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軌“老中醫”的最後一次春運-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1/30 09:18:25
來源:新華網

鋼軌“老中醫”的最後一次春運

字體:

  淩晨4點,零下20度,長白高速鐵路農安段線路上,幾盞頭燈如同星辰般閃動。伴隨著儀器有節律發出的滴滴聲,中國鐵路瀋陽局集團公司長春工務段探傷車間幾名職工,推行著儀器,在凜冽的寒風中堅毅的走著。

  王興海帶領工友們推著探傷儀前進(中國鐵路瀋陽局供圖)

  領隊的是探傷車間農安工區工長王興海。今年59歲,已經從事鋼軌探傷工作39個年頭了。探傷高級技師,三級探傷工。從業幾十年來,無論什麼樣的鋼軌“疾病”都逃不過他的雙手、雙眼以及雙耳。他以準確判斷近5萬個鋼軌傷損,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鋼軌“老中醫”。無論什麼時候、無論在幹什麼,一提起鋼軌探傷,他都是雙眼放光,不善言語的他總是説不完的“波形”“參數”。這個春運,是他鐵路生涯要保障的最後一次春運,他格外珍惜,如往常一樣,打起十二分精神,踏上鋼軌守護之路。

  “一會到框構橋下,推行速度要稍慢下來,以免將傷損漏掉!”王興海拉下已滿是霜花的圍巾,對身後的工友説。

  “收到!”身後的幾名年輕人大聲的回應著師傅。

  這些年輕人都是他的徒弟。早在十幾年前,王興海就成為了單位“草根講堂”的一名講師。一方面將他多年來精湛的技術、豐富的經驗向年輕人傳授著,另一方面也是在講授的過程中反哺自己,淬煉技術。通過他的深耕細作,培養出了3個探傷工長、10余個二級探傷工,20余個技師。打造了長春工務段探傷專業老中青傳幫帶,保證了全段探傷專業的有序發展。

  天微微亮,但寒風依舊讓人感受到刺骨的冷,即便是穿著厚重的工作棉衣,還要不住的活動四肢才能保持體溫。裸露在外的皮膚,哪怕是一小會兒的功夫,就會如火燒針刺般疼痛。而恰恰在這樣的環境下,王興海每天都要徒手檢查鋼軌焊縫。

  王興海探測到焊縫傷損(中國鐵路瀋陽局供圖)

  “只有赤著雙手,才能感受到探頭在鋼軌上走行時遇到傷損後的細微變化。”他一邊在噴灑過探傷溶劑的鋼軌焊縫處赤手“診脈”,一邊對身邊的徒弟們講解。不僅如此,他在徒手探傷時,無論是探頭與鋼軌的角度、探頭走行的速度都近乎嚴苛到了極限,他還要時不時的用另一只手測試雜波的幹擾。雙手很快就被凍得通紅腫脹,即便如此,也不能阻止他對線路品質的嚴格把關。

  作為工長,他帶領14名職工,負責對長白線快速鐵路長春至七家子站,127公里線路的鋼軌傷損探查工作。春運期間,王興海每天基本都要完成兩個天窗的工作,需要檢查8-10公里線路,最多走行17-20公里,平均每天手工檢查10余個鋼軌焊縫。

  王興海在作業中(中國鐵路瀋陽局供圖)

  在第一個工作天窗結束後,等待第二個天窗命令的時候,王興海的手機響了。電話裏的聲音顯得十分焦急,原來是找這位“老中醫”來隔空“把脈”的。王興海從容不迫的説,“你説的這個波形確實比較棘手,不好判斷,我也是反覆研究了一段時間才弄明白。”隨後三言兩語,他就將對傷損的判斷給對方解釋的明明白白。

  2024年春節過後,王興海就要退休了,為鐵路事業盡心竭力四十年。他舍不得與他相伴多年的探傷儀、手檢儀,他舍不得與他朝夕相處的工友們、徒弟們,他更舍不得這走了半輩子的鐵路線。沒有太多的豪言壯語,他再次默默地推著探傷儀,投入提升設備品質、確保春運安全的工作中去,用他一如既往的表現為春運保駕護航。

  (文/ 郭香玉 曲喜兵 鄒壯)

【糾錯】 【責任編輯:王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