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2 05/ 21 11:58:15
來源:新華網

新華全媒頭條丨一片葉,一千億

字體:

  新華社昆明5月21日電 題:一片葉,一千億

  新華社記者吉哲鵬、楊靜

  5月21日,春茶採摘已經結束,小滿節氣拉開夏忙的序幕。2022年“國際茶日”也如期而至。

  雲南普洱市思茅區南屏鎮整碗村的有機茶葉基地(5月13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作為世界茶樹核心發源地之一,雲南如今茶葉年綜合産值逾千億元。在這片小小的樹葉上,有著我國鄉村振興的清晰脈絡,也飽含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期許。

  南方有嘉木,雲嶺出好茶。漫步在一片片古茶林、有機茶園裏,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故事俯拾即是,一幅茶文化、茶産業、茶科技統籌發展的邊疆振興新畫卷徐徐展開。

  遊客在普洱市思茅區倚象鎮一家茶旅融合主題公園遊玩(5月13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草木含金,小葉子長成大産業

  在普洱市思茅區南屏鎮整碗村的茶山上,一壟壟翠綠的茶樹蜿蜒起伏,高大的遮陰樹散布山間,三三兩兩的農民在地裏勞作。

  這是茶農董祖祥的有機茶葉基地。他的茶葉通過了歐盟、美國、日本和中國的有機認證,其中出口歐洲的茶葉每公斤最高賣到2000多歐元。

  茶字拆開,就是“人行草木間”,草木即自然。這裏藏著董祖祥成功的秘訣,“有機茶的生産不打農藥,施有機肥,注重生態環境保護、生物多樣性發展,這是茶的本質所在。”他説。

  包括董祖祥的2000多畝有機茶園在內,2021年雲南有機茶園認證面積105.7萬畝、獲證産品1406個,有機茶園認證面積和獲證産品數自2015年以來穩居全國前列。

  農戶在普洱市思茅區南屏鎮整碗村的有機茶葉基地採茶(5月13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不只是有機茶園,雲南種茶、制茶、飲茶歷史悠久,茶園就是最好的發展資源。據雲南省農業農村廳介紹,全省有15個州(市)88個縣(市、區)産茶,古樹名山與現代茶園並存,茶農450多萬人、涉茶人口近千萬人。2021年,雲南省茶葉種植面積740萬畝、産量49萬噸,均居全國前列。

  從茶葉到茶業僅有一字之別,背後卻是雲南茶産業全鏈條發展的深刻轉型。

  黨的十八大以來,雲南不斷加大引導扶持力度,茶葉成為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的重要産業。各地還把黨支部建在産業鏈上,把企業黨建和鄉村振興工作深度融合,黨員幹部衝在産業發展第一線。

  據雲南省農業農村廳介紹,2021年雲南茶葉綜合産值增至1071.1億元;茶農來自茶産業的每人平均收入達4708元,較2020年增加658元,茶葉成為群眾的“致富葉”。

  茶農在位于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動海縣的國家種質大葉茶樹資源圃採茶(5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為提升品牌效應,雲南已連續4年開展“綠色食品牌”評選活動。

  在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動海縣,屢獲殊榮的雨林古茶坊茶葉有限責任公司為掛鉤的動宋鄉曼呂村量身打造了古樹紅茶,實現戶均年增收2.4萬余元。

  騰衝市高黎貢山生態茶業有限責任公司每年為3萬多戶茶農增收7000多萬元,多名黨員都進入企業管理層,在助農增收中一顯身手。“雖然有疫情影響,但我們照常從茶農手裏收茶,探索直播、電商等方式來開拓市場。”公司總經理陳亞忠説。

  文化提香,洋溢自信之味

  5月18日,設立在大理白族自治州劍川縣沙溪古鎮的國家方志館南方絲綢之路分館茶馬古道館開始試運作,成為雲南茶馬古道研究的又一地標。

  茶起源于中國,盛行于世界。這一片神奇的樹葉,成就了一個産業,富裕了一方百姓,更是一張厚重的文化名片。

  小朋友在雲南省寧洱縣那柯裏茶馬古道小鎮玩耍(5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如今,茶馬古道已成為雲南的“金字招牌”,相關部門、行業協會聯手,挖掘茶馬古道的文化價值,開展古茶林資源保護,推動茶文化研究向深處邁進。

  “一山一味”是普洱茶的魅力所在。普洱市瀾滄縣景邁山千年萬畝古茶林有“活的中國茶史書”之稱。景邁茶的蘭花香別具一格,茶林、雲海、古村讓人流連忘返,世界文化遺産申報工作正有序推進。在寧洱縣那柯裏茶馬古道小鎮,青山、農舍、小屋猶如山水畫,遊客可以騎馬、徒步古道,體驗特色制茶。

