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5/ 20 08:40:00
來源:工人日報

“升級版”搬家工,年輕務工者的新賽道

字體:

  原標題:提供打包、拆封、復原等全鏈條服務,憑借專業技能獲市場認可 “升級版”搬家工,年輕務工者的新賽道

  近年來,“一站式全屋收納”搬家服務悄然興起,提供打包、拆封、復原等全鏈條服務,消費者可以全程托管。全新服務對搬家工人的服務技能、服務意識提出了更高要求,也吸引了一批年輕的務工者投身成為“升級版”的搬家工。

  對許多在城市生活的人來説,搬家是一件麻煩事兒,中間涉及到各種瑣碎的流程。通常情況下,搬家公司能幫助解決運輸過程中的勞累,但仍需要消費者自己處理打包、監工、拆封、復原擺放等環節。近日,北京的趙女士卻表示,最近一次搬家工人提供的服務顛覆了她的認知。

  近年來,“一站式全屋收納”搬家服務悄然興起,在傳統搬家的基礎上增加了女工收納,消費者可以全程托管。這項服務不僅受到越來越多消費者的青睞,也對搬家工人的服務技能、服務意識提出了更高要求,吸引了一批年輕的務工者投身成為“升級版”的搬家工。

  搬家服務提供升級體驗

  “沒想到搬家還能這樣輕松!”提起4月底的那次搬家服務,趙女士仍然稱讚不已。為了“五一”假期能有時間收拾新家,趙女士提前預約了搬家公司,並選擇了新推出的“一站式全屋收納”服務。

  第二天早上7點,搬家團隊的車主代恒按約定帶領兩名男工、兩名女工來到位于北京朝陽區的趙女士家中,開始當天的搬家工作。仔細瀏覽完屋內的基本陳設和物品後,代恒告訴趙女士,“這個兩室一廳的面積大概有70平米,東西比較多,我們5個人幹10個小時應該能拿下。”

  隨後,男工們張羅著將數十個塑膠打包箱陸續運到4樓的趙女士家中,並準備好氣泡膜、纏繞膜、棉白紙等打包工具,女工們則已經開始室內的物件收納整理。

  今年30歲的代恒來自河南商丘永城市,是此次搬家的車主。2020年來到北京後,一身力氣、勤勞肯幹的他加入了“藍犀牛搬家”,並帶著4位老鄉承接公司正在推出的“一站式全屋收納”搬家服務。

  身為車主,代恒不僅要做好團隊內部的分工調配,還要負責對接顧客的各項具體需求。“接到派單後,我要先去顧客家裏測量並給出報價。”代恒説,全屋搬家服務按照搬運物品的體積收費,5個立方米為起步價1290元,超出部分按每立方米258元收費。

  每個物品的形狀各不相同,服務估價極考驗車主的判斷力和經驗。代恒説:“顧客同意報價後會簽合同,如果估價超過實際體積,對顧客不公平,估價過低會有損公司和團隊的利益。”

  中午11點,打包工作完畢,所有物品被穩穩當當地安置好,一行人驅車趕往新家。一直到晚上7點多,復原工作才終于結束。圍觀全程服務的趙女士感嘆:“這幾個年輕人幹活賣力,復原得也很到位,讓我省時省力又省心,還學到了不少收納知識。”

  新內容要求掌握新技能

  與通常意義上的搬家服務不同的是,“一站式全屋收納”的工人能幫助顧客打包、還原全屋的物品陳設,這些收納和拆封等細活兒,則由團隊裏的女性員工來完成。“為了保證能完美復原,我們需要記下每件物品的位置,每裝好一箱都要貼上標簽。”被“借用”到代恒團隊的謝娟忙著給一箱衣服貼標簽,上面寫著哪個衣櫃裏的第幾排。

  同樣來自河南商丘永城市的謝娟今年30歲,之前在老家是一名全職寶媽,家務活幹得幹凈仔細。孩子今年3歲多,已經上幼兒園了,謝娟和丈夫便把孩子交給婆婆照顧,一起來到北京打拼。她説,“我自己就很愛幹凈,在收納方面是有經驗和基礎的。”

  三個月前,她專門參加了公司組織的為期10天的專業培訓,成為當期培訓的4名女工中唯一通關的,隨後正式加入車主張博的團隊。根據工作量和排期,技能優秀的謝娟平時也會被其他團隊借用。

  “化粧品、廚房易碎品等物品需要用氣泡膜包好,然後裹上棉白紙,緩解搬運過程中可能出現的擠壓,最後根據箱子的內部空間,合理安排物品的擺放位置。”在忙完自己的收納工作後,她還要配合男工把每一件物品根據質地的不同合理擺放進車廂。

  2022年3月10日起,我國首個《搬家貨運服務平臺企業安全運營規范》團體標準正式實施,從打包作業、裝卸搬運、運輸配送、物品擺放等方面進行了明確要求。通過統一搬家流程,該標準將復雜場景裏的服務精細化、標準化,以促進整個行業更加健康、有序地發展。這也意味著像謝娟這樣的收納人才,也將通過更多渠道受到市場的接納與認可。

  更多年輕人的就業選擇

  據藍犀牛創始人王粟介紹,目前公司3000多名車主中,從事“一站式全屋收納”搬家的車主僅佔3%。“想要承接全屋搬家,車主必須通過一定周期內服務訂單表現的選拔考核,然後帶著團隊成員進行面試,通過了才可以繼續參加升級培訓。”王粟説,目前公司的培訓資料和課程取自于航空公司對空乘服務人員的培訓內容,並結合行業特點整合成31個知識點,邊培訓邊考試邊實踐。

  張博去年來到北京應聘為一名普通的搬家車主,並在半年後完成了職業晉升。他向記者道出其中不易,“公司有嚴格的評審係統,包括接單效率、服裝規范、工具準備等”。每次上工前,張博還要負責上傳視頻、照片,給團隊成員開會,告知時刻留意顧客家中各項情況並隨時反饋。

  “車主的責任和壓力挺大的,要考慮方方面面的問題。”張博坦言,團隊成員大都是老鄉,一旦有顧客對團隊投訴,他的團隊就會從“一站式全屋收納”類別下線,成員們的業務也會隨之受到嚴重影響。因此,他總是對自己多一分要求,爭取做到行業領先。

  張博認為,全屋搬家服務從業者的技術水準和服務理念比通常的搬家工人要高出一些,“目前提供這項服務的主力軍大都是年輕人,男工在40歲以下,女工35歲以下,他們的理解能力和技能實踐水準比較高”。

  張博和謝娟的團隊至今仍保持著100%的好評率,“對我來説最大的考驗就是晚上搬家,倒作息比較累”。有時顧客只有晚上有時間搬家,謝娟的工作就得持續到淩晨4點,如果碰上第二天上午還有訂單,根本來不及休息。

  然而,回顧加入團隊後的工作經歷,謝娟表示對工作最滿意的是它帶給自己的價值感。“出來打工辛苦一點沒什麼,有機會參加培訓和考核,還能用自己的本事留下來,和這麼多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在一起工作,我反而覺得非常幸運。”謝娟説。(記者 周懌)

【糾錯】 【責任編輯:趙陽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666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