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10/ 25 09:23:18
來源:環球時報

中俄軍艦繞日巡航震動美日 俄媒:是一劑重要預防針

字體:

    “中俄海軍在西太平洋相關海域組織實施首次聯合巡航,並繞日本列島一圈。這是前所未有的挑釁。”《日本經濟新聞》24日對中俄海軍繞日本巡航的報道顯得有些氣急敗壞。23日,中俄國防部同時發表聲明,宣示此次聯合巡航是為了共同維護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中方表示,巡航期間,聯合編隊嚴格遵守國際法有關規定,未進入其他國家領海;此次行動不針對第三方。對于經常在中俄周邊海域搞所謂“自由航行”行動的美國及盟友日本來説,中俄這次行動令其震動。“美國之音”稱中俄此舉是“向美日示威”,且今後中俄這種聯合巡航行動很可能會“常態化”。日本則擔憂與其都有領土爭議問題的中俄可能已形成聯合對日的態勢。俄羅斯regnum通訊社23日稱:“目前,亞太地區在美國及其被剝奪主權的衛星國的煽動下,正在迅速轉變為軍事政治對抗的舞臺。中俄海軍編隊此次聯合巡航就是針對日本所謂‘復仇主義’打的一劑重要預防針,讓日本右翼精英回歸現實。”

    中俄艦艇編隊在西太平洋進行聯合航渡。

    “具有重要的宣示意義和實戰意義”

    日本各大媒體24日紛紛將中俄海軍艦艇繞日本巡航放在重要版面。《日本經濟新聞》稱,中俄海軍在不到一周的時間內繞日本進行了聯合巡航。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23日發布消息稱,中俄海軍10艘艦艇組成的編隊于18日穿過日本北部的海上咽喉要道津輕海峽後,22日又穿越了日本南部的咽喉要道大隅海峽。報道稱,這是中俄艦艇編隊首次共同通過大隅海峽。“中俄艦艇編隊實際上是在環繞日本航行,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釁行動”。

    《讀賣新聞》稱,中俄組成艦隊基本繞了日本列島一圈,防衛省認為這是極其罕見的行動。日方連日來派出巡邏機、掃雷艇、護衛艦及戰鬥機進行跟蹤監視應對。報道稱,中俄艦艇穿過大隅海峽後,23日上午10時左右在長崎縣東南約130公裏海域,中國一艘導彈驅逐艦上的艦載直升機突然起飛,日方緊急出動戰鬥機監控中方直升機。

    10月14日至17日,中俄海軍在俄羅斯彼得大帝灣附近海域舉行“海上聯合-2021”聯合軍事演習。演習結束後,雙方以部分參演艦船為主體共派出10艘艦艇、搭載6架艦載直升機組成聯合編隊,于18日穿越日本海與北太平洋的重要航道津輕海峽,隨後沿日本列島東側巡航,再穿過大隅海峽到東海。

    中國國防部網站23日稱,此次海上聯合巡航,旨在進一步發展中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提升雙方聯合行動能力,共同維護國際和地區戰略穩定。巡航期間,聯合編隊嚴格遵守國際法有關規定,未進入其他國家領海。俄羅斯國防部當天也發表聲明稱,此次聯合巡航任務是“展示俄中兩國國旗、維護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保護兩國的海上經濟活動項目”。

    黑龍江省社科院東北亞研究所所長、東北亞戰略研究院首席專家笪志剛24日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表示,中俄海軍10艘艦艇在舉行聯合軍演後隨即組織實施首次海上聯合巡航,並首次共同穿過津輕海峽和大隅海峽,繞日本列島一圈。中俄海軍聯合巡航具有重要象徵意義,如此多的首次,這本身就傳遞了一種信號,凸顯雙方對相關國家屢屢挑釁的“軟威懾”,當然令日本及其背後的美國震動。

    中國海軍研究院研究員張軍社對《環球時報》稱,中俄海軍在西太平洋相關海域組織實施首次海上聯合巡航,具有重要的宣示意義和實戰意義。參加海上聯合軍演的中俄艦艇不作休整即參加海上巡航,開展聯合航渡、聯合機動、實際使用武器等演練,更加貼近實戰,可進一步檢驗和提升部隊連續作戰能力、遠海行動能力和雙方聯合行動能力,增強中俄兩國海軍共同應對海上安全威脅的能力。中俄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兩個常任理事國,肩負著維護世界和平的共同責任。“此次中俄海上聯演和巡航順利實施,有助于加強中俄戰略互信、發展中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有助于維護地區安全穩定。聯演和巡航完全符合國際法和國際實踐,個別國家沒有理由説三道四。

    中俄“向美日示威”?

