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老外”的中國舞龍舞獅情-新華網
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4 02/12 12:48:05
來源:新華網

比利時“老外”的中國舞龍舞獅情

字體:

  1月14日,在比利時列日,螳螂武館的學員們練習舞龍。

  比利時螳螂武館成立于1988年,是由一位熱愛中國武術的比利時人創建,如今武館學員已有百余人。每年春節期間,都是武館最為忙碌的時候,因為這裏有一支傳承了27年的舞龍舞獅隊。

  塞德瑞克是比利時鐵路係統的一名員工,也是螳螂武館現在的負責人。多年前代表螳螂武館在法國參加一場比賽時,塞德瑞克和夥伴們初次接觸、了解到舞龍舞獅,並深深為這項中國傳統文化著迷。從那時起,他們開始學習舞龍舞獅,努力提升自己的技術水準。

  “舞龍舞獅的動作其實是在武術的基礎上轉化而來的,正是這些武術動作讓獅子和龍更加活靈活現。”為了更好地學習舞龍舞獅,塞德瑞克和武館學員們多次到訪中國,學習中國傳統武術與文化,實現了技藝的精進,收獲了友情、兄弟情,也更加領悟了舞龍舞獅所蘊含的意義,塞德瑞克將其歸納為四個詞:文化、尊重、團結和傳統。

  塞德瑞克介紹,他和舞龍舞獅隊如今經常會受邀參加比利時各類文化活動,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向當地人展示舞龍舞獅,讓這項中國傳統文化在比利時得到延續、傳承。

  新華社記者 趙丁喆 攝pagebreak

  1月14日,在比利時列日,螳螂武館的學員們練習舞獅。

  比利時螳螂武館成立于1988年,是由一位熱愛中國武術的比利時人創建,如今武館學員已有百余人。每年春節期間,都是武館最為忙碌的時候,因為這裏有一支傳承了27年的舞龍舞獅隊。

  塞德瑞克是比利時鐵路係統的一名員工,也是螳螂武館現在的負責人。多年前代表螳螂武館在法國參加一場比賽時,塞德瑞克和夥伴們初次接觸、了解到舞龍舞獅,並深深為這項中國傳統文化著迷。從那時起,他們開始學習舞龍舞獅,努力提升自己的技術水準。

  “舞龍舞獅的動作其實是在武術的基礎上轉化而來的,正是這些武術動作讓獅子和龍更加活靈活現。”為了更好地學習舞龍舞獅,塞德瑞克和武館學員們多次到訪中國,學習中國傳統武術與文化,實現了技藝的精進,收獲了友情、兄弟情,也更加領悟了舞龍舞獅所蘊含的意義,塞德瑞克將其歸納為四個詞:文化、尊重、團結和傳統。

  塞德瑞克介紹,他和舞龍舞獅隊如今經常會受邀參加比利時各類文化活動,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向當地人展示舞龍舞獅,讓這項中國傳統文化在比利時得到延續、傳承。

  新華社記者 趙丁喆 攝pagebreak

  1月14日,在比利時列日,螳螂武館的學員們練習舞獅。

  比利時螳螂武館成立于1988年,是由一位熱愛中國武術的比利時人創建,如今武館學員已有百余人。每年春節期間,都是武館最為忙碌的時候,因為這裏有一支傳承了27年的舞龍舞獅隊。

  塞德瑞克是比利時鐵路係統的一名員工,也是螳螂武館現在的負責人。多年前代表螳螂武館在法國參加一場比賽時,塞德瑞克和夥伴們初次接觸、了解到舞龍舞獅,並深深為這項中國傳統文化著迷。從那時起,他們開始學習舞龍舞獅,努力提升自己的技術水準。

  “舞龍舞獅的動作其實是在武術的基礎上轉化而來的,正是這些武術動作讓獅子和龍更加活靈活現。”為了更好地學習舞龍舞獅,塞德瑞克和武館學員們多次到訪中國,學習中國傳統武術與文化,實現了技藝的精進,收獲了友情、兄弟情,也更加領悟了舞龍舞獅所蘊含的意義,塞德瑞克將其歸納為四個詞:文化、尊重、團結和傳統。

  塞德瑞克介紹,他和舞龍舞獅隊如今經常會受邀參加比利時各類文化活動,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向當地人展示舞龍舞獅,讓這項中國傳統文化在比利時得到延續、傳承。

  新華社記者 趙丁喆 攝pagebreak

  1月14日,在比利時列日,螳螂武館的學員們練習舞獅採青。

  比利時螳螂武館成立于1988年,是由一位熱愛中國武術的比利時人創建,如今武館學員已有百余人。每年春節期間,都是武館最為忙碌的時候,因為這裏有一支傳承了27年的舞龍舞獅隊。

