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文化丨名家藝思錄】言恭達:書學散步·文化品質-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3/13 10:01:25
來源:新華網

【新華文化丨名家藝思錄】言恭達:書學散步·文化品質

字體:

編者按:為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並推動前沿藝術觀點的交流,新華網文化書畫頻道特推出《名家藝思錄》欄目,輯錄和展示當代文化大家的文化藝術思想成果。言恭達先生作為著名書法家、文化學者,多年來以其雅正、高格的書法藝術聞名於世,又以其豐富的學識、對書法藝術獨特的見解影響著無數同仁與後輩。其在傳承書法藝術、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方面所做出的努力與取得的成績,可謂有目共睹。而《書學散步》正是言恭達先生近年來書學思想的一份結晶之作,將傳統文脈與時代風貌呈現于其中,構成了一道道筆尖上的文化風景。故,《名家藝思錄》欄目特將《書學散步》進行連載,逐期發布,以饗讀者。本期為刊出的第四篇《文化品質》。

文化品質

文/言恭達

漢字書法是中華民族文化的代表,是中國傳統哲學思想的高度物化,在最簡約的層面上濃縮了中華文化的基本精神。漢字,是中國文化的最小單元,又是中國文化的最高代表。漢字有義:指事、象形、形聲、會意、轉注、假借。漢字的創造、使用、演變、發展與結合造就了中華文化無比的輝煌燦爛。漢字因書法而有無限生動的形式之美,書法因漢字而有無比豐富的內涵之美。漢字與書法互為表裏,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五千年的中華文化告訴我們,文化的“核心價值”正是中華文明沒有斷裂、得以延續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而這個核心價值是不斷變化、豐富、發展,並形成“時代的文化核心價值”。當代書法創作審美科學評判體系的逐步確立,也是誕生“時代經典作品”的審美基礎。

文化是靈魂的交流,而文字是傳播文化的重要工具。我想,藝術的唯美必須建立在時代的內涵與思想的大廈上。中國書法是線條的藝術,是作者的情感與精神的抒發,也是時代脈象的彰顯。不難想象,僅“玩”形式的書法不能留下歷史印記,也不能成為一個時代的經典。

書法文化的核心價值有其本體審美價值和社會功能。它將是建立在中華民族精神與美德大廈上的現代化價值導向,弘揚時代主流文化,對國家發展承擔歷史責任。其根本要義是喚醒人的主體意識,以人的尊嚴這一具有普遍意義的價值層面,高揚科學理性,把握現代人文精神的深刻內涵。當代書壇需要一種基於價值傳承與價值創新的文化自覺,需要文化的光照與引領。

中國書法這種在世界上獨特的漢字結構下的藝術化表達,不僅影響了中國人的藝術觀、世界觀及思維方式,更是構成獨特的東方文化的基礎。所以在這個鍵盤時代,保持書寫狀態,掌握書法知識,增強審美能力將對中華文化的繼承和發展具有重要作用。

中國書法藝術凝聚著幾千年的中華文明,維繫著中華民族的共同精神追求。書法的藝術實踐,不僅僅是創作作品的本身,更是對中華民族千年以來生活方式的傳承,是引導創建集體人格價值的精神訴求。因此,書法是中華文化的基因。基因若改變則預示著文化性質的改變。在鍵盤時代,傳播民族的書寫狀態,掌握書法文化知識,增強審美能力,對傳承中華文化將是功在當代、澤被千秋的大事。

言恭達作品

中華傳統文化的進步,要靠哲學去引領與提升。無論是楹聯、詩詞,還是書法藝術,都是以漢字文化為其基因和載體。漢字活著,中華文化就活著。這就是中華民族的血脈和靈魂,唯有堅守與傳承。在互聯網時代、大數據時代乃至全球化的語境下,保持包括詩詞、楹聯,以及書法藝術在內的中華傳統文化所表達的生活方式、理想信仰、價值觀念,這就是傳承中華民族根脈的一件大事,其功在當下、利在千秋。

中國文字的獨特性與藝術性為中華人文的不斷深化與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而民族審美的原始萌芽則産生於文字,産生於書法。中國漢字重在形義,外國文字則皆以聲為主。中國文字無義不備,故極繁而條理不可及;外國文字無聲不備,故極簡而意義亦可得。中國用目,外國貴耳,所以中國漢字一開始就追求一種形之美,它不僅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藝術,也是中華民族代代相傳的文化符號,凝聚著中國文化的內在基因。

