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2 05/ 26 16:45:36
來源:新華網

居延海上活水來——黑河分水二十年新觀察

字體:

海報設計:趙丹陽

  新華社蘭州5月26日電 題:居延海上活水來——黑河分水二十年新觀察

  新華社記者馬維坤、王博、何問

  黑河自祁連山穿峽出谷,經近千公里蜿蜒、奔涌,終入尾閭居延海。

  千百年來,黑河深深浸潤茫茫戈壁,持續養育河西綠洲。

  然而資源總量是硬約束。黑河沿線繁榮了多久,水事矛盾就持續了多久。

  進入新時代,黑河流域于“變”中求“生”,走出一條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之路。

  機制之變 煥出居延新生機

  我國第二大內陸河黑河流經青海省、甘肅省和內蒙古自治區。由于流域水資源總量少、配置不協調,水事糾紛由來已久,均水制度也歷經變遷。

  這是位于張掖市高臺縣境內的黑河正義峽(4月15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新中國成立後,經數次調整,黑河流域形成了一年中分4月和5月兩次按照農灌時間,從甘肅省張掖市向酒泉市金塔縣鼎新灌區放水的制度。

  這一現代“均水制”,仍只計劃了流域中遊省際內的生産用水,未考慮下遊的生態用水。

  時至20世紀中葉,流域水事矛盾竟演化成人與自然生態間的矛盾。

  20世紀60年代起,黑河奔向尾閭的步履已日漸沉重。在張掖市甘州區小滿鎮王其閘村62歲村民李榮軍的記憶中,過去黑河沿河的引水口一個挨一個。密布的引水口澆灌了沿線新墾的農田,也吞噬了尾閭的生命補給。

  1961年,西居延海幹涸;1992年,東居延海消亡。其所在的內蒙古自治區額濟納旗風沙四起,成為我國北方主要沙塵暴策源地之一。

  黑河尾閭惡化的生態狀況及其引發的環境危機引起全社會關注。國家作出“黑河跨省區分水”的決定,由新成立的黃河水利委員會黑河流域管理局負責執行新的分水方案。

  新方案旨在通過減少中遊生産用水,增加下泄下遊的生態用水。2000年8月,黑河幹流“全線閉口、集中下泄”,開啟我國內陸河水量統一調度的先河。

  村民在甘肅省張掖市臨澤縣鴨暖鎮白寨村的湖邊清理環境(4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舊“均水制”重生産、新“分水制”重生態;均水僅靠強制落實,而分水關照各方利益,講究綜合施策。多年來,中遊擠出“發展之水”,為下遊生態留足“生命之水”。截至目前,累計向下遊額濟納綠洲輸送生態水量147.7億立方米。東居延海已連續17年不幹涸,水域面積常年維持在30平方千米以上,棲息鳥類達125種10萬余只,尾閭特有的大頭魚重回視野。沿河兩岸瀕臨枯死的胡楊、檉柳得到搶救性保護,沙塵天數減少,生態環境改善並逐漸形成良性演替。

  産業之變 造出富民新高地

  中遊張掖有兩個“九成”:一是黑河流域九成的土地和人口集中在這裏;二是當地用水九成在農業。

  張掖市水務局局長藍秉勤説,張掖屬于資源型缺水地區,每人平均水資源佔有量僅為全國一半多。分水方案意味著,拿四成的水量滿足流域九成人口的生産生活。

  “有水見綠洲,無水便沙丘”的張掖,水資源無疑是發展最大約束。但保生態不是要斷生計。此後,一場“以水為要”的産業變革在這裏展開。

  這是甘肅省張掖市臨澤縣鴨暖鎮小屯村的農村湖泊風光(4月14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張掖是全國最大的玉米制種基地。説起這一産業的勃興,幹部們都説,也是被分水“逼”出來的。

  彼時當地多“帶田”。“種地的時候一行小麥、一行玉米,看起來像一條條帶子。”張掖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王正彪説,“帶田”能夠最大限度調動光熱水土資源,成就了無數畝産1噸的“噸糧田”。

  那時的張掖以佔全省5%的耕地,提供了全省35%的商品糧,成為全省乃至全國重要的商品糧生産基地。

  但“噸糧田”的高産以高耗水為代價。甘州區小滿鎮店子閘村村民姜利基回憶,種“帶田”時,一畝地一年得澆十幾次水,畝耗水最高超過1000立方米。

  這是甘肅省張掖市甘州區境內的黑河弱水灣(4月14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為了給生態讓路,農戶們咬牙放棄了高産的“帶田”。

  分水倒逼張掖量水而行、以水定産,玉米制種等節水品種漸成“新寵”。

  張掖市臨澤縣倪家營鎮汪家墩村農戶毛東今年種了40畝制種玉米。他説,制種玉米一年只澆五次水,還繞開了四五月份的“卡脖子旱”,“一畝地的收入翻了三四番!”

