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5/ 29 08:26:44
來源:工人日報

行業苦"剪刀手"久矣 短視頻版權保護難在哪兒?

字體:

  原標題:“人生小滿”廣告被指抄襲,再次掀起短視頻作品著作權討論熱潮

  行業苦“剪刀手”久矣,短視頻版權保護難在哪兒?

  近日,奧迪“人生小滿”廣告被指抄襲,再一次掀起了短視頻作品著作權討論熱潮。短視頻著作權侵權問題頻頻發生,行業苦侵權問題久矣。抄襲創意或故事內核的行為,使得是否侵權的認定更加困難。專家建議堵疏結合。

  先在社交網絡上刷屏傳播,後被自媒體博主“北大滿哥”網絡喊話告知侵權,5月21日小滿節氣,奧迪一支以“人生小滿”為理念的廣告,經歷了從美譽一片到被指抄襲的反轉,掀起了短視頻著作權的又一波討論熱潮。25日,“北大滿哥”再度回應,稱目前三方已經達成協議,將小滿作品文案免費授權,希望公眾對內容、原創更加關注。

  近年來,短視頻行業用戶和市場規模持續增長,應用場景不斷拓寬,與之相關的侵權問題也頻頻發生。各種“剪刀手”“搬運工”將著作權人的智力成果據為己有。短視頻成為版權侵權的“重災區”。

  涉短視頻著作權案件數量逐年增加

  今年6月1日,是最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施行滿一年的日子。新法明確,視聽作品只要滿足“獨創性”“可表現”等法定作品的特徵,就能獲得著作權保護。

  在“北大滿哥”發布的對比視頻中,奧迪“人生小滿”廣告的文案和他此前發布的視頻文案重合率之高令人驚訝。廣告幾乎是“一字不差”地在未經授權許可的情況下使用了他的表述。

  對此,北京雲嘉律師事務所律師、中國政法大學智慧財産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佔領表示,“北大滿哥”作為權利人,依法享有著作權,奧迪公司此前未經授權使用了他的作品,構成著作權侵權。

  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12月,我國短視頻用戶規模9.34億,佔網民整體的90.5%。觀看短視頻之外,不少人也用手機拍攝短視頻,分享生活碎片。同時,一些短視頻作品與電子商務、廣告行銷融合,為數字經濟發展助力。

  “一開始就是想用視頻記錄生活,後來被別人搬運到別的平臺,點讚播放一下子很多,有的博主甚至搬運了我十幾條視頻。”外賣小哥李園園記錄下了帶著女兒送外賣的日常,結果被其他賬號搬運,甚至編造了故事,在澄清的過程中,李園園的賬號才逐漸被關注。

  同為視頻博主的楊某是一名無臂殘障人士,在發現博主覃某未經允許,擅自修改發布其短視頻並用于商業目的後,向法院起訴。法院認為,楊某主張權利的視頻雖為帶貨視頻,但圍繞相關主題進行了腳本設計、場景選取、運鏡和剪輯,體現了視頻制作者的個性化表達,屬于作品,應受到著作權保護。

  據北京互聯網法院介紹,自2018年9月9日至2022年2月28日,該院共受理涉短視頻著作權糾紛案件2812件,案件數量逐年增加,其中2021年涉短視頻著作權案件數量達到2020年的近2倍。

  短視頻著作權侵權認定、治理存難點

  通過對涉短視頻著作權案件進行的分析表明,對作品進行切條、搬運的復制性侵權仍為侵權的主要類型。與此同時,剪輯長視頻畫面配以文字內容進行二次創作,以及模倣他人短視頻拍攝主題、內容及方式制作相似短視頻等侵權行為逐漸增多。

  抄襲創意或故事內核的行為,使得是否侵權的認定更加困難。中國電影著作權協會副秘書長史文霞在接受《工人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我國著作權法重要原則之一是“思想表達二分法”。“即保護作品的內容,但不保護作品的創意。從創意到作品,是一個不斷豐富的過程,借鑒創意還是抄襲創意,就如同在這一過程中劃了一道線,線左邊是思想,線右邊就涉及到表達,因此,線劃在哪裏需要結合具體作品加以判斷。”

  自媒體環境下,行業為何苦著作權侵權問題久矣?中央財經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魏鵬舉分析,首先,盡管近年來人們的版權意識普遍提高,但仍有一些自媒體創作者版權保護意識不強,對版權保護態度淡漠;其次,不同于此次“奧迪廣告文案抄襲”事件,多數侵權行為直接、及時的後果並不明顯,這強化了侵權人的投機心理;另外,數字版權保護領域,界定行為是否屬于侵權的規則還有待完善。魏鵬舉還提及,一些原創作者為了實現作品的傳播效果,會有意選擇忽略侵權行為。

  史文霞則從個人和平臺兩方面剖析了侵權治理的難點所在。從個人角度看,自媒體時代視頻傳播范圍廣、速度快,短視頻侵權主體過于分散和隱蔽,單部作品的監測和維權成本較高,且訴訟維權取得收益與視頻制作成本、商業價值不對等,權利人沒有足夠動力維權。對平臺而言,如何確定其主體責任、社會責任與主動監管成本之間的平衡點是監管難點。

  堵疏結合建立著作權保護機制

  “現在各個平臺都在鼓勵用戶創作原創作品,原創作品越多,平臺價值就越大。保護版權是為了激勵創造。”魏鵬舉説。

  史文霞認為,創作者可能既是他人作品的使用者也是自己作品的權利人,應該提高版權意識,掌握一定的版權知識,或者通過專業的版權機構解決版權相關事宜。

  為短視頻用戶提供資訊存儲空間和發布渠道的平臺,也理應規范自身行為,履行監管審核義務。“若用戶在平臺內上傳的作品侵權,那麼對平臺是否構成侵權的判斷,通常適用避風港規則。但如果平臺對侵權視頻存在修改、編輯、推薦、置頂等行為,就有更高的注意義務,沒有履行義務就構成明知或應知,需要承擔連帶責任。”趙佔領建議,短視頻平臺更加積極主動發揮作用,強化監管,提高對侵權投訴的處理效率。

  對于如何建立有效的著作權保護機制,魏鵬舉認為,法律層面的保護是最基本的,要想為版權保護增添長足的動力,需要進一步認識到版權的市場價值,依托有能力市場主體的建立和完善,與版權人形成利益共同體,探索版權利用和保護的商業模式。“一方面要堵,治理侵權行為;另一方面要疏,實現合理授權。”(記者 時斕娜 蘇墨)

【糾錯】 【責任編輯:張樵蘇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8693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