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哥讀詩】不吃白食,枉叫李白

發表于:2024-05-08 09:44:45

  李白李白,姓李名白。姓是爹找的,名是自找的。

  其實,李白這個名字,真是自己憑實力掙來的。一般人家作業輔導雞飛狗跳,而李家三口吟詩聯句其樂瑤瑤。李爹起頭“春國送暖百花開,迎春綻金它先來”,李娘不知是故意的還是有意的,只有一句“火燒葉林紅霞落”,李孩兒人雖小也不能讓話掉地上,續了“李花怒放一樹白”。説者無心聽者有意,李爹不用翻字典了,小孩兒從此叫李白。後來按照造神的習慣,人們説李白的母親在生他的時候夢到太白金星入懷,於是名白,字太白。三歲看大七歲看老,李白看自己看的挺準,一輩子堅持不分老幼、不論親疏,把白吃白喝白拿白用白佔白住發揚光大、昭告天下。

  臉皮要厚,謙卑要夠。李白佔了半句,汪倫佔了整句。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汪倫一封短信,寥寥數語,“先生好遊乎?此地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飲乎?此地有酒店萬家”。正好這時打饑荒,於是李白就遊到涇縣。哪來的十里桃花,只有宣紙作坊邊一池泛著明礬味道的綠水,什麼萬家酒店,就是那姓萬的開的一家蒼蠅館子。饑不擇食,受騙上當的李白也只能忍氣吞聲。好在汪土豪發揮了“鈔能力”,好酒好菜、好招好待。果然通往男人心靈的捷徑是胃。前汪縣官,現汪富商抓住李白的胃,也管住李白的腿、留住李白的人。吃也吃了,喝也喝了,住也住了,拿也該拿了。汪土豪奉上厚禮,官錦十匹、寶馬八匹,絕對的大手筆。寶馬一匹至少五萬錢,當時能買十萬斤糧。汪土豪下了大血本,李大詩人心裏並不買賬,嘴邊在流油,腳底想抹油。本來想學呂不韋的生意精汪急得一個勁追著問:您就走了?您就走了?您就這麼走了?

  哦,哦,不好意思,喝多了,喝多了,拿筆來——

贈汪倫

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禮輕情意重,詩短永流傳。汪土豪拿錢砸李白,砸出自己的響響大名,算下來,誰佔誰便宜,誰更像“小白”?見過豪的,沒見過這麼豪的,有錢人就是會做買賣。

  後來,歷經磨難的落魄詩仙再到涇縣,卻再也沒見到人不傻錢真多的汪倫。想想上次老汪給的實在太多了,年輕的我不懂珍惜啊。慚愧無比的李白補作兩首《過汪氏別業》。

遊山誰可遊?子明與浮丘。

疊嶺礙河漢,連峰橫鬥牛。

汪生面北阜,池館清且幽。

我來感意氣,捶炰列珍羞。

掃石待歸月,開池漲寒流。

酒酣益爽氣,為樂不知秋。

 

疇昔未識君,知君好賢才。

隨山起館宇,鑿石營池&。

星火五月中,景風從南來。

數枝石榴發,一丈荷花開。

恨不當此時,相過醉金罍。

我行值木落,月苦清猿哀。

永夜達五更,吳歈送瓊杯。

酒酣欲起舞,四座歌相催。

日出遠海明,軒車且徘徊。

更遊龍潭去,枕石拂莓苔。

 

  反客為主,是吃白食的標準套路。

  遇到岑公子、元道士,李白上來就哭窮——來來來,喝喝,喝酒,啥也別説,喝酒。你們聽我説啊,天生我材必有用,別聽我説蜀道難行路難的,我是誰,我是李白啊。別不信,就衝元哥跟玉真公主那交情也會的。王維那小子得什麼意,這不也被整治了嘛。公主給他點顏色,他還真想開染坊了。有我元哥在,見到公主是儘早的事,那時候大夥跟我吃香的喝辣椒的玩爽的。什麼?我老爺子是絲綢商?別提了,早就給我斷供了,在逼婚呢。給我的錢早在揚州就花光了。不過,千金散去還復來。對不起,對不起,今天我真沒錢了,改天我請,改天,改天!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藉&酒勁鬼哭狼嚎,説説自己的不爽,唸唸自己的不遇,聊聊自己的不忿,談談自己的不易。你們都不要開腔,聽我説。“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陳王昔時宴平樂,鬥酒十千恣歡謔”。

  對吧?你們不説只聽我説就對了。談什麼錢,談錢多庸俗。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喝,只管喝!店小兒過來,那樓下的五花馬是岑大公子的,那墻上的裘皮大袍是元大道士的,你們只管全拿去當了。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什麼?用不了這麼多?我們又不死,多餘的先放你們這兒,改天我們再來喝!古為今用,趙本山在小品《賣拐》裏也説:提手錶幹啥啊,鄉里鄉親的,多不好意思,做人咋能這樣呢!

