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辦高校“維度”升級

2020-07-23 16:59:04 來源: 新華財經

  2020年的晚冬初春,一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每個人的生活都被打亂。這其中一群特殊的人更為無措,他們是今年的高考生。

  3月31日,經黨中央國務院同意,今年高考時間延期一個月,這意味著全國各省市學子,將自7月23日起收到高考成績。

  圖為吉利學院

  這一天,也是從北京遷至成都的吉利學院正式落成的日子。2020年3月,該學院完成整體搬遷,此前半年,其已與北京大學簽訂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北京大學將全面支持吉利學院創新發展。

  《關于建設教育強國的重要論述》中指出,建設教育強國要著力深化教育體制機制改革,加快教育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隨著中國社會的進步和發展,民辦高校迎來了“維度”升級的風口。

  應用研究型大學是創新

  民辦高校指的是企業事業組織、社會團體及其他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利用非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面向社會舉辦的高等學校。

  “中國教育部2019年的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共有民辦高校756所,其中本科434所,專科322所。”蘭州大學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盧彩晨説。作為教育學博士,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是高等教育管理、高等教育理論和民辦高等教育。

  在盧彩晨看來,民辦高校的優勢在于大多以畢業成功就業為人才培養目標,在學科設置方面根據就業市場動向靈活調整,在課程設計方面注重實踐操作,通常會和相關企業有直接的合作關係以培養學生的實際工作能力。

  因此,民辦高校最有可能享受應用型人才需求溢出的市場紅利。

  已在上海杉達大學任職15年的遊昀之教授也有相同的感受,她説:“中國的部分民辦本科院校屬于應用型大學,在數量上職業技術學院的比例更高。”民辦高校與公辦高校之間的職能分屬,明確了其人才培養的目的。

  “從類型上區分民辦高校分三類,研究型、應用型和職業技能型。職業本科是近兩年剛剛誕生的新生事物。”遊昀之説。

  圖為斯坦福大學

  與中國的高等教育體係不同,發達國家的民辦高校(私立學校)中有許多蜚聲海內外的世界級名校。以美國為例,全美排名前20名的大學幾乎都是私立大學,其中包括8所常春藤盟校以及芝加哥大學、斯坦福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加州理工學院、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卡內基梅隆大學等。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10月20日,在杭州成立的西湖大學,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第一所由社會力量舉辦、國家重點支持的新型研究型大學。成立當日,包括楊振寧在內5名諾貝爾獎得主、70余位國內外校長及代表、近百位捐贈人出席。

  “研究型大學,需要時間的沉淀。師資的長期培育,經費設備的大量投入,生源質量的不斷提高,所有的一切並非一蹴而就。未來時期,對于大多數民辦高校而言,要實現轉型升維,應積極開展應用性研究,這可能成為其比較優勢也是比較實際的目標。”盧彩晨説。

  2019年5月,北京大學和吉利學院簽訂協議,戰略支持吉利學院創新發展。雙方期望,將吉利學院建設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應用研究型大學。

  這是深入探索公辦民辦高校融通發展創新機制的一次嘗試,能在一定程度上解決民辦高校在師資團隊、研究力量上的關鍵痛點。

  遊昀之所任教的上海杉達學院,是于1992年由北大、清華和上海交通大學的退休教授們共同所創辦。而與吉利學院的合作,則是北京大學歷史上第一次給予民辦高校全面支持。

  教育資源供給側改革的新路

  全球各國私立高等教育的發展模式大致可概括為三種。

  私立主體型:私立高校佔高校教育體係60%以上比例,如美國、韓國和菲律賓;私立從屬型:私立高校被視為國家辦學的補充,法國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公私平衡型:比如日本,其有目的地通過建構國家、地方、社會三位一體的教育體制,對國立、公立和私立高校,均平等看待。

  我國是私立教育歷史最悠久的國家之一。從春秋時代起,就有“學在民間”的傳統。1905年創辦于上海的上海公學和復旦公學,揭開了近代民辦高校的序幕。

  到1949年,全國共有高校227所,其中民辦高校89所,佔總數的39%。1952年,我國採用前蘇聯的教育模式,把民辦高校全部收歸國有。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民辦高校再次重新開始發展。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的第一所民辦高校——九嶷山學院,1980年建于湖南,至今不過40的年的歷史。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們的民辦高校教育還處在‘蹣跚學步’的時期。”遊昀之説。

