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2 03/ 24 12:23:57
來源:新華網

春來遠山“魔豆”香——一杯咖啡裏的山鄉巨變

字體:

  新華社昆明3月24日電 題:春來遠山“魔豆”香——一杯咖啡裏的山鄉巨變

  新華社記者吉哲鵬、楊靜

雲南普洱市思茅區南屏鎮大開河村的村民在採摘咖啡果(2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以茶馬古道、野生古茶樹和普洱茶聞名的雲南省普洱市,近年來成為我國種植面積最大、産量最高的咖啡産區,“濃而不苦、香而不烈、略帶果酸”的獨特風味,觸動著世界的味蕾。

  春光似海,山林青翠,一顆顆果實壓彎了枝頭。農業有特色,群眾生活才有起色,隨著全産業鏈的健全完善,小小咖啡豆釋放山鄉巨變動能。

  這是2月22日在雲南普洱市一家咖啡生産企業內拍攝的新收購並準備進行處理的咖啡鮮果。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普洱茶鄉崛起“中國咖啡之都”

  相比茶葉,咖啡在普洱市的種植歷史要短得多。北回歸線穿境而過,熱區面積廣闊,有充足的降水、良好的生態,是適宜咖啡生長的“黃金地帶”。

  在改革開放初期,普洱市僅零星種植百余畝咖啡。20世紀80年代末,當地把咖啡作為調整産業結構、農民增收致富的優勢骨幹産業。

  拼版照片:上圖為村民在雲南普洱市思茅區小凹子咖啡莊園內進行咖啡育苗(資料照片,1997年攝);下圖為咖啡師(左)在雲南普洱市思茅區小凹子咖啡莊園內制作咖啡(新華社記者陳欣波2月22日攝)。新華社發

  近年來,從每年的11月到次年3月底,果實累累的咖啡種植園成為山區的靚麗風景,滿載咖啡豆的貨車在收購站和種植園之間穿梭。

  隨著種植面積增加、産量提高,2012年中國果品流通協會授予普洱“中國咖啡之都”稱號。

  黨的十八大以來,普洱發力咖啡種植、研發、加工、銷售、倉儲等全産業鏈,專門設立市、縣兩級咖啡産業管理部門,率先在全國啟動咖啡生豆目標價格保險,大力培育咖啡企業。

  種植標準和國際接軌。普洱市有30余萬畝咖啡獲得雀巢認證,10萬余畝咖啡獲得星巴克認證,2.8萬畝咖啡獲得有機認證,2萬余畝咖啡獲得雨林聯盟認證。

  80歲的高級農藝師廖秀桂(左一)在雲南普洱市思茅區小凹子咖啡莊園內向兩名遊客做介紹(2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國家咖啡檢測重點實驗室、雲南農業大學熱帶作物學院……普洱成為全國咖啡科研、教學、服務保障機構集中的地方。

  “我們還建設了國際性咖啡交易平臺和産業服務平臺,持續向全球發布咖啡價格指數,目前累計完成商業咖啡豆交易量13萬噸。”普洱市茶葉和咖啡産業發展中心副主任王永剛説。

  在雲南普洱愛伲莊園咖啡有限公司內,工作人員在烘焙豆生産線上忙碌(2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一批本土企業脫穎而出。在普洱愛伲莊園咖啡有限公司,挂耳包、烘焙豆生産線一片忙碌;在普洱昕藝咖啡館,創業者施藝昕精心挑選的本地咖啡豆廣受好評。“這是一種口感審美,我想讓更多的人通過味蕾來感受遠山的味道。”她説。

  統計顯示,雲南已成為我國咖啡種植第一大省。2021年普洱咖啡種植面積達66.8萬畝、産量4.6萬噸,是全國咖啡産量、産值最高的地市,還帶動緬甸、寮國等周邊國家種植咖啡30余萬畝。

遊客在雲南普洱市思茅區小凹子咖啡莊園內品嘗咖啡(2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一粒“魔豆”推動鄉村振興

  如今,“Puer”不僅僅是普洱茶的專屬名詞,還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全球咖啡愛好者的視野裏。

  這是一粒邊疆民族地區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接續推進鄉村振興的“魔豆”。在多種因素影響下,雲南咖啡迎來新一輪市場風口。“去年至今,雲南阿拉比卡咖啡豆收購價漲至每公斤30多元,在農民增收致富中的作用愈加顯著。2021年,普洱咖農來自咖啡的每人平均收入達4175元。”王永剛説。

