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杜甫引起的官司

發表于:2023-11-22 18:11:21

現代人為古人打架的事已經屢見不鮮了。

諸葛亮到底是哪裏人?炎帝到底葬在哪裏?哪座魯肅墓是真的?李白一會兒説自己家是山東的,一會兒又説自己祖上是西北的。盡管宗正府沒有記錄,皇帝也不認可,他還是把自己的祖上統一到皇親國戚上去了,結果苦了後來那些吊書袋子的老先生們。最可恨的是蘇軾,自己明明種的就是人家都不要的幾畝薄地,偏要起文藝范的名字,東坡。明明知道自己住的是“黃泥之坂”,他卻非要説是赤壁,“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幸虧湖北人有辦法:一個就叫文赤壁,一個就叫武赤壁,誰讓蘇軾名氣那麼大呢!

西元761年,也就是唐中興四年。這一年,已經在四川的大詩人杜甫去拜訪自己的朋友,唐興縣的主簿,相當于現在縣政府秘書長吧。朋友姓劉,名字已經沒記載了,這比汪倫不知道要虧了多少。詩人嘛,見面不能白見,送詩一首《逢唐興劉主簿弟》:分手開元末,連年絕尺書。江山且相見,戎馬未安居。劍外官人冷,關中驛騎疏。輕舟下吳會,主簿意如何。

杜甫來拜訪,劉主簿是高興的。盡管那時杜甫名氣沒有現在這麼大,不過話説回來,那時的杜甫,作為一個官二代,一個非著名詩人,在大唐詩協還是有一定的知名度的。在開元、天寶年間,小杜同學就像一個串場歌手,總是在趕各種各樣的場子,等他躲避安史之亂,往北往西往南繞了一大圈“自逃遊”,到了成都,那詩確實上了一個大大的臺階。但西蜀畢竟是劍外,他的詩寫得再好,也很少傳到首都長安。所以到他病死于湘江汨羅,也沒有當上個詩協副主席。直到杜甫去世後,大詩人元稹給他寫墓志銘,把他排在李白前面,這一下全國詩壇就炸鍋了,還有比詩仙更牛的人存在!後來又有一個牛人,就是那個公開宣稱好為人師、當面罵皇帝和太后不得好死的韓愈,客觀評價“李杜文章在,光芒萬丈長”,基本平衡了詩仙詩聖這條杠桿。

其實我們從杜甫自己的詩裏就讀出了他的膽怯,“主簿意如何?”我到這個天府之國,誰知世態炎涼,也沒有個迎接儀式,我想見見你,可以麼?如果當時他有李白的名氣底氣豪氣,那一定是詩曰“會劉某”或者是“贈劉某”。

好在劉主簿沒有虧待杜甫,他立馬安排老杜住進了剛剛新修建的唐興縣客館,也就是唐興縣第一招待所,現在更時興的叫法是“迎客館”。同時,劉主簿還將此事告知了自己的上級,一把手縣令王潛。王潛早就聽説過杜甫,對杜甫的才華和名氣也還是比較敬佩。于是,當晚就在政府招待所擺宴接待杜甫。酒酣之即,王縣令便開口了:啊哈,這個,杜大詩人,您那三大禮賦寫得真好啊。我們這劍外蜀中啊,沒什麼文化,更沒有寫文章的人,您看我們這賓館啊就差一篇美文啦。

杜甫喝得正高興,聽得更高興,于是就客氣起來:哪裏哪裏,您這天府之國呀,人傑地靈,自古也是人才輩出啊。不才恭敬不如從命,這就擬篇初稿出來。

于是,一篇《唐興縣客館記》誕生了,開篇就是“中興之四年,王潛為唐興宰,修厥政事”。自此,此文流傳千古,王潛也像李白筆下的汪倫留名至今。

那問題就來了,這唐興縣,現在到底在何處呢?古今以來,這個唐興縣一直存有爭議。古代同名唐興縣全國有四處,其中兩處在四川。根據杜甫在四川的流調,這兩處基本可以鎖定是四川的兩處:一處是遂寧,一處是崇州。

杜甫寫文章的這一年是中興四年,761年。這一年,遂寧的唐興縣,已更名為蓬溪19年了,改名時正是玄宗天寶元年,也就是742年。蜀州的唐安剛剛改名唐興縣才四年,也就是在唐肅宗至德二年(757年)改的。根據《崇慶縣志》記載,這個王潛,就是崇州的縣令。761年時,蜀州的刺史當時是高適。高適、李白、杜甫當年同遊梁園、泗水等地,交情好像不一般,其實和現在的驢友團差不太遠。他們三人團裏,高適官做得最大。杜甫剛到四川,高適是彭州刺史,他就致信慰問《人日寄杜二拾遺》。杜甫在草堂住了一年多,760年,高適又從彭州刺史改為蜀州刺史。第二年,761年,也就是杜甫寫文章的這一年,杜甫的世交嚴武也來四川當了劍南節度使。

再説説杜甫的“茅屋”。去過杜甫草堂的都知道,院子前後有松園、竹園、果園和池塘。所有的所有,都是老杜用稿費換來的。草堂建成後,杜甫很是得意,寫了一首《堂成》:“背郭堂成蔭白茅,緣江路熟俯青郊。榿林礙日吟風葉,籠竹和煙滴露梢。暫止飛烏將數子,頻來語燕定新巢。旁人錯比揚雄宅,懶惰無心作解嘲。”你們説我這是宰相府,説就説吧,我也懶得解釋了。反正我的詩寫得好,能賺稿費。

需要説明的是,作為詩人,靠詩吃詩那是正道,李白是這樣,韓愈、歐陽修等等大詩人給人寫墓志銘,那潤筆都是很高的。杜甫做官後,對自己的要求也改變了。嚴武來了後,保舉杜甫當自己的幕僚,授予檢校工部員外郎之職(從六品,比他在安史之亂前的任職高了不少)。這時有人送他一條精美的錦毯,“客從西北來,遺我翠織成。開緘風濤涌,中有掉尾鯨”,但杜甫此刻已經是朝廷的命官了,所以“錦鯨卷還客,始覺心和平。振我粗席塵,愧客茹藜羹。”

總之,杜甫寫了這篇《唐興縣客館記》,無形中給四川的唐興縣做了宣傳。當前,四川遂寧和成都崇州,都為了挖掘這一篇文章的影響力,重新修建了客館,以期帶動當地的旅遊資源。一篇優秀的文學作品,不僅會加強一個城市的文化深度,更能提高一個城市的歷史溫度。正如不管你有沒有去過湖南,只要你讀過書,你就知道湖南有個岳陽市,岳陽市有座岳陽樓,岳陽樓上有一篇雄文《岳陽樓記》!

文章千古事,盛名傳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