  岑公子錶面隱士之風,內心千萬隻草泥馬在狂奔,你小子也知道那是我的馬啊?還是元丹丘出道之人心胸豁達,“拒絕內耗,專心修道,我這裡包吃包住包結業,兄弟,來了就別走了”。

  這怎麼可能!世界那麼大,羊毛不能逮著一隻薅,白食不能抓著一人要,丹丘生的話沒法接,李白趕緊裝醉倒。

 

大型音樂劇《將進酒》(資料圖)

  表白要及時,遲來的深情比草賤。少小離家老大回,當年的文壇領袖、集賢院大學士、工部侍郎賀知章在永興的祖屋羽化,三年後李白遊歷會稽才憶起這位恩師兼忘年交。

四明有狂客,風流賀季真。

長安一相見,呼我謫仙人。

昔好杯中物,翻為松下塵。

金龜換酒處,卻憶淚沾巾。

  流淚不是因為賀知章歸塵,而是因為少了個蹭酒的冤大頭,賤兮兮的李白賊嗖嗖的心思,居然還好意思提兩人在長安初相識。

  唐孟棨《本事詩》記“李太白初至京師,舍于逆旅,賀監知章聞其名,首訪之。既奇其姿,復請所為文,出《蜀道難》以示之……”李白《對酒憶賀監詩序》“太子賓客賀公,于長安紫極宮一見余,呼余為‘謫仙人’,因解金龜,換酒為樂”。旁觀者迷,以為是賀知章主動找上門,被李白的美貌和才華打動;當局者明,中年心機男李白精心製造了一場偶遇,不僅遇到對的人,還遇到好的酒,更遇到美的前程。

  遇到知己,遇到大恩人,喝酒是必須滴。面是白天見的,酒是晚上喝的。越喝越上頭,越夜越抖擻,然後,然後……然後不出意外,酒錢怎麼結?長年白吃白喝的李白自然兜比臉還乾淨。賀老狀元從來是被人爭著請的,哪有自己帶錢的習慣。唉,在江湖闖蕩多年識人無數,今天在小李子這小陰溝裏翻了船。你小子請我喝酒,竟然不帶錢包,你小子可以不要臉,我這老臉往哪擱?在發愁和發火之間選擇發癲之際,小李子一邊不停地敬酒感謝,一邊不停地用“旁光”盯著老宰相腰間別著的金龜。算你狠,大學士一咬牙一跺腳,“毫不猶豫”解下腰裏的小金龜。唉,大家都刻我寫的二月春風似剪刀,你小子的眼神也是剪刀啊。雖然此金龜非彼金龜,既不是“金龜全寫中牟印,玉鵠當變萊蕪釜”那種黃金鑄的龜紐官印,也不是“金龜開瑞鈕,寶翟上仙桂”那種三品以上官員&&宮禁的腰牌。但是賀老爺子的買單方式,足以讓李白樹立為自己買單的榜樣:看看人家賀老都親自買單,你們還好意思跟我提買單的事?

賀老爺子也是大人不計小人過,何況還有玉真公主這尊佛面在呢。他可以忘記誰買的單,但不會忘記玉真公主的囑託,該內推的還是要內推。李白當上了翰林供奉,享受了皇帝喂羹、貴妃磨墨、力士脫靴的頭等殊榮。直到去向閻王爺報到,賀老爺子都沒提這次當冤大頭的事,但小李子不太厚道,把這糗事昭告天下,氣得老爺子差點從土包裏爬出來抽他!

 

大型音樂劇《將進酒》(資料圖)

  你我本無緣,全靠我出錢。一場説走就走的旅行,三人行,必有我用,李白帶隊、高適捧哏、杜甫掏銀,梁宋遊小分隊鏗鏘三人行。睢陽城登&狂吼、孟渚澤飛鷹走狗,玩嗨的李白在寺院墻壁上亂寫亂畫:

我浮黃河入京闕,挂席欲進波連山。

天長水闊厭遠涉,訪古始及&&間。

&&為客憂思多,對酒遂作梁園歌。

卻憶蓬池阮公咏,因吟綠水揚洪波。

洪波浩蕩迷舊國,路遠西歸安可得。

人生達命豈暇愁,且飲美酒登高樓。

平頭奴子搖大扇,五月不熱疑清秋。

玉盤楊梅為君設,吳鹽如花皎白雪。

持鹽把酒但飲之,莫學夷齊事高潔。

昔人豪貴信陵君,今人耕種信陵墳。

荒城虛照碧山月,古木盡入蒼梧雲。

梁王宮闕安在哉?枚馬先歸不相待。

舞影歌聲散淥池,空余汴水東流海。

沉吟此事淚滿衣,黃金買醉未能歸。

連呼五白行六博,分曹賭酒酣馳暉。

歌且謠,意方遠,

東山高臥時起來,欲濟蒼生應未晚。

  沒被方丈罰役,沒被“城管”罰款,反倒收穫了死心塌地的“白富美”粉絲一枚——宗氏,過上“一朝去京國,十載客梁園”的美好生活。年輕的宗氏不但貌美多金,最主要對李大詩人的崇拜之情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你只管出去嗨,家裏一切有小娘子,只是每次寫完詩別忘記@我一下就行。這也行?還有這種操作?“小迷弟”杜甫星星眼看著年長快一輪的男神李白,又往紅包裏再塞了幾張銀票。

  追哥就要跟哥學。對於大哥,光使錢是不夠的,還得向大哥看齊,搞文藝范。贈李白,“秋來相顧尚飄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憶李白,“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群。清新庾開府,俊逸鮑參軍”;夢李白,“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江南瘴癘地,逐客無消息。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懷李白,“涼風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寄李白,“昔年有狂客,號爾謫仙人。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

  “小迷弟”杜甫寫了十余首詩頻頻“表白”。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傳説。看在花了杜甫不少銀子的份上,李白高冷地互動了三次:

  一次調侃。“飯顆山頭逢杜甫,頂戴笠子日卓午。借問別來太瘦生,總為從前作詩苦”。哼,在我跟前還敢説作詩是你家的事,看你這擠牙膏的樣子!

  一次分手。“何時石門路,重有金樽開”。別搞錯哦,我不是想弟弟,只是想弟弟的酒杯。

  一次真是沒錢了,不由得想起弟弟的好來。“思君若汶水,浩蕩寄南征”,親愛的杜弟,你也寄幾紋銀子來救個急呀。

  現代這樣,古代亦然,上桿子的不是買賣。一句話,一輩子,一段情,説到底,就是一杯酒。(譚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