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1 09/ 25 11:51:23
來源:《瞭望》新聞周刊

瞭望·治國理政紀事丨精準扶貧首倡地的新徵程

字體:

  ◆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 八年來,湖南2.1萬支扶貧工作隊、5.6萬名幹部駐村幫扶,60余萬名黨員幹部和170萬戶貧困戶開展結對幫扶,153名同志將生命永遠定格在了脫貧攻堅的路上

  ◆ 作為全國脫貧攻堅主戰場之一,八年來,湖南無數個“十八洞”成功擺脫貧困,拔掉窮根

  ◆ 當城鄉之間的壁壘逐漸被打破,城市的資源要素開始向農村涌流,深藏于農村的發展潛力得以迸發

  ◆ 從2017年開始,湖南用4年時間,投入12億多元,在武陵山、羅霄山等集中連片40個特困縣和國家級貧困縣,每縣建設1~2所主要面向貧困學生招生的中小學校,統一命名為芙蓉學校

  ◆ “2014年之前,全縣沒有一顆楊梅是通過網絡賣出去的。如今,全縣每年300多萬斤鮮果70%以上通過網絡賣到了全國各地。”

  ◆ 遠隔千裏的“北上廣”變成“次日達”,拉近的不僅是城鄉之間的空間距離,還有親人之間情感的共鳴

  ◆ 針對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理清工作思路,推動減貧戰略和工作體係平穩轉型,統籌納入鄉村振興戰略,建立長短結合、標本兼治的體制機制

  ◆ 中國農村的情況千差萬別,實現鄉村振興不可能一蹴而就,必然會遭遇各種艱難險阻。但只要堅持黨的領導,充分尊重基層首創,發揮億萬農民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鄉村振興就一定能夠如期實現

▲ 視頻:湖南鄉村振興新徵程

  “三溝兩岔窮旮旯,紅薯土豆苞谷粑,要想吃餐大米飯,除非生病有娃娃。”這首山歌,唱的是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十八洞村曾經的光景。

  如今的十八洞,一首新山歌在老百姓中傳唱——“苗家住在金銀窩,境內自然資源多。通水通電又通路,戶戶過上新生活。”

  2013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考察湖南,在十八洞首次提出精準扶貧重要論述。八年來,湖湘兒女以“敢為天下先”的擔當,盡銳出戰,迎難而上,全省682萬農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脫貧,6920個貧困村全部出列,51個貧困縣全部摘帽。

  歷史性地解決了困擾中華民族千年的絕對貧困問題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適時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十四五”規劃鮮明提出,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並將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作為未來五年全國農業農村發展的重點任務。

  鄉村振興是事關民族復興的重大國家戰略,其深度、廣度、難度都不亞于脫貧攻堅,必須以更有力的舉措、匯聚更強大的力量來推進。

  2020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又一次來到湖南考察。考察的第一站,選在了郴州市汝城縣文明瑤族鄉沙洲村——“半條被子”故事的發生地。1934年11月,紅軍長徵經過此地,3名紅軍女戰士借宿村民徐解秀家中,臨走時把僅有的一條被子剪下一半留給她,也留下了一段軍民魚水情深的感人故事。

  習近平總書記專程來到徐解秀的孫子朱小紅家中看望。朱小紅告訴習近平總書記:“過去紅軍給了我們半條被子,現在黨給我們帶來了幸福日子。”

  “看到你們過上好日子,我十分欣慰。3名紅軍女戰士也可以含笑九泉了。”望著幸福的一家人,習近平總書記説,“你們家的變化也説明一個道理,共産黨人始終堅持為民服務,承諾了就要兌現。讓中國人民翻身得解放、走上小康幸福路,我們説到做到,一定會堅定不移走下去,踐行黨的誓言和諾言。”

  “半條被子”的故事充分體現了中國共産黨的人民情懷和為民本質。今天,我們更要堅定道路自信,始終同人民群眾風雨同舟、血肉相連、命運與共,走好新時代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新徵程。

