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1/ 19 13:26:08
來源:新華社

我在現場·照片背後的故事|這一年,我在山裏見證他們的耕耘與收獲

字體:

  我在現場,記錄瞬間,成為歷史。

  從2019年開始,我們開設了“我在現場”欄目,以新華社記者“沉下心、俯下身、融入情”的珍貴採訪經歷為內容,講述他們在重大新聞事件現場的所見、所聞、所想。

  2021年,他們踐行“四力”,從中共一大會址到建黨百年慶祝大會的現場;從城市抗疫一線到海外疫情中心;從暴雨淹沒的農田到風雪圍困的城市;從棉花豐收的天山腳下,到雪域高原的牧民家中……

  他們凝固新聞的瞬間,記錄歷史。

  從2022年1月3日起,“我在現場”欄目陸續播發多位新華社攝影記者在2021年的精品力作和照片背後的故事。希望他們的作品和講述,能帶給您希望與力量。

  生于山,長于山,好不容易從山裏走出來,又要回山裏去嗎?每當我背上攝影包,一次次走進山裏的時候,家人總不解地發問。

  2021這一年,每當節假日山裏的人們往山外走的時候,我卻往山裏跑。烏蒙山、月亮山、武陵山、瑤山……這一年,我在山裏用鏡頭記錄著他們在鄉村振興路上的辛勤與汗水,耕耘與收獲。

  2021年是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起步之年,如何鞏固來之不易的脫貧攻堅成果,這是脫貧戶應該認真考慮的問題,也是媒體人必須記錄下的歷史進程。于是,我繼續選擇農村作為自己蹲點調研的基地,關注山裏農民的故事。

  “新農人”扎根田野圓“稻夢”

  同為80後,趙祥榕是我見過很有想法的種田人。趙祥榕出身農村,開過渣土車,做過廚師,在江蘇闖蕩過多年。

  今年春天,我的分社同事在一次偶然的下鄉採訪中遇到了趙祥榕,被他返鄉發展優質水稻種植、手繪晴雨表觀測天氣的經歷所打動,于是把這個故事線索交給了我。

  ↑2021年8月24日,在貴州省麻江縣壩芒鄉樂坪村,趙祥榕在稻田裏查看谷粒情況。

  從那時開始,我對趙祥榕的採訪一直持續了下來。這些年來,得益于南京農業大學和貴州省農科院傾情幫扶貴州麻江縣,每次南京農業大學的水稻種植專家們來麻江,均要在貴陽龍洞堡機場轉車下去。于是,我請求前來幫扶的師生也把我捎上,搭乘他們的順風車前往麻江採訪,拍攝趙祥榕利用家鄉土壤富含鋅硒的優勢開展優質水稻種植的故事。

  ↑2021年8月24日,趙祥榕和妻子在清除稻田裏的稗草。

  ↑2021年10月8日,趙祥榕(右二)與南京農業大學教授李剛華(中)在水稻測産現場交流。

  ↑2021年10月8日,趙祥榕(右)與南京農業大學教授李剛華在水稻測産現場交流。

  從2021年4月到10月,我利用半年的時間蹲點採訪,跟蹤拍攝,從初春育苗、播種、插秧,到夏季田間灌溉、除草、防蟲、施肥,再到秋季測産、收割、儲藏,我一路跟拍。一來二去,我與採訪對象趙祥榕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2021年8月24日,趙祥榕和妻子在整理因大風天氣倒伏的水稻。

  ↑2021年10月8日,趙祥榕與工人協作駕駛收割機收割水稻。

  當看到茁壯成長的秧苗因大風天氣倒伏時,我與趙祥榕夫婦一起在田間黯然神傷;當秋收的試驗田畝産超過700公斤時,當天晚上我們情不自禁喝了點小酒,一起慶祝這辛勤耕耘後的碩果累累。

  “小龍女”甜蜜事業帶富鄉親

  袁小梅也是一位返鄉創業的南方姑娘,她之前曾在福建經營過美容院和服裝店。

  童年時,蜂蜜對當地人來説是一種吃不起的奢侈品,因此在袁小梅心中一直有一個願望,就是讓鄉親們都能吃得起原生態的蜂蜜。于是她毅然選擇返鄉,利用家鄉青山綠水、野花遍地的自然優勢做起了土蜜蜂養殖,帶動周邊村寨鄉親發展蜜蜂養殖共600多箱,年産值近百萬元,她的故事得到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的推特轉發和點讚。

  ↑2021年4月28日,袁小梅在檢查蜂箱裏蜜蜂的生長情況。

  在2021年五四青年節到來前夕,我們驅車三個多小時找到了袁小梅位于深山裏的養蜂場。

  從檢查蜂箱、割蜜到榨蜜,袁小梅都幹得輕車熟路,幹凈利落,全然看不出一個年輕女孩能如此深諳養蜂之道。但在檢查蜂巢時出了一點小意外,從頭到腳已經“全副武裝”的她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一只小蜜蜂鑽進鼻孔裏,她本能地用手指捏住鼻子想借助氣流把蜜蜂吹出來,誰知一用力把蜜蜂壓痛了,小蜜蜂本能地反抗,在她鼻腔裏狠狠蜇了一下。

