《公約》及其《巴黎協定》“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排放量大的發達國家必須首先採取行動,迅速減少排放,較富裕的國家應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應對氣候變化資金。

  但在減緩領域,按照2022年4月發達國家最新通報的溫室氣體清單,截至2020年,一半以上的發達國家締約方距離實現2020年減排目標還有很大差距,一些國家僅僅完成了承諾減排目標的一半,還有一些國家不僅沒有實現減排,還出現了溫室氣體排放顯著增長。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發布的《2021年排放差距報告》指出,多個發達國家的氣候政策無法支撐其實現2030年國家自主貢獻減排目標,亟需制定更有力的政策措施。

  對于排放量較低、極易受到氣候影響的國家,如許多小島嶼發展中國家和最不發達國家,適應氣候變化是首要任務。建造抗風暴住房、種植耐旱作物、安裝可靠供水設施、投資社會安全網,這些都是適應氣候變化的必備條件。然而,長期以來,全球適應氣候變化的進展嚴重滯後,適應目標至今不明,發達國家未提供充分有效支援,氣候變化日益嚴峻進一步加劇發展中國家脆弱性。

  此外,在實施手段和支援領域,根據《公約》及其《巴黎協定》,發達國家應為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技術、能力建設等幫助來適應氣候變化及減緩其影響。但實際上,發達國家給予的相關支援卻十分有限,且存在諸多問題。其中,資金問題是制約發展中國家採取相應行動的最大障礙。發達國家曾在2009年哥本哈根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承諾,到2020年每年向發展中國家提供1000億美元氣候資金支援,但至今尚未兌現。在技術支援方面,發達國家轉讓意願、公共投入和支援均遠遠不足,導致發展中國家大量技術行動方案無法有效落實,能力建設存在差距。

  發達國家的行動只是“滄海一粟”

  迄今為止,發達國家為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採取的實際行動“如同滄海一粟,遠遠不夠,”德國羅莎·盧森堡基金會顧問泰特·內拉-洛朗指出。

  國際社會普遍呼吁,發達國家應該提供更多資金,幫助各國適應氣候影響。隨著氣候變化規模不斷擴大,氣候適應的成本也越來越高。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最新發布的《2023年適應差距報告》指出,據估算,目前發展中國家每年適應氣候變化所需資金約為2150億美元至3870億美元,可資金缺口卻高達1940億美元至3660億美元,比之前估計的范圍高出50%以上。其中原因就在于目前發達國家籌集的資金遠遠不足以幫助發展中國家適應氣候變化,估計僅為發展中國家所需適應資金的十分之一到十八分之一。

  盡管COP28在開幕當天就啟動損失與損害基金達成一致,承諾為遭受氣候變化最嚴重破壞的國家提供必要資金,但英國國際環境和發展協會執行主任湯姆·米切爾表示,迄今為止基金的總額“真的非常非常小”。

  根據荷蘭“跨國研究所”等歐洲智庫近期聯合發布研究報告《氣候交火:北約將軍費開支提升至佔國內生産總值2%的目標將如何加速氣候崩潰》,對氣候危機負有最大責任的西方國家不僅未能兌現援助發展中國家的資金承諾,反而在通過不斷增加軍費開支大大增加軍事行動的碳排放。報告顯示,目前全球軍費開支已達創紀錄的2.24萬億美元,其中一半以上來自擁有31個成員國的北約。

  美國生物多樣性中心代理聯合執行董事蘇安君對新華社記者説,美國為戰爭投入數百億、千億美元,但在損失與損害基金上只承諾1750萬美元,而且此前的承諾也還沒有兌現,“真讓人感到羞恥”。(參與記者:蘇小坡、王燕、羅晨、王東震、余福卿)

【糾錯】 【責任編輯:周楚卿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24101130007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