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懷老習俗——傳年畫的世家-新華網
新華網 > 文化 > 正文
2023 06/13 08:55:13
來源:新華網

心懷老習俗——傳年畫的世家

字體:

  在天津市西青區的楊柳青霍氏古一張畫店,霍樹林(左)和父親霍慶有交流下一階段的年畫制作(6月6日攝)。

  楊柳青木版年畫的制作方法為“半印半畫”,即先用木版雕出畫面線紋,然後用墨印在紙上,套過兩三次單色版後,再以彩筆填繪。“勾、刻、印、繪、裱的五大傳統工序丟不得,這正是楊柳青木版年畫的魅力所在。”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氏古一張畫店的第七代傳承人霍樹林説。

  今年42歲的霍樹林因為出生在年畫世家,從十歲就開始跟著父親霍慶有——楊柳青木版年畫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學習彩繪,中學時接觸勾線、刻版、印畫等,參加工作以後堅持磨煉裝裱技藝。

  多年來,為了更好地保護傳承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樹林和父親將散落在各地的古版、畫稿搜集起來,籌建起一座年畫博物館,不同時期、風格各異的年畫古版有上百塊。霍樹林説:“得讓年畫從墻上‘走下來’,吸引更多年輕人的目光。”如今,他和同為傳承人的妻子王丹一起將年畫元素與現代文創相結合,設計出的團扇、宮燈、撲克等産品,深受年輕消費者喜愛。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pagebreak

  霍樹林在天津市西青區的楊柳青霍氏古一張畫店進行刷墨(6月6日攝)。

  楊柳青木版年畫的制作方法為“半印半畫”,即先用木版雕出畫面線紋,然後用墨印在紙上,套過兩三次單色版後,再以彩筆填繪。“勾、刻、印、繪、裱的五大傳統工序丟不得,這正是楊柳青木版年畫的魅力所在。”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氏古一張畫店的第七代傳承人霍樹林説。

  今年42歲的霍樹林因為出生在年畫世家,從十歲就開始跟著父親霍慶有——楊柳青木版年畫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學習彩繪,中學時接觸勾線、刻版、印畫等,參加工作以後堅持磨煉裝裱技藝。

  多年來,為了更好地保護傳承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樹林和父親將散落在各地的古版、畫稿搜集起來,籌建起一座年畫博物館,不同時期、風格各異的年畫古版有上百塊。霍樹林説:“得讓年畫從墻上‘走下來’,吸引更多年輕人的目光。”如今,他和同為傳承人的妻子王丹一起將年畫元素與現代文創相結合,設計出的團扇、宮燈、撲克等産品,深受年輕消費者喜愛。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pagebreak

  霍樹林在天津市西青區的楊柳青霍氏古一張畫店準備進行勾線(6月6日攝)。

  楊柳青木版年畫的制作方法為“半印半畫”,即先用木版雕出畫面線紋,然後用墨印在紙上,套過兩三次單色版後,再以彩筆填繪。“勾、刻、印、繪、裱的五大傳統工序丟不得,這正是楊柳青木版年畫的魅力所在。”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氏古一張畫店的第七代傳承人霍樹林説。

  今年42歲的霍樹林因為出生在年畫世家,從十歲就開始跟著父親霍慶有——楊柳青木版年畫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學習彩繪,中學時接觸勾線、刻版、印畫等,參加工作以後堅持磨煉裝裱技藝。

  多年來,為了更好地保護傳承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樹林和父親將散落在各地的古版、畫稿搜集起來,籌建起一座年畫博物館,不同時期、風格各異的年畫古版有上百塊。霍樹林説:“得讓年畫從墻上‘走下來’,吸引更多年輕人的目光。”如今,他和同為傳承人的妻子王丹一起將年畫元素與現代文創相結合,設計出的團扇、宮燈、撲克等産品,深受年輕消費者喜愛。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pagebreak

  霍樹林在天津市西青區的楊柳青霍氏古一張畫店印畫(6月6日攝)。

  楊柳青木版年畫的制作方法為“半印半畫”,即先用木版雕出畫面線紋,然後用墨印在紙上,套過兩三次單色版後,再以彩筆填繪。“勾、刻、印、繪、裱的五大傳統工序丟不得,這正是楊柳青木版年畫的魅力所在。”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氏古一張畫店的第七代傳承人霍樹林説。

  今年42歲的霍樹林因為出生在年畫世家,從十歲就開始跟著父親霍慶有——楊柳青木版年畫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學習彩繪,中學時接觸勾線、刻版、印畫等,參加工作以後堅持磨煉裝裱技藝。

  多年來,為了更好地保護傳承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樹林和父親將散落在各地的古版、畫稿搜集起來,籌建起一座年畫博物館,不同時期、風格各異的年畫古版有上百塊。霍樹林説:“得讓年畫從墻上‘走下來’,吸引更多年輕人的目光。”如今,他和同為傳承人的妻子王丹一起將年畫元素與現代文創相結合,設計出的團扇、宮燈、撲克等産品,深受年輕消費者喜愛。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pagebreak

