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往知來——跟著總書記學歷史|讓這條大河造福人民
鑒往知來——跟著總書記學歷史|讓這條大河造福人民
2021-10-21 21:53:14 來源: 新華社 提示:全文字,閱讀需要分鐘
關注學習進行時
微博
Qzone

  習近平總書記10月20日在山東省東營市考察黃河入海口。當天下午,他來到黃河入海口碼頭、黃河三角洲生態監測中心、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實地察看黃河河道水情和黃河三角洲濕地生態環境,了解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等情況。

新華社記者 王曄 攝

  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孕育了古老而偉大的中華文明。這條大河自青藏高原巴顏喀拉山北麓而出,流經9省區,在山東東營注入渤海。

  這是在河南濟源拍攝的“黃河三峽”景色(2020年9月12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郝源 攝

  黃河“鬥水七沙”。作為全世界泥沙含量最高、治理難度最大、水害嚴重的河流之一,黃河歷史上曾“三年兩決口、百年一改道”,黃河治理成為困擾了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大難題。

  “實踐證明,只有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發揮社會主義制度優勢,才能真正實現黃河治理從被動到主動的歷史性轉變,從根本上改變黃河三年兩決口的慘痛狀況。”習近平總書記曾經指出。

  這是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境內拍攝的黃河夕照景觀(2021年9月26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彭源 攝

  早在新中國成立之初,毛澤東同志發出“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的偉大號召。幾十年來,我國先後開展4次大規模堤防建設,興建了龍羊峽、劉家峽、小浪底等水利樞紐,實現了從被動治理到主動調控黃河水沙的重大突破。

  2021年3月28日,快艇在黃河劉家峽水庫內行駛。新華社發(史有東 攝)

  據統計,新中國成立前的2500多年間,黃河下遊共決溢1500多次,改道26次。

  新中國成立至今,70多年不決口,22年不斷流,先後抵禦十幾次大洪水,創造了黃河歲歲安瀾的歷史奇跡。

  澆灌千裏沃野,澤被千家萬戶。奔騰的黃河水,不僅為沿線城鄉發展提供了水資源,生機勃勃的黃河也成為一條生態廊道。

  陜西延川縣黃河盤龍灣景色(2020年9月10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習近平總書記心係黃河,多次實地考察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經濟社會發展情況。

  2019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鄭州主持召開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將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

新華社記者 謝環馳 攝

  習近平總書記為“體弱多病”的黃河把脈開方——共同抓好大保護,協同推進大治理。這為今後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定下了調子。

  深秋時節,黃河三角洲自然保護區即將迎來一年裏最熱鬧的時候。每到11月份,這裏就會成為候鳥的天堂。

  黃河三角洲,擁有我國暖溫帶最完整、最廣闊、最年輕的濕地生態係統,被稱為“鳥類國際機場”,每年遷徙經過的各種鳥類多達600萬只,被列入國際重要濕地名錄。

  白天鵝等候鳥在山東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裏棲息(2014年12月22日攝)。 新華社記者 郭緒雷 攝

  從之前河道幹涸、海水倒灌,生態平衡被打破,濕地面臨生死考驗,到如今碧野萬頃、飛鳥翔集的盎然生機,背後離不開加強黃河治理、保護濕地生態的一係列舉措——

  濕地最不能缺的是水。隨著水量統一調度、調水調沙、生態補水等措施落實,黃河三角洲自然保護區濕地明水面積由原來的15%增加到2019年的60%;

  渤海綜合治理攻堅戰海洋生態修復項目實施,當地拆除圍海養殖池塘,恢復生態岸線;

  為保證水質,實施入河排污口封堵、漁港環境綜合整治、工廠化養殖尾水達標排放等治污措施,近岸海域水質明顯改善。

  東方白鸛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最早只是遷徙途經東營,2003年開始在保護區築巢繁殖,成了這裏的“明星”。2019年,東方白鸛被確定為東營市鳥。

  前不久,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綱要》,這是指導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綱領性文件。黃河保護法(草案)也將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藍圖繪就,法律護航,黃河兩岸必將鋪展更美的畫卷。


  策劃:張旭東

  統籌:張曉松、鄒偉、王絢、雷敏

  主筆:高敬

  視覺 | 編輯:張愛芳、朱高祥

  新華社國內部出品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798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