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津湖》背後的歷史記憶

發表于:2023-11-30 10:20:09

  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已經結束近70年了,但它在世界軍事史上甚至人類歷史上寫下的重重一筆,將永遠不會被抹去。今天我們在觀看影片《長津湖》係列影片時,不能忘記偉大的中國人民、偉大的中國共産黨和偉大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創造的這些紀錄。

  最有力的駁斥

  1950年6月,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宣布出兵朝鮮的同時,以朝鮮爆發內戰為由,公開宣布海軍第7艦隊進駐臺灣海峽。對這種公然踐踏國際法的侵略行徑,時任中國特派代表伍修權在聯合國安理會上給予有力的駁斥:“各位代表能不能設想,因為西班牙內戰,意大利就有權利佔領法國的科西嘉?能不能設想,因為墨西哥內戰,英國就有權利佔領美國的佛羅裏達州?”這是歸謬法最有力的運用,也讓與會代表和世界人民對剛剛成立不久的新中國刮目相看。

  最大的巧合

  1950年8月初,朝鮮人民軍在戰場上接連獲勝,南韓軍隊僅在朝鮮半島最南端的洛東江一線抵抗。但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作戰室根據朝鮮戰場的態勢,認真進行了模擬推演,得出結論:美軍將在仁川登陸!8月23日淩晨,總參作戰室主任雷英夫立即向毛澤東、周恩來報告這一判斷。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正是同在8月23日這天,“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在遠東司令部做出了仁川登陸的決定。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裏之外,誠然!

  最讓美國人尷尬的名稱

  志願軍,即由民間志願團體或個人組成的非官方的正式武裝。早在18世紀美國獨立戰爭時期,法國等一些歐洲國家,就曾以志願軍(Volunteerforce)名義派出政府軍,幫助美國打擊英國殖民統治者,受到美國人民的歡迎。當20世紀美國軍隊出兵朝鮮時,卻又遭到同樣名稱、同樣性質的軍隊的痛擊。所以怎樣評價“志願軍”,確實讓美國人尷尬。時隔二十年後,美國總統尼克松首次訪問中國,在和周恩來總理談到法國軍隊支援其獨立戰爭時,周總理當即指出這些軍隊是志願軍,而尼克松對此非常敏感,馬上説這些軍隊實際是國家的正規軍。“志願軍”一詞讓美國人如此敏感,由此可見一斑。

  美國陸軍史上最大的失敗

  第一次戰役後,我志願軍主動撤退,並故意沿途丟棄破舊的武器和裝備,釋放敵戰俘,進行假宣傳,造成美軍戰略上的錯覺,以為志願軍會立即回國。而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3個軍卻秘密開進,于1950年11月25日至12月24日採用迂回包圍和正面進攻相結合的運動戰術,在長津湖地區打響了震驚世界的第二次戰役,一舉殲滅敵人3.6萬人,其中美軍2.4萬人。此役,創造了抗美援朝戰爭中全殲美軍一個整團的紀錄,美軍第8集團軍司令沃爾頓·沃克中將也在混亂中翻車身亡,成為朝鮮戰場上陣亡的最高將領。而且,中將在戰場上陣亡,在世界戰爭史上亦屬罕見。第二次戰役將敵人從鴨綠江邊趕回到三八線以南,美軍在10天之內倉皇敗退300公里。12月5日,美國《紐約先驅論壇報》稱:“這是美國陸軍史上最大的失敗。”美聯社驚呼:“這是美國建軍史上最丟臉的失敗。”美國前總統胡佛在12月20日發表的廣播演説中説美國在朝鮮被共産黨中國擊敗了。“世界上沒有任何部隊足以擊退中國人。”美國國務卿艾奇遜稱此為“美國歷史上路程最長的敗退”。

 當代戰爭史上的奇跡

  1950年11月中旬,為了切斷志願軍同大後方的聯繫,美軍炸斷了鴨綠江大橋,並對我中朝控制區進行所謂的“空中戰役”,日夜不停地偵察、轟炸。就在此時,我志願軍第9兵團15萬人“瞞天過海”,在敵人眼皮底下秘密開進,神不知鬼不覺地插到了敵後,隱蔽進入朝鮮東部山高林密、路險崖深的蓋馬高原,給敵人以措手不及的痛擊。在敵人如此嚴密的偵察、監視之下,浩浩15萬之眾挺進敵後竟沒被發現,吹噓“蒼蠅都逃不過”的美軍情報係統,對此竟一無所知。從不服氣的美國人也不得不承認這是“當代戰爭史上的奇跡”!

  最簡單的偽裝

  長津湖戰役中,1950年11月27日晚,我志願軍第113師秘密向三所裏實施穿插,一夜疾進115裏,可天明時距目的地還有30裏地。此時,如果冒險繼續前進,很容易被敵人發現,暴露我軍的戰略意圖。在此緊要關頭,師首長突發奇招,命令全師去掉偽裝,改行大路,大搖大擺地列隊前進。空中幾十架敵機果然中計,誤認為這是敗下來的李承晚偽軍,竟然還一路護送。更有趣的是,敵機還通過無線電通知三所裏的守軍準備了大量的飯菜和開水,準備“慰勞”。直到三所裏的敵人被殺得人仰馬翻,也沒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最高的獎賞——“萬歲!”

