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3 12/ 06 17:36:17
來源:新華網

新時代中國調研行·長城篇丨修舊如故黃崖關

字體:

  新華社天津12月6日電 題:修舊如故黃崖關

  新華社記者張宇琪

  如何在保護修復長城的同時保留珍貴的歷史文化資訊,一直是長城守護人的課題。在“薊北雄關”天津黃崖關長城,修舊如故一直是這裏守護者的修復宗旨。

  黃崖關長城坐落在天津市薊州區最北部的崇山峻嶺之巔,以雄關險隘著稱。天津轄域內全長40余公里,明代薊鎮總兵戚繼光在原長城基礎上包磚大修,形成了現在的規模,邊城掩體,戰臺煙墩,古寨營盤一應俱全,保護任務非常繁重。

  黃崖關長城一景色。 新華社記者張宇琪 攝

  龍鳳嶺是黃崖關長城軍事防禦體係的第一道防線,地勢極為險要。因這兒本是沒有路,如今想要到山嶺上檢查敵樓,需手腳並用、一點點摸索著爬上去。

  龍鳳嶺敵樓。 天津市薊州區委宣傳部幹部楊天宇 攝

  邢亞萍是當地有名的“長城通”,作為薊州區盤山(長城)風景名勝區管理服務中心(以下簡稱“盤山管理中心”)文物古跡管理科科長,她總會定時爬上來檢查龍鳳嶺長城是否有病蟲害。

  邢亞萍在檢查守護黃崖關長城中。 新華社記者張宇琪 攝

  此處長城磚石非人們所熟識的青石方磚,而是就地取材的不規則黃色山石。她指著山石縫隙裏的白灰説:“這個是原來的勾縫材質,純白灰,就是當時在長城附近的小窯燒制成的,白灰用得越久,黏度越大。在長城修繕的過程中,我們要求盡量用原材料採用古法做白灰來修築。”

  邢亞萍(右一)和同事在檢查守護黃崖關長城中。 新華社記者張宇琪 攝

  在歷史上,天津市明長城經過多次修繕。2019年,天津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對天津市明長城進行了詳細的調研,編制《天津市明長城保護規劃(2019-2035)》,為保護修復制定了一係列標準。

  天津市明長城長度雖短,但防禦體係卻很完整,是明長城防禦體係一個具體而微的代表,被譽為“萬里長城的縮影”,各類建築的修復皆需保留原有特色。

  邢亞萍還記得2021年雨季,黃崖關21段長城南段突然滑坡,碎石散落一地,天津大學建築設計規劃研究總院有限公司的專家便來此對長城作了一項全面“身體檢查”。後續又監測到20段、21段墻體出現鼓閃,內部出現空腔。

  邢亞萍解釋説,隨著時間推移,灰漿、墻體風化,內部黏土失去黏性,雨水沿薄弱部位滲入,造成墻體內部粘結材料流失,冬季發生凍脹,墻內産生空腔,石塊松動移位,産生鼓閃,甚至滑坡。

  施工人員對受損墻體分層歸位、夯實、恢復馬道與垛墻。對輕微鼓閃段墻體灌漿加固,對松動、脫落的石材進行補配、歸安;對嚴重鼓閃墻段進行錨桿加固;對破損、缺失的青磚地面進行補砌。

  黃崖關長城在修復中。 受訪者供圖

  依循“修舊如故”原則,邢亞萍説,墻體歸安時盡量回收周邊散落石塊,減少石材補配。可重復利用的磚將灰泥鏟凈,妥善保存,缺失或破損嚴重的,按舊料尺寸重新砍制,用水洇濕接槎,按原做法原位重砌,打點刷漿。

  天津大學建築學院特聘研究員李哲説:“長城裏保留了太多的歷史資訊,修繕工作必須要做到堅持最小幹預,才能為長城科研工作留下更多的原始資訊。”

  盤山管理中心已與天津大學開展多年合作,建立研學基地,專門從事長城預防性保護研究。

  盤山管理中心副主任盧憲旺説,現在雙方正在合力推進建立天津長城全數字化保護係統,將來通過監測就可隨時發現問題,進行有針對性的日常預防性養護,改變以往出現病害再進行搶救性保護的方式。

  黃崖關長城一景。 新華社記者孫凡越 攝

  黃崖關關城東側山崖的岩石多為黃褐色,每當夕陽映照,金碧輝煌,素有“晚照黃崖”之稱。眾多長城守護者們正在一起努力,延緩長城衰老,延長長城壽命。

【糾錯】 【責任編輯:吳京澤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30011896