  塞德瑞克是比利時鐵路係統的一名員工,也是螳螂武館現在的負責人。多年前代表螳螂武館在法國參加一場比賽時,塞德瑞克和夥伴們初次接觸、了解到舞龍舞獅,並深深為這項中國傳統文化著迷。從那時起,他們開始學習舞龍舞獅,努力提升自己的技術水準。

  “舞龍舞獅的動作其實是在武術的基礎上轉化而來的,正是這些武術動作讓獅子和龍更加活靈活現。”為了更好地學習舞龍舞獅,塞德瑞克和武館學員們多次到訪中國,學習中國傳統武術與文化,實現了技藝的精進,收獲了友情、兄弟情,也更加領悟了舞龍舞獅所蘊含的意義,塞德瑞克將其歸納為四個詞:文化、尊重、團結和傳統。

  塞德瑞克介紹,他和舞龍舞獅隊如今經常會受邀參加比利時各類文化活動,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向當地人展示舞龍舞獅,讓這項中國傳統文化在比利時得到延續、傳承。

  新華社記者 趙丁喆 攝pagebreak

  1月14日,在比利時列日,螳螂武館的小學員們在練習舞獅間隙拍照留念。

  比利時螳螂武館成立于1988年,是由一位熱愛中國武術的比利時人創建,如今武館學員已有百余人。每年春節期間,都是武館最為忙碌的時候,因為這裏有一支傳承了27年的舞龍舞獅隊。

  塞德瑞克是比利時鐵路係統的一名員工,也是螳螂武館現在的負責人。多年前代表螳螂武館在法國參加一場比賽時,塞德瑞克和夥伴們初次接觸、了解到舞龍舞獅,並深深為這項中國傳統文化著迷。從那時起,他們開始學習舞龍舞獅,努力提升自己的技術水準。

  “舞龍舞獅的動作其實是在武術的基礎上轉化而來的,正是這些武術動作讓獅子和龍更加活靈活現。”為了更好地學習舞龍舞獅,塞德瑞克和武館學員們多次到訪中國,學習中國傳統武術與文化,實現了技藝的精進,收獲了友情、兄弟情,也更加領悟了舞龍舞獅所蘊含的意義,塞德瑞克將其歸納為四個詞:文化、尊重、團結和傳統。

  塞德瑞克介紹,他和舞龍舞獅隊如今經常會受邀參加比利時各類文化活動,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向當地人展示舞龍舞獅,讓這項中國傳統文化在比利時得到延續、傳承。

  新華社記者 趙丁喆 攝pagebreak

  1月14日,在比利時列日,螳螂武館的學員們練習舞獅。

  比利時螳螂武館成立于1988年,是由一位熱愛中國武術的比利時人創建,如今武館學員已有百余人。每年春節期間,都是武館最為忙碌的時候,因為這裏有一支傳承了27年的舞龍舞獅隊。

  塞德瑞克是比利時鐵路係統的一名員工,也是螳螂武館現在的負責人。多年前代表螳螂武館在法國參加一場比賽時,塞德瑞克和夥伴們初次接觸、了解到舞龍舞獅,並深深為這項中國傳統文化著迷。從那時起,他們開始學習舞龍舞獅,努力提升自己的技術水準。

  “舞龍舞獅的動作其實是在武術的基礎上轉化而來的,正是這些武術動作讓獅子和龍更加活靈活現。”為了更好地學習舞龍舞獅,塞德瑞克和武館學員們多次到訪中國,學習中國傳統武術與文化,實現了技藝的精進,收獲了友情、兄弟情,也更加領悟了舞龍舞獅所蘊含的意義,塞德瑞克將其歸納為四個詞:文化、尊重、團結和傳統。

  塞德瑞克介紹,他和舞龍舞獅隊如今經常會受邀參加比利時各類文化活動,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向當地人展示舞龍舞獅,讓這項中國傳統文化在比利時得到延續、傳承。

  新華社記者 趙丁喆 攝pagebreak

  1月14日,在比利時列日,螳螂武館的學員在練習舞獅期間打鼓。

  比利時螳螂武館成立于1988年,是由一位熱愛中國武術的比利時人創建,如今武館學員已有百余人。每年春節期間,都是武館最為忙碌的時候,因為這裏有一支傳承了27年的舞龍舞獅隊。

  塞德瑞克是比利時鐵路係統的一名員工,也是螳螂武館現在的負責人。多年前代表螳螂武館在法國參加一場比賽時,塞德瑞克和夥伴們初次接觸、了解到舞龍舞獅,並深深為這項中國傳統文化著迷。從那時起,他們開始學習舞龍舞獅,努力提升自己的技術水準。

  “舞龍舞獅的動作其實是在武術的基礎上轉化而來的,正是這些武術動作讓獅子和龍更加活靈活現。”為了更好地學習舞龍舞獅,塞德瑞克和武館學員們多次到訪中國,學習中國傳統武術與文化,實現了技藝的精進,收獲了友情、兄弟情,也更加領悟了舞龍舞獅所蘊含的意義,塞德瑞克將其歸納為四個詞:文化、尊重、團結和傳統。