  “首倡之地”再出發

  9月4日,十八洞村。金色的晨光灑落,100多名遊客一早就涌入十八洞景區,靜謐的小山村頓時熱鬧起來。

  濃鬱的苗寨風情、洋溢的豐收喜悅……遊客們紛紛舉起手機,記錄下這武陵山深處美麗的苗寨風光。

  十八洞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施金通忙得不可開交。這些天來,他又是幫忙聯係講解員培訓,又是忙著完善景區旅遊標識,還張羅著村裏農家樂提質升級。

  “習近平總書記不遠千裏來我們這個偏遠的小山村,親切地跟大家拉家常、話發展,叮囑我們一定要幫助鄉親們尋找脫貧致富的好路子。”施金通説。

  八年來,十八洞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形成了旅遊、山泉水、勞務、種養、苗繡五個産業,人均年純收入由1668元增長至18369元,村集體經濟年收入突破200萬元,成功實現了從深度貧困苗鄉到小康示范村寨的華麗轉身。

  作為全國脫貧攻堅主戰場之一,八年來,湖南無數個“十八洞”成功擺脫貧困,拔掉窮根。一組組數據記錄了驚人巨變,彰顯著“首倡之地”的“首倡之為”。

  ——全省脫貧戶人均純收入由2014年的1987元增加到2020年的11945元,年均增幅34.8%;356萬人發展特色産業穩定增收、220多萬人外出務工脫貧、69.4萬貧困群眾挪出“窮窩”、580萬農村貧困人口喝上了放心水、79萬義務教育階段建檔立卡家庭子女得到精準資助實現應學盡學。

  ——貧困地區行路難、用電難、通信難、上學難、就醫難等問題得到歷史性解決;昔日萬山阻隔的貧困地區“天塹變通途”,所有縣市區半小時內可上高速,所有鄉鎮都通了客車,25戶及100人以上的自然村實現了村村通硬化路。

  ——一大批水利工程相繼建成,告別“靠天吃飯”的歷史;貧困村電網升級改造率、光網通達率和4G網絡有效覆蓋率均達100%;光伏産業點亮了山溝溝裏的新生活,扶貧直播間、雲超市等平臺讓老百姓的山貨走出“深閨”,苗寨老奶奶的小商店也用上了移動支付。

  變化背後,是中國共産黨人始終堅持為人民謀幸福的不變初心。

  八年來,鮮紅的黨旗,始終在脫貧攻堅一線高高飄揚。2.1萬支扶貧工作隊、5.6萬名幹部駐村幫扶,60余萬名黨員幹部和170萬戶貧困戶開展結對幫扶,153名同志將生命永遠定格在了脫貧攻堅的路上。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湖湘兒女歷來“心憂天下,敢為人先”。作為精準扶貧的“首倡之地”,湖南更應在鄉村振興國家戰略中走在前列、展現擔當。

  武陵巍巍,羅霄莽莽,五嶺逶迤。三湘四水間,一場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的接力賽,大幕徐徐拉開。

  2020年2月10日,臘月二十九,平江縣石牛寨鎮大新村。80歲的村民湯亞君拉著扶貧工作隊隊長余何的手不放。老人以為扶貧隊要走了,説什麼也要給余隊長捎只土雞帶回家。

  “爺爺,您放心,我們這支隊伍不走,有事就像以前一樣直接打我電話。”余何一邊搖頭婉拒,一邊笑著説。春節後,余何如約回到了大新村。

  2021年4月30日,湖南省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召開。當日,湖南省鄉村振興局揭牌亮相,成為全國第一個正式成立的省級鄉村振興局。

  5月7日,由24021名機關企事業單位幹部組成的10253支鄉村振興工作隊,全部進村到崗。

▲ 湖南湘西十八洞村梨子寨(9月20日攝) 李艾家攝/本刊

  撒下鄉村振興的種子

  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必巨。

  消除絕對貧困,是彪炳人類史冊的偉大壯舉,但這絕不意味著貧困現象已終結,相對貧困、相對落後、相對差距將長期存在。將相對貧困治理納入鄉村振興戰略,是黨中央順應國情時勢、適應減貧規律的一項科學決策。

