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12/ 03 07:51:22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網售藥品:千億元大市場,監管如何織密法網

字體:

  網售藥品,在線問診的“老中醫”,現實中並無其人;執業醫師資格證、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均是用圖片處理軟件“P”出來的;冒用食品生産批號生産藥品,竟然一路綠燈;一年多時間,就有6000人上當……寧夏銀川市金鳳區人民法院近日審結的一起生産、銷售假藥案,暴露出網絡藥品銷售中存在的諸多問題。

  網絡銷售藥品因方便、省錢而廣受歡迎。早在2019年,我國網上藥店銷售額已達1251億元,且市場規模仍在不斷擴大。但監管體係尚不能與高速發展的網絡藥品銷售市場相適應,亟需通過升級監管技術、加強專業人員配置、壓實第三方平臺責任等方式,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

  從事煤礦經營的老板,搖身一變開起了網上藥店

  2019年5月,深圳市民歐陽先生在網上看到一則藥品廣告,廣告宣稱有正規經營資質,藥品經過五至七年臨床驗證,療效顯著。于是他添加了廣告上附的銀川市黃氏中醫診所“黃醫生”微信號。“黃醫生”稱數十天可治好歐陽先生的病,並提出需先繳納定金,後寄送藥品,用藥三日後在線復診。

  歐陽先生繳納定金後,很快收到快遞來的40小袋藥品,付款1186元。服用三天後,他感到並無效果,還出現頭暈症狀。微信詢問“黃醫生”,卻發現對方已將自己拉黑。于是歐陽先生向銀川市衛生監督所舉報。

  接到行政執法部門提供的線索後,銀川市公安局環境和食品藥品安全保衛分局開展了為期三個多月的偵查,很快打掉了位于寧夏銀川和廣西南寧的制售窩點,並于2019年7月底將14名嫌疑人抓捕歸案。經調查,這個犯罪團夥通過互聯網,已將假藥賣向全國20多個省區市和境外國家,受害者逾6000人,涉案金額1300余萬元。

  據公安機關查證,該案主犯李某賢原來從事煤礦經營生意,他和女友丁某看到網上有人賣補腎類藥物,利潤很高,便萌生了經營這個生意的念頭。

  李某賢出資30萬元,由丁某找到熟人段某霞,用其身份注冊了“和義升輝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但該公司並不具備食品和藥品生産、經銷資質。隨後,丁某又聯係上在廣西一家藥企工作的朋友鄭某敏,詢問是否認識可生産男性補腎養腎中成藥的人。鄭某敏向丁某推薦了自稱“祖傳老中醫”、實際並無執業醫師資質的黃某。

  黃某曾在一家中醫館幫做小兒推拿和哺乳産後調理等工作。他通過查找書籍、資料,配制了一種藥方,並在網上找到安徽一家生産袋泡茶的企業股東鄧某,請其幫忙採購中藥、加工成袋泡茶。鄧某所在企業並無加工藥品資質,但他為了掙錢,在自家附近的市場買齊中藥材,請人幫忙粉碎,加工成半成品後郵寄給黃某。黃某雇人加工、包裝藥品,在外包裝上印上鄧某所在食品企業生産批號和資質後,快遞給丁某。丁某設計了九種不同品名的包裝,如“仲杞山參”“野生肉桂”等,宣傳的療效不同,實則都是同一種藥品。

  為推廣藥品,丁某找人在第三方網站發布産品廣告,並通過圖片處理等技術,在廣告中附上用軟件“P”出來的“黃玉霞”執業醫師資格證和銀川市黃氏中醫診所虛假門頭照片。

  隨後,李某賢等人雇傭了10名並無藥品銷售資質的銷售員,給每人配發一臺電腦和4部以上手機,每部手機都注冊了不同的微信號。當有人添加廣告所附微信號問診購藥時,銷售員就用培訓習得的話術應答。

  據銷售員田某財供述,銷售主要是以“黃醫生”名義,根據話術單,針對不同男性性功能障礙問題進行解答,再“對症”開出一種或幾種品名不同、內容其實毫無差別的藥。如果有顧客懷疑是假藥,就將其拉黑。丁某、段某霞等人還叮囑,聊天時盡量用語音而不要用文字,尤其是不用“陽痿”“早泄”“中藥”等名詞,以防被網監查到;為避免風險,也不要向患有心腦血管疾病者售藥。

  記者瀏覽梳理中國裁判文書網和近期相關新聞發現,此類假藥案近兩年屢有發生。此案主犯也是在微信平臺看到他人售賣補腎藥物盈利高,才動了這一念頭。除了QQ、微信、微博等社交平臺,不法分子還在淘寶、拼多多、閒魚等電商平臺售賣假劣藥,以食品名義售賣添加違禁藥品的減肥膠囊等。

  “看都看不到,怎麼管?”

