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2 07/ 02 11:58:06
來源:《瞭望》

瞭望·治國理政紀事丨大河新篇寧夏先行

字體:

  ◆ 2021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規劃綱要》,搭建起黃河保護治理的“四梁八柱”。規劃范圍覆蓋黃河幹支流流經的青海、四川、甘肅、寧夏、內蒙古、山西、陜西、河南、山東9省區相關縣級行政區,國土面積約130萬平方公里

  ◆ 2022年4月27日,國務院批復同意,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支援寧夏建設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先行區實施方案》。實施方案提出,堅持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産,堅定不移走綠色低碳發展道路,打好環境問題整治、深度節水控水、生態保護修復攻堅戰,扎實推進黃河大保護,確保黃河安瀾,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好家園

  ◆ 寧夏既有區位、能源、特色産業等優勢,又面臨水資源嚴重短缺和生態極度脆弱等挑戰;既有發展基礎較好地區,又面臨繁重的鞏固脫貧攻堅成果任務;既有産業轉型升級的廣闊空間,又存在水資源利用、碳排放、生態修復等短板,在黃河流域具有典型代表性

  ◆ “高效節水灌溉讓畝均用水量減少60%,用肥量減少36%,碰上旱情也不再像以前那樣發愁了。”

  ◆ 寧夏創新林權流轉、抵押形式,吸引更多社會資本投資綠化,“以林換林”“以林養林”等新模式如今已初見成效

  ◆ 2021年9月29日,石嘴山市兩家企業分別競得二氧化硫排放指標5.3噸和19.7噸。其中一家企業還以排污權作為資産進行抵押貸款,獲得了銀行200萬元授信,排污權成了“香餑餑”

  ◆ 騰格裏沙漠中,一座外形酷似星星的酒店引人注目。這座位于中衛市沙坡頭景區的沙漠星星酒店,因主打沙漠與星空元素迅速走紅,在旅遊旺季甚至一房難求

  ◆ 為西北生態改善發力、為華北生態安全出力、為全國生態大局效力,共同唱好新時代“黃河大合唱”,已成為越來越多寧夏幹部群眾的行動自覺

  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

  千百年來,奔騰不息的黃河同長江一起,孕育了中華文明,塑造了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偉大品格,成為民族精神的重要象徵。

  2021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規劃綱要》,搭建起黃河保護治理的“四梁八柱”。規劃范圍覆蓋黃河幹支流流經的青海、四川、甘肅、寧夏、內蒙古、山西、陜西、河南、山東9省區相關縣級行政區,國土面積約130萬平方公里。

  寧夏,是全國唯一一個全境屬于黃河流域的省份。這片被黃河水滋潤的美麗富饒土地,有效阻隔了烏蘭布和、騰格裏、毛烏素三大沙漠沙地“牽手”,是黃河流域重要的生態節點、生態屏障和生態通道。

  寧夏既有區位、能源、特色産業等優勢,又面臨水資源嚴重短缺和生態極度脆弱等挑戰;既有發展基礎較好地區,又面臨繁重的鞏固脫貧攻堅成果任務;既有産業轉型升級的廣闊空間,又存在水資源利用、碳排放、生態修復等短板,在黃河流域具有典型代表性。

  2022年4月27日,國務院批復同意,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支援寧夏建設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先行區實施方案》。實施方案提出,堅持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産,堅定不移走綠色低碳發展道路,打好環境問題整治、深度節水控水、生態保護修復攻堅戰,扎實推進黃河大保護,確保黃河安瀾,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好家園。

  先行區建設兩年多來,寧夏堅定踐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以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統領生態文明建設,統攬全境全域治理,統籌經濟社會發展,制定實施建設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先行區促進條例,以賀蘭山、六盤山、羅山自然保護區為戰略支點,以轉變發展方式、推動綠色發展為戰略舉措,以實施重大項目、重大工程為戰略抓手,共同抓好大保護、協同推進大治理。

視頻《大河新篇》

  大河安瀾 用好每一滴黃河水

  穩定季風界線、聯動全國氣候格局、調節水汽交換、阻擋沙塵東進……依黃河而生、因黃河而興的寧夏,在維護全國生態安全中具有重要地位。然而,長期發展中積聚的生態環保問題,曾十分突出。由于農業用水粗放,全區農業取水量曾佔取水總量的83.5%,農業耗水量佔總耗水量的78.4%,灌溉水有效利用係數低于全國平均值。

