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5/ 20 14:43:38
來源:新華社

環球深壹度 | 美國遏華呈多領域一體布局新特徵

字體:

  美國總統拜登定于5月20日至24日訪問韓國和日本,開啟任內首次亞洲之行。

  從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到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再到如今拜登政府版本的“印太戰略”,美國重返亞太的步伐從未停歇,並且近年來戰略重心“東移”日益加速。分析人士認為,美國在亞太地區頻頻搞封閉排他的“小圈子”,企圖讓多個聯盟機制相互配合形成互補。美遏華戰略呈現多領域一體布局的新特徵。

戰略重心東移提速

  在俄烏衝突持續發酵之際,拜登政府5月以來將其外交重頭戲放在亞洲:美國務卿布林肯原定5日發表對華政策講話,後因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而推遲演講;12日至13日,拜登在華盛頓召集東盟國家領導人舉行峰會,並計劃將美國和東盟的雙邊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美將成為繼中國和澳大利亞之後又一個同東盟建立此關係的國家;拜登本人定于5月20日至24日訪問韓國和日本,並在日本東京參加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峰會;美國還計劃近期推出一個涉及亞太區域經濟合作的新倡議——“印太經濟框架”。

  2021年7月25日拍攝的資料照片顯示,美國總統拜登抵達華盛頓白宮。新華社發(沈霆攝)

  繼美國白宮2月發布題為《美國印太戰略》的文件,拜登政府5月圍繞亞太事務展開密集外交活動,再次掀起一場“印太”外交小高潮。這表明拜登政府轉向“亞太戰略”的大趨勢不但沒變,而且正在提速。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協調員坎貝爾此前表示,拜登政府將深化與東盟關係列為2022年優先事項。

  相較于奧巴馬政府第一任期最後一年提出“亞太再平衡”概念、特朗普政府即將卸任時才公布美國印太地區戰略框架文件,拜登政府上任僅一年後就正式出臺其“印太戰略”。這凸顯美國目前試圖與亞太地區深度融合的急迫性,反映出美國不再尋求與中國開展建設性的合作關係,而是遏制和對抗中國。

同盟配合一致對華

  拜登政府“印太戰略”的核心關鍵詞是“一體化威懾力”。這不僅指聚焦發展盟友關係,還尋求建立亞太區域內和區域外一體的盟友體係。

  傳統上美國的亞太同盟體係與跨大西洋同盟體係相互獨立,但拜登政府的新戰略對“歐洲盟友對亞洲日益增長的興趣”表示明確歡迎,讚同歐盟印太地區合作戰略,強調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協定(AUKUS)模式的重要借鑒意義,尋求將其視為歐洲力量在亞太建立安全夥伴關係的范例。

  一直以來,學界在廣泛探討美國打造“亞太版北約”的可能性,即指以中國、俄羅斯和朝鮮為假想敵,美國希望在遠東和南太平洋地區建立一個相當于北約的平行組織。目前看來,比起建立“亞太版北約”,北約在美國主導和推動下加快“亞太化”的現實性更強。

  3月24日,工作人員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北約總部忙碌。新華社記者鄭煥松攝

  4月初的北約布魯塞爾外長會議首次邀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4個“印太”國家外長參會。4月2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日本將出席6月在西班牙召開的北約峰會。第二天,英國外交大臣發表外交政策演講,宣稱“歐洲-大西洋”和“印度-太平洋”兩個區域的安全同等重要,要求加強與日本、澳大利亞等盟友的合作。

  分析人士認為,拜登此次亞洲之行是為實現美國“印太戰略”的“一體化威懾力”的重要一步。美國政府正以“中國軍事危險論”為切入點,加強同亞太地區在安全領域的合作,依托、整合同盟關係,打造多種框架機制,讓其相互配合、形成互補,最大程度打造對華“協同陣線”。

軍事遏華色彩濃厚

  從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到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再到如今拜登政府版本的“印太戰略”,美國朝野已就“印太地區對美國的安全與繁榮至關重要”達成共識。無論上述哪一屆美國政府,其涉亞太地區的政策雖然不僅僅是單純的軍事戰略,但軍事色彩都十分濃厚。

  特別是拜登政府就任以來,在亞太地區頻頻搞封閉排他的軍事“小圈子”,劍指中國。拜登政府的“印太戰略”新報告針對中國的意圖明顯,明確指出“中國正在結合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力量,尋求在印太地區佔據主導地位,中國崛起給地區安全秩序帶來諸多挑戰”。

  2020年9月17日,美國士兵參加在烏克蘭西部利沃夫州舉行的代號為“快速三叉戟-2020”的多國聯合軍事演習開幕式。新華社發

  特朗普政府在2021年1月初卸任前公布其印太戰略框架文件,列出美國三大國家安全挑戰,軍事意味濃重。即使是涉及經濟的內容也在大打“中國軍事威脅論”的牌,認為需要遏制中國,同時發展在各種衝突中擊敗中國的能力。

  拜登政府今年3月公布其“印太戰略”,對特朗普政府時期以軍事手段為主體的戰略進一步優化,提出兩年內的十項核心任務,其中純涉軍事的三項內容包括“加強地區威懾能力”、“加強‘四邊安全對話’機制建設”、“加強太平洋島嶼的發展韌性”。

  美國彭博新聞社報道稱,美國在亞洲的重點一直是加強防務關係,作為“對抗中國更廣泛努力的一部分”。

“印太經濟框架”妄圖“去中國化”

  拜登政府于2021年10月出席第16屆東亞峰會時提出建立“印太經濟框架”,以填補特朗普政府2017年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以來美國對東南亞地區經濟政策的空白。在拜登政府的“5月外交”中,這一經濟框架再次進入人們視野。

  2月17日,在柬埔寨首都金邊,與會嘉賓合影留念。東盟國家外長當天在柬埔寨首都金邊舉行非正式會議。新華社發(索萬納拉攝)

  分析人士認為,拜登政府鼓吹通過該框架建立一個“適應21世紀要求的多邊夥伴關係”,實質是在推動區域國家在供應鏈、基礎設施等方面“去中國化”。

  “印太經濟框架”包括“公平有彈性的貿易、供應鏈韌性、基礎設施和脫碳、稅收和反腐”四大支柱。然而《外交政策》刊文稱,所謂“四大支柱”,實質是確立一種貿易新規則,要求合作夥伴滿足“高標準”。

  文章指出,通常像東盟成員這樣的新興國家在簽署上述“繁重的要求”前,期待獲得“關稅減免和市場準入”作為回報。但由于拜登政府已承諾保護本國工人和生産者免受外國競爭,這一框架並不準備提供美國市場準入。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表示,在市場機制的表像下,“印太經濟框架”嵌入了深刻的政治戰略目的。它並非純粹的經濟框架,而是一個有陷阱意味的地緣戰略框架。

  分析人士認為,拜登政府正以價值觀為抓手,將亞太地區的合作擴展至經濟等領域,以最大限度達到遏制中國的目的。(記者:陸佳飛、馬倩;編輯:丁宜、王申)

【糾錯】 【責任編輯:何媛 劉鐘靈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649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