  景邁山雲海(5月12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茶馬古道的‘復活’之路也是鄉村振興之路,去年那柯裏村委會那柯裏村民小組的每人平均純收入超過2萬元。”那柯裏村黨總支副書記張紅亞説。

  雲南省普洱市景邁山翁基古村落(5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不同的風土人情孕育出不同的茶文化。在2011年“大益茶制作技藝”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後,2021年“德昂族酸茶制作技藝”入選第五批名錄,讓這個別具特色的民族茶飲加速走入公眾視野。

  文化研究、茶旅融合方興未艾。在臨滄市雲縣,有180多萬株古茶樹的白鶯山古茶園,2021年挂牌成立茶樹演化自然博物館;在大理州南澗縣無量山櫻花谷,每年12月一株株冬櫻花在茶山間綻放,景色秀美猶如仙境。

  遊客在雲南省寧洱縣那柯裏茶馬古道小鎮遊覽(5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近年來,一係列茶文化著作、書刊、影視作品等陸續推出,位于昆明的西南林業大學還專門成立世界茶葉圖書館、古茶樹資源保護與利用研究中心,積極對接産業發展。

  喝茶、飲茶、吃茶、用茶、玩茶、事茶,這些與茶有關的20多類課程在雲南弘益大學堂匯聚一堂,10余年來已吸引2萬余名海內外學員。“我們要通過茶的教育,向全球傳遞中國人的傳統文化和生活美學。”弘益大學堂校長李樂駿説。

  工人在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動海縣雨林古茶坊茶葉有限責任公司的生産線上制作普洱茶(5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科技賦能,為高品質發展再添鮮綠

  巍峨的碧羅雪山和高黎貢山之間,怒江奔流而下。彩雲深處,福貢縣老姆登村已從窮寨子變身知名旅遊打卡地。

  在山腰間,一株株茶樹長勢正好。今年56歲的怒族村民和大林是老姆登高山茶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理事長。目前,這個合作社已發展茶園2000余畝、帶動農戶200多戶,茶葉年産量有10多噸,成為怒江特色生態農業的一面旗幟。

  “目前合作社主要種大葉種和紫娟兩種茶。”和大林説。

  新型茶飲店裏的創意茶飲品(5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和大林的紫娟茶樹源自雲南省農科院茶葉研究所。這是一個被授予植物新品種保護權的特異茶樹品種,花青素成分達3.55%,目前已被推廣引種30余萬畝。

  “名字頗有詩意的紫娟茶樹,是我們育成的39個具有自主智慧財産權、通過國家審定和雲南省審定的茶樹新品種之一,有力推動了茶樹良種化進程。”雲南省農科院茶葉研究所副所長劉本英説。

  普洱茶是時間的朋友,微生物生態的多樣性與獨特性是大自然的“饋贈”。近年來,雲南農業大學茶學院國家茶葉産業技術體係黑茶(普洱茶)崗位科學家團隊針對普洱茶加工與品質形成關鍵技術開展深入研究,尤其在普洱茶微生物發酵方面成果豐富,為産業發展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撐。

  雲南動海大益茶庭的茶藝師陳夷在制作冰滴普洱茶(5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科技賦能,茶葉承載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更多向往,雲南相關部門、茶企守正創新,“微生物制茶法”等新技術應運而生。針對當前普洱茶便攜型、便飲型産品開發待加強的現狀,茶企通過科研攻關,開發出茶珍、茶晶、袋裝茶等便攜易飲的産品,新型茶飲店和冰滴普洱等新飲茶方式也讓茶葉加速走入年輕人的生活。

  精深加工,正拓展茶葉的消費邊界。在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廣南縣,石山農場成功用大葉種臺地茶生産抹茶,開發出抹茶雪糕、餅幹、蛋糕等産品,探索傳統茶産業的破冰之路。

  雲南省普洱市的“90後”茶藝師張自穎展示當地傳統茶葉衝泡技術(5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江文耀攝

  在疫情防控常態化之下,茶與電商“一網情深”。據天貓數據統計,雲南普洱茶線上銷售保持連續三年正增長,2021年成交42.64億元,同比增幅4.1%。

  “國際茶日”已至,與茶有關的活動豐富多彩,一杯杯香茗沁人心脾。未來,雲南將“咬定茶葉不放松”,繼續從文化、産業、科技上發力,為高品質跨越發展再添鮮綠。

【糾錯】 【責任編輯:王佳寧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8671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