  作家魏巍在《誰是最可愛的人》一文中稱松骨峰戰鬥為“朝鮮戰場上最壯烈的戰鬥”。當時(1950年11月底)我志願軍第38軍被夾在三所裏和龍源裏一線,南北之敵相距不到1公里,面對頭頂上近百架敵機的轟炸,地面近百輛坦克的夾擊,英雄的38軍進行了頑強殊死的拼搏。指戰員在自己的彈藥打完以後,用繳獲敵人的武器戰鬥。再打完後,就用石塊砸。石塊砸完了,就用牙齒、拳頭同敵人拼命。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英勇奮戰,終于打退了敵人的夾擊,為取得第二次戰役的勝利起到了關鍵作用。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元帥接到報告後,備受感動,親自給38軍嘉獎電報上加上兩句:“中國人民志願軍萬歲!三十八軍萬歲!”這是我軍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最高獎賞。

  我軍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凍傷

  我志願軍第9兵團入朝非常倉促,部隊還是在開往東北的火車上接到命令的。正如影片《長津湖》裏的畫面,在車站換乘時,部分指戰員領到棉衣棉被,許多指戰員都沒有領到。一些同志入朝時沒有棉帽棉鞋,只好用毛巾包頭、毛毯裹身。但是,1950年12月,我第9兵團在彈藥不足,口糧達不到最低要求一半的嚴重困難中,冒著零下40度的嚴寒,在長津湖東西兩側節節阻擊美軍戰鬥力最強的陸戰第1師和美步兵第7師(美陸戰第1師因在太平洋戰爭中同日軍激戰瓜達爾卡納爾島而聞名),苦戰十多天,部分殘敵才僥倖逃脫。此次苦戰,我第9兵團凍傷3萬多人(一説7萬),凍死1000多人,這是我軍歷史上一次最嚴重的凍傷。戰鬥中,一顆凍硬了的烤馬鈴薯,幾個戰友輪流著吃,誰都舍不得吃完,誰都不忍心多咬一口。抗美援朝戰爭之艱苦亦由此可見。

  最尷尬的司令官

  長津湖戰役剛剛結束,1950年12月31日晚,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乘勝追擊,向敵人三八防線展開全面進攻,打響了第三次戰役。兩天後,第一線的南朝鮮軍即告全線崩潰,官兵慌不擇路,爭相逃竄,潰不成軍,美軍憲兵在公路上鳴槍阻截也無濟于事。剛接任美軍第8集團軍司令的李奇微中將,親自把吉普車橫在路中間,企圖阻擋被他形容為“象雪崩一樣”的李承晚軍隊。可急于逃命的李承晚部個個如驚弓之鳥,還管你什麼司令不司令,人人只顧抱頭鼠竄。望著退潮般的潰兵,堂堂的中將司令無可奈何地搖頭嘆息!中將司令官親目督戰而無濟于事,恐怕在世界軍事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

 最密集的火力

  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敵我雙方在上甘嶺地區不足4平方公里的高地上展開了43晝夜的爭奪戰。敵方投人了美步兵第7師和第187空降團,南朝鮮第2、第9師和埃塞俄比亞、哥倫比亞兩個營,共6萬余人。同時,敵人使用坦克約170輛,105毫米以上火炮約300門,出動飛機3000架次以上,發射炮彈190萬發,投擲航彈5000枚。我方陣地的土石被炸碎1到2米,成為一片焦土。在如此狹小的地段集中如此密集的火力,這在世界戰爭史上也是罕見的。我志願軍在此次作戰中共投入第15軍、第12軍的4個師以及炮兵第2師、第7師等部隊約4萬余人,同時使用75毫米以上火炮114門(不計迫擊炮),火箭炮24門,高射炮47門,打退敵人營以上兵力衝擊25次,營以下兵力衝擊650多次,共發射炮彈40萬余發,在單位火力密度上創造了我軍戰史上的最高紀錄。此次戰役,我方共斃傷俘敵2.5萬多人,擊落敵機270架,擊毀敵大口徑火炮61門,坦克14輛,我軍亦傷亡1.1萬多人。因為上甘嶺戰役中的火力與兵力的密度之高,雙方傷亡之多,被稱為“朝鮮戰爭中的凡爾登”(凡爾登戰役係1916年2月到12月法軍抵抗德軍的決定性戰役,因雙方傷亡人數達100萬之多,被稱為“絞肉機”戰役)。美軍無可奈何地驚嘆:即使使用原子彈,也不能把共軍全部消滅。

 最失望的將軍

  1953年7月27日,在板門店朝中方面用木頭搭起的大廳裏,交戰雙方代表舉行了朝鮮停戰協定的簽字儀式。朝中方面代表南日大將和“聯合國軍”代表哈裏遜中將,分別簽了字。同日,金日成元帥在平壤、克拉克上將在汶山、彭德懷司令員在開城(次日)都簽署了停戰協定。克拉克上將在他的回憶錄中這樣描述他簽字時的心情:“我成為歷史上簽訂沒有勝利的停戰條約的第一位美國陸軍司令官,我感到一種失望的痛苦。”(文/譚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