書法是養心、養性的文化,是修出來的,也是養出來的。星巴克出售的不僅僅是咖啡,更是對咖啡文化的體驗;我們喝龍井,不是單純為了解渴,而是對中華茶文化的認知。書法是中華文化的基因,不僅僅具有審美功能,它還是中華文化最重要的傳承方式。千年以來,它的書寫方式與審美追求孕育著我們民族獨特的文化內質,因此,書法家的藝術實踐與探索,不僅僅是創作作品本身,更是對千年以來中華民族生活方式與生存智慧的傳承。一句話,書法是對民族人文的傳承。

書法藝術是書家自我文化心態的物化反映,是書家藝術主體精神的有效釋放。中國書法的靈魂是什麼?是長期以來中華民族本土文化貫徹的一種整體精神——人與社會的和諧。在藝術指數的表述上,就是對整體氣韻的追求,著重把握作者心靈的暢達,保持天然質樸,達到主體與客體的融合,書寫精神層面的和諧。

我越來越感到我們這代人文化傳承的責任擔當所在,最重要的是喚起全社會對文化價值的思考和體悟,以實現我們所追求的真善美的審美理想與審美本質。任何藝術都是時代的産物,書法藝術不是單純的線條賞析,更重要的是文字內容中所透析的時代特質,傳世的藝術經典都是“為人生的藝術”。這種優秀的文化遺産都呈現出對當下社會的思考與人類精神的弘揚。就書法來説,它所表述的人文內涵將超越藝術本體的技法層面而作為人類歷史的文化記憶積累下來。

中國書法藝術創作的文化心理體驗是書法家心靈與人類原始精神的交融,是對宇宙生命與自我生命的雙重感悟。它以中華人文理念為根本支點,從技法體系到內在精神都具有深厚的文化內涵,它是引導創建集體人格價值與生活方式的精神訴求。社會發展的終極體現為時代經典的文化積累,而一切文化都將會沉積為“人格”,表述為“國民性”,其最終目標是普及人性中的大愛!

現代中國的書法藝術經歷著歷史上最大的動蕩。縱向歷史的封閉單一與橫向時代的交叉多元形成衝突,不同的文化參照塑造出不同檔次的藝術家。古代大師的書法作品是與古人的文化心理相默契,是由歷史的情境造成的。審美價值的標準是有時間性的。當代書法家就應在這一點上觀照當代文化,建立新的價值標尺。

言恭達作品

中國書法文化歷來呼喚崇高,要求走向德性化與人格化。藝術創作要扎根于現實生活的土壤,認真思考如何做好優秀傳統文化的現代活化和優秀國際文化的本土活化,創造性地完成這雙向活化,並取得時代文化創造成果。

中國文字是世界上高度發展的造型藝術。王羲之《蘭亭序》、王獻之《鴨頭丸帖》……簡要説,書法是按照文字特點及其涵義,以其書體筆法、結字、章法、墨法、通勢等,使之成為富有美感的藝術作品。書法是千年以來中華民族的生活方式,是守護文化靈魂、回歸藝術心靈的最佳途徑,所以,書法是每個中國人一生的修行。

我國傳統書論中特別強調“人品和書品”的關係,我認為這是非常正確的,也是具有終極價值的。強調人品,就是不僅僅強調藝術的本身,而是把一個藝術作品、藝術家放在了一個更為廣泛的社會、歷史文化背景下去考量。這包括藝術家、藝術作品對社會、歷史、文化産生更大的影響,以及自我人格的塑造和不斷的完善,並起到積極的表率作用,這樣的藝術家及藝術作品才具有更深刻的內涵和更深遠的意義。

從精讀的大量中國書法流變史的碑帖資料中了解書藝作為中華文化積累的本質特徵,了解書藝形式與內涵創新發展的規律性與經典性。在深諳書法藝術奧秘的基礎上,懂得唯有“變”與“通”,藝術才不至於走向死亡。“窮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司馬遷)。這種人文精神是我們“為人生而藝術”題中的應有之義,但是,萬變不離其宗,這就是書法藝術創作的規律與傳承。

我認為,將藝術還原至文化,求真于經典,這是當下中國書壇人人需做的“命題”。守護文化靈魂,回歸藝術心靈。本質意義上看,書法是文化,須“技進乎道”“文以載道”。書法是養眼的文化,更是養心的文化,它是個體生命的律動。

不把自己看成聰者,卻是以愚者的勇毅與自信,“遊心於淡,合心於漠”,深入經典,採擷菁華,厚積薄發,充盈自我,而始終保持自己的本真。認知自己,讓自己內心合乎大道。記得王蒙曾説過“藝術永遠是癡人的選擇”而“癡是對藝術的獻身”。古雲“智者不惑”,真正的智慧是沉默而摯誠地守護自己在文化積累中確立的信念。智者知人,用心地擁抱時代、關注民生,以多元包容的愛心去贏得中華文化的滋補與弘揚!