  而在民辦高校的發展史中,企業家從來就是不可忽視的推動力量。

  約翰·戴維森·洛克菲勒,美國實業家、慈善家,美孚石油公司的創辦人,同時也是世界頂級名校芝加哥大學的創始人。

  1890年,他的朋友托馬斯·古德斯皮德前來求助,原因在于托馬斯任校董的一所浸禮會(基督教的一個分支)學校,經營管理不善,建校30 年後就要破産。

  它就是芝加哥大學的前身。在原先的教會學校基礎上,洛克菲勒開始重新籌建芝加哥大學,至今這所學校已培養了世界約40%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

  圖為湖畔大學

  2015年3月27日,“湖畔大學第一屆開學典禮”在西湖邊舉行,馬雲出任湖畔第一任校長。這所學校由柳傳志、馬雲、馮侖、郭廣昌、史玉柱、沈國軍、錢穎一、蔡洪濱、邵曉鋒九位企業家和著名學者共同發起創辦。而他們創辦湖畔大學的初衷則是:于中國新經濟誕生之時,創造誕生一所“中國哈佛”的可能。

  吉利控股集團更是有23年創辦9所民辦學校的“教育史”。

  1997年,吉利響應國家號召創辦了第一所學校——浙江經濟管理專修學院;1999年吉利大學建校;2005年三亞學院創辦;2007年,由中國工程院院士郭孔輝領銜的浙江汽車工程學院成立;此後湖南吉利汽車職業技術學院、湘潭理工學院分別于2012年和2020年6月批準建立。

  此次,教育部、北京市政府、四川省成都市政府、北京大學大力推進創新合作,助力民辦教育從規模擴張向內涵建設轉變。吉利控股集團再次深度參與其中,為中國教育資源和模式的供給側改革,做出了有益探索。

  教育應該是一座森林

  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有自己的教育觀:人才森林理論。

  一方面,通過引進外部高端人才,形成人才大樟樹,並提供良好的陽光雨露環境,使其扎根吉利;另一方面,通過內部培養,形成一棵棵人才小樹苗,讓大樟樹帶動小樹苗一起成長,最終共同成長為有高有低、有大有小、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和生態調節功能的吉利人才森林。

  因此,吉利通過23年的努力形成了從中高職到研究生的多層次培養體係和規模型優勢。

  然而,在中國傳統觀念中的“官尊民卑”思想,使許多人認為只有國家辦的高校才是正牌且質量高,而民辦高校屬于“雜牌軍”,風險大,質量低。不少用人單位也對民辦高校畢業生另眼相看,致使他們就業困難,由此又對民辦高校的生源産生負面的影響。

  “這種社會認知正在逐漸改變。2011年前後,教育部批準了吉林外國語大學、河北傳媒學院、黑龍江東方學院、西京學院和和北京城市學院5所民辦大學設立碩士點,這説明國家層面對民辦高校教育質量的認可。也就是從那時候起,我覺得民辦高校的社會認可度越來越高。”盧彩晨説。

  事實上,受到經濟、觀念和制度等方面因素影響,中國技能型人才缺失。具體表現為供小于求,結構失衡;技術和技能型工人素質不高;隊伍老化。

  2018年,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國際比較教育研究中心對經濟和教育較為發達的37個國家(包括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34個成員國和中國、俄羅斯、巴西)職業教育競爭力進行排名,以職業教育的發展水平(職業教育規模、職業教育質量、職業教育吸引力)及職業教育的貢獻(人力資源貢獻、經濟發展貢獻等)為指標,中國排名26,居中等偏下。

  同時,中國仍存在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現象。總體來説,東部沿海地區優于與中西部經濟欠發達地區,城市優于農村。

  2020年7月,北京大學在吉利學院永久設立北京大學西部研究院。北京大學和吉利學院定期舉辦關于西部地區的高端論壇,為四川省和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人才和智庫支撐。這是北京大學作為雙一流建設優秀代表,世界頂級高校的高站位、大格局以及與眾不同的責任擔當。

  “與某些‘雙一流’高校涌向東部發達地區辦學相比,吉利學院選擇遷址西部,某種意義上可以説是一種責任擔當和良心的體現。”盧彩晨説。

  “教育是最廉價的國防”,教育同國家前途命運緊密相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實現,歸根到底靠人才、靠教育。

  遊昀之研究了近三十年思想政治理論,她是上海市高校思政課名師工作室主持人,在上海杉達學院15年的工作經歷中,她接觸學生于一線,由點滴感受領悟學校和社會的變化,她説:“所有民辦高校努力方向一致,希望辦出高水平的民辦高校,它們的未來可期。”

[責任編輯: 劉牧平 ]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76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