  先行區建設以來,寧夏在黃河流域率先開展“四水四定”,將生態壓力變為轉型發展動力。

  寧夏石嘴山市星海湖(2022 年 5 月 30 日攝) 楊植森攝 / 本刊

  守好安瀾底線。6月的塞上,天高雲淡,草木蔥蘢。黃河大堤上車輛疾馳,標準化堤防靜靜守護著堤內城市和村莊的安寧祥和。

  黃河自古就是一條桀驁不馴的大河。翻閱防汛記錄,幾乎每隔幾年,寧夏便會有一次淩汛發生。與此相伴的,還有難以預料的洪水。

  寧夏將黃河歲歲安瀾作為底線,河道和灘區綜合提升治理、兩岸堤防、河道控導、城市防洪等重點項目漸次開工,兩岸水源涵養林、水土保持林組成了堅固的“綠色長城”,全區年入黃泥沙量大幅減少。隨著標準化堤防建設的推進,災害對于兩岸群眾的威脅越來越小。

  守護生態紅線。一場夏雨過後,距離寧夏中衛市區約十公里處的小湖附近綠意盎然。樹坑裏的覆膜令人倍感新奇,這種保墑“待遇”以前只有莊稼和瓜菜才有。映入眼簾的滿目綠意令人很難想像,過去這裏曾被沙漠侵襲,大風起時天昏地暗,群眾的飯碗裏常能揀出沙粒。

  黃河穿城而過的中衛市,緊鄰騰格裏沙漠。沙漠離市區最近時只有幾公里,直接威脅人類生存和黃河安全。經過持續努力,如今中衛市境內絕大部分沙漠得到有效治理,剩余的原始沙漠風貌則成了寶貴的旅遊觀光資源。

  濕地,是黃河之腎。被稱為“鳥島”的青銅峽黃河庫區濕地,總面積近30萬畝。多年前,人為登島侵佔、圍湖造田、濫捕亂採等問題曾較為嚴重。

  治理生態頑疾,需要鐵的擔當。黨的十八大以來,寧夏強化濕地保護修復,全面清理整治人類活動點位、推進“退耕還濕”治理……如今,濕地“失而復得”。在候鳥遷徙期,庫區鳥類達數十萬只,生態係統得到整體修復。

  先行區建設以來,寧夏鐵腕治理成績單亮眼——黃河幹流寧夏段保持水質“Ⅱ類進Ⅱ類出”,創有監測數據以來歷史最好成績,水土流失實現總體逆轉。

  深度節水控水。寧夏是全國水資源最匱乏的省份之一,水資源每人平均佔有量只有全國平均水準的1/13,黃河流域的1/3。2022年起,寧夏進一步強化水資源剛性約束,把節約用水作為約束性指標納入當地黨政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政績考核范圍,深度節水控水具體工作納入考核體係,節水考核結果與自治區對市縣水資源稅獎補緊緊掛鉤。

  吳忠市鹽池縣地處寧夏中部幹旱帶,年均降水量不足300毫米,蒸發量卻高達2000毫米以上。鹽池縣馮記溝鄉馬兒莊村,過去近1/3的耕地無法灌溉。如今,馬兒莊村一帶1萬余畝耕地實施了高效節水灌溉項目,過去需由500多人完成的大水漫灌,變成了由電腦控制的精準滴灌。“高效節水灌溉讓畝均用水量減少60%,用肥量減少36%,碰上旱情也不再像以前那樣發愁了。”村主任關尚鋒説。

  為破解“水瓶頸”,鹽池縣持續推廣高效節水灌溉,如今節水灌溉面積達46萬畝,佔全縣灌溉總面積的98%以上,成為國家高效節水灌溉示范縣。

  統籌破解水困。資源無價、用水無償、交易無市、節約無效,這曾是寧夏水資源供需矛盾的重要原因。2021年4月起,寧夏全面深化用水權改革,以水資源承載能力規劃人口、城市和産業發展,統籌全區各類水資源,調整用水結構,通過用水權交易市場實現水資源高效流轉,為黃河流域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探索出可復制的經驗。

  石嘴山市平羅縣工業企業多,經濟發展受制于緊缺水資源。改革後,平羅縣通過市場化方式購買寧夏其他縣區200萬立方米用水權,解決了無用水權企業的用水指標。“我們通過水權交易購買了10.59萬立方米水權,經營不再受用水影響。企業現在正想方設法採用節水工藝,為發展開拓更多空間。”寧夏昌茂祥冶煉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趙煊説。

