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11/ 29 09:50:22
來源:新華網

堅決遏制擴散風險——我國外來入侵物種治理難問題調查

字體:

  新華社北京11月29日電 題:堅決遏制擴散風險——我國外來入侵物種治理難問題調查

  新華社記者黃耀滕、徐海濤、王自宸

  近期,多地聯合“圍剿”外來入侵物種“加拿大一枝黃花”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外來入侵物種會給我國生態安全造成何種威脅?自然傳播外哪些因素加劇了外來入侵物種蔓延?如何提升治理效能、斬斷傳播鏈條?新華社記者就此展開調查。

  外來物種入侵呈蔓延勢頭 農林産業受害不淺

  根據《2020中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我國已發現660多種外來入侵物種,其中,71種對自然生態係統已造成或具有潛在威脅並被列入《中國外來入侵物種名單》,219種已入侵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這裏有‘加拿大一枝黃花’,快過來。”近日,武漢生物工程學院園林園藝學院發起一場保護生態環境公益行動,學校師生追蹤校園內外零星散發的“加拿大一枝黃花”,共發現20余株,並全部鏟除殆盡。

  湖北省農科院植保土肥所副研究員褚世海告訴記者,“加拿大一枝黃花”是來自北美的菊科植物,它繁殖力極強,傳播速度快,生態適應性強,目前在我國沒有天敵制約,並可産生化感物質,抑制其他植物的生長,很快就能形成單一種群,可謂“我花開後百花殺”。有資料顯示,“加拿大一枝黃花”的入侵已經造成上海30多種本土物種消失 。

  據華中師范大學植物學專家劉勝祥介紹,“加拿大一枝黃花”並非僅危害湖北武漢一地,在荊州、襄陽、黃岡等地都有分布,且近年蔓延勢頭明顯。近期,他獲悉在從無分布記錄的十堰也發現“加拿大一枝黃花”的蹤跡。

  “不速之客”還有紅火蟻,它是我國農業、林業和進境植物檢疫性有害生物,也是全球公認的百種最具危險入侵物種之一。據農業農村部年初監測數據,紅火蟻已傳播至全國12個省份。

  廣西壯族自治區植保站植物檢疫科科長譚道朝説,紅火蟻入侵一個新地點後,可以迅速發展為優勢種群,破壞原有生態結構。紅火蟻能直接食用農作物的種子、果實、幼芽等,導致農作物減産,還會影響部分動物生長繁殖。同時,紅火蟻傷人事件也時有發生。

  在雲南昆明市拍攝的紅火蟻。新華社記者江文耀 攝

  草地貪夜蛾也是近年我國面臨的外來入侵病蟲害之一。這種昆蟲偏愛玉米,能啃食80多種農作物。在侵入我國後一年內,它就擴散至20多個省份,影響上千萬畝農作物安全。

  “2019年3月在廣西河池發現草地貪夜蛾後,當年就為害廣西14個地級市100個縣區,影響農作物面積215萬畝。”廣西壯族自治區植保站推廣研究員王華生説,除玉米主要受害外,受影響的農作物還有甘蔗、花生、水稻等。

  這是草地貪夜蛾幼蟲(上)和成蟲。新華社記者郭程 攝

  松材線蟲病則是一種以松墨天牛為傳播媒介的植物疫病,可致被感染松樹枯死,號稱松樹“癌症”。國家林草局今年3月發布的公告顯示,松材線蟲病已經迅速蔓延擴散至全國17個省份。記者了解到,廣西桂平市有30余株百年古松樹因松材線蟲病枯死。

  為牟利“引狼入室” 人為因素加劇入侵生物傳播

  我國有關部門歷來重視治理外來物種入侵問題,但由于部分基層防控體係薄弱,涉疫産品監管上存有漏洞,治理效果往往不如預期。

  記者調查發現,相關問題治理難。一方面,跨境電商和國際快遞行業的興起,使外來物種入侵渠道多樣化;另一方面,部分外來物種可用于牟利,因此一些地方還出現人工種養,加劇了傳播擴散。

  銹色棕櫚象屬外來高危性檢疫性害蟲,目前已入侵到廣東、廣西、海南等多省份。就是這樣一種高危外來物種,卻被部分養殖戶當作具有高營養值的“竹蟲”進行大規模人工養殖銷售。

  記者從廣西壯族自治區林業局了解到,2021年廣西共排查發現銹色棕櫚象養殖戶1095家,涉及13個市82個縣區,調查存量達3363.22萬只。目前,廣西有關部門已對人工養殖銹色棕櫚象進行了處置。

  銹色棕櫚象養殖産業鏈中,農戶、合作社、企業都有涉及。一些養殖戶在養殖之前甚至不知道這是檢疫性害蟲。而部分養殖戶即便有所了解,仍在高利潤誘惑下鋌而走險。南寧市一位養殖戶告訴記者:“一斤幼蟲大概賣40元或50元,養殖成本就幾元錢。”

  植物檢疫條例等規范規定,劃入松材線蟲病疫區內的松樹禁止砍伐售賣。涉疫木材一旦流入市場,將會成為松材線蟲病的傳播源頭之一。但記者發現,在廣西疫區之一的桂平市,今年以來就刑事立案亂砍濫伐松樹案件25起,刑事起訴14人,打擊處理違規加工疫木企業2家。

  此外,北京林業大學野生動物研究所教授時坤提醒,當前各地“爬寵”“異寵”生意火爆,其中風險不小。像巴西龜等“橫行霸道”的外來入侵物種如被遺棄、“放生”、逃逸等,將給我國本土生物種群和公共衛生防疫帶來巨大安全風險。

  強化人防技防 建立協同防控 斬斷傳播鏈條

  針對外來入侵物種問題,農業農村部等5部委于今年初印發《進一步加強外來物種入侵防控工作方案》,這一方案明確要求:到2025年,外來入侵物種狀況基本摸清,法律法規和政策體係基本健全,聯防聯控、群防群治的工作格局基本形成,重大危害入侵物種擴散趨勢和入侵風險得到有效遏制。

  加大專業化人才隊伍建設。記者發現,不少基層動植物疫病防治部門反映單位缺少“年輕血液”,技術人員“捉襟見肘”。廣西大學動物科學技術學院動物疫病防治研究所副所長黃偉堅認為,應夯實基層人防能力,健全外來物種和動物疫病人力監控網絡建設,確保有充足、專業的人力。

  利用技術手段完善“早發現、早預警、早應對”的監測預警網絡。當前,部分林業有害生物監測工作主要依賴人工實地巡查,在山區陡坡、林地茂密區域則難以有效勘察。王華生等專家建議,充分運用現代科技網絡優勢,緊盯重點區域、關注重點時段,突出重點物種,採用“空天地”一體化、智慧化技術與手段進行監測和檢測。

  建立健全多部門協同機制,強化物流環節檢驗檢疫,阻斷外來入侵物種蔓延“通道”。褚世海認為,防控外來入侵物種,絕不是一個部門,一個地方的事情,必須從國家安全的高度,樹立“一盤棋”思想,推動部委協作、省際聯動,對外來入侵物種進行全面排查,加大防治經費保障,確保防治工作常態長效。

  廣西壯族自治區林業有害生物防治檢疫站站長劉傑恩建議,相關部門應在守好“國門”的同時,協同其他監管部門線上線下齊發力,防止外來檢疫性病蟲害通過網購、集裝箱等現代物流體係蔓延,強化物流環節抽查檢測,防止外來有害物種搭上現代交通運輸體係的“快車”。

【糾錯】 【責任編輯:施歌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8110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