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10/ 17 17:29:12
來源:新華網

“綠化將軍”張連印:青山寫忠誠

字體:

  新華社太原10月17日電 題:“綠化將軍”張連印:青山寫忠誠

  新華社記者黃明、吳晶、賈啟龍、王菲菲

  荒山、鐵鍬,風沙、日曬……

  塞北左雲,雁門關下。年復一年,“老兵”用生命的年輪,把荒灘變為綠野——樟子松、雲杉、楊樹、沙棘,一排排、一行行,漫山遍野……

  張連印在山西大同左雲縣種下的“綠色長城”(9月29日攝)。新華社發(丁美寧 攝)

  退休18年來,“老兵”帶領鄉親們已為家鄉種下200多萬棵樹。

  “老兵”名叫張連印,今年76歲,河北省軍區原副司令員,少將軍銜。

  他戎馬一生,本可以選擇安度晚年,卻飲風咽沙、傾盡所有,身患癌症仍植樹不已,在家鄉建起了一道造福百姓的“綠色長城”。

  張連印在山西大同左雲縣張家場鄉張家場村的苗木基地自學苗木知識(10月3日攝)。新華社發(步豐峰 攝)

  共産黨員的人生底色:“為黨和人民做事不覺得辛苦,反而很快樂”

  “為何選擇了這條千辛萬苦的植樹路?”有太多的人不解。

  “植樹造林、防風治沙,利國利民,造福子孫。”張連印説。

  2003年,山西省左雲縣,張連印退休後返回家鄉。

  出人意料,卸下鋼槍的張連印竟扛起了鐵鍬。這位從張家場村走出的軍隊高級幹部,退休後要回鄉種樹?!

  “植樹可以防風固沙,改善家鄉自然環境。我沒有萬貫家財,植樹造林是最現實的選擇,有多少錢種多少樹。”反復琢磨,張連印選定了這條路。

  當時,衝著他的名望,企業紛紛拋來橄欖枝,“想要賺錢很容易”。

  可張連印心裏,通透如鏡:“我只想用有限的時間、有限的精力、在有限的范圍內為家鄉人民做點事。”

  鄉親,在張連印心中的分量很重。他4歲時父親去世,6歲時母親改嫁,撫養他長大的奶奶爺爺也在他13歲和16歲時相繼去世。

  “吃百家飯、穿百家衣,我才能長大,鄉親們對我的恩情一輩子也忘不了。”他記得,小時候有時窮得連鞋子都沒有。

  57年前的那個早晨,張連印終生難忘——

  村裏鑼鼓喧天,這個19歲的青年要去當兵了!

  戴紅花、騎大馬,鄉親們把炒好的瓜子、煮熟的雞蛋塞滿他的口袋……

  “你們為我戴紅花,我把決心來表達,到了部隊聽黨話,黨叫幹啥就幹啥!”歡送會上,作為新兵代表的張連印即興創作了快板。

  這句話,他記了一輩子,也做了一輩子。

  參軍第二年,由于表現優異,他光榮入黨,此後,一路從普通一兵成長為高級領導幹部。

  戎馬倥傯40載,每個崗位張連印都成績斐然——

  當戰士,他年年是“五好戰士”;當連長,他被評為北京軍區“四好連隊”優秀代表;他從團長、副師長,幹到師長、副軍長、省軍區副司令員,被授予少將軍銜。

  2003年3月,張連印退休了。他認真地對老伴説:“我是退休了,沒職務了,可我的黨員身份還在,這是我一輩子的職務。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也是我一輩子的義務。”

  張連印的家鄉左雲縣張家場村,位于毛烏素沙地邊緣地帶,屬于京津風沙源治理區。全村土地超過一半都是荒山荒坡,風起沙揚。

  張連印在山西大同左雲縣摩天嶺土長城眺望苗圃、山林(6月13日攝)。新華社發(丁美寧 攝)

