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老街古韻 留住城市記憶-新華網
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4 06/08 18:25:40
來源:新華社

保護老街古韻 留住城市記憶

字體:

  老墻、青磚、飄檐、瓦當、椽梁……漫步在文化底蘊濃厚的老街,品味一磚一石、一房一瓦、一街一巷,聆聽光陰的故事,邂逅歷史的變遷。

  我國遍佈著1200余片歷史文化街區,風格各異、儀態萬千。歷經歲月雕琢的尋常巷陌、古建民居幾經保護性修繕,如今重現芳華。新業態滋養下,老街上古典韻味與時尚創意交相輝映,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相融共生。

  修復古建要堅持一個“真”字

  來到南京老城區小西湖街區堆草巷33號,青磚黛瓦的明清建築映入眼簾,隔著鏤空花墻和籬笆,院內花草繁茂。70多歲的老街坊劉光紀閒坐院中,與來往駐足的遊客聊著“城南舊事”。

  拼版照片:上圖為南京小西湖街區一處改造前的院落(資料照片);下圖為改造後的該民房(2024年4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季春鵬 攝)。如今,民房已成為“共享院”。“共享院”是在保留居民原有居住功能及院落形態的前提下,居民參與合作建設,進行功能混合及敞開公共空間設計,讓原本封閉的院落成為交流空間。新華社發

  “自從將我們家院子修繕成共享景觀後,鄰居常來家做客,遊客到此歇腳,老街區的煙火氣更旺了。”劉光紀笑著説,小小“共享院”一年能吸引十幾萬遊客“打卡”。

  小西湖街區是南京28個歷史風貌區之一,曾因房屋年久失修、房外空地私搭亂建擁擠雜亂,居民生活不便。2015年,小西湖街區啟動修繕,充分尊重居民意願,實施“小尺度、漸進式”微更新。

  “老房修繕時,設計師按我們的要求改建了露&,還保留了我小時候種下的枇杷樹。”居民許慶深感欣慰。

  經過修繕,民生改善與歷史傳承相得益彰。2022年,小西湖城市更新項目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地區文化遺産保護獎。

  近年來,各地下“繡花”功夫,對街巷的基礎設施進行保護性修繕、對閒置的歷史建築進行活化利用,既留住街巷肌理,又讓老街在時光流淌中芳華依舊。

  走在我國保存最完整的連排式騎樓商業街之一——福建省泉州市中山路的古街巷陌,不經意間一抬頭,就能看見屋檐下整齊排列著造型精美的“滴水獸”,這是典型的閩南騎樓式建築的排水孔。

  拼版照片:上圖為泉州中山路(資料照片,新華社記者薛鐵軍攝);下圖為2024年4月10日拍攝的泉州中山路(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周義攝)。新華社發

  “修復‘滴水獸’,莫不以‘傳神’為要。”參與泉州古城修復工作的楊建宗經常伏案或趴在墻上“繡花”一整天。在他和同事的共同努力下,“鳥”停在飛檐,“花”開在屋脊,“龍”盤于梁柱,諸多鑲嵌于騎樓墻上的“滴水獸”又獲新生。

  不同於中山路的“上粧”,北京崇雍大街選擇“卸粧”。

  “以前修繕直接將水泥糊在墻面上,或刷一層灰色塗料。”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高級工程師、崇雍大街整治提升工程的建築專業負責人孫書同與團隊選擇在設計上“做減法”,拆除過去整治的“一層皮”,恢復建築風貌多樣性。

  拼版照片:上圖為2018年6月8日拍攝的北京雍和宮大街40號(資料照片);下圖為2024年5月11日拍攝的改造後的同一地點(新華社記者鞠煥宗攝)。新華社發

  雍和宮大街修繕亮相後,不少居民點讚稱:“這才有北京味兒!”

  城市更新中,處理好傳統與現代、繼承與發展的關係,是保護歷史文化街區的時代新課題。

  “老街古建的修復要堅持一個‘真’字。”天津大學建築學院黨委書記宋昆説,用“繡花”功夫,保護古建築、古民居真實、完整的歷史信息和環境,讓每個歷史痕跡和生活記憶都有生動留存。

  激發老街活力要注重一個“諧”字

  走進聶耳故居了解人民音樂家的成長歷程;到景星花街聽民謠、吃小吃、逛夜市……昆明老街裏,一半古樸沉靜,一半時尚鮮活。

  一家名為“東方書店”的店舖前,別具一格的木制匾額掩映在霓虹招牌下。這家創辦于1926年的書店保留了歷史陳設:紅漆剝落的木門和雕花木窗、被舊書環繞的旋轉樓梯、墻上的黑白老照片……

  “老街的歷史底蘊和人文內涵與現代生活場景和諧,新式茶飲、圖書盲盒、文化沙龍更為書店注入新活力。”東方書店現任主理人李國豪説。

  老宅大院裏還會“邂逅”一場表演,為旅行增色。

  拼版照片:上圖為修繕前的昆明錢王街上的馬家大院(資料照片);下圖為2024年5月8日,人們在昆明錢王街上的馬家大院裏觀看“庭院劇”(新華社記者王靜頤攝)。新華社發

  傳統滇中老宅有方正的天井,如一枚印章,這一建築風格被稱為“一顆印”。夜幕降臨,在昆明保存最完整的“一顆印”式滇中老宅馬家大院裏,話劇、戲曲、音樂會、脫口秀等輪番登場,遊客在亦古亦今的“時空之旅”中獲得別樣體驗。

