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1/ 19 18:15:31
來源:新華網

洞庭湖畔候鳥“打劫”魚塘,麋鹿逗留村莊……人與動物如何“各安其所”?

字體:

  新華社長沙1月19日電 題:洞庭湖畔候鳥“打劫”魚塘,麋鹿逗留村莊……人與動物如何“各安其所”?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蘇曉洲、阮周圍、譚暢

  成群結隊的候鳥把農田、池塘當成“食堂”,造成農作物減産甚至絕收;珍稀動物麋鹿逗留村莊數月,啃食、踩踏農作物……

  近年來,隨著環境治理和動物保護措施落實,洞庭湖區的生態涵養功能持續恢復,野生動物種群規模擴大。但隨之而來的是,野生動物頻繁進入鄉村,在農田、魚塘、果園棲息覓食,對當地人的生活、生産造成幹擾。

  野生動物走村入戶“會餐”

  “新華視點”記者深秋初冬時節在洞庭湖區採訪時,正值北方候鳥南飛高峰期。

  在南洞庭湖畔的沅江市、益陽市大通湖區以及西洞庭湖畔的漢壽縣,記者看到,廣袤的原野、濕地上鳥群翔集,它們自在地覓食、嬉戲,其中不乏被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和《國家保護的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的鳥類,例如鸕鶿、白鷺、小天鵝等,此外還時常能見到白鶴、灰鶴。

2021年10月24日,沅江市漉湖的候鳥。新華社記者 陳振海 攝

  記者發現,湖區很多精養魚塘上嚴實地覆蓋著一層網,農田旁豎立著身披布條的“假人”。在一些養殖甲魚等名貴水産的池塘邊,有人騎自行車或摩托車不停地穿梭巡守,以防止野生水鳥“打劫”。

  野生水鳥,被湖區農戶視為種植、養殖的“天敵”。“湖區的鳥太多、吃東西太猛!有的養殖戶價值幾十萬元的蝦苗、蟹苗,在幾天內被鳥群吃光,大家被搞怕了!”西洞庭湖濕地保護協會會長劉克歡説,他家60畝魚塘也鋪設了大網。

  當地農民説,鳥群大規模“過頂”,有時長達幾分鐘。特別是大量鸕鶿等從天上飛過時,如浮雲般遮天蔽日。鳥兒停落在田間、池塘覓食,“享用”農作物和人工養殖的水産。鳥群過後,農作物、水産常常損失慘重。

  在漢壽縣岩汪湖鎮武竺山村的明珠種養專業合作社,記者看到一群鸕鶿停留在魚塘內捕食。合作社負責人戴鵬飛對此很無奈:“鸕鶿數量眾多並且天性靈敏,稍不留神,魚苗和一些小甲魚就被吃得幹幹凈凈,有時一天損失上千元。”

  湖區基層政府時常收到當地百姓“野鳥開塘”“清空魚苗”等抱怨。沅江市南大膳鎮林業站站長郭建明説,有時一天接到十幾通電話“報損”。

  郭建明等人説,農作物收獲時節,在南大膳鎮大東口村的農田裏,常能看到烏泱泱一大片白鷺、鸕鶿。它們不怕人,連轟隆隆的農機也嚇不走,甚至放鞭炮都不怎麼管用。大東口村村民胡小陽説,一些野生鳥類愛吃油菜、玉米、蝦苗,“種一丘田有時要播好幾遍種子,好不容易等秧苗長大,鳥群來過幾次,産量就損失一大半。”

  除了鳥類,麋鹿等其他野生動物也不時侵擾洞庭湖區農業生産。

  沅江市漉湖蘆葦場興隆管理區種植大戶陳菊香説,麋鹿是國家保護的珍稀野生動物,人絕對不能傷害它們。曾有30多頭麋鹿在村裏“賴”了一個多月,自家15畝莊稼被麋鹿、野雞和野兔啃得所剩無幾。

2021年10月24日,一頭麋鹿在沅江市南大膳鎮雙港村中覓食。新華社記者 陳振海 攝

  沅江市森林病蟲害防治保護站站長熊立先説,曾有一頭麋鹿在當地幾個村莊停留了18個月,“胡吃海喝”後體重從約60斤長至300斤左右。當地農民為這頭麋鹿拍了不少“寫真”,畫面中,這頭麋鹿體型高大威猛,在農田裏肆意踩踏、啃食。

  農業生産與野生動物活動矛盾逐漸凸顯

  近年來,野生動物“出山”“進村”“進城”的新聞頻現報端。這既體現了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措施有力、生態環境日益向好,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局地野生動物飽和問題。洞庭湖區物産豐饒、鳥獸雲集,人與動物爭地矛盾逐漸突出。