  在天津市西青區的楊柳青霍氏古一張畫店,霍樹林把印好的“畫坯子”進行晾曬(6月6日攝)。

  楊柳青木版年畫的制作方法為“半印半畫”,即先用木版雕出畫面線紋,然後用墨印在紙上,套過兩三次單色版後,再以彩筆填繪。“勾、刻、印、繪、裱的五大傳統工序丟不得,這正是楊柳青木版年畫的魅力所在。”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氏古一張畫店的第七代傳承人霍樹林説。

  今年42歲的霍樹林因為出生在年畫世家,從十歲就開始跟著父親霍慶有——楊柳青木版年畫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學習彩繪,中學時接觸勾線、刻版、印畫等,參加工作以後堅持磨煉裝裱技藝。

  多年來,為了更好地保護傳承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樹林和父親將散落在各地的古版、畫稿搜集起來,籌建起一座年畫博物館,不同時期、風格各異的年畫古版有上百塊。霍樹林説:“得讓年畫從墻上‘走下來’,吸引更多年輕人的目光。”如今,他和同為傳承人的妻子王丹一起將年畫元素與現代文創相結合,設計出的團扇、宮燈、撲克等産品,深受年輕消費者喜愛。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pagebreak

  在天津市西青區的楊柳青霍氏古一張畫店,霍樹林(右)和妻子王丹一起進行彩繪(6月6日攝)。

  楊柳青木版年畫的制作方法為“半印半畫”,即先用木版雕出畫面線紋,然後用墨印在紙上,套過兩三次單色版後,再以彩筆填繪。“勾、刻、印、繪、裱的五大傳統工序丟不得,這正是楊柳青木版年畫的魅力所在。”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氏古一張畫店的第七代傳承人霍樹林説。

  今年42歲的霍樹林因為出生在年畫世家,從十歲就開始跟著父親霍慶有——楊柳青木版年畫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學習彩繪,中學時接觸勾線、刻版、印畫等,參加工作以後堅持磨煉裝裱技藝。

  多年來,為了更好地保護傳承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樹林和父親將散落在各地的古版、畫稿搜集起來,籌建起一座年畫博物館,不同時期、風格各異的年畫古版有上百塊。霍樹林説:“得讓年畫從墻上‘走下來’,吸引更多年輕人的目光。”如今,他和同為傳承人的妻子王丹一起將年畫元素與現代文創相結合,設計出的團扇、宮燈、撲克等産品,深受年輕消費者喜愛。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pagebreak

  在天津市西青區的楊柳青霍氏古一張畫店,霍樹林(左)和妻子王丹一起進行彩繪(6月6日攝)。

  楊柳青木版年畫的制作方法為“半印半畫”,即先用木版雕出畫面線紋,然後用墨印在紙上,套過兩三次單色版後,再以彩筆填繪。“勾、刻、印、繪、裱的五大傳統工序丟不得,這正是楊柳青木版年畫的魅力所在。”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氏古一張畫店的第七代傳承人霍樹林説。

  今年42歲的霍樹林因為出生在年畫世家,從十歲就開始跟著父親霍慶有——楊柳青木版年畫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學習彩繪,中學時接觸勾線、刻版、印畫等,參加工作以後堅持磨煉裝裱技藝。

  多年來,為了更好地保護傳承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樹林和父親將散落在各地的古版、畫稿搜集起來,籌建起一座年畫博物館,不同時期、風格各異的年畫古版有上百塊。霍樹林説:“得讓年畫從墻上‘走下來’,吸引更多年輕人的目光。”如今,他和同為傳承人的妻子王丹一起將年畫元素與現代文創相結合,設計出的團扇、宮燈、撲克等産品,深受年輕消費者喜愛。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pagebreak

  在天津市西青區的楊柳青霍氏古一張畫店,霍樹林在用布擦拭畫框(6月6日攝)。

  楊柳青木版年畫的制作方法為“半印半畫”,即先用木版雕出畫面線紋,然後用墨印在紙上,套過兩三次單色版後,再以彩筆填繪。“勾、刻、印、繪、裱的五大傳統工序丟不得,這正是楊柳青木版年畫的魅力所在。”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氏古一張畫店的第七代傳承人霍樹林説。

  今年42歲的霍樹林因為出生在年畫世家,從十歲就開始跟著父親霍慶有——楊柳青木版年畫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學習彩繪,中學時接觸勾線、刻版、印畫等,參加工作以後堅持磨煉裝裱技藝。

  多年來,為了更好地保護傳承楊柳青木版年畫,霍樹林和父親將散落在各地的古版、畫稿搜集起來,籌建起一座年畫博物館,不同時期、風格各異的年畫古版有上百塊。霍樹林説:“得讓年畫從墻上‘走下來’,吸引更多年輕人的目光。”如今,他和同為傳承人的妻子王丹一起將年畫元素與現代文創相結合,設計出的團扇、宮燈、撲克等産品,深受年輕消費者喜愛。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糾錯】 【責任編輯:常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