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霽翔:要讓文化遺産資源“美”起來、“活”起來

發表于:2023-11-14 10:23:09

  日前,在山西運城舉行的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思客會上,中國文物學會會長、故宮博物院學術委員會主任單霽翔在作主旨演講時講述了良渚古城遺址、普洱景邁山古茶林文化景觀的申遺故事,生動闡釋了文化遺産保護的重要性、創新性,為文化遺産保護提供了借鑒和參考。

單霽翔作主旨演講。

以下為演講內容節選:

  在2005年的時候,我用了兩天時間考察了運城的文物古跡。運城、晉城、長治、臨汾這一帶,是中國早期的木結構古建築群最集中的地方,唐宋遼金元70%的古建築就在這個區域。我們當時看了很多運城的文物古跡,感覺需要搶救性維修。第二年,國家文物局安排了6個億的資金,啟動山西南部早期建築保護工程。這是國家文物局的一個大項目,搶救了大批早期的木結構古建築。

  運城有太多的故事可講了,因此我們應該向世界講好運城故事。

  我曾在山西參加大河文明旅遊論壇,一位來自文明古國的駐華大使在演講時非常驕傲“自己國家有五千年的文明,比中國早了兩千年”。過去在某些國際會議等重要場合上,一些人總是有意無意地説:“中國實證的文明只有三千年,何談五千年文明呢?”聽了他們的發言,我非常遺憾。從2001年開始,國家啟動中華文明探源工程,上百個研究機構、上千名歷史考古學家,在中華大地上,從黃河上中下遊、遼河流域、長江中下遊到珠江等地,滿天星鬥般地實證了中華文明。在世界遺産大會,10個國家的代表聽完我們中方代表的陳述後激動地發言表示支援,大會主席一錘定音,良渚遺址以5300年的歷史進入了世界遺産名錄。

  良渚遺址的故事説明瞭什麼?説明我們不僅要把文化遺産“保”起來,還要讓它“美”起來、“活”起來。

  十七八年前我去良渚遺址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浙江普通農村的景象。在遺址上有廢品回收站、鄉鎮企業,在最重要的莫角山宮殿建築群上是企業的水塔,大型的印刷廠覆蓋了遺址很大的范圍,很多農民住宅就建在遺址上,周圍鄉鎮開山取石……2006年,考古學家在這塊土地上發現了城墻,沿著城墻找城門,沿著城門找道路,沿著道路找格局。三年時間發現了三套城墻遺址、高壩低壩長堤的水利工程。

  良渚遺址城墻發現三周年的時候,我們在良渚召開了大遺址保護的良渚論壇。會議發言時我代表國家文物局喊出了一個口號“要讓我們的考古遺址像公園般美麗”。因為只有讓考古遺址進入人們的現實生活,人們才能喜愛它、呵護它、保護它,它才能得到長治久安。高句麗遺址、殷墟遺址、金沙遺址、三星堆遺址、大明宮遺址、隋唐洛陽城遺址等遺址公園建設都印證了這一點。如今,考古界與歷史學界達成共識,一致同意建設國家考古遺址公園。

  良渚遺址變成考古遺址公園以後,是不是像公園般美麗?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恢復了它的山形水係、地形地貌、稻作農業景觀。那裏9個城門的格局中8個是水城門。水塔拆掉以後,莫角山宮殿建築群得到展示,重要文物出土的地點得到保護性展示,為此還建設了一個漂亮的博物館。這些準備工作做好了以後,良渚遺址公園正式開園。作為顧問,我每年都去良渚遺址公園學習。當看到每天幾千人上萬人來到遺址公園,這裏成為了學習的課堂,人們通過數字技術了解了五千年前人們生存的狀況,年輕人在遺址上舉行文化活動,學習古人制玉、蓋房子,秋天參加稻子的收割……我非常感動。正是我們的努力,讓一個考古遺址變成了人們生活中的“文化綠洲”。

  當時那位來自文明古國的駐華大使聽完我講的良渚遺址的故事以後,便找到了我,向我表示感謝。他説他真的不知道中國也是有五千年文明的國家。我跟他説咱們都是五千年文明的國家,但是也有不同,我們的五千年文明是沒有中斷過的五千年文明。我覺得他聽明白了。