  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隨著藥品網絡銷售市場迅猛發展,現行藥品銷售監管體係面臨種種挑戰。

  寧夏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流通監管處處長黑生虎説,寧夏全區目前負責藥品、化粧品和醫療器械監管的人員60余人,而全區僅經銷藥品的企業、機構就逾9000家,“線下監管已經疲于奔命”。寧夏全區具備藥品檢測能力的行政機構只有一兩家,檢測設備和技術也較為落後。

  據了解,目前,寧夏線上藥品監管是以簽訂合同的形式,委托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每月形成監測報告,發現違法違規線索後移交稽查部門線下查處。“但能被監測到的都是備案過的合法經營企業,違法經營者看都看不到,怎麼管?”黑生虎説。

  此外,針對特定群體銷售的“假藥”具有隱蔽性,不少藥品打著保健食品名義售賣,定性難。“很多假藥吃不好也吃不壞,尤其像壯陽類藥物,一般的消費者也不願投訴,給執法造成很大困難。”銀川市公安局環食藥分局法制大隊民警杜鵬説。

  記者回訪報案人歐陽先生。他説,自己之所以上當受騙,一方面是認為此類疾病“不便聲張”,不願通過正規渠道看病買藥;另一方面也是看到網頁上有“黃醫生”執業資格證,感覺可信。

  “在網上偽造虛假證件,成本非常低,有特定需求的消費者很容易上當受騙。”銀川市環食藥分局法制大隊民警杜鵬説,假藥案具有隱蔽性,所針對的特定群體主要是患有男科疾病、風濕類疾病等“頑疾”者,“賣添加違禁藥品的減肥藥的更多,根本查不過來”。

  第三方平臺企業大多在廣東、浙江等經濟發達省份。“那些地區此類案件集中,我們鞭長莫及,跨區域調查難度很大。”杜鵬説。

  杜鵬説,假藥網絡流通軌跡不容易查證,難以向第三方平臺追責。在銀川這起制售假藥案中,收取高額費用幫犯罪分子推廣虛假廣告的第三方平臺,明顯違反了廣告法、電子商務法中的相關規定。然而,在執法人員向廣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移交線索時,發現因李某賢等人被捕,廣告費數月未繳納,廣告公司已將相關廣告下架,涉案證據已無法查證,只能不了了之。

  盡快將藥品銷售“互聯網”裝進“法網”

  網絡銷售藥品因方便、省錢而廣受歡迎。艾瑞咨詢發布的《中國居民購藥調研白皮書》顯示,有近九成居民表示願意在電商平臺購藥。

  業內專家及基層執法人員認為,當前的藥品監管體係尚不能與高速發展的網絡藥品銷售市場相適應,亟需通過升級監管技術、加強專業人員配置、壓實第三方平臺責任等方式,將藥品銷售網絡納入“法網”,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

  黑生虎、杜鵬等人建議,應支持各地建立健全網絡藥品銷售監管機構,充實專業監測力量;同時,各地監管機構和司法機關應加強跨地域協作,以應對日益增加的網絡跨地域犯罪。

  許多網絡非法售藥者都是通過第三方平臺推廣産品。黑生虎建議,監管機構要加強與微信、微博、QQ、淘寶、拼多多等平臺的對接,利用第三方平臺大數據監測到的線索進行精準打擊。

  專家建議,為壓實第三方平臺責任,還可探索建立第三方平臺先行賠付模式,一旦出現假劣藥、違禁藥,由第三方平臺率先賠付消費者,促使平臺提高入駐門檻。

  群眾是遏制網售假藥犯罪的重要力量。黑生虎説,群眾應掌握基本的藥品甄別能力,學會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官網上查詢藥品生産批號、資質等,並盡量通過正規渠道看病、購藥,發現犯罪線索及時舉報。(記者李鈞德、馬思嘉、馮開華)

【糾錯】 【責任編輯:王佳寧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8125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