  由于發展基礎薄弱、自我發展能力欠缺,許多脫貧地區、脫貧群眾仍處于社會發展的“鍋底”,部分地區返貧的風險依然存在。

  “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就是要守住不發生規模性返貧的底線,不讓一個群眾在鄉村振興的路上掉隊。”湖南省鄉村振興局副局長黎仁寅説。

  在湖南汝城縣,自2019年初脫貧摘帽以來,由村幹部、駐村幹部和鄉村振興工作隊等三支隊伍負責實施的“四到農家八必訪”活動持續開展,走訪的對象包括全縣6萬多脫貧人口、2000多邊緣戶和易致貧返貧人群。

  與此同時,一個由民政、醫保、人社、殘聯、教育等12個部門參與組成的防止返貧動態監測大數據平臺開始運行。通過線下走訪+線上大數據分析,對全縣脫貧戶和邊緣戶每月一比對一核實,每季一排查一整改,一旦發現有返貧、致貧風險預警,隨時派人登門核實,及時介入幫扶。

  黎仁寅介紹,目前覆蓋湖南全省的防止返貧動態監測網絡已初步成形,五年過渡期內鞏固脫貧成果、落實“四個不摘”的幫扶政策框架也基本明晰,對易返貧致貧人群繼續實行低保、集中供養、集中救治、臨時救治、公益性崗位等兜底政策的同時,分級分類推進鄉村振興,突出發展脫貧地區特色産業,大力實施鄉村建設行動,強化五級書記抓鄉村振興的工作機制,建立鄉村振興聯係點制度,幫扶一批重點縣,創建一批示范縣。

  鄉村振興,人才是關鍵。怎樣讓人才流得進,留得住?瞄準農村的人才需求,湖南出臺行動計劃,提出既大力引進農業高端人才,又培養壯大“土專家”“田秀才”隊伍;既鼓勵引導城市人才服務農村,又激勵保障人才扎根基層。

  為了提高農村基層幹部的綜合素質和科技能力,湖南正在建設一支留得住、用得上、有文化、懂技術、會經營的農村人才隊伍。自2015年起,湖南省就在原一村一名大學生計劃的基礎上啟動實施湖南農民大學生培養計劃。該計劃由組織部門牽頭,湖南開放大學等單位參與實施。農民報名參與後,每年2000多元的學費,個人最多只需負擔30%。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1月,湖南農民大學生培養計劃共招收農民大學生66811人,畢業生中45%已進入村支兩委班子,32%成為村級後備幹部,23%成為當地致富帶頭人。

  這些鄉村振興的急需人才,猶如一顆顆寶貴“種子”,播撒在湖湘大地。

  經歷脫貧攻堅的實戰考驗後,一批曾經的脫貧戶也開始成長為新致富帶頭人。“半條被子”故事發生地沙洲村,就流傳著一個“領被人”到“送被人”的勵志故事。

  沙洲村原建檔立卡貧困戶朱利志,家裏母親、妻子身患重病、債臺高築,在政府的幫扶下,朱利志種植了5畝水果,在村裏擺攤賣貨,學會了電商銷售和直播帶貨,脫了貧、還了債,年收入達到8萬多元。

  致富不忘帶鄉親。這位參加過電商、農特産品銷售培訓的朱利志,把自己學到的銷售技巧傳授給村民們。村裏老人擺攤賣貨,他手把手地教他們怎麼用手機支付收錢,怎麼使用電子秤,怎麼在微信朋友圈宣傳自家的水果,攤位上的商品如何擺放更容易吸引遊客。“培訓”的效果立竿見影,村民們都對他豎起大拇指。

