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明:2021年的全球與中國經濟

發表于:2020-12-10 11:47:50

  近日,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張明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如果説過去幾十年,我們更多的是通過開放來促改革,那麼未來我們可能會以改革來促開放”。

  錯綜復雜的2020年即將結束,張明用“疫情、衰退、動蕩”歸納今年世界經濟形勢的三大關鍵詞。而展望2021年,全球經濟存在哪些不確定性?風險資産價格將出現怎樣的場景?在“雙循環”新格局下,如何實現高質量發展?金融行業在“十四五”時期迎來哪些機遇和挑戰?張明接受專訪時詳細解答了上述問題。

明年世界經濟存在諸多不確定性

  2020年的經濟形勢,可以用三個關鍵詞來概括:疫情,衰退,還有動蕩。

  從“疫情”來看,目前新冠疫情依然在全球范圍內快速蔓延,疫情因素依然會對明年的世界經濟産生很大的影響。

  第二個關鍵詞是衰退。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將萎縮4.4%。這是二戰以後,和平時期全球經濟的最低增速。此次衰退的影響是深遠的。明年經濟會不會快速反彈?反彈的態勢是V型還是耐克型?現在還存在諸多不確定性。

  第三個詞是動蕩。今年國際形勢錯綜復雜,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區域熱點問題亦此起彼伏。今年,無論是全球經濟政策,還是地緣政治等,都有很高的不確定性,這也是作為避險資産之一的黃金價格在今年八月創新高的原因之一。

  展望2021年,首先在疫苗研發成功並大規模投入使用之前,疫情依然會對全球經濟社會的發展造成很嚴重的挑戰。尤其是公共衛生資源比較匱乏的部分新興市場國家,比如非洲、拉美等國家,未來仍然受到較為嚴峻的挑戰。其次,全球經濟在明年或將復蘇,但復蘇的程度可能也僅僅是回到疫情前的水平。過去的十多年中,全球經濟一直處于一個困局,全球經濟增長在波動中逐漸下行。未來,長期性停滯的格局可能會進一步延續。

  在貨幣政策方面,疫情發生後,發達國家的央行普遍採取大水漫灌的貨幣政策,加劇了全球流動性過剩,也加劇了全球負利率的格局。未來會不會引發新的金融風險?我們只能拭目以待,繼續觀察。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中美的經貿關係未來會何去何從,中長期壓力會不會增長?明年還是有著很多不確定性。

明年美元指數大概率波動下行

  今年年初,美元指數在96左右,3月升到103的高位,隨後一度下行到91。最近美元指數在92、93左右。今年美元指數的確是先升後降,總體是下降的。

  至于明年,美元指數波動下行是大概率事件,但是下行的幅度不會太大。明年上半年,美元指數可能在90上下波動,明年年底會否下降至90以下,還需觀察。同時,明年美元指數下行速度也不會太快,主要有三個原因。

  一是,歐元兌美元的匯率變動主要決定了美元指數的走向。最近,歐洲疫情二次反彈相比美國更加嚴重,歐洲短期內再次出臺大規模財政刺激政策的可能性較低,而美國明年上半年大概率會出臺大規模財政刺激方案。因此,明年歐元區經濟表現可能不如美國,這意味著歐元對美元難以顯著升值,因此美元指數下行幅度不會太大。二是,明年全球不確定性依然居多,美元作為主要的避險貨幣,依然受到投資者的青睞。三是,從歷史經驗而言,美元指數顯著下行,對應的全球經濟形勢往往是高歌猛進。而明年全球經濟形勢的反彈屬于衝擊之後的恢復,還説不上是世界經濟迅猛發展的一個階段。

  綜合上述因素,盡管明年美元指數波動下行是大概率事件,但下行速度不會太快。

明年全球資産價格會出現怎樣的情況?