    對于中俄海軍這次聯合巡航,截至北京時間24日,經常在中俄周邊海域搞所謂“自由航行”行動的美國官方並未發表評論。不過,“美國之音”稱,中俄海軍在西太平洋進行首次聯合巡航是“向美日示威”。報道稱,中俄近年來由于與美日等國的關係惡化,雙方不斷加強外交和軍事關係。自2012年起,除了去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輪空外,中俄每年都舉行定期聯合軍演。這次雙方海軍聯合演習及演習之後的聯合巡航出動的艦艇規模與陣容,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此外,中俄還從2019年起,每年舉行兩國空軍的聯合戰略巡航。報道認為,此次中俄軍艦聯合巡航行動很可能也會“常態化”。

    日本官方僅內閣官房副長官磯崎仁彥23日在記者會上對中俄海軍艦艇聯合巡航作了回應。他稱,日本政府將繼續高度關注中俄海軍艦艇在日本周邊的活動,確保日本周邊海空域的警戒監視活動等萬無一失。磯崎仁彥對中俄海軍艦艇巡航的意圖表示不予置評。

    不過,《朝日新聞》援引防衛省的消息稱,大隅海峽及津輕海峽是國際水道,此次中俄艦艇編隊“並未侵入日本領海”。《日本經濟新聞》稱,日本有五個這樣的咽喉水道,除了津輕海峽和大隅海峽外,還有北海道和庫頁島之間的宗谷海峽,韓國和日本之間的對馬海峽東西水道。

    日本《領海及毗連水域法》規定,日本領海寬度為12海裏。不過,該法律專門規定,上述五條水道為特定海域,領海寬3海裏,中部為國際航道,各國船只可以無害通行。笪志剛稱,上世紀60年代,日本政府承諾“無核三原則”,但同時又秘密與美國達成安保條約。為了方便美國核潛艇等攜帶核武器通過這片海域,同時又不違背“無核三原則”,日本在立法時特意將上述五條水道中間劃定為國際航道。日本沒有想到,當年為美軍留的“後門”,如今卻為中俄軍艦繞日巡航開了“方便之門”。

    中俄將阻止“拜登雄心”?

    “中俄海軍首次‘手牽手’繞日巡航,在美日引起了震動。”俄“政治專家”網引述軍事專家波多普裏戈拉的話稱,盡管此次俄中海軍艦艇編隊通過聯合巡航展示出的力量十分強大,但日本和美國對此感到恐慌是沒有根據的。他稱,美日等西方聯盟指責俄中聯合巡航,是為了將國際社會的注意力從他們在該地區的軍事活動上轉移開來。此前,美英澳組成“奧庫斯(AUKUS)”聯盟,在亞太舉行多場演習,被認為加劇了亞太地區的軍備競賽和地區緊張。

    “中俄軍艦聯合巡航凸顯雙方夥伴關係。”美國“頭條及全球新聞網”稱,中俄兩國不斷深化的軍事合作引起了美國戰略家的擔憂,他們擔心這兩個對手通過共同分享軍事技術和眾多外交政策目標,將可能“阻止拜登政府重新奪回美國在全球領導地位的雄心”。拜登政府的焦點是向西太平洋地區部署更多的軍事資産,完成拖延已久針對中國進行戰略重心轉移的目標。然而,拜登政府不得不努力想辦法應對北京同莫斯科日益增強的“夥伴關係”。根據美國的情報評估,中俄兩國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團結一致,雙方領導人互稱對方是“最好的夥伴”。

    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執行院長朱鋒24日對《環球時報》表示,拜登政府上臺後持續強化在亞太的軍事存在,並且拉著澳大利亞、日本等頻繁在西太平洋舉行聯合軍演。中俄加強軍事合作,是應對美國戰略打壓的必要反應。朱鋒還稱,在日本進一步全面加強美日軍事同盟,特別是聲稱要與美國聯合在臺海問題上進行幹預的背景下,中俄這次繞日巡航是對日本發出明確的信息,即我們不希望東亞地區安全變得更脆弱。

    日本政府近年來右翼化傾向越來越明顯,日本不僅妄圖充當美國圍堵中國和俄羅斯的重要一環,還主動招惹兩大鄰國。日本新首相岸田文雄上臺後,一邊對中國指手畫腳,一邊對俄羅斯強硬宣稱,“只有在拿回北方領土之後,日本才有可能與俄簽署和平條約”,並稱“北方領土問題不能留給下一代解決”。對此,俄羅斯兩位副總理15日登上南千島群島,5天後中國海警船在釣魚島領海內巡航。中俄海軍還舉行聯合海上軍演直至此次繞日聯合巡航。

    笪志剛認為,這一係列行動是對日本的警告信號。中國和俄羅斯共同釋放出這些信號顯得更有硬度、強度和廣度。也就是説,捍衛地區和平穩定是中俄共同的選擇,這種穩定力量得到了多數周邊國家的支持。

 

【糾錯】 【責任編輯:王金志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418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