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電子報紙 草地周刊 調查觀察 成風化人 新華觀點 要 聞 新華關注 新華深讀 新華體育 新華財經 新華國際 新華融媒 精彩專題 醫衛健康 看天下
首頁 >正文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6版 綜合

七八千元“名企實習”,十幾萬元“大廠上班”?

揭開“付費內推”黑幕

2024-06-18 10:05:14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6版 綜合

 

  畢業臨近,大學生應聘求職進入關鍵期。實習履歷對求職也很重要。網絡&&上,一些求職中介推出“名企實習”“內部推薦”等項目,有的要價高達十幾萬元。這些服務的“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新華視點”記者進行了調查。

高價的“內推”服務

  臨近畢業,重慶大學生劉明玉為找工作而焦慮。5月,他在某社交&&上刷到一則“內推中介”的消息。

  對方&&可以修改簡歷,講授面試技巧,甚至可以“保送”崗位,將簡歷直遞給總經理。價格從199元到19000元,隨著服務內容的豐富而逐漸升高。

  “很多學生在畢業求職時,想給自己的簡歷加分,前往名企實習的需求較為強烈。”遼寧招才人力資源諮詢服務公司副總經理楊兵説。  

  畢業季臨近,各類“付費實習”“包過內推”廣告又多起來了。記者在閒魚&&添加一名求職中介,對方&&可辦理幾大投行、各大互聯網“大廠”的實習和“內推”業務,“實習offer每個崗位8000(元),通過率100%”。

  當記者諮詢幾大投行有無正式崗位可以“內推”時,對方&&,這些崗位硬性要求高,如果滿足名校畢業、金融專業碩士等條件,25萬元可直接推薦入職。怕記者嫌貴,對方又甩出一家要價11萬元的央企旅行社崗位。“我們會提前安排好,直接走流程就能錄用。”

  記者發現,此類“付費實習”和高價“內推”信息多集中在閒魚、轉轉、小紅書等&&。部分賣家將關鍵詞設置為“shixi”“PTA(兼職助理)”“四大”,避開&&的關鍵詞限制。

  在這些&&上,賣家公開宣傳時一般只説提供簡歷修改、內部推薦、面試輔導等正規服務,要價只有幾百、上千元不等。但客戶按照提示添加賣家微信後,他們會私下承諾“包過內推”,但要價非常高。至於“包過內推”的辦法,有的宣稱請來應聘企業的老員工給求職者做“一對一”培訓,有的透露擁有直通企業上層的內部關係。

花錢就能搞定實習和工作嗎?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求職中介推出的“名企實習”“包過內推”,背後其實是一種詐騙套路。

  2022年,復旦大學一名研究生在多家券商實習期間,以正規分析師名義招收“小黑工”為自己服務,並稱實習六個月以上可以獲得留用機會;受騙的實習生在辛苦數月後未得到實習證明和背調材料,還失去了秋招、春招的機會。

  在黑貓投訴&&上,記者以“內推”為關鍵詞搜索,發現有不少求職者反映求職中介“虛假宣傳”“消費欺詐”“拒不退款”。

  今年5月,一名消費者投訴一家企業開設“內推班”,承諾可以直通電網、煙草等國企,誘導消費2萬多元。另一起案例中,不少人投訴商家開直播海量招攬學員,聲稱“求職者只要擁有大專及以上學歷,85%可以‘內推’到娛樂圈工作”;結果數十名學員上當,涉案金額將近100萬元。

  “有的中介機構聲稱可以‘內部推薦’,並拿‘包過’做噱頭,其實瞄準的是求職者與招聘者之間的信息差和渠道差。”在一家短視頻&&從事人力資源管理工作的叢女士告訴記者,“有些中介即便承諾‘不過退費’,也是在憑藉錄用概率賺錢。”

  記者在閒魚&&購買了一個價格為29.9元的“內推”服務,對方發來一條鏈結,稱這是一家互聯網大廠的內部招聘通道,投遞簡歷後等待就可以。叢女士説,這條鏈結確實是內部招聘通道,但本身就是通過員工面向大眾分享的,與普通招聘通道基本無異。

  “現在互聯網大廠招聘越來越規範,即便是內部員工推薦的求職者,與其他求職者的待遇也基本相同,都要經過筆試、面試、背景調查等關卡。”騰訊人力資源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以騰訊為例,‘內推’只是一種簡歷投遞方式,你可以通過介紹人了解自己有意向的崗位和業務,更加有針對性地準備面試,但這並不是一條必過的捷徑。”

  遼寧同方律師事務所律師劉燕説,如果求職服務以“付費內推”為名,提供不實信息或者存在欺騙、誘導行為,可能構成合同違約;若中介機構實施上述行為時存在非法佔有的目的,且騙取財物達到一定數額,則可能涉嫌詐騙。

  業內人士稱,有的企業即便存在內部渠道,那可能是中介機構與企業內部人員相互串通的違法行為;一旦查實,這樣的招聘結果也歸於無效,求職者將面臨“竹籃打水一場空”的後果。

  據報道,幾年前,騰訊集團就發布過一起反舞弊調查:多名員工與外部求職中介合作,由中介機構負責招募實習生,騰訊員工負責安排實習生進行虛假的遠程實習,從中分利。

  騰訊人力資源相關負責人&&,公司對類似行為始終“零容忍”,如內部員工使用公司身份進行以上牟利行為,可能會被解雇,其推薦的實習生或新員工也將被取消offer。

打擊招聘欺詐,暢通實習渠道

  事實上,相關部門已關注到求職中介的此類違法違規行為。今年5月,教育部部署各地各高校開展2024屆高校畢業生就業“百日衝刺”行動,幫助畢業生防範“黑中介”“招聘付費”等就業陷阱,會同有關部門依法嚴厲打擊招聘欺詐、惡意解約、“培訓貸”等違規違法行為。

  “相關部門已明確付費實習違規,但有的&&換個關鍵詞,依然公開叫賣。”廣州大學法學院教授歐衛安建議,針對當前魚龍混雜的網絡求職&&,相關部門宜建立一套有效監管機制,並建立虛假信息舉報&&;督促互聯網&&切實履行&&審查準入職責,對發布虛假信息的商家實施永久禁入,並要求內部監管不嚴的網絡&&整改整頓。

  “當前,大學生在求職時,用人單位越來越看重實習經歷。而一些高校難以為學生安排高品質的實習機會,這恰恰成了某些商業機構利用的目標。”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説,如果高校能夠更多更好地為學生安排實習,或許能減少市場上以實習為名的欺詐行為。

  儲朝暉&&,相關部門應&&規定,進一步明確和規範實習期間的人身保險、勞動保障、導師指導以及勞動報酬等內容,讓更多企業願意開放實習崗位;同時高校要做好與企業的對接,暢通大學生實習渠道,有效滿足企業需求。

(記者王炳坤 武江民 胡林果)

新華社北京6月17日電

責任編輯: 史夢佳
關鍵詞:
010140010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10778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