  今年全球權益類資産表現優異。在疫情的衝擊下,美國三大股指均創出了歷史新高。近期,道瓊斯指數更是首次突破三萬點。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關口,這意味著美股的估值已過高。

  盡管明年美國經濟可能會復蘇,但是考慮到負面因素和不確定性因素的衝擊,美股的波動性可能會加大,也不排除美股指數顯著下調的可能性。

  黃金方面,今年金價已創下歷史新高,預計短期內黃金價格將在當前的水平進行盤整。明年黃金能否上漲,這將取決于明年是否出現新的重大不確定性以及美元指數是否顯著下行。如果沒有出現相關情況,明年黃金價格仍將維持波動盤整的態勢。

  債市方面,鑒于美債今年的出色表現,明年美債的市場價格將會回調,美債收益率將向上走並突破1%,並在1%至1.5%的區間盤整。

  此外,明年原油價格將以波動為主,中樞水平大概在每桶40~45美元,並存在上下各10美元的波動區間。

未來我們會以改革來促開放

  我國今年出口表現亮眼,尤其是二三季度出口增速強勁,超過市場預期。最近兩個月出口增速甚至超過了10%。

  在全球受疫情衝擊、需求普遍疲軟的情況下,中國的出口表現如此亮眼,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在疫情影響下,中國在醫療物資和遠程辦公領域的出口增長非常明顯。二是疫情對中國和全球的衝擊不同步,中國企業的供應鏈早于其他新興國家恢復。短期內,中國企業在全球産業鏈的地位不降反升。

  長期以來,中國出口佔全球的份額比重大概在14%,而今年中國出口的份額一度上升至18%。今年中國出口表現不錯,但是疫情之後,全球經濟增長減速的形勢依然會維持,而中國經濟擁有龐大的市場規模體量,依靠不太確定的外需來帶動中國龐大的內需,變得越來越力不從心。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國提出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以內需促外需,通過國內的結構性改革,塑造統一的國內大市場;通過國內市場的發展,開展中國對外經貿、對外投資、跨境金融等活動。

  如果説過去幾十年,我們更多的是通過開放來促改革,那麼未來我們可能會以改革來促開放。

如何準確理解新發展格局實現高質量發展?

  我認為可以分兩個維度理解:一是塑造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發展格局,二是要實現國內循環和國外循環的相互促進。

  塑造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新發展格局,我認為要從需求跟供給兩個方面來發力。從需求角度來看,擴大居民的收入增速,尤其是中低收入老百姓的收入增速,促進消費、擴大消費、促進消費升級;調整對企業的激勵體制機制,促進産業結構升級和技術創新;促進要素自由流動和區域一體化。在供給方面,未來我們要大力發展先進服務業,在教育、醫療、養老等領域向民間資本開放,擴大優質扶貧等供給。

  我認為,實現國內循環和國外循環的相互促進,可以從貿易、金融、開放和機制四個角度做文章。在貿易領域,強化中國在全球産業鏈,尤其是東亞産業鏈的樞紐和龍頭地位;在金融領域,要推進新一輪以培養真實需求為特徵的人民幣國際化,未來可以將構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和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兩者有機結合;在開放領域,盡快做實中國已有的二十多個省級自貿區和海南自貿港,在不同的自貿區試行不同的政策創新,努力避免各個自貿區千篇一律、高度雷同。

  最後,在機制領域,我們既要擁抱已有的發達國家主導的多邊機制,比如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貿組織(WTO)、巴黎氣候協定等,同時也要推動新興市場國家主導的新型的多邊機制,比如最近簽署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二十國集團(G20)、一帶一路、亞投行以及未來可能加入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等。

直接融資市場迎來發展機遇

  過去,中國金融市場主要由銀行主導。未來,中國的直接融資市場將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此外,要素的自由流動為金融業提供新機遇。

  “十四五”規劃專門提及數據要素。尤其在互聯網大數據時代,數據要素産權歸屬、數據要素如何加強産權界定、促進數據流通等問題,將成為金融業未來的熱點方向。

  綠色金融方面同樣值得我們關注,我國提出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意味著綠色金融在未來必定會迎來爆發式增長的時期。

  談及金融業的挑戰,如何防止係統性風險的累積以及避免區域性和係統風險的爆發,仍將是中國金融市場的第一大挑戰。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及“推動金融、房地産同實體經濟均衡發展”,規劃建議將房地産與金融、實體經濟並列,反映了我國構建房地産調控長效機制的決心。未來,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如何消化房地産市場存在的問題和風險,亦成為一大難題。(來源:南方都市報)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