  ↑2021年4月28日,袁小梅在檢查蜂箱時不慎被蜜蜂蟄傷鼻子,露出痛苦的神情。

  對于一個愛美的姑娘來説,這無疑是一次慘痛的經歷。但袁小梅告訴我們,為了養蜜蜂,她的手腳經常被蜇得腫起來,像蓮藕一樣,這苦中作樂的活兒是她的工作常態。

  ↑2021年4月28日晚,袁小梅與家人在大雨中檢查和加固蜂箱,防止蜂箱被風雨吹翻。

  當很多年輕人都選擇背離故鄉,走出大山去謀求更好的工作環境和生活舞臺的時候,也有不少像袁小梅這樣的青年人選擇回歸故鄉,以山為家,醞釀著屬于山裏人的甜蜜生活。我想,他們正是鄉村振興過程中最短缺的鄉土人才和青春力量。

  女子義務消防隊守護百年侗寨

  初冬的侗寨,山裏的夜幕拉得很長。我們在夜晚驅車趕到黔東南的大山深處,只為記錄一次女子消防隊的夜巡。車燈所及之處,一群衣著樸實的侗族婦女,敲著銅鑼、喊著口號、頭頂戴著探照燈,走向夜色深處。

  ↑2021年11月8日,女子消防隊員在侗寨裏進行夜間鳴鑼喊寨,提醒村民用火安全。

  無數個夜晚都是這樣,她們將鄉親們的牽挂記在心裏,挂在嘴上,將消防安全傳進千家萬戶。貴州苗村侗寨木房居多,一旦失火,將“火燒連營”,損失慘重。

  她們是妻子、母親、女兒,是一群普普通通的農村女性。因侗寨裏多數男性外出打工,她們便成了留守村裏的中堅力量。

  ↑2021年11月9日,女子消防隊員演練如何正確使用幹粉滅火器滅火。

  ↑2021年11月9日,女子消防隊員在侗寨裏測試消防栓,舉行消防演練。

  誰説女子不如男,下得了廚房,扛得起水槍。演練千日,只為隨時奔赴火的戰場。她們用柔弱的臂膀,挑起守護古老侗寨的大梁。

  如今的侗寨,古樸典雅,窗明幾亮,村富人和。守護侗寨,免遭火燭,這不僅僅是專業消防部門的責任,更是每一個侗寨人義不容辭的責任。

  ↑2021年11月9日,女子消防隊員演練如何正確使用幹粉滅火器滅火。

  為了拍好這個報道,我兩天兩夜只睡了5個小時。

  “慢火車”變成致富快車

  奔跑在雲貴高原上的“幸福慢車”,這是一個跨越雲南、貴州兩個省的題材,我提前跟雲南分社的同事溝通,得到了他們的支持和幫助,了解到很多信息。

  ↑2021年11月30日,來自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金陽縣的彝族青年比麼有呷(左一)與妻兒,乘坐5647次列車至貴州六盤水市轉車前往廣東省中山市務工。

  ↑2021年11月30日,來自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金陽縣的彝族青年比麼有呷(左二)與妻兒,乘坐5647次列車至貴州六盤水市轉車前往廣東省中山市務工。

  隨後,我提前一天趕到了雲南昭通,為的就是記錄昭通南站附近的果農採收蘋果的過程。

  ↑2021年11月29日,雲南省昭通市昭陽區小龍洞鄉小龍洞村的果農在搬運蘋果。

  ↑2021年11月30日,果農在5647次列車上向乘客銷售自家産的蘋果。

  雲南省昭通市昭陽區小龍洞鄉小龍洞村現有2600多戶村民,90%的人家種有蘋果,蘋果種植成為當地村民的主要經濟收入。承載著這些蘋果運出大山、走向市場、賣出好價錢的正是5648/5647次“慢火車”。每年秋冬季節,5647次“慢火車”就迎來大批昭通果農和蘋果,他們搭上“慢火車”,去到貴州威寧、六盤水、安順、貴陽或者更遠的地方去售賣。

  ↑2021年11月30日,雲南省昭通市的果農乘坐5647次列車抵達貴州草海站下車。

  第一天,我在果園跟拍了果農採摘、運輸、分級、包裝蘋果的鏡頭。

  第二天一早,我趕到雲南省昭通南站,拍攝果農進站、候車、上車的鏡頭,再隨車跟拍果農在火車上整理蘋果,隨車售賣,一直到貴州草海站跟拍果農下車進城賣蘋果的全過程。

  ↑2021年12月1日,5647次列車從貴州省威寧縣境內的李子溝大橋上駛過。

  第三天,為了拍攝“慢火車”在雲貴高原群山峽谷間穿行的外景鏡頭,我提前跟李子溝站確定了火車經過李子溝大橋的時間,驅車繞道爬到大橋的另一端,選好機位,看好時間,在火車經過大橋的前10分鐘把無人機升到空中,調整好拍攝角度、光圈、構圖,在火車經過大橋那短短的30秒裏,一只手按動相機快門拍照片,另一只手遙控無人機進行拍攝——所有的準備就為了這短短的30秒畫面。

  我的新聞現場就在山裏

  “2021年,我在山裏做農民。”當我在微信朋友圈發出這句話的時候,很多朋友開玩笑説我言過其實了。

  其實,作為一名攝影記者,能第一時間到達新聞現場,那是一種職業追求和職責使命。

  而我的新聞現場,就在山裏、在村裏、在田間地頭、在那些平凡人的生活中。記錄好他們的勤勞與汗水、耕耘與收獲、幸福與快樂……為時代存照,為歷史見證,那是我窮盡一生追求的夢想和遠方。

  ↑2021年1月3日,新華社記者楊文斌在貴州草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拍攝生態環境保護時的工作照。(羅大富 攝)

  2022年,我將繼續做好我的“農民記者”。

 

監制:蘭紅光

統籌:魚瀾 費茂華 周大慶 劉金海

記者:楊文斌

【糾錯】 【責任編輯:邱麗芳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8277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