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長城汽車30周年看中國汽車産業發展路徑

2020-07-18 21:48:29 來源: 新華財經

  長城汽車的30年,在中國汽車産業發展史上尚不能覆蓋一半的時間軸,但這30年恰恰是中國汽車産業快速發展的高光時段。長城汽車的發展歷程正是中國汽車産業由弱到強的真實寫照,而長城汽車在中國汽車自主品牌中與眾不同的發展路徑更值得深刻解讀。

  魏建軍接手長城汽車之時,恰逢國家以“高起點、大批量、專業化”為汽車産業發展定調,並在1989年發布的《産業政策要點》中,把已經批準的轎車項目列為國家重點支持項目。1994年出臺的《汽車工業産業政策》更是明確了以轎車為主的汽車發展方向。與此同時,汽車生産也開始實行“目錄制”管理,進入轎車領域的企業除了必須具備“總投資不低于20億元”“自有資金不低于8億元”等標準外,還要接受國家對汽車行業的宏觀調控。盡管一直對轎車生産心心念念,也曾經靠著拼裝和手工敲打造出過“長城轎車”,但直到2007年11月,長城汽車才拿到轎車的“準生證”。更令業界大跌眼鏡的是,長城汽車大費周章拿到的“準生證”,魏建軍選擇了“聚焦SUV”這個頗具爭議的戰略方向。

  現在看來,正是這種專注精神成就了長城汽車的穩固根基,讓長城汽車在近兩年的行業低谷期依然逆勢增長。

  事實上,在中國汽車市場長達28年的正增長時期,自主品牌的野蠻生長大多靠著多點出擊,“什麼車賺錢就造什麼”。盡管“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裏”的理念沒有錯,但對于相比跨國巨頭仍然羸弱的中國企業而言,過于逐利導致資源的分散,猶如將種子撒在浮土中,難以扎下深根。

  專注才能執著,才能抵擋誘惑。在長城汽車30年的成長歲月裏,面對的誘惑不僅僅來自轎車市場狂飆突進時期的豐厚利潤,也有來自新能源汽車的補貼誘惑。長城汽車不隨大流,踏實造車,造好車。在新能源補貼政策即將退坡的2018年才推出了試水新能源的歐拉品牌,並宣稱堅持做100%原生純電動車。正是這種近乎“軸”的專注精神,讓主力熱銷車型歐拉R1在品牌誕生的第二年即實現了在新能源A00級細分市場銷量增速第一的成績。

  向下扎根,方能向上生長。如果説專注是長城汽車縱向的精神維度,其橫向的維度則可以歸納為心懷天下,放眼全球。早在1995年,魏建軍就將眼光瞄向了國外。彼時,創業初期的魏建軍是帶著學習的態度走出國門。在考察過美國和泰國汽車市場之後,魏建軍將長城汽車的發展方向定在了造皮卡。正是這一國際化的視角開啟了長城皮卡連續22年蟬聯國內和出口銷量第一的紀錄。坐穩國內市場的長城汽車又邁出了尋路全球的步伐。早在2015年,長城汽車就開始進入俄羅斯市場。截至目前,長城汽車不僅將産品賣到了全球60多個國家,還在日本、德國、美國等地設立海外研發中心,在俄羅斯等全工藝工廠,與寶馬集團簽下合資協議。按照魏建軍的規劃,從2020年開始,以其姓氏命名的長城旗下高端品牌WEY將兩年進軍歐洲、三年打入北美。

  當有人評價長城汽車僅用30年就追平了歐美汽車企業100多年的腳步,魏建軍卻説,過去30年長城汽車所取得的成就,有很大一部分要歸功于中國改革開放的時代和中國汽車産業的紅利。如今,紅利將盡,加之全球經濟下行、疫情衝擊、外資品牌和造車新勢力的合圍,長城汽車的未來或許將“命懸一線”。 魏建軍在長城汽車30周年慶之時發問:長城汽車挺得過明年嗎?這種憂患意識在中國汽車産業難覓其二,但放眼全球的偉大企業,無一不是如魏建軍所言“常懷感恩之心與敬畏之心,以空杯歸零的心態重新出發,以向死而生的勇氣直面挑戰,以堅如磐石的信念勇往無前”。

  不破不立。“三十而立”的長城汽車也在“破”,破的是對過去成就的迷戀,是對紅利時代的依賴。這種破與立的思辨,代表了中國汽車産業向上的精神力量,也探索出一條中國汽車産業可以披荊斬棘、可以置于死地而後生的獨特發展路徑。

[責任編輯: 吳曄 ]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5041126255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