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2 01/ 27 21:22:25
來源:新華網

從鬥南“花語”聆聽奮進足音——“亞洲花都”傳奇

字體:

  新華社昆明1月27日電 題:從鬥南“花語”聆聽奮進足音——“亞洲花都”傳奇

  新華社記者吉哲鵬、龐明廣、楊靜

  春節將至,走進位于昆明市呈貢區的昆明鬥南花卉交易市場,玫瑰、百合、康乃馨、大花蕙蘭……到處花團錦簇,人群熙熙攘攘。

  鬥南,曾是滇池東岸名不見經傳的小鎮,如今成為亞洲最大的花卉拍賣和對手交易中心。

  39年來,從第一株劍蘭到上百億枝鮮切花,花瓣與汗水拼出“亞洲花都”的傳奇……在鬥南,于姹紫嫣紅中聆聽中國奮進的“花語”,感受美好生活的別樣怒放。

  這是1月21日拍攝的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內待拍的鮮花。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

  滇池畔崛起“亞洲花都”

  很多人説,鬥南的鮮切花拍賣最激動人心。每天上午,花農和花商將各種鮮切花包裝好,運到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在待拍區,一輛輛臺車排成長龍,經紀人手持電筒檢驗花卉的質量。

  1月21日,質檢員在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內對鮮花進行質量檢驗。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

  下午3點,拍賣準時開始。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的兩個交易大廳座無虛席,這裏採用降價式拍賣,第一個出價者勝出。數百名花商目不轉睛,緊盯電子鐘上的拍賣信息,手指迅速敲擊鍵盤進行競價。

  盡管已從事鮮切花拍賣19年,資深花商馬金科坐到拍賣席位時依然心潮澎湃。“一般情況下,我要在4秒鐘內作出決定,每天在這裏拍下約1萬枝花。”他説,“這麼多年來,只要不休市,我們就不休息。”

  春節前,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每天要拍賣400多萬枝鮮切花,涵蓋玫瑰、康乃馨、非洲菊等40多個品類、1000多個品種。

  1月21日,花商馬金科在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內競拍鮮花。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

  除了鮮切花拍賣,壯觀的鬥南“花潮”別具特色。在昆明鬥南花卉交易市場,每天一大早,經過掃健康碼、測體溫後,商戶們戴著口罩,忙著把盆花、幹花、綠植擺放到4000多個攤位上,供顧客選購。

  下午5點多,盆花、幹花被搬離市場,如同潮水般退去。從傍晚直到次日淩晨,這裏又變身為“鮮切花海洋”,剛剛從地裏採摘的玫瑰、薔薇、康乃馨、百合等花卉像海浪一樣涌入。

  “每天晚上,這裏可以買賣117個大類、1600多個品種的2000多萬枝鮮切花,然後連夜通過航空、冷鏈運輸等方式運往全國各地乃至國外。”鬥南花卉産業集團副總裁晉波説。

  花潮、人海,不分晝夜在這個國家級花卉交易市場涌動,這是遊客向往的一景,也是“亞洲花都”的日常一天。

  1月21日,花商在昆明鬥南花卉交易市場整理鮮花。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

  在鬥南街道11.3平方公裏的土地上,到處彌漫著鮮花的氣息。統計顯示,2021年鬥南鮮切花交易量突破102.57億枝、交易額112.44億元,交易量、交易額、現金流量、交易人次和出口額已連續24年居全國第一,成為中國花卉的“市場風向標”和“價格晴雨表”。

  呈貢區鬥南街道黨工委書記、鬥南花卉産業園區管委會主任顧朝飛介紹,鬥南7萬常住居民中有4萬人從事花卉行業,有全國唯一一家國家級花卉交易市場和亞洲第一、世界第二的花卉拍賣中心,2021年花卉産業産值逾200億元。

  從鬥南“綻放”看發展變遷

  世界鮮花看雲南,雲南鮮花看鬥南。從花田、花街、花市到如今的盛況,鬥南為何讓世人矚目?