  講好運城故事,需要推動我們的文化遺産走向世界。《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産公約》1972年誕生,中國1985年加入公約。當時,意大利、西班牙、法國、英國、德國都有很多處世界遺産。1987年,中國有了第一批世界遺産,一共有6項:長城、周口店遺址、秦始皇陵兵馬俑、北京故宮、敦煌莫高窟、泰山。這次申報也在某些方面改變了我們的遺産保護理念。比如過去,文物部門保護泰山時保護的主要是泰山的摩崖石刻和古建築。但申報世界遺産的時候,我們發現摩崖石刻和背後的山體是不可分割的,摩崖石刻內容跟泰山文化是不可分割的。于是中國政府就把泰山整座山都給申報了。泰山申報成功後改寫了世界遺産制定的歷史,過去的世界遺産只有文化遺産和自然遺産兩類,泰山進入以後出現了第三類——文化和自然雙遺産。

  不到20年的時間,中國的廬山、青城山、峨眉山、五臺山、武夷山、嵩山、黃山等名山大川全部走向了世界,進入了世界遺産。

  1997年,山西平遙古城,雲南麗江古城成為世界遺産以後,引發了強大的申報世界遺産的熱潮。我們手裏一下有將近70項申報的預備名單,它們具備價值但要等待排隊。當時我們還算,一年成功兩三項也要20多年的時間,但2004年在蘇州召開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産大會出臺了一項文件,要求每個國家無論大小每年只能申報一項文化遺産。我們五千年的文明古國,那麼豐富的遺存,每年只能挑選一項,申報還不一定成功,對我們做實際工作的人來説是非常不利的。因為每年有130到140個項目申報,申報上去後專業機構嚴格審核會砍掉大半,剩下五六十項世界遺産大會審議又會砍掉一半,每年真正成功的不到30項。每年挑選一項意味著申報成功與否關係非常大,這就要求我們必須付出極大的努力來挑選。2004年高句麗王城與王陵及貴族墓葬、2005年澳門歷史城區、2006年殷墟、2007年廣東開平碉樓與村落、2008年福建土樓、2009年山西五臺山、2010年登封“天地之中”歷史建築群、2011年西湖文化景觀、2012年元上都遺址、2013年哈尼梯田、2014年大運河以及跨國申報的絲綢之路、2015年土司遺址、2016年花山岩畫、2017年廈門鼓浪嶼陸續申遺成功,2019年良渚古城遺址申遺成功時,中國一躍成為了全世界擁有世界遺産最多的國家,和意大利並列,都是55項。

  我國是城市化進程加速的發展中國家,大量的文化遺産申報背後的目的是帶有搶救性質的。在實際工作中,我們也確實搶救、保護了大量珍貴的文化遺産,這是最值得欣慰的事。

  我國今年進入世界遺産的是普洱景邁山古茶林。我們首次關注到古茶林是在2010年普洱召開的茶馬古道論壇。當得知千年的普洱茶樹,今天還生産著高品質的普洱茶,我們非常感動。世界三大飲料中的可可和咖啡都有與之相關的世界遺産,而茶還沒有。所以,盡管將一種植物、一片古茶林申報世界遺産很具挑戰,我們還是堅持要申報。10年申遺路,我們看到布朗族、傣族的鄉親們堅持用千百年來傳統的工藝生産優質的普洱茶,並把它送往世界各地。當時,我們去體驗交流,晚上點起篝火以後,當地的布朗族、傣族、哈尼族、拉祜族、佤族的鄉親們都來了,他們共同宣誓搞好景邁山古茶林的保護,現在他們的申遺夢想成真了。

  今天,我們的理念在迅速地進步,我們意識到生態和文態是不可分割的。

  五臺山提出申報世界遺産時,我們到現場一看,20多處地點全需要整治。原因是最核心的臺懷鎮古建築群山下,小飯館、小茶館、小酒館等上千個“小門臉”把古建築圍得水泄不通。要成為世界遺産,就要還原“深山藏古剎”的意境。後來,當地的所有旅遊設施被要求“退後”10裏地。一年以後,“深山藏古剎”的意境真的回來了,這個地方得到了長治久安的保護和文旅融合。

  黃河是我們的母親河,黃河流域是我們中華文明孕育的發祥地,運城是黃河文明中閃耀的一顆明星,所以我們要保護好運城的文化和自然遺産。運城鹽湖是世界三大硫酸鈉型內陸鹽湖之一。為保護生態,今天鹽湖不再取鹽,但是它應該成為我們黃河文化公園重要的內容之一。在努力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的同時,我們要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運城一個非常重要的文物古跡就是解州關帝廟。關公文化深入人心,是世界性的理念,應該得到弘揚。所以無論是鹽湖還是解州關帝廟,都值得我們為之不懈努力,爭取早日走向世界,成為世界遺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