這是雲南普洱市思茅區一家企業的咖啡曬場,工作人員在翻曬咖啡(資料圖片)。新華社發

  在普洱市孟連縣,去年冬天至今,咖啡産業為包括拉祜族、佤族等直過民族在內的當地群眾增加收入1.5億元。

  “我家種了18畝咖啡,現在價格好,每公斤鮮果賣到4.7元。”孟連縣動馬鎮帕亮村拉祜族脫貧群眾娜努説,目前咖啡鮮果已經賣了4萬多元,地裏的還能賣到3萬元左右。

  近年來,不少返鄉創業者、部隊退伍老兵、大學畢業生因為咖啡扎根山鄉。

  在雲南普洱市思茅區野鴨塘河谷咖啡莊園內,楊鴻簡(左一)在給一群年輕人介紹咖啡知識(2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沿著蜿蜒的山路一路前行,經過森林、小河後,就到了普洱市思茅區野鴨塘河谷咖啡莊園。去年9月,“90後”楊鴻簡辭去工作,決心依托咖啡園打造咖旅融合的農莊。

  “現在交通、物流、網絡都很發達,我想通過咖啡,讓家鄉的物産走出大山。”正在修剪咖啡樹的楊鴻簡説。

  咖啡豆雖小,卻是重要的國際大宗商品。在大山裏,咖啡種植戶用手機查詢國際咖啡期貨價、當地企業收購價,創立合作社打造自己的品牌。

  設立在普洱的雲南國際咖啡交易中心負責人劉海峰最近忙著籌辦第10屆普洱咖啡生豆大賽。“生豆大賽讓好豆子脫穎而出,也讓農戶增強‘好豆好價’的市場意識。”劉海峰説,今年已收到120組參賽豆,創歷史新高。

工作人員在雲南普洱雀巢咖啡中心倉庫內工作(2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咖香滿園向未來

  前不久,雀巢的産品創新團隊把各具特色的雲南咖啡豆推向市場,其中大部分來自普洱市瀾滄、孟連、思茅等地。早在1992年,雀巢就在普洱成立了咖啡農藝服務部。

  “中國食品行業的需求一直在升級,咖啡市場也不例外。”普洱雀巢咖啡中心總經理王海説。

  不只是雀巢,近年來星巴克等企業也先後推出多款雲南咖啡産品,這股強勁的“咖啡熱”是疫情之下中國經濟平穩健康發展、市場包容開放的真實寫照。

  “風·朝雨”“雅·邦彥”“頌·其琛”……在普洱市思茅區南屏鎮曼歇壩村,門面不大的奧萊咖啡店布局講究,店內“風、雅、頌”國風係列咖啡讓人眼前一亮。

  在雲南普洱奧萊咖啡有限公司內,工作人員在加工收購的本地咖啡準備進行杯測:左上圖為咖啡烘焙機在晾涼咖啡豆;右上圖為稱重咖啡豆;左下圖為磨咖啡豆;右下圖為衝好的等待杯測的咖啡(2月22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以往公司每年要出口6000多噸咖啡豆。從去年開始,我們的豆子全部轉為國內銷售,訂單都已經排滿了,還開發出這些烘焙豆産品。”普洱奧萊咖啡有限公司總經理楊春宏説,日益增長的需求和充滿想像力的待開發空間,就是最大的産業風口。

  面對長期處于原料供應端的短板,普洱正改造中低産咖啡園,引進精深加工企業,發展咖旅融合産業。

  思茅區南屏鎮大開河村種植了1萬余畝咖啡,240多戶村民都是咖農。近年來,隨著“咖二代”華潤梅的回歸,村裏的有機精品咖啡事業風生水起,特色農業莊園穩步推進,去年村民每人平均年收入達1.84萬元。

  “我們合作社精品咖啡豆年産量50多噸,每公斤價格在60元左右,告別了‘一公斤咖啡豆換不來一杯咖啡’的歷史。”華潤梅説。

  雲南普洱市思茅區南屏鎮大開河村及周邊種植的咖啡(2月23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山上咖啡紅,杯中咖啡香。

  早春三月,陽光明媚,群山環抱中的普洱市思茅區小凹子咖啡莊園裏傳來歡聲笑語。去年至今,已有2萬多名咖啡愛好者循香至此。

  80歲的高級農藝師廖秀桂花了20多年時間,利用300多畝荒坡建成這座特色咖啡園。“與其説普洱發展了咖啡産業,不如説是改革開放造就了普洱咖啡。未來,不管是咖啡還是其他作物,都將在我國經濟發展新格局中擁抱更多機遇、釋放更多光彩!”廖秀桂説。

【糾錯】 【責任編輯:劉陽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8499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