  目前,寧夏已核準確權灌溉面積1060萬畝,完成1400余家工業企業的水量核定工作,並初步構建起用水權市場交易體係。去年以來,交易水量達5650多萬立方米。

  青銅峽水利樞紐工程(2022年3月22日攝) 王鵬攝/本刊

  改革創新 扛穩“上游擔當”

  實現黃河全流域謀劃協同治理,必須扛穩“上游擔當”。寧夏將先行區建設的重要著力點定為山林、土地、排污權等資源要素制度改革,舉全區之力先行先試。

  盤活“沉睡”不動産。經過多年封山禁牧、植綠增綠的六盤山區,如今花海漫山,生機遍野,前些年“山像和尚頭,有溝無水流”的景象早已不見。對于山林資源已確權頒證的當地農民來説,滿眼的蒼翠已成可流轉變現、可抵押貸款的“綠色不動産”。

  寧夏創新林權流轉、抵押形式,吸引更多社會資本投資綠化,“以林換林”“以林養林”等新模式如今已初見成效。山林權改革放活經營機制,有效激發了林場等主體主動性,拓展山林權融資功能,資源變為資産,青山變為金山。

  為促進土地集約利用,去年9月,地處西海固地區的隆德縣敲響了寧夏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的“第一錘”,公開拍賣出讓1宗38畝土地。按照七成比例,土地所在的大莊村村委會可分得土地收益金116萬元,這是該村有史以來最大的一筆集體收入。

  山上退出修復生態、山下復墾置換空間、節余指標跨省交易;推行預告登記等制度,推動作價入股(出資),分割轉讓使企業用不完的土地入市變資金;建立健全閒置低效土地利用處置機制和工礦廢棄地市場化整治機制,構建農村土地市場交易平臺,創新土地供應方式……寧夏採取一係列措施,推動土地資源高效集約盤活增值。

  改革變出“香餑餑”。為從源頭上推動節能減排,2021年起寧夏開展排污權改革,建立“誰排污誰付費、誰減排誰受益”的市場機制,調動排污企業降污減排內生動力。

  2021年9月29日,石嘴山市兩家企業分別競得二氧化硫排放指標5.3噸和19.7噸。其中一家企業還以排污權作為資産進行抵押貸款,獲得了銀行200萬元授信,排污權成了“香餑餑”。

  排污權改革本質就是通過有償使用和市場交易,使企業降污減排的責任轉化為減排增益的權利。據寧夏生態環境廳介紹,實踐證明,這有利于調動企業節能減排的積極性和主動性,騰出更多環境容量,促進産業轉型。

  整治守護“父親山”。賀蘭山、六盤山、羅山對于維係寧夏乃至全國生態具有重要作用。特別是賀蘭山的高大山體,減弱、阻隔了西伯利亞冷空氣以及沙漠氣候對銀川平原的侵襲,因此寧夏人民稱其為“父親山”。

  驕陽照耀下,位于賀蘭山腹地的大磴溝山坡上,新栽的山桃、山杏、榆樹、槐樹已抽出嫩芽。而2016年以前,這裏是賀蘭山生態環境破壞最嚴重的區域,山頭曾是一個個巨型煤渣堆。

  賀蘭山富含煤炭等礦産資源,過去“靠山吃山”的粗放式發展讓這座寶山傷痕累累。2017年,寧夏打響賀蘭山生態保衛戰,專項整治自然保護區內的169處人類活動點,退出礦業權,拆除工礦設施。2019年,寧夏全面啟動保護區週邊重點區域45處嚴重損害生態功能點位的綜合治理,依法關停取締不合規企業561家,20處遺留礦坑和無主渣臺完成整治。2021年,寧夏再次投入近百億元,治理礦山地質環境,助力賀蘭山係統療愈。

  如今,文體運動休閒公園、桃李芬芳生態果園、工礦廢棄地旅遊開發等“旅遊+生態修復”項目,成為大山“傷口”愈合的見證者。隨著保護區功能進一步調整優化,已全面啟動創建的賀蘭山國家公園初露芳容。

  近期召開的寧夏回族自治區第十三次黨代會提出,將在用能權、碳排放權改革上為全流域探索新路,將改革向縱深推進。

  2020年6月5日,農民在寧夏吳忠市紅寺堡區百瑞源原生態枸杞種植基地採摘頭茬枸杞 馮開華攝 / 本刊

  兩山轉化 治黃興黃開新局

  治黃興黃,歸根結底服務于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寧夏從供需兩端入手,創造條件踏上有序實現能耗“雙控”向碳排放總量和強度“雙控”轉變之路,讓綠水青山轉化成金山銀山。