  除了氣候適宜花卉生長,回顧“亞洲花都”的前世今生,可以從鬥南“花語”中感受中國奮進的足音。

  “農村改革給了農民種什麼的自由,我們因地制宜,選擇了鮮花,後來成為專職花農。”59歲的鬥南第一代種花人華明升説,“與其説是鬥南發展了花卉産業,不如説是時代發展造就了鬥南花卉。”

  長期關注鬥南發展的昆明市文史研究館館長厲鴻華認為,鬥南巨變只是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中的小小篇章,其産業發展史是我國經濟社會巨大跨越的一個縮影。

  華明升回憶,當時鬥南還沒有花卉交易市場,昆明市區也沒花店。為了賣花,他和村民們經常淩晨三四點鐘起床,騎2個多小時自行車到市中心擺攤賣花,後來形成了馬路市場。

  拼版照片:上圖為1994年顧客在鬥南村購買鮮花(資料照片);下圖為2022年1月21日,花商在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內競拍鮮花(新華社記者王冠森攝)。新華社發

  種花的收益讓鬥南農戶看到市場前景,他們以敢闖敢幹的勇氣和魄力,到城裏推銷鮮花,到國外考察、引進新品種,辦公司、建基地、闖市場,不斷壯大花卉産業。

  興一業方能富一方。30多年來,當地黨委政府“一張藍圖繪到底”,出臺係列扶持措施、成立行業協會、舉辦花卉博覽會、推動市場升級、建設花卉小鎮,農業銀行推出“雲花貸”,雲花+大數據、5G智慧小鎮項目等正在實施。

  “一花引來萬花開”。在鬥南花市的引領帶動下,雲南花卉産業愈加蓬勃。據雲南省農業農村廳統計,2021年雲南鮮切花産量預計超過160億枝,産業綜合産值預計突破900億元。目前全省從事鮮花種植、加工、運輸、銷售的企業有28萬多家,從業人員逾百萬,花卉産業在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方面的貢獻率逐年提高。

  1月21日,顧客在昆明鬥南花卉交易市場選購鮮花。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

  從鬥南“花語”中,可以觸摸時代的脈搏。近年來,隨著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實施,鬥南花卉出口愈加旺盛,已覆蓋50多個國家和地區。

  2012年,華明升的兒子華人從泰國留學歸來,接棒花卉事業,專攻熱帶植物進出口。“我國花卉在東南亞市場的潛力很大,2021年我出口了約300萬元人民幣的盆花,還引進泰國盆栽在鬥南銷售。”華人説。

  花事常新,共向未來

  年年歲歲,繁花似錦;歲歲年年,花事常新。

  在鮮切花中,質量等級最高的A級花愈加搶手。目前在鬥南交易的各類鮮切花中,A級花的比重已增至約15%,消費者越來越看重花卉的品質和品種。

  從傳統售賣轉型到直播、電商等新業態的花商花農越來越多,挖掘了市場潛力。春節將至,鬥南隨處可見前來淘花的市民、慕名而來的遊客,還有許多拿著手機直播的花商。

  1月21日,花商畢茜茜在花攤直播銷售鮮花。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

  “庫存已加,要買紅色太陽花的抓緊了!”穿著時尚的畢茜茜正在花攤前熱情直播。“我帶貨最多的一場,是1小時內賣出20萬枝花。”從高鐵乘務員轉行電商的她十分自豪。

  春節、元宵節、七夕節等我國傳統節日對鮮花需求量越來越大。2021年七夕節前,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單日交易量達931萬枝,創造歷史新高。

  “七夕節的鮮花銷量超過西方情人節時的銷量,折射出我國傳統文化正迸發愈加旺盛的生命力。”顧朝飛説。

  交易是鬥南花卉産業的核心,創新是其常開不敗的秘訣。通過迭代升級,鬥南已成為對手交易、電子拍賣、互聯網電商等交易模式並存的花卉産業園區。

  1月21日,顧客在昆明鬥南花卉交易市場選購多肉植物。新華社記者 王冠森 攝

  2017年3月,撮合花商與花農在線擔保交易的電商平臺花易寶率先在鬥南上線,2021年鮮花交易量超過4億枝、交易額逾3億元。“這裏是最適合花卉創業者的熱土。”“80後”創始人趙永能説。

  如今,鬥南不再是單一的花卉種植地,而是成為聚合拍賣、物流、研發、農資、旅遊等業態的綜合體,高質量發展之路越走越寬。

  2022年伊始,鬥南正朝著更高的目標努力。

  在佔地3.62平方公裏的鬥南花卉小鎮,花卉産業與旅遊、文化、健康等産業正融合發展。

  “在這片區域,除了200余畝地用于原住居民回遷樓房建設,其余土地都用于産業發展,現在已匯聚4000余家花卉經營及物流、文創等企業。”顧朝飛説,“有強大的國內市場作依托,花卉産業空間廣闊、潛力巨大,未來鬥南將花開更艷!”

【糾錯】 【責任編輯:邱麗芳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830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