  洞庭湖區很多百姓、幹部介紹,在過去野生動物保護不力的時候,被利益或者食欲驅使,在候鳥南飛季,有些人扛著獵槍、拿著彈弓打鳥,或者在候鳥遷飛棲息處張網捕鳥,更有甚者還用拌有農藥的誘餌毒鳥,湖區野生水鳥數量遠不及現在。

  如今,保護野生動物的觀念深入人心,法律執行嚴格,捕獵者銷聲匿跡。特別是長江禁漁令頒布和推行更嚴格生態保護措施後,湖區濕地生態功能得以迅速恢復,野生水鳥逐漸增多。

  僅以西洞庭湖自然保護區為例,野生水鳥種群數量明顯增多。據觀測,保護區鳥類種數近幾年間從205種增長到226種。近年來,保護區野生水鳥種群數量平穩維持在3萬只左右。

  據悉,目前在洞庭湖區“打家劫舍”的動物,大都是受法律保護、嚴格禁止捕殺的,它們在湖區覓食造成的農業損失事件頻發。

拼版照片:受訪者介紹農田損害情況。 受訪者供圖,制圖陳振海

  洞庭湖區各地提供的數據顯示,2019年至2021年,沅江市被白鷺、天鵝、麋鹿等野生動物致害的受損面積總計34.1萬畝,損失金額6730萬元;常德市陸生野生動物(野豬、豬獾、熊、鳥類)2020年致害面積約31.7萬畝,經濟損失估算3735.4萬元;另據了解,益陽市、岳陽市等湖區的農業生産所受損失也很大。

  人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有道可循

  受訪洞庭湖區幹部、百姓普遍表示,野生動物大量增加,有力印證了洞庭湖區生態環境轉好,應堅定不移繼續實行嚴格的保護政策。與此同時,要直面人與野生動物衝突增多的挑戰。

  沅江市漉湖濕地保護與發展事務中心副主任莊智、南洞庭湖自然保護區沅江市管理局辦公室主任王龍等人認為,廣袤的洞庭湖區容得下人與野生動物和諧共存,關鍵在于“各安其所”“相安無事”。

  一些專家説,大部分野生動物並不“樂意”與人類混居、爭食,當前出現的一些“鳥獸入侵”現象,在一定程度上反映野生動物生存需求尚不能得到較好滿足。建議從國家到地方都加大投入,對麋鹿、候鳥的食源地加大保護,豐富外湖食物源;那些原本屬于鳥獸的生存空間如自然保護區、天然湖泊等,應當嚴格限制人類活動,還水面、濕地于鳥獸。

  業內專家建議:

  ——以生物多樣性促生態平衡。

  湖區有的農戶發現,在田間地頭擺放人造猛禽,或者使用藍牙音箱模擬猛禽叫聲,能産生一定的驅鳥效果。

  有專家表示,當前一些地方生物多樣性正處于恢復早期,需要加強對野生動物活動情況監測,及時開展科學調控。對于局地種群數量較多,且適宜遷移的野生保護動物,可適當遷地保護;還可以有針對性地重點保護或培育鳥獸食物鏈頂端的旗艦物種如鷹隼,以生物多樣性促進生態平衡。

  ——推廣運用合理的技防措施。

  記者看到,近年洞庭湖區新建的一些生産設施安裝太陽能超聲波驅鳥器,小范圍內驅鳥效果不錯;還有一些農莊、漁場和果園安裝閃光陀螺棒、亮光彩紙小風車等,既不傷害野生水鳥,也起到了一些保護農業生産的作用。

  一些基層幹部群眾建議,對目前出現的技防措施應該開展研究,對直接危害野生鳥類生息的要嚴格禁止,而對合理的技防手段則值得加以扶持和推廣。

  ——建立健全可操作的補償機制。

  西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曾于2015年開展過一次鳥損補償工作,對保護區及周邊一定范圍內農田鳥損進行補償。全程參與的野保專家彭平波説,那次補償效果不夠理想。“農戶一攀比,極易引發矛盾。目前國內鮮見成功的鳥損補償安排,很有必要探索制訂相對統一的政策。”

  沅江市漉湖濕地保護與發展事務中心主任曹亮兵等建議,進一步完善濕地生態效益補償及野生動物致害補償機制,制定相關的法律法規;建議國家、省級層面加大資金補償力度,或建立專項資金,維護湖區生物多樣性和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均衡。

【糾錯】 【責任編輯:周楚卿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8279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