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半個多世紀的團圓-新華網
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4 01/02 14:46:08
來源:新華網

跨越半個多世紀的團圓

字體:

  2023年12月27日,在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栗海波(右)給李永查看其生母的照片。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劉懿德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27日,在內蒙古二連浩特市,李永查看其生母的照片。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劉懿德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29日,尋親志願者周六君(右)在宜興火車站接李永。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賀書琛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李永的親人為迎接他準備飯菜。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李永見到生母喜極而泣。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李永與親人擁抱。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李永見到親人後喜極而泣。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李永與生母史八妹(左)相認。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史八妹喂李永吃湯圓。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李永喂史八妹吃湯圓。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李永握住史八妹的手。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史八妹看到兒子李永,流下眼淚。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史八妹端詳李永。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李永查看家人的照片,照片右上者為他的親生父親。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李永(左)向尋親志願者呂順芳表示感謝。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1日,在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烏達木宣讀親緣關係確認書。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29日,在內蒙古烏海市,李世英在收拾給江蘇親人準備的禮物。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劉懿德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0日,在內蒙古烏海市,李世英(右)帶領家人去火車站,準備前往江蘇宜興認親。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0日,在內蒙古烏海市,李世英(右一)帶領家人去火車站前往江蘇宜興認親。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0日,在內蒙古烏海市,李世英抵達火車站,準備前往江蘇宜興認親。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0日,在內蒙古烏海火車站,李世英在站臺等車。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0日,在從鄭州開往宜興的G3109次列車上,李世英尋找座位。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0日,在銀川火車站,李世英等待妻子、女兒和外孫一起轉車。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2023年12月30日,李世英抵達宜興。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1月1日,在江蘇省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李世英的家人準備湯圓歡迎他回家。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1月1日,在江蘇省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李世英的家人懸挂條幅歡迎他回家。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1月1日,在江蘇省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李世英(中)回到家鄉。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1月1日,在江蘇省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李世英的大哥虞仁傑(右二)見到弟弟歸來,喜極而泣。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1月1日,在江蘇省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李世英(左)與大哥虞仁傑擁抱。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1月1日,在江蘇省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李世英與大哥虞仁傑(左)在一起聊天。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1月1日,在江蘇省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李世英的大哥虞仁傑(右)喂他吃湯圓。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1月1日,在江蘇省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李世英回到家中的老房子。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賀書琛 攝pagebreak

  1月1日,在江蘇省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李世英握住三妹虞菊香的手。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1月1日,在江蘇省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李世英兄弟姐妹六人在一起合影。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1月1日,在江蘇省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李世英兄弟姐妹六人在一起合影。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pagebreak

  1月1日,在江蘇省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烏達木(前左)宣讀親緣關係認定書。

  2023年12月31日,江蘇省常州市溧陽市埭頭鎮田螺圩村十分熱鬧。從內蒙古二連浩特市長途跋涉1800公里的李永一進家門,便跪倒在已97歲高齡的生母史八妹的懷中,高興與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2024年1月1日,在距離田螺圩村十幾公里的無錫宜興市徐舍鎮虞家橋村,來自內蒙古烏海市的67歲老人李世英也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世英原名虞俊傑,兩歲多時被送往上海,後作為“三千孤兒”之一被送往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撫養。60多年來,李世英先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烏海市工作生活,娶妻生子,但他心中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從未中斷。

  2021年,國家組織開展“團圓行動”,像李永、李世英一樣的“國家的孩子”紛紛報名採集血樣,期盼能夠找到自己的根。

  經過錫林郭勒盟公安局民警與江蘇宜興尋親志願者團隊的不懈努力,李永、李世英與遠在江蘇的親人們DNA匹配成功,確定了親緣關係。

  李世英握著哥哥虞仁傑的手激動不已:“感謝國家,當年救活了我們。感謝國家,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忘記我們,幫我找到了親人。”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3000多名孤兒從南方多省市來到內蒙古大草原,在當地群眾的撫養下成長,成就了“三千孤兒入內蒙”的佳話,他們也被親切地稱為“國家的孩子”。

  六十多年來,這些“國家的孩子”大多已經步入老年,很多人“人生當知來處”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得益于2021年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團圓行動”,以及持續完善健全的DNA大數據庫,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孩子”尋親成功。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

【糾錯】 【責任編輯:王佳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