  2021年與2000年相比,張掖市GDP總量增長數倍,而用水總量卻呈現“負增長”。全市用水總量由24.5億立方米降至19.9億立方米,單方水GDP産出則由2.81元提高到26.4元。

  科技之變 騰出農民新天地

  臨澤縣平川鎮千畝高效節水農田裏,滴灌管道如血脈縱橫田間,黑色薄膜下是剛栽種的西藍花。

  平川鎮一工城村黨支部書記李永文説,用上高效節水技術的耕地,節水省肥,一畝地少用四到五成的水。“水費按用量收,能省下不少錢!”據當地農業農村部門測算,高效農田節水技術實現畝均節水約120立方米,節本增效90多元。

  這是位于張掖市高臺縣境內的黑河正義峽(4月15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分水後,黑河沿線迎來水利基礎設施改造和農田節水技術提升的高峰。水從鬥口省到地頭,再節省到每株作物。國家投入15億多元用于中下遊渠係節水改造,管灌、滴灌、噴灌等高效節水灌溉措施優先在張掖等地推廣。張掖累計發展高效節水灌溉面積263萬畝,灌溉用水有效利用係數從0.53提高到0.6。

  節水技術不僅削減種植成本,還深度釋放産能。原先因水“捆綁”在土地上的農戶遇技術“解綁”,拓開了增收的新天地。

  臨澤縣鴨暖鎮曹莊村村民王志彪過去打工“不敢走遠”,因為每輪澆水就得回家幾天。家裏地多又分散,一到澆水的時候,全家都要拿著鐵锨守在地裏。現在田地經過水肥一體化高效節水改造,澆水的活妻子一人就能顧全,王志彪考慮去新疆再多掙一份錢。

  張掖農村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已由分水之初的2000多元提高到去年底的1.7萬多元。如今的張掖,既是“治水典范”,也是“富民高地”。

  這是甘肅省張掖市甘州區境內的蘆水灣旅遊度假區(4月12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理念之變 育出生態新典范

  從斷流枯竭到河暢其流,分水22年,黑河已成為我國江河治理樣本。借助流域調劑,黑河實現生態係統共治,流域各方也在共治中凝聚起寶貴共識:上下遊唇齒相依,保護下遊的生態産品,就是保護中遊的生産能力。中遊看似讓渡了部分發展權,實則保全了全域的生存權。

  河川之危、水源之危是生存環境之危、民族存續之危。黨的十八大以來,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央明確了“節水優先、空間均衡、係統治理、兩手發力”的新時期治水思路,黑河流域更加重視係統治理,不斷優化水資源配置的同時,以流域為整體,上中下遊協同推進、山水林田湖草沙冰綜合治理。

  上游通過退牧還草、圍欄封育、生態移民、退化沙化草場治理,治理區草地植被蓋度增加,水源涵養能力明顯增強;中遊持續推進灌區節水改造、節水型社會建設,引水秩序改善,用水效率提升;下遊在天然綠洲的保護和修復中,維係流域生態安全。

  這是在黑河上游的草灘莊引水樞紐(4月13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黑河的分水實驗證明,善用係統思維統籌水的全過程治理,是科學的治水之道。河流上中下遊是共同體,河流與山林田湖草沙冰也是共同體;人與自然生態是共同體,凝聚在生態改善目標下的區域協同、政策協同也是共同體。無論治水、治理,都離不開係統觀、整體觀。

  大河不語,凝望千年。

  當前,黑河流域資源型缺水、生態係統脆弱的形勢依然嚴峻,水資源總量緊缺與各類用水需求間的矛盾依然尖銳。黑河流域管理局局長李肖強表示,未來仍然需要堅持尊重規律、係統治理的科學生態觀,統籌流域山水林田湖草沙冰等自然生態各要素,推動黑河流域治理體係與治理能力現代化,促進流域及相關地區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長久維護黑河流域生態安全、人水和諧。(參與記者陳斌、張睿)

【糾錯】 【責任編輯:王頔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8686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