  朱利志還是村裏的生態護林員,這份工作讓他倍感身上的責任重大。“沙洲村百姓今天的幸福生活不僅靠紅色資源,也源于這片青山。”他説,一定要為村裏守好這片青山,讓鄉親們的旅遊飯碗端得更牢。

  為村民熱忱、無私服務的朱利志,在今年村裏換屆選舉中被選為村黨支部委員。“從領被人到送被人,我會加倍努力,不負大家的期望和重托。”當選那天,這位38歲的“勵志哥”向村民這樣鄭重承諾。

▲ 湖南省汝城縣文明瑤族鄉沙洲村(2020年9月17日攝) 陳思汗攝/ 本刊

  探路新型工農城鄉關係

  “我國發展最大的不平衡是城鄉發展不平衡,最大的不充分是農村發展不充分。”2018年9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十九屆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體學習時,精辟指出了中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的關鍵之處。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就是為了從全局和戰略高度來把握和處理工農關係、城鄉關係。

  作為傳統農業大省,湖南的城鄉發展不平衡問題同樣突出。相對發達的長株潭地區,城鄉基礎設施已基本實現一體化。而大湘西、大湘南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還不到長沙的1/3,特別是教育、醫療等方面,與發展水平更高地區相比更是兩套標準、兩個天地。

  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共服務水平的城鄉落差,如同橫亙在城鄉之間的壁壘,既是鄉村振興最突出的短板,也是影響農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主要痛點。

  近年來,湖南著力破除阻礙城鄉要素雙向流動的各種障礙和體制機制弊端,加快推進基礎設施提檔升級和城鄉共建共享、互聯互通,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標準統一、制度並軌。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全面融合、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係逐漸成形。

  9月2日清晨,湖南省新化縣白沙洲村的小學一年級學生鄒恒濤背上書包,走進期盼已久的芙蓉學校。

  新學校讓孩子們眼前一亮。賞心悅目的校園環境、設備齊全的信息化教室、舒適寬敞的學生公寓……“城裏學校裏有的,我們學校都有。圖書室、多功能教室、舞蹈室一應俱全。”五年級學生謝夢恬興奮地説。

  從2017年開始,湖南用4年時間,投入12億多元,在武陵山、羅霄山等集中連片40個特困縣和國家級貧困縣,每縣建設1~2所主要面向貧困學生招生的中小學校,統一命名為芙蓉學校。

  今年9月,101所標準化的芙蓉學校全部投入使用,10余萬名貧困、農村地區孩子,得以在家門口享受優質的教育資源。

  在武岡、汝城、新化等市縣,以“鄉村風貌、城市功能”為新標準的鄉村建設規劃陸續實施,農村“水、電、路、訊、房”五個全覆蓋改造逐一啟動,一批覆蓋城鄉的“學校聯合體”“醫療聯合體”陸續開建。

  便捷的公交、安全的飲水、暢通的網絡、一體化的教育醫療資源供給……曾幾何時,令人羨慕不已的城裏生活正在成為鄉村標配。

  當城鄉之間的壁壘逐漸被打破,城市的資源要素開始向農村涌流,深藏于農村的發展潛力得以迸發。

  “2014年之前,全縣沒有一顆楊梅是通過網絡賣出去的。如今,全縣每年300多萬斤鮮果70%以上通過網絡賣到了全國各地。”在楊梅之鄉懷化市靖州苗族侗族自治縣,流通大戶李巧華發出這樣的感慨。

  遠隔千裏的“北上廣”變成“次日達”,拉近的不僅是城鄉之間的空間距離,還有親人之間情感的共鳴。

  2012年,“90後”廣東潮州姑娘朱小英嫁到汝城沙洲村時,一眼望不到頭的大山讓她覺得倣佛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如今,高速公路通了,光纖網進了村,朱小英也安心在沙洲扎下了根。通過網絡銷售村裏産的水果,她成了遠近聞名的帶貨網紅。眼看著村裏人氣越來越旺,村民日子越來越紅火,朱小英又把娘家妹妹接到沙洲,在村裏開了土特産店和咖啡店。