  老街“留下來”,更要“活起來”。今年2月印發的《歷史文化名城和街區等保護提升項目建設指南(試行)》,明確了建築保護修繕和活化利用的要求,既保護老建築、又植入新功能。

  如今,越來越多歷史文化街區在保持和延續風貌的基礎上,引入現代産業。

  晚風徐徐,樂聲悠揚,伴著江南美景,一場老街音樂會在浙江省湖州市小西街街區上演,音樂人李小強拿著一把吉他彈唱,引得不少遊客圍觀。

  拼版照片:上圖為2008年,6歲的陳萍抱著寵物狗“波斯”站在湖州小西街的家門口(肖二攝);下圖為2024年4月21日,22歲的陳萍抱著現在的寵物狗“球球”在改成素食店的湖州小西街老家門口留影(新華社記者翁忻旸攝)。新華社發

  幾年前,李小強來此開了一間音樂工作室。“這裡濃厚的人文氣息讓我迸發出許多創作靈感。”李小強説,他還打算與街區合作,將音樂打造成老街的特色IP,讓遊客在街頭巷尾偶遇現場音樂。

  “咖啡館、陶藝店等特色店舖接續為老街‘上新’,年輕人扎根創業,給有著千餘年歷史的老街帶來蓬勃生機。”湖州市文旅集團城資商業運營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王竽文説。

  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認為,如今的歷史文化街區成為人們假日出遊的熱門選擇之一,為解決就業、活躍市場、帶動文化旅遊消費等發揮了積極作用。

  福建省三明市泰寧縣泰寧古城進士巷中,擂棍在擂缽中研磨草藥的聲音迴響不絕,“80後”客家女李華一邊手持擂棍製作擂茶,一邊給食客細細講解。

  拼版照片:上圖為福建泰寧縣古城核心區(資料照片);下圖為同一地點拍攝的福建泰寧縣古城核心區(2024年4月20日新華社記者魏培全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發

  依託當地創新“公認民養”、社會租養等古建保護利用新模式,李華將客家山區的擂茶“搬進”古厝裏。她説:“營業十年來,我接待過世界各地遊客,擂茶文化得到更好傳播。”

  從文化藝術新地標,到茶館、民宿客棧等特色業態……老街正散發出新的迷人光彩。

  保持城市吸引力要靠一個“文”字

  歷史街巷,承載著家鄉記憶和城市特有的文化符號。

  清晨,79歲的金彭育身著一襲板正的淺灰色西裝,精神矍鑠,為遠道而來的遊客義務講解素有“世界建築博覽會”之稱的天津市五大道歷史文化街區。

  拼版照片:上圖是位於天津五大道的民園體育場(資料照片);下圖是2024年4月6日拍攝的民園廣場(新華社記者趙子碩攝)。民園廣場的前身是始建於1920年的民園體育場,曾是中國的第一個燈光足球場。經過提升改造,現在的民園廣場已經成為中西合璧的“城市會客廳”。新華社發

  金彭育生在這裡,長在這裡,工作也在這裡。他義務為遊客講解超過20年,被稱為五大道的“活字典”。“我與這些洋樓的緣分從未斷過,寄託著一輩子都割捨不下的情感。”金彭育説。

  杜煜傑手拿一張老照片,攜母親和兒子重回廣州荔灣區沙面大街舊居樓前,30多年後再拍合影時,回憶瞬間涌上心頭:“我清楚地記得當時全家人要去廣州文化公園觀賞菊展,出發前,我們拍下了這張彩色合照。”

  拼版照片:左圖為廣州市民杜煜傑(前中)與母親(右一)等於1989年在廣州沙面合影(受訪者提供);右圖為2024年4月13日杜煜傑(後左)與母親、兒子在廣州沙面同一棟建築前合影(新華社記者鄧華攝)。新華社發

  照片中杜煜傑幼時住過的尖頂紅磚建築,至今面貌未改,但周邊發展卻已翻天覆地。如今的沙面大街道路開闊、古樹參天,不遠處珠江上的小艇、貨輪活力滿滿。“沙面很時尚!”杜煜傑自豪不已。

  留存下風貌,方能守得住記憶;傳承好文脈,便能喚得起鄉愁。

  江西省撫州市文昌裏是“東方戲聖”湯顯祖的故鄉,一場《尋夢牡丹亭》實景演出正在上演。本地演員徐葉感慨:“每當表演,我就好像身臨其境成為歷史的一部分,在時空穿越中感受著家鄉的文化積澱。”

  拼版照片:上圖為撫州文昌裏歷史文化街區三角巷修繕前的樣貌(資料照片);下圖為同一地點修繕後的街景(2024年4月9日新華社記者萬象攝)。新華社發

  北京建築大學校長張大玉認為,歷史街巷保留了傳統生活的鮮活記憶,凝聚了地段的特色風貌,更記錄著城市不斷演進的基因密碼。保護歷史街巷的傳統風貌和煙火氣息,就是留住了一座座老城的根與魂。

  如今,一片片老街在傳承保護中成為人們心嚮往之的“打卡地”。越來越多的人因為一條街愛上一座城,尋著老街的文化風韻,感受城市的品格與魅力。

  文字記者:邵香雲、宋為偉、宋瑞、趙子碩

  視頻記者:趙子碩、李然、季春鵬、周義、萬象、鄧華、翁忻旸、魏培全、鞠煥宗、胡超、王靜頤

  海報設計:陳為、胥曉璇

  編輯:姜瀟、白純、逯陽、程昊、鄔金夫

  統籌:黃小希、曹江濤

【糾錯】 【責任編輯:劉笑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