  幾十年過去,鄉親們雖然從原先的土坯房搬進了磚瓦房,但光禿禿的荒山野坡卻沒有改變。

  “綠化家鄉、造福鄉親,就是我‘人生最後一個戰場’。”當年10月,張連印帶著妻子王秀蘭回到家鄉,打響了植樹事業的“第一戰”。

  但,創業的艱難始料未及。

  左雲土地貧瘠,樹木成活率低。第一年,張連印從右玉買了1萬棵樟子松苗,結果第二年全死了;再栽,6000棵樹,又死了……

  “祖宗三代都栽不活,你回來就栽活了?”“發小”胡萬金,看著他氣不打一處來。

  樹全死了,老漢傷心了,但更不甘心。他購書自學,上門請教專家,還跑去外地的林場學習,每遇到一個會種樹的人,就拉著人家打破砂鍋問到底。

  栽了死、死了再栽……和他一起回鄉種樹的妻子記得,種樹的頭幾年,臉和耳朵常常被風吹得掉皮,嘴上起水泡腫得老高,有時水泡裂開,鮮血就順著嘴唇流下來。

  一次大女兒回鄉看望,竟沒認出迎面走來的父母,看著被風沙吹打得“面目全非”的兩位老人,心疼得直流淚。

  而張連印有自己的“苦樂觀”:“我種樹,為黨和人民做事不覺得辛苦,反而很快樂。”

  如今,昔日的荒山,已松濤陣陣。

  張連印(右)與老伴王秀蘭、兒子張曉斌在山西大同左雲縣張家場鄉北梁山坡一起澆水(8月16日攝)。新華社發(丁美寧 攝)

  衝鋒陷陣的軍人本色:沒有戰勝不了的困難

  山坡上,張連印幹完活便席地而坐,講起話來中氣十足。很難想象,他曾徘徊在生死線上。

  2011年,得知自己身患肺癌,張連印只説了句“冷靜面對,科學治療”。手術前,他默默地把這些年種樹欠下親朋的錢一一還清,甚至去照相館拍好了遺照。

  只是,樹還沒有種完。手術後的張連印實在等不及,第二年正月就拉著妻子回鄉了。

  一如往常,他們沒有找人接送,老兩口從石家莊坐火車睡一晚,早上五點多到大同,又坐客車到張家場村。

  “要是我不回來,這攤事就散了。”他壓根兒沒有想過自己的身體,滿腦子都是種樹。

  回到植樹的基地,張連印立馬裝上樹苗和鐵鍬,坐著他的“專車”上山了——這輛不到5萬元買來的面包車,6年間跑了近20萬公裏,“拉工人、拉工具、拉樹苗,出溝入嶺,都是他那車。”左雲縣委組織部副部長池恒廣説。

  左雲縣的綠蔭不斷擴大,他體內的癌細胞也在瘋狂生長。2014年,他的肺癌出現骨轉移。這次,住院一個月後,他又一次回鄉種樹了。

  “癌症要科學治療,種樹也要堅持到底。”張連印堅定地説。

  有人説,何必這麼較勁?可軍人出身的張連印就是這樣,一如他的微信簽名:堅強、堅韌、堅毅——

  如今,植樹成活率達到了95%以上,他帶領鄉親們為家鄉種下200多萬棵樹。

  如今,張連印依然走路飛快、精神抖擻。

  華夏大地上,創造奇跡的又何止張連印!

  60萬米高空上的衛星,忠實記錄下綠色合圍中逐漸“消失”的毛烏素沙地——

  一個坑一個坑種樹、一鍬一鍬鋪設沙障固沙,人們前赴後繼,用一個甲子的歲月,在昔日的不毛之地播下喬、灌、草科學配置的綠色屏障,讓絕大部分沙化土地得到治理,使之成為全球荒漠化防治的典范。

  “千千萬萬個張連印,創造了從‘沙進人退’到‘綠進沙退’的生態奇跡。”審計署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審計司高級審計師羅濤感慨地説,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共産黨人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成功實踐,閃耀著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精神密碼”。

