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3 09/ 03 10:33:28
來源:新華網

“生活在帝國的陰影下”——起底美國對“盟友”的那些“關照”

字體:

  新華社北京9月3日電(國際觀察)“生活在帝國的陰影下”——起底美國對“盟友”的那些“關照”

  新華社記者周昊瑾 喬本孝

  “我確實遇到過外國干涉。大部分時間,這些干涉來自一個友好的同盟國家——美國。我和薩科齊總統被美國國家安全局監聽了5年。”今年5月,在法國國民議會一場關於外國干涉問題的聽證會上,法國前總理菲永的這番陳述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盟友體系”是美國維護自身霸權的重要手段,但美國對盟友並不會平等相待,更多的時候把盟友當成可隨時支配的侍從。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今年6月發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在英國、法國、德國等23國中,認為美國對他國事務進行了大量或相當多干涉的受訪者比例中位數高達82%,認為美國不考慮別國利益的受訪者比例中位數則為50%。“任何一個美國的盟友都知道,自己正生活在一個帝國的陰影之下。”英國政治評論人士伊恩·馬丁撰文寫道,“美國往往只會做符合自身利益的事情。”

  監聽盟友國家領導人肆無忌憚

  長期以來,懷有戰略自主雄心的法國經常在一些問題上與美國存在利益矛盾和意見分歧,因此成為華盛頓“重點關照”的對象,頻遭美方“捅刀子”“使絆子”。

  在今年5月法國國民議會舉行的一場關於外國干涉的聽證會上,菲永接受議員質詢,問題主要圍繞他之前在俄羅斯公司任職情況展開,結果這名法國前總理自曝曾遭美國長期監聽。

  菲永指出,美國監聽的不光是法國人,也包括其他盟友。“美國情報機構洩露的文件顯示,美國國家安全局還監聽(當時的)德國總理默克爾以及法國所有內閣成員,毫無疑問,也監聽其他歐洲國家政要。”

  美國對盟友的長期監聽早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10年前,德國《明鏡》周刊曾爆料稱,美國在柏林、巴黎、日內瓦等歐洲城市都設有監聽站。後來,“維基揭秘”披露,時任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希拉克、薩科齊、奧朗德等歐洲政要都被美方監聽。今年上半年出現在社交媒體上的美軍秘密文件顯示,華盛頓一直在監聽包括韓國和以色列在內的友好國家政要。

  美國對監聽盟友一事滿不在乎。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局長詹姆斯·伍爾西甚至於2000年發表文章《為什麼我們要監視盟友》,侃侃而談美國監聽盟友的“合理性”:“是的,親愛的歐洲大陸朋友,我們監視你們是為了遏制你們的行賄行為。”

  然而,真實情況是什麼呢?苦心經營的龐大監聽網絡讓美國得以洞悉盟友內部事務,為自身攫取最大利益。歐洲議會曾就美國間諜機構的“商業間諜活動”發布研究報告,公布了一批美國間諜案例。例如,美國國家安全局曾在1994年竊聽總部位於法國的歐洲空中客車公司與沙特阿拉伯航空公司、沙特政府之間談判的傳真和電話,並將相關信息提供給空客公司的美國競爭對手,幫助美國企業最終搶得大單。

  2013年10月26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一塊反監控的大型標語牌豎立在國會大廈前。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長臂管轄禍害盟友

  美國對盟友的另一種典型干涉行為就是長臂管轄。“它對我們經濟生活的影響,後果是最為嚴重的。”菲永説,美國通過長臂管轄“干涉歐洲公司的案件,而完全無視國際法規”。

  菲永提及2014年美國指控法國巴黎銀行為受美國制裁的國家轉移資金,迫使該行支付近90億美元鉅額罰款。“我曾就此案詢問法國巴黎銀行管理層,為什麼非要用美元交易,而不用歐元來規避風險?他們告訴我,如果用歐元交易,我們會遭遇美國的(懲罰)措施,而一家跨國銀行無法承受美國如此的敵意。”

  金融業內人士指出,作為歐洲大國的重要銀行,法國巴黎銀行如果採用歐元進行大額資金結算,將被視為對美元的霸權地位構成挑戰,因此招致美國的報復性措施。

  菲永擔任法國總理期間曾想推動歐元進一步國際化,以抗衡美元霸權。為此,他會見了歐洲多國財政部長。其中,時任德國財政部長沃爾夫岡·朔伊布勒告訴菲永,這個想法很好,但德國不會參與,因為歐洲在防務上要依靠美國。

