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2 01/ 25 11:32:34
來源:新華社

我在現場·照片背後的故事丨2021,有一種力量叫堅持

字體:

  我在現場,記錄瞬間,成為歷史。

  從2019年開始,我們開設了“我在現場”欄目,以新華社記者“沉下心、俯下身、融入情”的珍貴採訪經歷為內容,講述他們在重大新聞事件現場的所見、所聞、所想。

  2021年,他們踐行“四力”,從中共一大會址到建黨百年慶祝大會的現場;從城市抗疫一線到海外疫情中心;從暴雨淹沒的農田到風雪圍困的城市;從棉花豐收的天山腳下,到雪域高原的牧民家中……

  他們凝固新聞的瞬間,記錄歷史。

  從2022年1月3日起,“我在現場”欄目陸續播發多位新華社攝影記者在2021年的精品力作和照片背後的故事。希望他們的作品和講述,能帶給您希望與力量。

  身為一名攝影記者,年末回顧自己一年來所拍攝的照片,除了作為個人的總結外,也讓我更深地感受到社會的變化。

  2021年,我奔走于鄉村振興藍圖鋪展開的大地上,在家鄉追尋講述傳承百年的紅色精神,與長城“守夜人”夜宿關外,在全運會的賽場上定格光影,深入疫區記錄抗疫的暖心瞬間……

  我所拍攝的人物中,他們或因職業精神,或因興趣使然,抑或是因為信念和責任,對自己從事的工作專注且執著。

  在他們身上,我感受到一種力量叫作堅持,它磨礪個人的內心,更被時間考驗。

  我想以時間為維度,分享這一年我記錄下的種種堅持。

↑2021年1月6日,中鐵蘭州局銀川工務段職工進行搗固作業。

↑2021年1月6日,中鐵蘭州局銀川工務段職工進行搗固作業。

  2021年新年伊始,一場寒潮席卷我國大部分地區,多地出現極寒天氣。

  我所在的寧夏也迎來大幅度降溫,最低氣溫甚至降至零下20攝氏度以下。

  寒冷的天氣下依然有許多勞動者在室外工作,我拿起相機記錄下他們的身影。行走在戶外,寒風所至,臉上陣陣生疼。

  鐵路沿線上,工務段員工正在抓緊列車運行的窗口期,對鐵軌進行搗固檢修作業,確保行駛安全。這是項體力活,沉重的機器猛烈震動著,倣佛要掙脫操作者的手,使出渾身勁的工作人員口中不時呼出熱氣,而寒意不斷從冷冰冰的鐵軌上透過他們的鞋往上傳。

  拍完照片,本想著抓緊時間發稿的我,卻發現,裹著內膽包裝在攝影包裏的電腦,已經因為低溫而無法開機。

↑2021年2月11日除夕當天,王濤在給妻子和女兒講述紅井子村的變化。

  ↑7歲的王思淇第一次來到爸爸王濤駐村的紅井子村,她對一切都充滿了好奇。2021年2月11日,王濤和王思淇在撫摸一只農戶家的小羊羔。

↑2021年2月11日除夕夜,王濤和妻子女兒在宿舍同在銀川的父母和2歲的兒子通視頻電話。

  2021年的春節,即將迎來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

  在這場歷史性的脫貧攻堅戰中,扶貧幹部把心血和汗水灑遍千山萬水、千家萬戶。節前經過多方聯係,我得知寧夏鹽池縣大水坑鎮紅井子村的駐村書記王濤要帶著妻子和女兒在村裏過年,經過進一步的溝通,我選擇在除夕和初一前去採訪拍攝。

  王濤是長慶油田採油三廠派駐此地的駐村第一書記,妻子在大水坑鎮工作,女兒和兒子平時都由在銀川的父母照顧。

  在他決定春節期間留守村裏值班後,妻子帶著女兒前來陪他,一家人開始了駐村的新年生活。

  跟著他到村裏的脫貧戶走訪,我感受到,盡管未能全家團聚,他也無怨無悔,因為他選擇了堅守。

↑2021年2月26日,農歷正月十五,一位家長帶著孩子在寧夏鹽池縣的長城關猜燈謎。

  鹽池縣位于寧夏東部,每年元宵節當地都會舉行遊九曲的民俗活動,為新的一年祈福。

  2020年的元宵節,受疫情影響,各項慶祝活動取消。2021年元宵節,遊九曲重啟,縣城重現佳節特有的熱鬧。

  拍攝時,一位家長舉著孩子猜燈謎的畫面出現在我的眼前,那純真質樸的笑容倣佛可以融化冰雪、驅散疫情的陰霾。

  ↑2021年4月15日,寧夏鹽池縣革命烈士紀念館講解員(左一)為前來參觀的遊客介紹毛澤民在鹽池縣的故事。

  寧夏鹽池縣革命烈士紀念館,展窗裏陳列著一件羊皮大氅(復制品),這是我太爺的爺爺馮萬仁當年送給毛澤民的禮物。在中國共産黨成立100周年之際,我和同事楊植森、許晉豫組成採訪小分隊,追尋這段紅色故事。

