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5/ 20 11:04:42
來源:新華網

古老畜牧業重煥生機——青海玉樹牦牛産業觀察

字體:

  新華社西寧5月20日電 題:古老畜牧業重煥生機——青海玉樹牦牛産業觀察

  新華社記者陳凱、柳澤興、李勁峰

  地處長江、黃河、瀾滄江發源地的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承擔著守護“中華水塔”的重任,這裏也擁有約150萬頭牦牛。

  數千年來“逐水草而居”的傳統放牧,只能保證牧民自養自食。近年來,在北京對口支援等政策項目推動下,玉樹重塑牦牛養殖體係,打造現代化畜牧産業鏈。在傳承與創新中,玉樹牦牛産業帶動牧民增收、牧場修復、牧區振興,青藏高原的古老畜牧業重煥生機。

  4月19日,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治多縣,牦牛在覓食(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高原之舟”化身“都市健康美食”

  産自海拔4000多米的玉樹牦牛,由北京老字號月盛齋制成五香牦牛肉、紅燒牦牛腱、香辣牦牛雜等食品,令人眼前一亮。

  玉樹州農牧和科技局局長才仁扎西介紹,玉樹州目前牦牛存欄148.95萬頭,約佔全球牦牛總量的十分之一。玉樹牦牛地處野牦牛活動的高寒無污染草原,脂肪含量低,肉質鮮香。

  傳統畜牧模式,牦牛出欄量低。玉樹市下拉秀鎮鑽多村牧民吉布才仁祖祖輩輩養牦牛,“過去牦牛産肉少,只夠家人親戚吃,要用錢時才舍得賣,有的牦牛能養10多年。”

  2021年7月23日,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境內的草原上,牦牛在覓食。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近3年來,北京對口支援安排上億元資金,建設現代生態養殖示范基地,構建疫病防控品質檢測體係,創建玉樹牦牛區域公用品牌,打通屠宰加工運輸銷售通道,將玉樹牦牛引入北京市場,擺上超市貨架、進入餐廳功能表、開發預制菜品。加上溯源體係普及,消費者掃描包裝上二維碼,就能看到牦牛出生、養殖、加工、物流、檢疫全流程。

  北京援青指揮部指揮長袁浩宗説,牦牛進北京,既能豐富首都人民餐桌,讓消費者體驗到原生態美食,又能提升玉樹牦牛産業化程度,增強牧民發展動力,改善生活水準。

  4月27日,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稱多縣三江源高原現代生態牧業示范點,昂巴拉農牧民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布德在處理草料。新華社記者 柳澤興 攝

  北京援青幹部、首農玉樹供應鏈公司總經理宗光未介紹,玉樹牦牛肉當地售價每斤約45元,通過精細分成、多品類加工,運到北京平均售價能超60元,“今年計劃上千頭牦牛運至北京,後續擴大到每年1萬頭。”

  進入北京,走向全國。去年玉樹牦牛出欄31萬頭,牦牛肉及制品銷售網逐步覆蓋到上海、成都等地。當地計劃“十四五”期間,年出欄達40萬頭,成為全國知名綠色有機農畜産品主供區。

  4月27日,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稱多縣三江源高原現代生態牧業示范點,工作人員在清理草料拌料機。新華社記者 柳澤興 攝

  打造新業態 擺脫“靠天放牧”

  午後的稱多縣歇武鎮牧業村,陽光遍灑大地。一座現代化養殖基地裏,白瑪代西和丈夫推出3袋飼草料,倒入食槽,引來牦牛爭相進食,“這個冬天,棚裏牦牛都活了下來,馬上就能放到牧場,吃上新鮮綠草。”

  冬天是玉樹牧民最頭疼的季節。高原入冬早,開春晚。最早10月份,草場就被大雪覆蓋,牦牛覓食難,不斷掉膘,遇上雪災成批凍死餓死。傳統的“靠天放牧”,讓牦牛陷入“夏壯、秋肥、冬瘦、春死”迴圈。

  4月20日,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曲麻萊縣葉格鄉紅旗村,牧民騎著摩托照料野血牦牛。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傳統放養沿襲上千年,調整改變並非易事。去年,北京援青指揮部投資1200萬元建設生態牧業示范基地。北京援青幹部、稱多縣副縣長謝立軍全程參與,“向牧民逐一解答牦牛在牛棚是否適應,越冬草料採購是否要多花錢等問題,花費精力最多。”

  經過多方走訪、解疑釋惑,示范基地最終落戶稱多縣昂巴拉農牧民專業合作社。基地越冬棚、保育舍、幹草棚等設施,以及飼養、採奶、防疫等設備俱全,能容納上千頭牦牛冬春補飼,夏秋放牧、分群養殖。

