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5/ 05 14:46:04
來源:新華社

我在現場·照片背後的故事丨我在方艙19天

字體:


  從4月15日第一次來到上海臨港方艙醫院,到5月3日完成採訪,我在這座容納1.36萬張床位的方艙醫院度過了19天,前後9次進出方艙醫院隔離區拍攝、採訪。

  ↑4月23日,上海臨港方艙醫院的醫護人員幫助老年患者佩戴腕帶。

  ↑4月23日在上海臨港方艙醫院拍攝的升級改造床位配備的氧氣瓶。

  臨港方艙醫院位于上海的東南角,在這兒可以遠眺上海的標誌之一東海大橋,和市區相比,這裏的空氣中可以聞到大海的味道。臨港方艙醫院所在的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是上海近年來的一片發展熱土,道路兩旁塔吊林立,但由于疫情的原因,這些都不得不按下暫停鍵。

  臨港方艙醫院4月5日開艙收治第一批新冠肺炎感染者,我來到這裏時,方艙醫院已經運作了約10天,上海的疫情防控阻擊戰處在最為膠著的階段。在臨港方艙醫院,即使隔著口罩,也可以感受到現場的緊張氣氛。

  方艙醫院內絕大部分感染者生活平靜,甚至顯得單調。有的感染者側躺在床上刷短視頻,有的坐在床邊默默看書,有的將工作電腦帶入方艙醫院內做演講文稿,還有的戴著耳機用手機上網課……生活、工作、學習,方艙內的世界猶如一個微縮版的社會。

  ↑4月19日,上海臨港方艙醫院,一名學生感染者通過手機上網課。

  ↑4月25日,一名兒童患者在方艙醫院內玩耍。

  ↑4月21日,臨港方艙醫院的醫護人員幫患者測量血氧飽和度。

  ↑4月23日,在臨港方艙醫院,老年患者坐在床邊看書。

  這張照片讓我感觸頗深。4月23日世界讀書日這天,今年82歲的李先生坐在床邊默默看一本書,書名:《決戰朝鮮》。他是在4月22日晚轉運到臨港方艙醫院的,盡管子女都封控在家裏不能陪在身邊,但他依然堅韌、平靜面對病毒。

  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上海需要“硬核”力量,方艙醫院在短時內完成改造建設、各地援滬醫療隊第一時間集結出發、愛心物資紛紛涌來,這些都是“硬核”力量的體現。同時,人們面對病毒和困難時,也盡力保持內心的淡定和從容。在疫情面前,這份平靜的力量,讓人動容。

  隨著上海疫情防控形勢變化,臨港方艙醫院的使命也在調整。有2000張床位完成改造,配備了監護儀、吸痰器、氧氣鋼瓶等,用于收治普通型以上感染者和高齡感染者。4月22日左右,這裏陸續接收老年患者入住,相比于照顧無症狀感染者以及輕症患者,照顧老年人是一項更為嚴峻的挑戰。

  ↑4月23日,上海臨港方艙醫院的醫護人員與老年患者交流。

  ↑4月23日,上海臨港方艙醫院的醫護人員與老年患者交流。

  拍下這張照片時,這位老人轉運到臨港方艙醫院只有十多個小時的時間,加上患有基礎疾病,他的情緒不是很好。當天午飯時間,醫護人員拿來餐食,他表示自己不餓,不想吃,一直到12點半左右,他才在醫護人員的勸説下吃飯。

  ↑4月28日,“00後”護士喻馨在幫助一名入院感染者通過手機登記個人資訊。

  就像很多醫護人員感慨的那樣,很多“95後”“00後”的護士一到方艙醫院就瞬間長大了,承擔起肩上的那份責任和使命。1999年出生的護士王夢婷和我説:“我們這一代是被祖國精心呵護長大的一代,當祖國需要我的時候,我肯定不會猶豫的。”

  ↑4月28日,在臨港方艙醫院,一名保潔員和一名志願者在清運生活垃圾。

  這張照片裏,左邊的保潔人員穿著“大白”,全副武裝,右邊的這位志願者只戴了口罩、面屏,穿了隔離衣。這位志願者叫楊志芳,她也是一名感染者,在我結束採訪時,她已符合出院條件。進入方艙醫院後,她第一時間選擇報名成為志願者,參與清運生活垃圾,發放餐食。在方艙醫院裏,我總能想起那句歌詞--“平凡的人們給我最多感動”。

  ↑4月16日拍攝的臨港方艙醫院內患者出院後空出的床位。

  ↑4月30日,康復出艙人員離開上海臨港方艙醫院,乘坐轉運車輛返回居住地接受健康監測。

  在方艙醫院採訪19天,治愈出院者的數量在持續攀升,方艙醫院每天接收的感染者數量在下降。到5月3日這天,臨港方艙醫院出院的感染者數量已接近4萬人。

  策劃:蘭紅光

  統籌:費茂華、周大慶、劉金海

  記者:楊有宗

  編輯:章磊、尹棟遜、王南、蔡湘鑫

【糾錯】 【責任編輯:王雪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622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