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債與資産管理接連發力 銀行業奮力穩息差-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6/11 09:19:36
來源:中國證券報

負債與資産管理接連發力 銀行業奮力穩息差

字體:

“個貸業務收益率是高於對公業務的,所以零售業務仍被很多銀行視為提高資産收益率的主力。”一位資深銀行業人士告訴記者,大部分銀行的零售存貸利差仍然顯著高於其對公端,開展個人按揭貸、消費貸以及經營貸等具有性價比優勢,有助於穩定銀行凈息差和盈利水平。

  近期,多家銀行陸續調整存款産品,中小銀行也繼續跟進“降息”步伐。這是銀行業今年以來壓降資金成本的最新體現。

  業內人士認為,凈息差收窄壓力之下,銀行不得不加強資産負債管理,特別是在資産端定價難以突破、收益率屢屢走低的情況下,降低負債成本成了不少銀行的當務之急。

  除了負債端降低資金成本,在資産端,多家銀行也在探索更加多元化的信貸投放路徑,做好精細化定價,尋找信貸資源配置的差異化增長點。

  調整負債端産品

  民生銀行日前發布公告稱,因業務政策調整,該行將於6月13日起停止隨心存自動購買服務和利多多到期自動續存服務。屆時,已經在隨心存、利多多賬戶內的資金可持有至最近一個終止日,持有期滿結息並轉入活期結算賬戶。

  隨心存是民生銀行的一款開放式人民幣現金管理型智能增值服務産品,而利多多是該行通過直銷銀行提供的一款人民幣特色定期存款産品,開立賬戶後按協議約定條件存入資金,可隨時支取全部資金。

  此前,民生銀行、招商銀行等還正式停售了其半年及以上期限的大額存單産品,大額存單貨架已經僅剩1月期、3月期短期限産品。國有大行、股份行中,不少銀行或是無三年期大額存單在售,或是&&額度不足。同時,銀行大額存單收益率優勢也在逐漸淡化。

  近段時間,多家銀行一直在陸續調整存款産品。例如,在上個月,交通銀行、光大銀行、廣發銀行、渤海銀行、廈門銀行等紛紛下架智能通知存款,已辦理個人智能通知存款業務的客戶,于最近一個結息日辦理結息並自動解約,産品本金及利息將自動轉入活期賬戶。

  中小銀行則再度掀起存款“降息”。據記者不完全統計,近期,已有黑龍江、山西、河南、湖北、貴州、廣西、廣東、上海等地農村中小銀行,對活期或定期存款利率進行了調降。此外,本季度初,銀行還對手工補息作出了整改和清理。

  應對息差收窄壓力

  業內人士認為,上述舉措是銀行順應息差下行趨勢、主動壓降負債成本壓力的體現。記者從多家銀行了解到,在負債端進一步下功夫、降低資金成本、加強息差管理是銀行今年的重點工作之一。

  根據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披露數據,2023年末,商業銀行凈息差首度跌破1.7%關口,降至歷史低位1.69%,跌破了凈息差1.8%的警戒線。而今年一季度的凈息差仍在收窄。截至2024年一季度末,商業銀行凈息差為1.54%,較上年末減少0.15個百分點,較上年同期的1.74%,下降0.2個百分點。

  專家認為,金融機構讓利實體經濟、LPR重定價、存量住房貸款利率調整、貸款置換等諸多因素影響今年將進一步延續,銀行的凈息差還有收窄空間。同時,近日全國層面首套住房和二套住房商業性個人住房貸款利率下限取消,也會給銀行凈息差持續收窄帶來壓力,如果未來存量房貸利率進一步調整,也會給商業銀行凈息差帶來進一步影響。

  息差壓力之下,銀行不得不加強資産負債管理,特別是在資産端定價難以突破、收益率屢屢走低的情況下,降低負債成本成了不少銀行的當務之急。

  監管層面也在引導銀行降低負債成本,加強負債端成本管控。例如,中國人民銀行5月10日發布的《2024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特別提到,要“落實存款利率市場化調整機制,防範高息攬儲行為,維護市場競爭秩序,著力穩定銀行負債成本”。

  資産端發力探索

  除了發力負債管理,從負債端優化存款結構、合理控制付息成本等,在資産端,多家銀行&&,將探索更加多元化的信貸投放路徑、做好精細化定價,尋找信貸資源配置的差異化增長點。

  在個人貸款方面,優質的個人按揭貸款是各銀行重點發力穩住的業務。在如今定價難以再“內卷”的情況下,不少銀行瞄準通過業務創新和提高服務質量來吸引客戶。

  “個貸業務收益率是高於對公業務的,所以零售業務仍被很多銀行視為提高資産收益率的主力。”一位資深銀行業人士告訴記者,大部分銀行的零售存貸利差仍然顯著高於其對公端,開展個人按揭貸、消費貸以及經營貸等具有性價比優勢,有助於穩定銀行凈息差和盈利水平。

  比如,在按揭貸方面,部分銀行甚至推出了先息後本等靈活的還款計劃,增強對購房按揭客群的吸引力。招聯首席研究員、復旦大學金融研究院兼職研究員董希淼&&,這樣的還款方式有助於減輕借款人前期償還貸款的壓力,激發居民住房消費需求,提振住房消費的意願和能力。特別是對工作時間不長、但未來收入有望增加的年輕人而言,較低的貸款購房門檻、靈活的還款方式具有一定吸引力。

  在對公貸款方面,多位業內人士透露,今年以來,各家銀行對優質企業的爭奪更加激烈,“好項目同業搶著要”、“以量補價”司空見慣。基本做法一是響應政策號召,加大對實體經濟支持,降低企業綜合融資成本;二是依託對公客戶,開拓其他多元化業務,獲得更大的綜合收益。

【糾錯】 【責任編輯:王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