  加速釋放綠能潛力。位于毛烏素沙地邊緣的國家能源集團寧夏電力公司200萬千瓦光伏電站工地,一排排光伏板正在架起。該項目是我國開工建設的首批大型風電光伏基地項目之一,也是“西電東送”重要通道的綠色電源點。項目建成後,每年將為華東地區輸送近37億度的綠色電能,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約310萬噸。

  先行區建設過程中,寧夏將清潔能源作為自治區重點發展的産業之一,加快建設清潔能源“大基地”,構建清潔電力“大電站”,發展清潔綠氫“大産業”。2021年,寧夏風電、光伏裝機同比增長5.7%和15.6%,風光電佔電力裝機比重超過45.7%,居全國第三位;新能源利用率達到97.5%,居西北地區前列。

  星空化身“流量密碼”。騰格裏沙漠中,一座外形酷似星星的酒店引人注目。這座位于中衛市沙坡頭景區的沙漠星星酒店,因主打沙漠與星空元素迅速走紅,在旅遊旺季甚至一房難求。

  沙坡頭、沙湖、黃河宿集……“大漠牌”知名景點已是寧夏閃亮的文旅標識之一。近年來,“新、特、精”又成為了寧夏深挖“三面環沙”獨特資源稟賦的新方向。

  “每年4月中旬到10月,我都會從成都帶新人來拍婚紗照。”攝影師曾小夏是四川成都江之島攝影工作室創始人,她告訴記者,中衛獨特的風景吸引了許多旅拍客戶。

  “雖然旅遊産業受疫情影響明顯,但是寧夏資源獨特,産業升級思路明確,我們對發展前景很有信心。”寧夏沙坡頭旅遊産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宋大千説。

  葡萄酒、枸杞、灘羊……一些寧夏特色優勢産業在國內外擁有較高知名度。自治區黨委宣傳部副部長,文化和旅遊廳黨組書記、廳長劉軍説,“葡萄酒+旅遊”“枸杞+旅遊”發展模式,帶動形成了新市場、新需求和新産品,文旅正在為寧夏特色優勢産業延伸産業鏈注入新活力,助力産業蝶變升級。

  “雙控”引領綠色發展。在石嘴山市平羅縣的寧夏首朗吉元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令不少企業經營者頭疼的工業尾氣,變身為生産清潔燃料的重要原料。

  去年,這家公司的年産4.5萬噸燃料乙醇項目投産。項目採用生物發酵技術,將工業尾氣中的一氧化碳轉化為燃料乙醇,還産生了蛋白飼料等副産品,由此産生的經濟價值是傳統燃燒發電利用方式的數倍,每年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近18萬噸,相當于種植約9萬棵樹,節省土地資源約18萬畝。

  高品質推進先行區建設以來,寧夏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著力深化能耗“雙控”,引導企業加強節能降碳技術改造,推動能源資源節約集約利用,加大光伏、風電等開發利用。通過強化政策支援,增強綠色優質農産品供給,寧夏積極探索農業綠色發展典型模式,並于2020年獲批建設國家農業綠色發展先行區。

  寧夏回族自治區第十三次黨代會提出,將著力打造新型材料等“六新”産業、葡萄酒等“六特”産業、文化旅遊等“六優”産業,促進全區産業向高端化、綠色化、智能化、融合化方向發展。

  為西北生態改善發力、為華北生態安全出力、為全國生態大局效力,共同唱好新時代“黃河大合唱”,已成為越來越多寧夏幹部群眾的行動自覺。自治區主席張雨浦説,黨中央關心關注寧夏,支援支援寧夏,寧夏將以“上游擔當”繼續乘勢而上,搞好生態保護,推動高品質發展,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把戰略機遇轉化為現實發展優勢。

  “黃河落天走東海,萬裏寫入胸懷間。”自治區黨委書記梁言順表示,先行區建設是黨中央賦予寧夏的時代重任,寧夏將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加快融入新發展格局,堅持以先行區建設牽引美麗新寧夏建設,堅持不懈推動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

  刊于《瞭望》2022年第27期

  視頻《大河新篇》

  總監制:馮瑛冰 王永前

  監制:史湘洲

  統籌:楊琳 何晨陽

  文字:王永前 何晨陽 靳赫

  視頻:呂澤

  新華社瞭望周刊社

  新華社寧夏分社

  聯合出品 

【糾錯】 【責任編輯:邱麗芳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8798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