  為了使報道能達到較好的傳播效果,我們嘗試以紀錄片的拍攝手法,呈現出作為後輩同時又是一名“90後”新華社記者的我,對這一紅色印記的追尋。

↑新華社記者馮開華(左)向其太爺馮振林了解毛澤民與羊皮大氅的故事(視頻截圖)。

  1936年,鹽池縣的老百姓給毛澤民送了一件羊皮大氅,這其實是一件很小的故事,但它的背後卻是軍民魚水情、共産黨員與老百姓的深深情誼。

↑2021年8月12日,李世翔在寧夏海原縣西安州古城遺址上。

↑2021年8月12日,李世翔在寧夏海原縣巡查陳家灣烽火臺時做筆記。

  ↑2021年8月13日晚,李世翔在寧夏銀川市境內的三關口土夯明長城附近吃晚飯。為節省時間和開支,他自帶了泡面、餅子和鹹菜。

↑2021年8月13日晚,李世翔在車裏點起蚊香,當晚他在寧夏銀川市境內的三關口土夯明長城附近露宿。

  ↑2021年8月13日晚,李世翔在寧夏銀川市境內的三關口明長城考察後,結合資料在做筆記。當晚,他在此露宿。

  李世翔是寧夏海原縣的一名長城保護員,除了巡查自己負責的長城外,喜歡長城的他還經常在各地尋訪,甚至夜宿長城邊。得知這一線索後,長城“守夜人”的形象在我腦海浮現,讓我激動不已。

  15年來,李世翔在寧夏和甘肅多地尋訪,也驅車去過河北、內蒙古、陜西等地,研究長城的筆記寫了三百多篇,拍攝了十幾萬張照片。

  兒時的回憶和興趣成為長期研究的事業,李世翔對長城的熱愛與執著深深觸動了我。我和同事唐如峰、馬思嘉輾轉中衛市海原縣和銀川市三關口,跟隨李世翔探尋長城的足跡,體會他不被常人所理解的堅持。

  採訪中,李世翔和我們講起過往經歷。夜晚一個人在長城附近,他常常會將自己幻想成古代戍邊的士兵,長城外殺聲涌動,而他熱血澎湃,保家衛國。

  深山空寂,手機全無信號,我問他,一個人的時候會不會害怕。

  他回答:“與長城相依相偎,我感到長城在保護著我,我也在守護著長城”。

  ↑新華社記者馮開華、馬思嘉和唐如峰(從左至右)採訪結束後,在長城腳下仰望星空(2021年8月13日攝)。

  採訪結束已是夜裏十點,我和同事決定陪李世翔露宿長城邊,體驗“守夜人”的生活。

  山裏氣溫低,我們每人只穿了件薄外套,還不時有蚊蟲侵擾。

  但一抬頭,銀河當空,星辰閃耀。長城的輪廓,也在若隱若現。

  ↑2021年9月16日,雲南隊選手山俊(左)與陜西隊選手阿卜杜熱伊木·麥麥提在男子63公斤級半決賽中。

  ↑2021年9月19日,陜西隊選手艾合麥提·麥麥提與山東隊選手王世鑫(右)在男子91公斤以上級比賽中。

  ↑2021年9月18日,廣東隊選手馬金陽(左)在男子91公斤以上級半決賽中被擊倒。

  ↑2021年9月26日,香港隊選手李思穎在公路自行車女子個人賽決賽中率先衝過終點,獲得冠軍。

  9月,我在陜西參加了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拳擊和公路自行車項目的報道。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大型體育賽事報道,緊張刺激的競技項目讓我同運動員一同興奮起來。

  拳擊臺上每一回合的較量,你來我往,拳拳到肉甚至鮮血直流。有的選手被擊倒、擊傷,仍沒有放棄,直至裁判裁定比賽結束。這背後,是他們對勝利的渴望。

  公路自行車比賽,則是毫秒必爭,選手的成績在衝過終點線後方能揭曉,在我的鏡頭裏,雨中的賽道和選手奮力急馳的身影疊加,分外迷人。

  ↑2021年10月23日,在寧夏銀川市金鳳區北京中路街道採樣點,寧醫大總院輪轉醫生馬生萍(右二)為居民進行核酸採樣。

  ↑2021年10月23日,在寧夏銀川市金鳳區北京中路街道採樣點,醫務人員(左)在掃碼登記居民信息。

  ↑2021年10月23日,在寧夏銀川市金鳳區清馨苑社區一單元樓,醫務人員上門為行動不便的居民進行核酸採樣。

  ↑2021年10月23日,在寧夏銀川市興慶區鳳凰北街採樣點,寧醫大總院全科醫學科臨床主治醫師馬伶馨(左二)為居民進行核酸採樣。

  10月中下旬,秋意正濃,“塞上江南”寧夏卻被突如其來的疫情打破了寧靜。

  一個多月的時間裏,我深入銀川市3處中風險地區,趕赴多個核酸採樣點、檢測機構和涉疫醫療廢物處置點,記錄下這座城市抗擊疫情的點點滴滴。

  夜幕下,分散在城市街頭的採樣點閃著微光,醫務人員還堅守在崗位上忙碌著。這一處處光芒,點亮了抗疫寒夜。

↑2021年10月25日,寧夏銀川市五年級學生安思雯(右)在媽媽的陪伴下學習線上課程。

↑2021年11月25日,寧夏銀川市興慶區第四小學學生重返校園。

  11月25日,離開校園34天後,學生們重返課堂。疫散雲開,歡聲笑語在校園裏響起,銀川這座城市也迎來復蘇。

  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

  我相信,堅持到最後,一定能看到曙光。

  掃描下圖中的二維碼,觀看文中涉及的相關報道 ↓

  ↑左圖為2021年11月6日上午,新華社記者馮開華在銀川市興慶區一處隔離小區做志願服務;右圖為2021年11月6日下午,新華社記者馮開華在銀川市金鳳區一處中風險社區採訪。

  監制:蘭紅光

  統籌:魚瀾 費茂華 周大慶 劉金海

  記者:馮開華

  編輯:章磊 蔡湘鑫

【糾錯】 【責任編輯:劉陽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8298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