  今年4月在法國國民議會的一個公開聽證會上,法國前經濟部長蒙特堡談到自己任內經手的阿爾斯通案,這是美國長臂管轄的一個典型案例。2013年,美國以違反《反海外腐敗法》為由逮捕法國阿爾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魯齊,指控他參與2003年4月在印度尼西亞發生的一起與阿爾斯通有關的腐敗案。皮耶魯齊被判入獄,而阿爾斯通公司則被處以鉅額罰款,並最終在美方壓力下將相關業務出售給主要競爭對手美國通用電氣公司,法國“工業明珠”被美國“長臂肢解”。

  蒙特堡這樣總結美國的干涉手段:先通過情報機構蒐集相關外國公司的信息,再用長臂管轄方式起訴這些公司,最終幫助美國公司收購這些外國競爭對手的業務。蒙特堡指出,在阿爾斯通案中,美國司法部當時提交的證據包含美國情報機構截取的海量電子郵件。

  “我們怎麼能夠接受這樣的長臂管轄?美國並未受到任何損害,此案既不涉及美國企業,也不涉及美國領土,這是印尼和阿爾斯通之間的合同,”蒙特堡説,“這是對我們主權的侵犯,是對我們企業活動的干涉,是非法監聽。面對這些,(我們的)抗議聲低弱,政治和外交上的反應也不夠,這是對我們國家利益的侵害。”

  2003年6月1日,時任法國總統希拉克(右)與時任美國總統布什在法國埃維昂出席八國集團首腦會議時一個“左顧”,一個“右盼”。在對伊拉克動武問題上,希拉克堅決反對布什繞開聯合國的做法。新華社發

  操弄軍售搶盟友訂單

  美國還把盟友在關鍵武器裝備方面對美方的依賴,作為“拿捏”盟友的砝碼。在今年4月的聽證會上,蒙特堡提到這樣一件事:“2003年,希拉克總統決定在聯合國安理會行使法國的否決權,反對西方聯軍入侵伊拉克。由於美國控制著我們‘戴高樂’號航空母艦……的彈射器(生産),它便單方面宣布(對法國)禁運美國本土製造的具有戰略價值的武器零部件。”

  “這就是號稱法國‘朋友’的外國採取的報復行為。”蒙特堡説,“(法國)政府按聯合國的多邊主義原則在安理會(對美國)説‘不’,於是我國國防領域便遭到制裁。這是在政治、法律、經濟方面對我們主權的干涉。”

  為了自身利益,美國對盟友“背後捅刀”也毫不留情。澳大利亞2019年2月與法國簽訂協議,向法國訂購12艘常規動力潛艇,合同價值數百億歐元。2021年9月,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建立三邊安全夥伴關係,美英兩國宣布將幫助澳方建立核潛艇部隊。澳方隨後宣布中止與法方的潛艇採購協議,轉而採購美國核潛艇。

  據美國《紐約時報》披露,早在2021年美國總統拜登上任之初,澳大利亞就圍繞核潛艇合作問題與美方接洽,但美國一直隱瞞此事,“竭盡全力把巴黎蒙在鼓裏”。2021年6月,法國總統馬克龍與拜登會面,後者對核潛艇問題只字未提。直到9月15日正式宣布建立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前幾個小時,白宮方面才告知巴黎這一消息。法國對此極為憤怒,召回了駐美國和澳大利亞大使。

  法國《回聲報》當時評論,拜登政府將本國戰略利益“置於盟友的戰略利益之上”。法國蒙田研究所歐洲項目負責人喬治娜·賴特認為,美國對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協議會給法國帶來怎樣的影響並不在意,展現出典型的美國優先的做法。

  從非法監聽到長臂管轄,再到軍事禁運和搶奪訂單,美國對法國的這些“關照”意味著什麼,法國人其實很清楚。法國智庫席勒研究所研究員克裏斯蒂娜·比埃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美式霸淩從未放過其盟友。美國為維護自身利益脅迫盟友和其他國家就範的做法日益公開和粗暴。

  馬克龍稱,歐洲必須為戰略自主而戰。而這就包括了網絡、金融、國防等方面的自主權。無法自主、不敢自主的“盟友”,就只能像伊恩·馬丁所形容的那樣,永遠“生活在一個帝國的陰影之下”。

【糾錯】 【責任編輯:邱麗芳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13261129842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