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頭觀瀾|黃土高坡上的綠色變遷
潮頭觀瀾|黃土高坡上的綠色變遷
2021-09-14 16:37:25 來源: 新華社 提示:全文字,閱讀需要分鐘
關注學習進行時
微博
Qzone

  1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陜西省榆林市考察調研,了解推進水土流失治理和生態文明建設等情況。秋日裏,米脂縣高西溝村的溝溝峁峁仍滿目綠色。

新華社記者 謝環馳 攝

  “我家住在黃土高坡,大風從坡上刮過……”這首曾經的流行歌曲,一度定格了人們對大西北的印象。

  如今,黃土高坡的模樣已然改變——從20多年前的溝壑縱橫、黃土滿坡,變成了現在的滿眼綠色、生機盎然。

  巨變的背後,是近年來退耕還林還草等工程的實施,是人與自然關係的重塑和新生,書寫了黃土高坡由黃變綠的生態跨越。

  歌曲裏的黃土高坡,就是世界上最大、最厚、最連續的黃土覆蓋區——黃土高原,橫跨青、甘、寧、陜、晉、豫、內蒙古等省區。陜北黃土高原是我國黃土高原的中心部分,黃土被切割成一個個峁、一道道梁。

  1969年1月,不滿16歲的習近平從北京來到延安市延川縣梁家河村插隊落戶,後來擔任大隊黨支部書記,他組織帶領群眾修道路、造淤地壩,改善農業生産條件。

  淤地壩是流域綜合治理的一種有效形式,既可以增加耕地面積、提高農業生産能力,又可以防止水土流失。

  曾經,黃土地給人們帶來希望,也帶來了傷痛。

  羊啃禿了草,人砍光了樹,山扛不了風,地保不住水,田地成了“三跑田”——跑水、跑土、跑肥。下一場山水褪一層泥,種一茬莊稼剝一層皮。農民一年到頭面朝黃土背朝天,卻常常連播下的種子都收不回來。

  陜西曾是全國水土流失最嚴重省份之一。1999年,黨中央、國務院決定在四川、陜西、甘肅3省率先開展試點,正式拉開了中國退耕還林還草工程建設的序幕。

  位于延安市吳起縣的退耕還林森林公園(2019年5月11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陶明 攝

  隨著退耕還林還草各項政策的持續推進,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生態文明建設的有力實施,黃土高坡的一峁一梁漸漸被綠色點染,延安等退耕還林還草重點地區還實現了地減糧增。

  黃土高坡迎來了綠色轉機。昔日“山是和尚頭、水是黃泥溝”的黃土高坡,如今變成了山川秀美的“好江南”。

  浩蕩黃河縱切黃土高坡,一路奔騰南下。黃河是世界上含泥沙最多的河流,有“一石水、六鬥泥”之説。自古以來,中華民族始終在同黃河水旱災害作鬥爭。

  2019年,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黃河水少沙多、水沙關係不協調,是黃河復雜難治的症結所在。

  黃河問題,表象在黃河,根子在流域。

  陜西的黃土高原區,是黃河泥沙的主要來源地。隨著生態綠化工程推進,當地不斷加大黃河流域的生態治理,實現了“人進沙退”的治沙奇跡。

  如今,陜西省黃河流域植被覆蓋度達到60.68%,年均入黃泥沙量已從2000年之前的8億多噸降至約2.7億噸。原本有著“駝城”之稱的榆林,森林覆蓋率從0.9%提高到如今的34.8%,成為全國首個幹旱半幹旱沙區國家森林城市。

  黃土高坡裏的農民栽下的不僅是生態樹,也是“搖錢樹”。蘋果、核桃、紅棗、花椒……因地制宜的特色經濟林和林下經濟,成為各地退耕還林、推進鄉村振興的重要一招。

  陜西省榆林市佳縣佳州街道木場灣村村民在分揀紅棗(2021年1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陶明 攝

  2015年春節來臨之際,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陜西,看望慰問廣大幹部群眾。回到梁家河,總書記沿著崎嶇的山路前往山梁高處的蘋果種植園察看。得知坡地上種植的蘋果畝産4000斤,能夠收入2萬多元,總書記很高興。

  依托退耕還林還草培育的綠色資源,各地還大力發展觀光旅遊、休閒採摘、森林康養等新型業態。昔日上山放羊的村民,已在家門口吃上了“旅遊飯”。

  如今的黃土高坡,已不再是單調的一種顏色,正展現著蓬勃的生動景象……


策劃:張旭東

主筆:高敬

統籌:車玉明、王絢、齊中熙

視覺 | 編輯:張惠慧、包昱涵

新華社國內部出品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7860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