言恭達作品

記得有位哲人説過:“靈魂是一隻杯子。如果你用它來盛天上的凈水,你就是聖徒;如果你用它來盛大地的佳釀,你就是詩人;如果你兩者都不肯捨棄,一心要用它們在你的杯子裏調製出一種更完美的瓊漿,你就是一個哲學家。”書法藝術是中華文化的名片,書法是“道”的化身,簡約且自由。在變化了的書法線條中曾寄託了歷代書家無限的人世滄桑與審美理想。“調製瓊漿”,就是將民族情愫作為自我生命的底色,將書法藝術化為人生旅程的符號。

作為民族最純粹的審美藝術,書法字體、章法、形式與韻律無不折射出人性的美與善。學習書法,就是對美善規律的認識和規則的運用。書法藝術的傳統是人們在漢字書法特定的抽象性、表意性、哲理性等本質因素和品格的基礎上,按照美的法則進行創造的積澱,因而,傳統是在新而又新的發展中形成的。我們觀看歷代優秀書法作品,之所以賞心悅目,百看不厭,常看常新,是因為內中有著在傳統的本質基礎上按照美的法則進行創造的成果。這種創造體現著書法的生命力與延續性,體現著書法藝術的基本精神。

尼采説,通向智慧之路有三個必須階段:一是合群時期,二是沙漠時期,三是創造時期。在求藝的“合群期”,尊崇傳統,敬畏二王,臨習二王,達無我境地;進入“沙漠期”,欲逐步掙脫束縛,讓自由精神慢慢成長;隨後是“創造期”,在否定的基礎上重新進行肯定,即要尋求無法中有法、無我中有我的思索。這就需要從中國傳統哲學走向現代哲學的思考,需要從人類文化學的高度觀照傳統書法文化的演繹,將藝術還原于文化,求真于經典,重建中國文化價值之緯。這是靈魂的哲思,這是精神的攀登。書藝之品,人文之道,法之為上,藝成為下。求藝傳道其實質是當代人文精神之重鑄。作為一個有家國情懷和文化理想的當代書家,必須提升藝術的哲學思考,從而順利地回歸藝術的原創和主體意識,完成當代書法文化社會身份的自我定位與核心價值體系的構建。

任何哲學都不能脫離它所處的時代,任何時代都不能缺少哲學的精神境界。當代書法藝術的核心價值體系建設必須建立在書法文化的本體規律和社會發展的科學認識之上。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悟道”,是悟書法藝術創作規律,是悟書法還原的文化。這樣才能實踐“會古通今”“極慮專精”的古訓,哲思才能明辨,啟智首在明德。不求碌碌而旁騖、斤斤以取巧,“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才能識得大味必淡,和光同塵。

藝術家應該關注的還是社會擔當。這種擔當就是引領風尚,就是要引領那些堅守文化信仰,堅守時代審美理想,堅守職業操守,讓中華民族傳統的優秀文化,包括楹聯、詩詞文化,回歸生活,回歸大眾,回歸本真,回歸心靈。在中國書法家協會二○一五年第十一屆國展上,我曾對“植根傳統、鼓勵創新、藝文兼備、多樣包容”的十六字方針做過一個詮釋,那就是:傳統是根,創新是魂,藝文是本,多樣為體。

言恭達作品

我想,在互聯網時代,需要那些堅守文化信仰、時代審美理想與職業操守的真正“求道者”。首先,我仍然堅定地認為對中國書法筆墨的研究是最重要的。無論在何種藝術語境中,筆墨都是書法獨一無二、不可取代的重要特徵。其次,對藝術精神傳遞的研究。我認為在研究其精神世界時,應該更進一步地了解與分析他們藝術創作精神之中的時代責任感。作為當代書法的中堅力量,應具備怎樣的藝術抱負與責任?“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這是歷代每一位中國士人都所心懷的“壯志”。我想,一位優秀的當代中國書法家,應當是一位優秀的士人。他們所深負的社會責任感促使他們不斷地去思考當代中國書法藝術的傳承與發展。

中國精神是社會主義文藝的靈魂,是當代文藝的傳統根基和立身之本。當下要提倡正大氣象,彰顯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努力維護書法環境風清氣正。“低俗不是通俗,慾望不是希望,單純感官娛樂不等於精神快樂”。一定要正本清源,敬畏傳統,堅定操守,重藝德,講品位,用文質兼美的精品力作書寫時代正氣,弘揚中國精神。

【糾錯】 【責任編輯:伊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