  塞德瑞克介紹,他和舞龍舞獅隊如今經常會受邀參加比利時各類文化活動,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向當地人展示舞龍舞獅,讓這項中國傳統文化在比利時得到延續、傳承。

  新華社記者 趙丁喆 攝pagebreak

  1月14日,在位于比利時列日的螳螂武館,塞德瑞克觀看學員們練習舞獅。

  比利時螳螂武館成立于1988年,是由一位熱愛中國武術的比利時人創建,如今武館學員已有百余人。每年春節期間,都是武館最為忙碌的時候,因為這裏有一支傳承了27年的舞龍舞獅隊。

  塞德瑞克是比利時鐵路係統的一名員工,也是螳螂武館現在的負責人。多年前代表螳螂武館在法國參加一場比賽時,塞德瑞克和夥伴們初次接觸、了解到舞龍舞獅,並深深為這項中國傳統文化著迷。從那時起,他們開始學習舞龍舞獅,努力提升自己的技術水準。

  “舞龍舞獅的動作其實是在武術的基礎上轉化而來的,正是這些武術動作讓獅子和龍更加活靈活現。”為了更好地學習舞龍舞獅,塞德瑞克和武館學員們多次到訪中國,學習中國傳統武術與文化,實現了技藝的精進,收獲了友情、兄弟情,也更加領悟了舞龍舞獅所蘊含的意義,塞德瑞克將其歸納為四個詞:文化、尊重、團結和傳統。

  塞德瑞克介紹,他和舞龍舞獅隊如今經常會受邀參加比利時各類文化活動,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向當地人展示舞龍舞獅,讓這項中國傳統文化在比利時得到延續、傳承。

  新華社記者 趙丁喆 攝pagebreak

  1月14日,在比利時列日,螳螂武館的學員們練習舞獅。

  比利時螳螂武館成立于1988年,是由一位熱愛中國武術的比利時人創建,如今武館學員已有百余人。每年春節期間,都是武館最為忙碌的時候,因為這裏有一支傳承了27年的舞龍舞獅隊。

  塞德瑞克是比利時鐵路係統的一名員工,也是螳螂武館現在的負責人。多年前代表螳螂武館在法國參加一場比賽時,塞德瑞克和夥伴們初次接觸、了解到舞龍舞獅,並深深為這項中國傳統文化著迷。從那時起,他們開始學習舞龍舞獅,努力提升自己的技術水準。

  “舞龍舞獅的動作其實是在武術的基礎上轉化而來的,正是這些武術動作讓獅子和龍更加活靈活現。”為了更好地學習舞龍舞獅,塞德瑞克和武館學員們多次到訪中國,學習中國傳統武術與文化,實現了技藝的精進,收獲了友情、兄弟情,也更加領悟了舞龍舞獅所蘊含的意義,塞德瑞克將其歸納為四個詞:文化、尊重、團結和傳統。

  塞德瑞克介紹,他和舞龍舞獅隊如今經常會受邀參加比利時各類文化活動,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向當地人展示舞龍舞獅,讓這項中國傳統文化在比利時得到延續、傳承。

  新華社記者 趙丁喆 攝pagebreak

  1月14日,在比利時列日,螳螂武館的小學員們在練習舞獅間隙嬉戲。

  比利時螳螂武館成立于1988年,是由一位熱愛中國武術的比利時人創建,如今武館學員已有百余人。每年春節期間,都是武館最為忙碌的時候,因為這裏有一支傳承了27年的舞龍舞獅隊。

  塞德瑞克是比利時鐵路係統的一名員工,也是螳螂武館現在的負責人。多年前代表螳螂武館在法國參加一場比賽時,塞德瑞克和夥伴們初次接觸、了解到舞龍舞獅,並深深為這項中國傳統文化著迷。從那時起,他們開始學習舞龍舞獅,努力提升自己的技術水準。

  “舞龍舞獅的動作其實是在武術的基礎上轉化而來的,正是這些武術動作讓獅子和龍更加活靈活現。”為了更好地學習舞龍舞獅,塞德瑞克和武館學員們多次到訪中國,學習中國傳統武術與文化,實現了技藝的精進,收獲了友情、兄弟情,也更加領悟了舞龍舞獅所蘊含的意義,塞德瑞克將其歸納為四個詞:文化、尊重、團結和傳統。

  塞德瑞克介紹,他和舞龍舞獅隊如今經常會受邀參加比利時各類文化活動,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向當地人展示舞龍舞獅,讓這項中國傳統文化在比利時得到延續、傳承。

  新華社記者 趙丁喆 攝

【糾錯】 【責任編輯:王萌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