  “30年是我的‘目標’,種樹要種到88歲!”張連印説:“每天和樹打交道,和老百姓在一起,心情好身體就好。”

  在他的帶動下,山西省左雲縣林木覆蓋率由2003年的38.6%上升到現在的45.03%,增長了6.43個百分點,張連印被群眾稱為“綠化將軍”。

  張連印在山西大同左雲縣張家場鄉北梁山坡種樹時搬運樹苗(7月16日攝)。新華社發(丁美寧 攝)

  心係群眾的“公仆”角色:永不忘這一方水土一方鄉親

  秋日的午後,松濤陣陣。站在張家場村山頭的小亭子裏,張連印遠遠近近地望著,放聲唱起了他最愛的歌——

  “不管你多富有,不論你官多大,到什麼時候也不能忘咱的媽……”

  18年間,就在這片腳下的土地,他帶領鄉親們植樹1.8萬畝,其中6000畝是義務植樹,1.2萬畝是京津風沙源治理工程。

  200余萬棵樹,他分文不取,簽下協議:“一不要林權,二不要地權,30年後無償交還集體。”

  創業初期,張連印拿出了全部30萬元積蓄,大女兒張曉梅用房子抵押貸款20萬元,兒子張曉斌拿出積蓄10萬元,小女兒張曉花將3萬元轉業費和訂婚時公婆給的2萬元墊入。後來張連印又兩次向銀行貸款。

  然而,村子裏張連印自家的老屋,卻坍塌得不像樣子。

  本族的老人勸他:連印啊,你就不想想自家?你家的老屋還是花些錢翻蓋一下吧。

  張連印卻説:“我還是把有限的資金用在綠化荒山上吧!”

  生態改善後,鄉親們感念張連印的事跡,自發籌錢建了一座涼亭,想取名叫“將軍臺”,卻被張連印制止,後來立起來的是“張家場鄉萬畝小流域綜合治理工程紀念碑”。

  2015年,兒子張曉斌離開部隊選擇自主擇業,回村跟著父親種樹。

  有人不解:“難道您就沒想過利用自己的資源讓兒子在部隊獲得更好的發展嗎?”

  張連印回答:“百姓的認可、良好的家風,就是我留給子女最好的‘財富’。曉斌和鄉親待在一起,做這樣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很好。”

  他和群眾打成一片,吃農家飯、幹農家活、説農家話,誰家有個家長裏短,都請他出面主持。在他資金短缺時,3位村民貸款30萬元借給他,連借條都不用打。

  張連印(右)與兒子張曉斌在山西大同左雲縣張家場鄉北梁山坡巡查樹木生長情況(9月28日攝)。新華社發(丁美寧 攝)

  多年來,張連印吃的是土豆白菜豆腐,最喜歡穿的就是一身舊款迷彩服;逢年過節,他都要買東西去看看村裏的困難戶……

  村民們都説他,“從來不擺譜,看不出是個將軍。”

  而妻子王秀蘭最明白他,“如果鄉親們覺得他和他們一樣,他就高興。”

  在張連印的日記本上,記錄著一些點滴小事——

  “拿完藥,在醫院門口點了一碗面,自己來了個光盤行動!”

  “從左雲去大同,坐了公交車,又一次低碳出行。”

  ……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

  如今,張連印的植樹基地成了右玉幹部學院的教學點,最初被命名為“將軍林”綠化基地,他把“將軍”二字換成了“清風”。

  黨和國家大大小小的提倡和要求,他悉數踐行,理由只有一個,樸素而熾熱:

  “是黨把我從一個孤苦的放牛娃培養成一名將軍,是鄉親們讓我過上現在的日子。永不忘這一方水土一方鄉親,黨組織是我的家,家鄉父老是我的母親。”(參與採寫:周仁、劉松峰、李紫薇、屈婷、黃一宸、田定宇)

【糾錯】 【責任編輯:王萌萌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7966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