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全媒+丨“老鐵”鄧站長的最後一個春運:有個小遺憾……-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2/17 17:02:40
來源:新華網

新華全媒+丨“老鐵”鄧站長的最後一個春運:有個小遺憾……

字體:

  新華社上海2月17日電(記者賈遠琨、張夢潔)今年59歲的鄧毅是鐵路上海站的客運值班站長,今年春運是他在崗的最後一個春運。

  從“老北站”到“新客站”再到上海南站、上海虹橋火車站,上海地區幾乎所有客運火車站鄧毅都工作過,親身經歷和見證了鐵路春運的巨變。

  鄧毅在上海虹橋火車站二樓候車室查看客流情況。新華社記者 張夢潔攝

  1984年,鄧毅退伍後進入鐵路係統工作,喜歡開汽車的他也“開”起了茶水車。鄧毅説:“以前,候車室裏旅客喝的茶水是鍋爐房裏燒出來的,通過茶水車送到候車室,倒到保溫桶裏給旅客用。”他指著自助飲水機告訴記者,現在車站裏的飲水係統和機場一樣。

  春運大客流川流不息,旅客早已習慣刷身份證進站,藍色紙票大多作為報銷憑證。“進口處、出口處、檢票口、站臺,這些崗位我都輪值過。過去沒有自助檢票機器,卡片式、紙質車票都需要客運人員用檢票夾手動剪,費時費力不説,旅客丟失車票以後急得到處找。現在不一樣了,旅客刷證件就能快速進站。”鄧毅説。

  鐵路上海站博物館裏收藏的票證、時刻表和檢票鉗等。新華社發(鐵路上海站供圖)

  過去,站臺上的列車有白的、紅的、金的、綠的,有網友給它們起了新奇的名字,“金鳳凰”“綠巨人”……他們各有所長,有的跑得快,有的耐高寒,有的主打一個“風雪無阻”。“現在有些年輕人覺得綠皮車就是最老的車,其實再早我們還經歷過黑色棚車時代,那種車是人貨混運的,到了春運,不運貨了專門運人,棚車還是我們當時春運臨客的主力軍。”鄧毅説,“現在鐵路出行這麼方便舒適,放到當時想都不敢想。”

  上海虹橋動車所的列車正在陸續發出。新華社發(鐵路上海站供圖)

  鄧毅最早在“老北站”工作,用他的話説,就是一個屋頂下放幾十個長椅供旅客候車。1987年鐵路上海新客站建成,就是現在的上海火車站,南進站口那四部進口手扶電梯在當時算是高檔設施。當時新客站成了上海的“網紅景點”,有的市民不坐車也願意花5角錢買一張“參觀券”去看看。

  後來,上海有了上海南站。“飛碟形狀的屋頂看起來晶瑩剔透,非常具有現代感。火車、地鐵、輕軌、公交線路等多種交通工具可以在此換乘。”鄧毅説。

  2010年,上海虹橋火車站投用,“自動”成為這個現代化車站的代名詞。有自助售票機、自動檢票係統、自助引導係統等,連廁所都有智能顯示係統,還有機器人參與站廳保潔。如今,上海虹橋火車站不僅可以銜接地鐵、公交,還與上海虹橋機場實現空鐵聯運,旅客可以享受一站式服務。

  “近十年來,信息化水準的提升是火車站一大顯著變化。”鄧毅説,“現在,一旦有雨雪天氣我們就會收到係統預警,可以提前做好應急預案,向旅客第一時間發布提醒,免得旅客跑空。”

  鄧毅在上海虹橋火車站指揮中心向值班員了解客流情況。新華社記者張夢潔攝

  售票窗口的隊伍越來越短、列車開行的頻率越來越高、旅客的密度越來越大,但都可以快捷高效地運轉,這離不開車站指揮中心這個“中樞大腦”。依托這個信息化平臺,可以更好地分析研判客流、精準調度列車,以及高效處置突發情況。

  配電、消防、電梯、空調、售檢票機等,出現任何設備設施故障,維修資訊都會第一時間發送到指揮中心。“以前都是通過對講機匯報、溝通、協調,人到現場把情況搞清楚就得花不少時間,現在只要幾分鐘我們的工作人員就到現場處置了,效率大大提高。”鄧毅説。

  鄧毅在上海虹橋火車站解答旅客問詢。新華社記者張夢潔攝

  今年春運,鄧毅在車站還是照常巡查、指引旅客,他寧願再多走一走看一看,舍不得停下腳步。他説:“今年上海火車站新的指揮中心就要造好了,比現在的上海虹橋火車站還要先進,但我就要退休了,有點遺憾。”

  有遺憾,但更有期待。“每年春運,我總是在站裏迎送旅客,退休以後,我終于可以踏踏實實地乘坐高鐵遊遍祖國大好河山,過個行進中的春節。”鄧毅説,“我的職業生涯和鐵路發展在同一個軌道上加速跑,鐵路變化太大了,我相信,變化還將繼續……”

【糾錯】 【責任編輯:邱麗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