  2020年10月28日,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稱多縣珍秦鎮,牧民準備給牦牛擠奶。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首批100頭牦牛第一次在棚裏過冬。”昂巴拉農牧民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布德介紹,在北京首農食品集團有限公司技術專家指導下,他們按時給牦牛補飼減少掉膘,出欄賣到北京,“看到效果,很多牧民準備將牦牛趕來基地養,今年預計能出欄600頭。”布德説。

  目前,玉樹州已建成類似示范基地11個。經過探索試驗,牦牛年損亡率從全州歷史最高的9.2%降至0.6%,出欄周期比傳統放牧縮短2到5年。

  2020年10月28日,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稱多縣珍秦鎮,牧民騎著摩托車放牧。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推動牧業現代化,良種繁育不可缺。在曲麻萊縣葉格鄉紅旗村,牦牛三五成群埋頭吃草,猶如散落山間的一顆顆“黑珍珠”。牧民邊巴滿臉自豪,“這些野血牦牛可是精挑細選的寶貝。”

  過去缺乏良種選育概念,各家各戶粗放散養,導致牦牛近親繁殖,體型瘦弱,死亡率高。去年紅旗村引進235頭野血牦牛,建起良種繁育基地。

  2020年10月28日,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稱多縣珍秦鎮,牦牛返回圈舍。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野血牦牛結合野牦牛和家養牦牛優點,生長快、抗病性強。”葉格鄉黨委書記白瑪松毛説,成年公牛産肉量比普通牦牛多出上百斤。目前,玉樹州已建起8個千頭規模的良種繁育基地,每年可培育3500頭良種牦牛,還能供應其他市州。

  國家肉牛牦牛産業技術體係玉樹綜合試驗站站長宋仁德,在玉樹研究牦牛30多年。他介紹,玉樹推廣的“放牧+補飼”模式,夏秋繼續原生態放養,保障牦牛綠色有機品質,同時融入現代技術提高養殖效率,實現新業態。

  這是4月27日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稱多縣三江源高原現代生態牧業示范點內拍攝的牦牛。新華社記者 柳澤興 攝

  生態牧業奏響振興曲

  沙松是曲麻萊縣昂拉村牧民。過去缺少資金,沙松一家人圍著20多頭牦牛,每天跑草山放牧、給母牛擠奶、撿牛糞生火,日子過得緊巴巴。後來他們用家中牦牛和草場入股村集體合作社,生活大變樣。

  如今,沙松和妻子被合作社聘為放牧員,專門負責放牧,同時承擔生態管護員職責,每年放牧工資、生態管護、合作社分紅等收入超過6萬元,2019年順利脫貧,“牦牛擠奶、防病都有專人負責,比自家養還省心。”

  2月23日,“玉樹牦牛進北京”懇談會暨玉樹牦牛美食品鑒會在北京舉行,消費者在挑選月盛齋制作的玉樹牦牛肉醬鹵産品。新華社發

  地處玉珠峰南麓、海拔4600米的昂拉村,全村85%牧戶都是合作社股民。合作社整合草場73.3萬畝,牦牛藏羊存欄1萬多頭(只)。去年村集體成立戶外旅遊公司,接待上千名登山愛好者增收107萬元。村支部書記才丁加説,村民當一次向導能收入3000元。

  以合作社為載體,發展生態畜牧業,實現牧民增收與生態保護“雙贏”。青海省畜牧獸醫科學院院長劉書傑介紹,合作社規模化養殖、專業化分工,大量牧民從放牧中解脫出來,從事生態管護、旅遊接待、外出務工增收;合作社整合草場輪牧,牛羊不再過度啃食草場,有利于保護草原生態。

  玉樹州有258個村,共組建村級生態畜牧業合作社206個。生態畜牧業帶動當地牧民每人平均年收入從2018年7808元,到去年首次突破1萬元;1545萬畝草場休牧輪牧實現“草畜平衡”,全州草原綜合植被蓋度提高到61.8%。

  2月23日,“玉樹牦牛進北京”懇談會暨玉樹牦牛美食品鑒會在北京舉行,這是品鑒會上展示的月盛齋以玉樹牦牛肉為原材料制作的醬鹵産品。新華社發

  生態畜牧業成為玉樹主導産業,吸引不少大學生返鄉當“牛倌”,高原草場實現生態修復,生態旅遊得到發展,而且大批牧民搬出草山住進城鎮,過上現代化牧區生活。

  繼牦牛肉、牦牛奶銷往全國各地後,玉樹牦牛絨産品也逐步推向市場。北京援青幹部、治多縣副縣長謝智剛去年引進江蘇一家企業,在當地收購牦牛絨生産高端布料,制作圍巾和大衣等,“牦牛絨非常保暖柔軟,牦牛毛還能做帳篷和太陽傘,進一步延長牦牛産業鏈。”謝智剛説。

  玉樹州副州長尼瑪才仁説,玉樹牦牛正寄托著産業富民的希望,承載著牧區振興的未來。(參與採寫:王金金)

【糾錯】 【責任編輯:邱麗芳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8668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