▲ 9月20日,湖南湘西十八洞村村民在制作苗繡 李艾家攝/本刊

  答案就在鄉野之中

  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是前無古人的偉大創舉,沒有現成的、可照抄照搬的經驗。

  作為一項長期性任務和復雜的係統性工程,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既需要自上而下的頂層設計,更需要自下而上的創新探索。

  産業如何興?民心如何聚?鄉村振興的內生動力怎樣激活?答案在廣袤田野上、基層實踐中。

  從武陵山深處的苗寨,到洞庭湖畔的漁村,遍布三湘四水的無數村落裏,圍繞鄉村振興的一道道難題在破解,一個個鮮活故事正上演。

  自2019年起,按照工業、農業、文旅三個類別,湖南先後遴選出一批省級特色小鎮,著力打造一批形態小而美、産業特而強、功能聚而合、體制活而新的特色小鎮,助推區域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如今的湖南特色小鎮建設成果豐碩,2020年,僅20家特色文旅小鎮貢獻文旅總收入就達168.51億元;15家工業特色小鎮繳納稅收13.5億元;首批農業特色小鎮吸納就業人數21.19萬人。

  湘陰縣樟樹港是湖南著名的“辣椒小鎮”。這裏出産的辣椒曾創下每斤280元的“天價”,還屢屢“一椒難求”。鎮辣椒協會會長曾立宇説,過去因大量青壯年勞力外出打工,地裏的辣椒無人過問,多年形成的品牌差點被毀。後來,鎮裏辦起了辣椒合作社,引入了專業的公司和營銷團隊,強産業、樹品牌,樟樹港辣椒重新火了起來。

  “如今,上到年過八旬的老農,下到三十出頭的青壯年,都在家裏種起了辣椒,每畝收入七八萬元,全鎮辣椒年産值超過4億元。”曾立宇説。

  羅霄山下的汝城縣沙洲村。小廣場上的屋場夜談會總是非常熱鬧。村民們和駐村幹部們圍圈而坐,不設主次,人人敞開心扉,暢所欲言。

  新任鄉村振興工作隊隊長譚詩華説,通過這種別開生面的屋場夜談會,與群眾拉家常、話發展、定規劃、談項目,工作隊員對全村142戶542人的情況了如指掌。3個多月來,幹部和村民一起梳理出亟待解決的219個問題,並研究確定了“擺攤子、開店子、種果子”的發展思路。通過屋場夜談會,村民的思想認識統一了,工作隊的威望越來越高,由百呼一應變成了一呼百應,全村150多名外出務工青壯年中有82人響應號召,返鄉創業。

  在洞庭湖腹地南縣,“六個一”農村人居環境整治行動正在如火如荼地推進。這是由南縣南山村探索出的一種農村庭院建設模式,即每戶建好一個菜園、一間雜屋、一個畜禽圈、一個化糞池、一個漚肥凼、一條排水溝,每戶投入成本5000~12000元。

  由于簡單易行可復制,既能美化凈化庭院,又能滿足農民養雞種菜的需求,“六個一”模式一經推出,便迅速在全縣各鄉鎮推廣開來。“推廣速度之快、農民接受程度之高,遠遠超出我們的意料。”南縣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指揮部副指揮長易國榮説。

  “中國農村的情況千差萬別,實現鄉村振興不可能一蹴而就,必然會遭遇各種艱難險阻。”湖南省委“三農”工作專家組組長陳文勝説,但只要堅持黨的領導,充分尊重基層首創,發揮億萬農民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鄉村振興就一定能夠如期實現。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煙。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心憂天下、敢為人先的三湘兒女,必將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新徵程上書寫更加精彩的奮鬥華章。(刊于《瞭望》2021年第39期;文丨《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丁錫國 譚劍 周楠 周勉)

【糾錯】 【責任編輯:劉陽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401127899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